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片名为《Borrowed Time》,出自皮克斯的员工,阿根廷青年导演Lou Hamou-Lhadj和Andrew Coats之手。在“宽恕”这一宏大的主题下讲述了一个令人心碎的故事。

Henrik说在医院陪伴病人的时光其实是很难熬的,有事情做会让时间过得更快——即使所陪伴的这个人是自己最亲密的人,在这个故事里拍照是他度过时间的方式。2010年3月,Henrik出版了这本摄影集《On Borrowed Time》。

原来这是当初鼓励我的那首歌,我站在大理古城的街头听完,竟有些热泪盈眶。截至明天,我来大理已经一个月了。这一个月里,遇到了很多,学到了很多。今天去理发的时候,发型师问我在大理还习惯吗,我说:很习惯了。

我有时猜想过每一个孩子行为举止背后的家庭教育,大概能看出些端倪,也能看出些偏差,这应该是耳濡目染的一种,但不概全,因为负负也得正。我常跟好友讲,接触教育久了,从孩子身上可以看到家长,从家长身上也能看到孩子,所以,教育,不易,非以身作则,不得。

故“假”本就是“借”,假以时日、假手于人、假以辞色、天不假年、狐假虎威、假途灭虢才是“假”的本来面目。

刚回到酒店,竟然已经两点多。今天是第一天到大理,却刚喝完了两盅高粱酒和半打啤酒。或许是酒精的作用,让我对刚刚经历的应酬厌恶到极致,却又对这陌生和突然的一切感到刺激而不害怕。

她的脚背不是天生的,有一次,在教学习舞前,我躬下身去检查她的膝盖与脚背,竟发现她的脚背已经绷出了一个专业学生该有的样子,那个形状,一看就知道是硬生生的绷出来的,我让她把软鞋脱下来,只见白色丝袜里的五个小脚趾紧簇在一块,脚形就越显得专业。她大概意会到我的意思,便开口说,“要想考舞蹈团,就先把脚尖给绷得尖尖的”,这是我说过的,她记在心里。

她们不懂时间,我们懂。我们懂得时间,所以怕。可是时间有什么好怕呢,这个才是需要我们去懂的。

又想起龙应台的另一本书《孩子,你慢慢来》,看完后,我还在揣度,龙应台啊龙应台,即使你写了这本书,你也不会让你的孩子慢慢来,当然,这可能是我身在大环境的一种直射反应,是我小人心度君子腹,只不过是龙应台的孩子二十岁时就已经走遍半个地球,龙应台当然想让他慢慢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