皮克斯还认为,被告电影最初电影名称是“小小汽车工程师”,3.4的宣传也称电影名称是“小小汽车工程师”,距上映前2个月,被告突然将电影更名为“汽车人总动员”,说明攀附原告商誉的恶意,在参加杭州动漫展时甚至直接使用“汽车总动员”的名称。正是因为发现相关公众在网络空间上对被告电影的指责,才有了本案诉讼,足以说明被告1、2的不正当竞争行为已经使相关公众将原、被告电影相混淆。被告宣称将拍续集,充分说明继续侵权的恶意。

被告主张,电影取名为《汽车人总动员》并无不当之处,发行方基点公司一直宣传《汽车人总动员》是国产首部赛车题材的电影,与迪士尼背景毫无关联,更不会导致相关公众的误认。

主审法官邵勋认为,被告是有借助原告两部动画电影知名度的这个主观的故意,从他电影海报的设计,包括标题的一些设计,他的傍名牌的这个主观的故意是非常明显,客观上也已经有一些公众混淆。

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一审认为,《汽车人总动员》电影及海报中的“K1”、“K2”动画形象与迪士尼公司、皮克斯在《赛车总动员》及《赛车总动员2》中创作的具有独创性的“闪电麦坤”、“法兰斯高”动画形象实质性相似,构成著作权侵权。

大家一定对这两张酷似双胞胎的海报印象深刻,没错,左边的是国产动画电影《汽车人总动员》海报,右边的是《赛车总动员2》海报。

国产动画电影《汽车人总动员》被迪士尼公司和皮克斯公司起诉侵权一案,已经有了结果。一位接近原告方的人士对《三声》透露,上海市浦东新区法院就该案件已经在2016年12月29日上午开庭并当庭作出判决,原告“迪士尼企业公司,皮克斯”胜诉,被告“厦门蓝火焰影视动漫有限公司、北京基点影视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上海聚力传媒技术有限公司”败诉。

但根据网络直播的庭审记录,法院并没有像审理其它著作权纠纷案件一样,对原告《赛1》《赛2》中的动画形象“闪电麦坤”及“法兰斯高”的著作权权属进行审查。迪士尼很多经典动画形象都产生于十九世纪二三十年代,如果不是1998年美国颁布的版权延长法案,将版权保护期延长了20年,迪士尼公司可能众多动画形象都已经回归公共版权领域。

任小金指出,中国观众长期受迪士尼、梦工厂、皮克斯制作的流水线动画片影响,上述动画工作室的作品皆为商业动画,一贯把“好看”作为最高追求,所以在画面水准制作工艺上要求极高,产出的作品美观精细,效果震憾,代表了好莱坞动画工业的最高水准。

原告公司认为,原告对《赛车总动员》和《赛车总动员2》中的“闪电麦坤”和“法兰斯高”持有动画形象的著作权,根据著作权法相关规定,原告的动画形象属于美术作品,运用了大量独创性的美术设计。由于原告众多动画形象的独创性和知名度,在行业中就有超高辨识度,使观众可以和其他拟人化的汽车动画形象相区分。被告的“K1”和“K2”动画形象与原告动画形象构成实质相似,造成了公众混淆。

迪士尼企业公司和皮克斯公司共同拥有《赛车总动员》、《塞车总动员2》系列动画电影作品的著作权,迪士尼企业公司认为,《汽车人总动员》这一电影名称与其涉案电影的名称极度近似,且《汽车人总动员》的宣传海报不仅突出了“汽车”与“总动员”的字样,还将其中的“人”字用汽车轮胎的图案遮盖。

有一天,卡卡收到了“高级智能汽车大赛”的邀请函,决心带着他的3辆车去参赛。为了取得比赛的胜利,卡卡对3辆车进行了训练,并且根据训练结果进行改造,终于取得了初步的胜利,并且顺利拿到了决赛的邀请函。卡卡一行人乘坐着自行改造的实验室飞往X市参加比赛。在去X市的途中,卡卡模拟了许多比赛中可能会出现的状况,并且根据模拟情况升级了K系统。经过一系列的训练和系统的升级,终于迎来了决赛。决赛中K1、K2、K3遇到了许多实力强大且狡猾的对手,并且碰到了许多陷阱,他们能否团结一致,突破这重重的阻碍,赢得比赛的胜利呢……

迪士尼还补充称,侵权电影在影院上映时海报上用轮胎对“人”字进行了遮盖,电影票上还原了汽车人总动员的名称,而相当多的受众对此造成混淆,进行了观影。

上诉人还认为,涉案电影名称是《汽车人总动员》,蓝火焰公司与基点公司也一直对外宣传该电影是第一部赛车类国产电影,电影票上也明确写明《汽车人总动员》的名称,不会引起相关公众的混淆和误认。即使构成侵权,一审法院将著作权侵权与不正当竞争重复叠加计算赔偿数额,存在错误,适用法定赔偿的判赔数额也明显过高。

“你就是个人渣,听不懂吗? 我什么地方抄袭了?你有本事做一份报告出来,告诉大家《汽车人总动员》抄袭了什么内容?你不懂得看故事简介了吗?对你这种人渣,只有这样的回应。前面都说的很清楚,文明用语,你会吗?”

第一条 在中国境内具有一定的市场知名度,为相关公众所知悉的商品,应当认定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正当竞争法》(以下简称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五条第(二)项规定的“知名商品”。

PS:所谓洋葱新闻,其特点是以最正统的新闻报道手法,报道纯粹虚构或真假掺半的新闻事件,从而达到娱乐或讽刺的目的。

另一种方式是“蹭热点”,也就在原创作品中,添加一些经典或热门动画元素。比如正在上映的《功夫四侠》,四位主角中“老白”的形象与《功夫熊猫》、甚至游戏《魔兽世界》熊猫人形象相似,其故事情节也被豆瓣网友认为“模仿功夫熊猫等外国动画的影响很大”。而今年4月上映的《疯狂玩具城》,特意在海报中设计了一只形似狐狸的灯牌,被指想跟今年3月大火的《疯狂动物城》攀个亲戚。

直到昨日,央视首次曝光了庭审视频,还原庭审全部过程,这件沸沸扬扬的抄袭案又被推上了风口浪尖。

2015年7月,国产动画片《汽车人总动员》在影院上映。当时,片方宣传这是“暑期档唯一一部赛车动画电影”,“填补了国内赛车题材动画电影的市场空白”。片方发布了一张海报↓↓,却因此引发众多关注。

此外,儿童的思维是开放的、跳跃的,而这部动画片也符合这一特点。首先它讲述了一个神奇的故事,里面有一群能够听懂人话的怪汽车,这完全吻合了孩子们平常对于玩具的想像。其次,这部动画还采取了特别的剪辑方法,将原本简单乏味的故事,剪辑得混乱、破碎,让儿童们能够感受到过山车一般头晕目眩的效果。同时,这种处理方式也和画面的后现代特征一脉相承。

2017年12月21日,上海知识产权法院审结了上诉人蓝火焰公司、基点公司与被上诉人迪士尼公司、皮克斯公司、原审被告聚力公司之间的著作权侵权及不正当竞争纠纷案,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两被告需赔偿原告经济损失及合理开支135万元。

写到这儿,小编实在想插一句话:导演,你走点心吧,别光想着如何“傍大牌”,毕竟国产片还是出过《大圣归来》这样的作品。

“sherry-is”:我想义正言辞的说明,这哪里是抄袭了,除了海报有点像电影就像是上个世纪的画质好不好,山寨好歹是外观像。

《汽车人总动员》于2015年7月上映后迅速“走红”,但其引发了迪士尼公司的不满,迪士尼公司认为该影片的汽车形象、电影海报、电影名字等涉嫌抄袭了《赛车总动员》系列电影。之后,《赛车总动员》的制作方皮克斯公司、发行方迪士尼公司将《汽车人总动员》的出品方蓝火焰公司、发行方基点公司及在网站上传播了该片的聚力公司诉至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下称浦东法院)。

对此,蓝火焰显然有备而来,他们辩称,“知名商品必须在中国境内具有一定市场知名度,赛车总动员在中国境内仅是档期前后进行了宣传。‘总动员’也不具有迪士尼风格,我方证据27显示‘总动员’的有几万条,其中大部分都不是迪士尼的,原告不能垄断名称。故本案不构成知名商品的特有名称”。

在国产动画电影中,最常见的“借鉴”手法就是拼凑IP。比如2015年8月上映的《白雪公主之神秘爸爸》,就是通过穿越元素,讲述主角在白雪公主与七个小矮人的帮助下寻找爸爸的故事。而《三只小猪与神灯》、《白雪公主和三只小猪》也同样如此,其嫁接的IP元素,通过片名便一目了然。当然,由于神话、童话本身并没有著作权法的保护,只要角色形象上不要进行模仿,这样的拼凑并不会带来法律上的问题。

基点公司则大声疾呼不能搞垄断,辩称:“商业标识类案件应考虑知名度、显著性、被告意图、既有的市场秩序。本案涉及的商业标识是电影名称,是题材类的描述性名称,对此的保护应慎之又慎。变形金刚电影的又一名称是汽车人,如果汽车人的电影名称被垄断了,那其他人都没法用了。原告的电影名称是CARS,没有显著性,如果垄断了,那大量汽车题材的影片就没法起名了。”

1、《汽车人总动员》是由我公司独立出品的动画电影,影片讲述了一个天才少年卡卡通过他成功设计出了一套最顶尖的汽车智能控制系统而实现了人车对话的传奇的故事。(《赛车总动员》讲述的是汽车世界的里故事)

“虽然将汽车进行拟人化设计属于思想范畴,不受著作权法的保护,但是拟人化的具体表达方式属于表达范畴,可以受到著作权法保护。上海知识产权法院在比对了‘K1’‘K2’与‘闪电麦坤’‘法兰斯高’动画形象的相同点与不同点后认为,‘K1’‘K2’动画形象在具体表达方式的选择上均与‘闪电麦坤’‘法兰斯高’动画形象基本相同,其表达相似程度已经达到了以普通观察者的标准来看,不会认为两组动画形象中前者是在脱离后者的基础上独立创作完成的,故构成实质性相似。”该案承办法官表示,法院根据上述事实,判决蓝火焰公司、基点公司、聚力公司侵犯了迪士尼公司、皮克斯公司对于“闪电麦坤”“法兰斯高”美术作品的著作权。

在今年6月28日本案第三次开庭时,卓建荣还表示,自己已经在筹备续集《汽车人总动员2》,预计将于2017年上映。

当时“《汽车人总动员》涉嫌抄袭事件”引起强烈反响的另一个原因,正是其拙劣的电影质量。虽然该片在海报上与皮克斯的作品分外相似,但其实正片的画面十分拙劣,在动画界业内人士看来,“连一般投资规模的项目质量也无法达到,其最终收获的584万票房,甚至其制作方很可能是盈利的”。

首先,这部动画片选取了非常美国的题材,充满了好莱坞偏好的元素:汽车、比赛、高科技等。“美国人一看就知道那是什么。”因此在内容上非常契合美国人的口味。至于是否对美国的《汽车总动员》构成抄袭,任小金认为,这不是抄袭,而是“戏仿和颠覆”。

被告基点公司委托代理人称,在此情况下,如果给予原告方过高的程度的保护,那么就极有可能损害社会公众利用此类题材再进行创作的权利,造成整个产业,未来产业发展的困难,我们希望我们认为本案属于此类的情形不应当给予原告方过高的保护。

最终,法院作出一审裁定判定,原告迪士尼企业公司,皮克斯胜诉。被告蓝火焰公司、基点公司应停止复制、发行、展览及通过信息网络传播有“K1”、“K2”动画形象的电影《汽车人总动员》、电影预告片、电影海报,停止使用《汽车人总动员》作为电影名称的不正当竞争行为。聚力公司应停止通过信息网络向公众提供涉案侵权作品。驳回原告其余诉讼请求。

这一案件不仅在中国国内引起反响,CNN、路透社等多家外媒对这起抄袭案件也有所关注。在CNN的报道中,迪士尼发言人表示,确实有遇到过家长带孩子观影,误以为观看的是《赛车总动员》系列的作品,直到开始放映时才发现,原来是完全风马牛不相及的一部国产劣质动画。

被告还主张,涉案的两部作品同属赛车类动画电影,赛车不同于汽车,具有一定的共同特征,因此可创作的空间非常小。在以往一些将汽车拟人化的动画形象中,也有将眼睛、嘴巴放在相应位置的先例。

不过,2015年7月上映的《汽车人总动员》,却因此惹上了官司。这部国产动画电影上映后,就被认为“对皮克斯动画《赛车总动员》进行低劣的抄袭与模仿”,豆瓣评分仅为2.3,豆瓣上一条“求皮克斯告他”的评论,得到了一千多个点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