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的首次进洞就以失败告终。然而吊诡的是,代表着国际顶级洞潜技术的英国大神们,在几次尝试后认定洞内情况过于复杂,超出自己能力,径自打道回府,直接去了机场准备回国。

如今的拼多多,正一步步跌落深渊,甚至,不排除退市的可能。毕竟不是没有先例,在更加注重知识产权,对售假惩罚更加严厉的美国市场,可不比中国的环境。

一些洞穴救援专家认为,最保守的方案就是等待洪水消退。但是泰国的雨季通常持续到10月,营救需要拖数月时间。食物供给还可以保证,但是洞内越来越多的救援队会消耗更多的氧气。事实上,在接近洞口附近的位置,人们就已经感觉到呼吸不畅。

当全民拒绝储蓄,都在举债度日,赌货币会继续通胀贬值的时候,再印钱放水已经没什么意义了,经济学告诉我们,只有释放超过人们预期的货币量,才能继续制造货币幻觉,也就是通胀率必须一年比一年高才能起到持续的刺激效果,一直到人们彻底对货币丧失信心,产生类似津巴布韦那样的恶性通胀,一百万亿元的钞票可以拿来当厕纸。

在通话中,“本”才了解到,马斯克团队的救援行动在被媒体曝光前,早就已经到了清莱开始准备实验了。只不过他们选择了低调。

大幅度减少政府税收和经济管控,同时大幅度扩大政府支出,但是并不是投资于基建,而是投资于高科技,这就是里根经济学。

战后,美国继续执行凯恩斯主义,一旦美国经济出现衰退的迹象,政府就使用财政支出和货币扩张来解决,扩大总需求这一招看起来无往不胜,凯恩斯主义已经彻底的成为了主流经济学,当时的经济学家声称已经找到了经济的奥妙,理论上政府有能力熨平一切经济波动,让世界再无经济危机。

“本”很腼腆,说话声音不大,看到眼前的这个中国人拿出的潜水教练资质证书图片,很惊讶,说救援队就缺他这样的人,现在只有他们五个人在往前突进。

此次中方救援队员之一、北京平澜公益基金会的周亚辉说,最开始国内没有找到信息渠道,他们看了群里不断地转过来的翻译文章,才了解最新的救援进展。后来参与搜救的中国救援志愿者多是从这里获知很多信息。

让所有人都泄气的是,历尽磨难才抵达坐标点所在的支洞洞口时,发现已经有人提前赶到了。当时,同样在山上搜索的,还有日本队和俄罗斯队。最早赶到的泰方拉起了警戒线,把后来赶到的几支救援队都挡在了外面。

孩子一个接一个地被运送过来。刚开始的时候,通知等待救援的孩子“最多6个”,后来变成了“最多4个”。直到消息说,“当天没有孩子了”,平澜的队员们都很兴奋,跟着担架一起往上走。

里根经济学的本质,是在否定凯恩斯主义和大政府模式,属于国退民进,是罗斯福政策的逆向操作。这说明世界经济是在不断循环的,没有哪一套经济学能通吃到底。

“本”后来也觉得,让孩子游泳出来太困难了,而且在能见度太低的情况下,孩子会极度恐慌。特别是在下雨的时候,水流太强,而孩子太弱,被困多天,有些人肌肉萎缩,甚至站不起来。

在舆论声讨中,拼多多的动作显得十分的缓慢。拼多多的回应没有正视自己的“假货”问题,而是委屈的认为自己只是一个3岁的孩子。

美军牵头制定了运输救援计划。计划由泰国、美国、澳大利亚和中国为主的国际救援联队,源源不断地往洞内运输气瓶和物资,打算在三号营地建立一个气瓶供应储存区,为英国洞潜协会为主的几位潜水员供给气瓶。

山上的植物被雨水洗刷过后愈发葱郁,显得裸露在地表的土黄色格外扎眼。泰国的雨季已经来临,雨越下越大,洞内的积水越来越深,仿佛要堵死最后进洞的可能性。

救援专家建议,当时洞内测量的氧气浓度是17%,还可以再等一等。一旦洞内氧气浓度低于13.5%——相当于海拔4000米至5000米的含氧量时,足球队们会感到呼吸极度困难——必须要立即展开行动,否则孩子们危险很大。

从清迈开车到救援现场,路况并不好。汽车驶进森林已经是傍晚。路没有修完,再加上雨季时连绵的降水,不断冲刷着山体。有些地方,还能看到裸露的土地和山体。

6号早上,谭晓龙到了营地,所有人都在等待。翻译张梦娜告诉他,这是来自更高指挥的命令。他心情沉重极了。如果不是死亡事件的发生,可能美军已经开始突击作业了。本以为终于有机会能去做一些减轻洞穴潜水员的压力,减少孩子风险的事情,一切却都止步于此。

美军少校霍奇斯告诉泰国官员,如果过了窗口期再不展开营救,所有人都会死。英国洞潜专家说,如果再不定救援方案,他们就没有留下的必要,准备走了。

同样是在2010年,瑞克和约翰两人前往法国营救另一位著名的洞潜专家,艾瑞克(Eric Establie)。这是一次极其悲壮的营救行动。400多名志愿者的大规模营救,期间洞内多次崩塌,最终还是没有救出艾瑞克。但瑞克和约翰在这次行动中的英勇表现,还是被授予了代表着人类勇气至高荣耀的英国“皇家学会”勋章。

然而危机并没有完全解除。目送孩子们被送出洞外后,最后驻守在第三营地的美军小组和泰国海豹突击队的成员却遭遇险境。

一名居住在美国的泰国女子在脸书发文,说梦见一位公主告诉她“别再浪费时间搜寻这十三人,若没见到高僧Kruba Boonmee绝不放人。”消息快速传遍了整个泰国。6月29日,缅甸高僧专程前往泰国,深入洞穴为失踪的孩子们做法事。

泰国政府请来了一位女巫师作法。女巫师告诉家长,他们会拿着九头蛇的佛像去洞口请罪,请求神灵原谅,不超过一个星期一定能找到孩子。

在美塞当地的传说中,“睡美人山”是三百年前因与平民相恋遭到家族反对,为爱殉情的公主化身而成。横看睡美人山,与侧卧的女性轮廓十分贴合相似,常有探险者冒险前往,偶尔也会发生探险者被困洞中的事故。查无根据的传说,冒险者们离奇的经历都阻止不了人们的好奇心,反而增加了洞穴的神秘性,吸引着当地人前往。

而中国的经济走势,和美国的经济走势非常的像,中国之前的高速发展,非常类似于20世界五六十年代美国的黄金时期,而08年之后的货币大放水,3年一衰退,也非常的类似于美国的十年滞涨年代。

回到菲律宾后,“本”继续和妻子过着甜蜜的假期,他试图忘了泰国洞穴内的足球少年们,但又时时关注着救援的进展。

美军指挥官走下来对谭晓龙说,你跟我们一起到三号营地。就把谭晓龙和其他几个美国人分在一组。

里根治下美国的经济强到什么程度呢,里根任内美国开启星球大战计划,该计划旨在建立一套强有力的空中防御系统,使得核武威胁化为乌有。迫使苏联进行军备竞赛,不仅逆转了美苏之间的攻守之势,甚至直接拖垮了苏联经济,间接造成了苏联解体。而里根并不是像苏联那样狂造坦克和核武器,而是狡猾的利用星球大战计划来投资高科技研究,这些军事研究成果在苏联解体之后,直接就转为民用。互联网、芯片、卫星GPS系统,都是星球大战时期产生的雏形,原始计划都是为了军用,但是军转民后,这些高科技奠定了美国未来数十年的经济基础。

在随后的50、60年代里,美国经济平稳而坚定的逐年上涨,美国的影响力扩大到全球各地,以至于有人将这一时期称之为美国的黄金时期。

他看到医生拆开担架,检查测量血压,更换气瓶。专门有一名泰国人唱歌,你快醒醒吧,你快到家吧。全面罩揭开,周亚辉这才发现,里面躺的原来不是海军救援队员。是孩子,而且还活着。

今天有人卖给你“超熊”,明天你买Prada可能买成“Prada.”。你觉得是骗局,还是自己的问题?法律下应该是平等的,不能因为价钱不一样就区别对待。国外奢侈品有知识产权,国产品牌就没有尊严了?

中国目前已经到了这个临界点,随着10年来的3波大放水,货币对于中国经济的刺激已经越来越弱,货币幻觉的边际效应趋近于0,靠放水无脑解决问题的时代已经过去了。

既然不敢大幅度提升利率,那么里根的三板斧,就还剩下减税和放松管制这二条路了。不想让房价崩,又想刺激经济,减税是最佳手段。

这个外号叫做“大兵”的汉子,深感过意不去,在纸条上写了“Sorry for dirty.(对不起,我们把房间弄脏了)”,之后就顺手把纸条留在了床头柜上。

7月1号。绿舟一行十几人跳上几辆黑色皮卡,奔往坐标点。距离坐标点还很远,皮卡就已经无法行进,所有人不得不下车步行。路非常难走,最前面的泰国军方拿开山刀开路,每个人的负重都在20公斤以上,再加上逐渐变大的雨势,山上全是泥,特别滑。走一步,退两步。

他们之所以买长得像康佳的,很多时候也是因为信任康佳品牌,希望买个靠谱大品牌,但是他们可能很难分辨一个产品是否是正品。

但是这只是类似,并不完全一样,因为过去的十年里,中国的经济还是有增长的,并不是纯粹的滞涨,但是随着货币放水效果的越来越弱,中国也已经达到了凯恩斯主义失效的临界点,如果不妥善处理,进入真正的滞涨指日可待,所以转为里根经济学势在必行。

38岁的沙曼是前泰国海军海豹突击队部队成员。7月5号晚上8点37分,沙曼将三个氧气罐从三号营地送到足球队受困的所在地——九号营地。在回程中,沙曼却在最难走的三号营地和四号营地之间失去了意识。他的潜水搭档当即尝试进行心肺复苏,但还是没能救活他,把他带回了三号营地。7月6号凌晨1点,沙曼死亡。

谭章被卡住之后,没有慌,冷静地退回去了。美军没有现成的配重块,只能找体积更大更沉的两个大铅沙袋吊在身上,才勉强顺利地通过了第一段潜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