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开拓宇宙的黄金时代因为泛银河的亚空间风暴戛然而止,因为没有船只能在亚空间风暴中进行星际航行,人类的文明四分五裂,诸多世界沦为了外星人或亚空间恶魔的猎物,剩余的世界也陷入了无尽的纷争从而导致文明不断衰退,这段时间被称为纷争时代(或黑暗时代)。终于,在人类的母星泰拉(Terra,地球的拉丁文叫法),帝皇现身了,自人类开始创造文明的时候,帝皇就在暗中引导着人类,然而在这种人类即将灭亡的危急关头,他站了出来,用基因技术创造了超人般的雷霆战士,统一了泰拉。然

每周五公布一位获奖读者,详情请戳#这里#。戳原文链接送你直达活动页面,来吧,写出你心中#最期待的守夜者#(*^▽^*)

5.  True Crime Corner: Donald Harvey(BY LORETTA SISCO POSTED ON APR 11, 2017)

从上面的介绍,我们不难发现这些所谓的“仁慈”的人,其实只是一些残酷成性、恶毒无比的杀人犯而已。他们以自己的标准评判受害者的处境,并且在进行了所谓的判断之后,无情地剥夺了他们认为身处痛苦、无助的受害人的生命,或者用受害者的鲜血来为自己塑造一个无私助人的虚假形象。这样的一群人,终归只是一些心理畸形的杀人犯,他们永远都不可能是他们自认为的天使!

6.  W. Carlton Weddington:My Six Months with Donald Harvey,"The Angel of Death"(By W. Carlton Weddington, on Fri Apr 14, 2017)

3.  "Angel of Death" serial killer Donald Harvey dies after prison attack(Published March 30, 2017;<Associated Press>)

警方介入调查后,起先怀疑是约翰的亲友想甩掉这个重病的负担下的手,然而经过调查,他们却发现找不到任何的证据或者动机可以证明是约翰的亲朋好友下的手,换言之,约翰的死和这些人无关。这个发现一度让调查陷入了僵局,但警方很快调整了办案思路,他们认为,由于约翰昏迷在床,所以凶手肯定是可以接近他的人,而既然凶手不是约翰的亲朋好友,那么凶手很有可能就是有资格进出约翰病房的某位医护人员。

刘阳翻身坐了起来,他想到了事情的严重性,娟子不是一个胡思乱想的人,肯定有事,他听了半响,可是仍然没有听到任何声音,他想,娟子是不是身体太虚了才会这样?突然,那个声音来了,带着凄凉,带着空洞,在寂静的夜里显得特别刺耳,一声接着一声“背靠背真舒服.....” 刘阳只觉得全身的毛孔都竖了起来,他拉起娟子就往楼下跑,他们的举动惊醒了所有的人。  “你们搞什么?三更半夜的!”  “楼上的房间,房间有问题,里面,里面有声音!”刘阳仍然惊魂未定,声音颤抖的非常厉害,再看娟子,她一脸的煞白,全是汗水,她只是死命的抓着刘阳的手。

在接下来的十年工作中,哈维至少杀害了15名病人,并且他在自己的日记本上详细记录了杀害每一名受害者的手法:用塑料袋和湿毛巾捂住受害者的口鼻使其窒息而亡;在病人的甜点中喷洒老鼠药;将氰化物注射进病人的臀部……在犯下累累恶行的同时,哈维还在研究如何更好地隐藏自己的罪行。

对于一般的战斗(当然这里的一般指的是对星际战士而言,不是特别艰难的战斗星际战士一般不会介入)而言,一个连(一百名战斗兄弟)的兵力足以解决问题。星际战士们会直捣黄龙,靠着快速,强大的火力直接摧毁对方的关键,从而极大削弱敌人。当战斗结束后,星际战士们不会久留,因为他们数量稀少(整个银河中也只有约一千个战团,然而帝国的世界多达百万),必须被最高效地利用。

德国纳粹党卫队军官和奥斯威辛集中营的“医师”,门格勒是筛选当时被运抵集中营的囚犯的医师之一。

10月,他来到巴伐利亚首府慕尼黑城求学,他在慕尼黑学习哲学,后又在法兰克福主修医学,1931年他加入了纳粹党组织下的青年同盟。

They will be of iron will and steely muscle.

在一次夜班时,哈维正在一间私人病房查看一名中风患者的情况,这名病人突然把粪便擦到了哈维脸上。一怒之下,哈维用一块蓝色塑料布和一个枕头捂住了这名病人的口鼻,在受害者断气以后,哈维甚至用听诊器听了下他是否还有心跳。在确认受害者死亡之后,哈维拿走了塑料布和枕头,为受害者清理并且换上了干净的医院病员服,然后才毫不惊慌地叫来了护士。前来查看的护士没有任何怀疑,甚至没有询问哈维病人是如何死亡的,这名病人就这样被认定为正常死亡。

(1)“仁慈杀手”:他们坚信(有时候也可能是妄想)受害者正遭受痛苦或者得不到帮助;

发生在哈维身上的这一异常现象让警方对他产生了极大怀疑,于是警方开始花大力气调查这个哈维,他们想看看他和约翰的死亡究竟是否存在某种联系……

哈维回答:“当我没有因为最初的15起案件被捕的时候,我就有了这样的权力。自那以后,我将自己任命为法官、检察官和陪审团,也因此,扮演着上帝的角色。”

详情请戳#《招新|悬疑、科普、冷知识,你想参与我们的更新吗?》#,欢迎加入编辑团的大家庭(*^▽^*)

门格勒曾是纳粹德国设在波兰的奥斯维辛集中营的希特勒冲锋队军医,这个执掌生杀大权的“白衣天使”却是不折不扣的“死亡天使”。

他一生都在不间断的拿人体做着各种残忍的科学实验,直到1979年1月24日,他在巴西游泳时溺水身亡。

星际战士们都是经过19道基因改造手术(原铸星际战士还要多三道)制成的超人战士,而他们身上的动力甲又将他们本已超凡的力量进一步强化。靠着基因的改造和额外植入的器官,他们能在各种环境下进行作战。星际战士的强大之处不仅在于他们的体力,更在于他们卓越的战术头脑和惊人的良好训练,再辅以各种战争机器,甚至是轨道上星舰的支援,他们可谓人类最精英的战斗力量之一。大多数战团都有一个母星,作为征召新兵的地点和战团的基地。不过也有例外,比如极限战士这种主角战团(星际战士的模型封绘基本都是他们)和其诸多子团控制着以马库拉格为核心的五百个世界。而黑暗天使战团则因为特殊原因,没有母星,以舰队和太空站为家(他们也不遵守阿斯塔特圣典)。

They will be untouched by plague or disease,no sickness will blight them.

她的日常工作状态,此时的她背着工作包去往病人家中,她的包里装着注射安乐死的药剂,而这些药剂都是合法拥有的。每次出发去工作她的心情会很复杂,因为这意味着又有一个生命离开人世,另一方面也为一个正在受苦的人解脱折磨。

1970年,18岁的哈维从肯塔基州布恩维尔市出发,准备前往位于肯塔基州伦敦市的马利蒙特医院看望生病的祖父。哈维在这家马利蒙特医院待了很长一段时间,在此期间,他赢得了医院中修女们的喜爱。

1987年3月7日,昏迷数月之久、病情开始有所好转的约翰·鲍威尔去世了。负责为约翰验尸的助理验尸官却在检验过程中发现了一些不同寻常的迹象:在约翰的尸体上,有一股杏仁的气味。而这股气味则足以说明导致约翰死亡的不是疾病,而是氰化物中毒(因氰化物中毒死亡的人,尸体上也会有氰化物的杏仁气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