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每一个热爱科学的人而言,或许我们都应当放缓我们前进的脚步,停下来想想,技术的进步对我们而言到底意味着什么?它是将我们引往另一个希望,还是会将我们拉向地狱。押井守和川井宪次,用他们的方式,给我们留下一个颇有悬念的结局。

剧场版《攻壳》为观众呈现的是一个近未来的世界,在这个世界中,人体与机械的融合已经变为可能。通过机械部件代替身体器官的“义体”技术让人类拥有了除大脑以外,所有器官全部人造的身体。在这样的情况下,很难去评判义体对人类社会而言是进步亦或是倒退。整个故事,在这样的背景设定下充满着前卫的科技感和诡异的神秘感。

《攻壳机动队》还是一部漫改作品,是好莱坞打开日本漫改之门的第一部作品,但就目前的表现来看,第二部应该悬念了。自漫威漫改作品火爆全球后,其他制片厂也都想从漫画改编作品中尝到甜头,华纳和DC急于求成式的将《超人大战蝙蝠侠》搬上荧幕失败后,加上这部《攻壳机动队》的失败,对漫改作品的发展有了借鉴意义。

但毕竟是投资超过1亿美金的超级大作,制片公司一定会考虑影片的商业前景,用大流量的女主角和将影片改编成更偏商业性的“简单粗暴”型会得到更多非原著粉丝的理解和认可。但在改编中,忽略了漫改电影中最为关键的因素---与原著的贴合度,且对一部商业科幻动作电影而言,科幻的“不够格”,动作的“不精彩”,叙事的拖沓,这也是非常不合格的。

在《攻壳机动队2:无罪》中导演押井守透过动画分镜,一次又一次地对[人]与[机械]之间的异同及地位提出问题,将语言及剧情留给观众自行咀嚼,并在电影中重新获得新的体验。

于是阴冷低迷的氛围、高楼林立的都市、层层叠叠的广告牌这些反乌托邦的背景设置便成为了赛博朋克的一大特点。

公安9课课长。老狐狸。北野武出演这个角色或许是最酷的选择,同时也能照顾到亚洲观众。

影片除了为观众制造大量惊奇的视觉效果外,还对观众进行了形而上的引导。在表现这些思想时,押井守没有采用传统的线性思维对人物的遭遇进行描线,而是采取了碎片化、重复化的方式去展现人物在面对科技入侵大脑时陷入的混乱。一方面,科技象征了人类理性的巅峰,而另一方面,人类却因此受制于自己创造的这个“漂亮怪物”。当人的欲望能够经过便捷的方式得到满足时,道德的堕落和精神的迷失,从另一个方面来讲,也说明了人之所以为人的复杂和脆弱。义体人对人类生理结构的颠覆,似乎本身就反映了人“聪明反被聪明误”的悲哀。

剧场版《攻壳机动队》也是此种类型,导演押井守更是赛博朋克电影专业户,他的大部分编导作品都可以算作这一类型分支。《攻壳机动队》在赛博朋克的地位不容忽视。它的出现不仅在粉丝圈掀起了一股风潮,同样也影响了许多电影人。导演詹姆斯·卡梅隆和昆汀·塔伦蒂诺都对此片做出高度评价。

今年真人版《攻壳机动队》终于完成,斯嘉丽·约翰逊出演少佐草薙素子,同时导演鲁伯特·桑德斯也是攻壳系列粉丝。虽然他之前的作品口碑参差不齐,不过从影片预告来看,桑德斯对前作的致敬对得起粉丝的称号。

1995年,冰川渐渐瓦解。EVA的横空出世,让沉寂已久的动漫界迎来一缕春风。同年,怪才押井守也将士郎正宗的《攻壳机动队》搬上大银幕。这部由外国(英国Manga娱乐公司)公司全资投拍的动画片,并获得了空前的成功。

布鲁斯·斯特灵曾总结赛博朋克的特质:“待人如待鼠,所有对鼠的措施都可以同等地施加给人。闭上眼拒绝思考并不能使这个惨不忍睹的画面消失。 这就是赛博朋克。”(有点像是“坏未来”)

除邮局订阅方式外,可以直接致电我社发行部订阅。凡到我部订阅,8折优惠,全年240元,平邮或快递。

预告同样可以看出导演对押井守剧场版的尊重与还原。但是桑德斯前作《白雪公主与猎人》劣迹斑斑,不由得为影片蒙上一层阴影。真人版会变成下一部《黑客帝国》,还是《白雪公主与猎人2.0》?

对于俺这个电影时空粉来说,这种东西最吸引眼球了。他具体说的是哪个地方的处理?没看到有文章说。据我观察——除了老鸭最擅长的城市空镜光影移动外,有几个地方是颇出彩的:便利店打劫,巴特从虚假时间后苏醒的一系列固定镜头。

提及《攻壳机动队》就不得不接触到赛博朋克这个名词。赛博朋克(cyberpunk,是cybernetics与punk的结合词),又称数字朋克、赛伯朋克、电脑叛客、网络叛客,是科幻小说的一个分支,以计算机或信息技术为主题,小说中通常有社会秩序受破坏的情节。

近期,真人版《攻壳机动队》的第二版预告正式放出。影片中的两位大牌斯嘉丽·约翰逊和北野武自是不必多说。先来提前感受下这部真人电影的画风:

1995年《攻壳机动队》更大的成功是敢于在青少年层面的娱乐产品中进行不逊于文学作品深度的探索,大量的丢书袋,哲学思辨和生命与机械的定义讨论。这一行为本身便已经显示出押井守非凡的勇气与独到的眼光。

“攻壳机动队”这几个字看起来有几分深意,给人似懂非懂的感觉,其实这个和制汉语词的本意真的是无聊至极——装甲机动防爆警察。这个名字是出版商为原作者士郎正宗挑选的标题,倒是比较全面地点出了作品的性质,即赛博朋克+ 刑侦题材。而士郎正宗本人却更加青睐他自己起的“Ghost in the Shell”,这个标题也作为副标题及英文标题出现在了几乎所有的电影电视封面和海报上。

说这些有什么用呢?自然是帮助理解。《无罪》中所涉及的哲学命题颇广。片中旁征博引,名人名言实在有些泛滥,再加上手法奇特,画面诡谲,因此被评为21世纪以来最难懂的电影之一。

欢迎到当地邮局订阅《电影世界》。2017年我刊定价仍为25元,全年300元,每月5日出版,国内邮发代码:12-3。境外读者请与中国国际图书贸易总公司联系,国际订阅代码:M667。

事实上如果你看过本作,会发现“Ghost in the Shell”才是最为切中作品核心的表述。2030年代的日本,因为纳米机械技术的高度发展,以及避免了第三次和第四次世界大战洗礼,凭借着Cyborg(生化人)技术异军突起成为世界强国。对大脑进行电子化改造及加装义肢来取得更加卓越的身体机能或者延续寿命已经是社会的常态。

长期从事日本民乐研究的川井在《攻壳》中,大胆运用传统音乐进行配乐创作。虽然《攻壳》讲述的是一个发生在近未来的科幻故事,但川井的配乐却赋予了影片一种厚重感。没有炫技的华丽编曲,相反,川井用相当有特色的、带有能乐风格的女声合唱,结合日本和风太鼓、泰国东北部地区的锣、印度尼西亚的angklung(又称竹筒琴或木竹琴)等世界各地搜罗来的民族乐器,加上现代电音,为影片带来相当“未来”的气质。一曲迷离、深沉的《谣II:Ghost City(灵魂都市》),短短3分钟,就将押井守塑造的赛博之都的形象给勾勒了出来。

到了押井守时,他概念更具前瞻性,“我觉得这已经是现实了。在座的所有人都有手机,我也有,现在只不过是把手机放进大脑里的问题。

之后押井守递上剧本,制作方和小伙伴们都惊呆了,故事大改后使原作面目全非。于是,制作方拒绝了押井守。他咽不下这口气,觉得宫崎是故意捉弄自己,宫崎骏又是一副不解释的姿态。二人就此交恶,直到如今。

原著漫画主要讲述在未来移动终端可以与人类个体相结合,思维和躯体都与计算机网络相连接,与其同时,一项名为“义体技术”的改造工程兴起,人类的所有器官都可以用机械部件来代替,渐渐地发展成为身体只是一具能和网络连接的躯壳,人和机器人本身的区别在于是否有灵魂,而义体技术的存在,可以将灵魂也移植到机器中。但会有不法分子利用这个技术来犯罪,政府就成了“公安九课”来打击阻止这样的犯罪集团,由少佐领衔。

2032年,作别草雉少佐已有3年。光电、纳米、机械、生物、网络依然迅猛发展,唯有人类的安危更值得关注。离开了素子的公安九课的刑警、主力干将巴特,性格也起了变化,愈发冷漠偏执起来。

在对LOCUS SOLUS的追查中,最大的亮点要属巴特与金的对话。金的话字字珠玑,引人深思。此外,金作为一个抛弃肉身,完全义体化的人,他的话就不得不予以重视了。置于人和傀儡之间的尴尬境地,金是人类的叛徒。他的哲学很直接:神明、傀儡为高级,人类是低级可笑的生命。“一个种族的完全与否取决于其的意识消失或是具备无限意识”“人类认知能力的缺陷,导致了其意识的不完全。只有人偶或神才能实现意识的无限性。”因此,金选择了完全义体化,和那恐怖的傀儡外表。

《神经漫游者》可是说是开创了赛博朋克这一科幻亚类型,书中故事受到《银翼杀手》的影响,但其中的概念也影响到《攻壳机动队》和《黑客帝国》等电影

机器人杀人案告破,原来机器人公司非法拐卖女童,将女童的Ghost复制到机器人中,使机器人有了更为近似人类的举动,而女童们为了寻求帮助让机器人暴走来引起注意,最终得救。用这种残忍方式制造机器人的公司自然是十恶不赦,但是如果没有那些被害者对高仿真性爱机器人的需求,这些机器人根本不会被生产出来,女童们就不会被绑架,但那些利用机器人杀人以期让自己脱身的女童们就是无罪的吗?归根结底,只有那些承载人类对身体完美幻想的机器人是“无罪的”。

黄濑和哉开启了《攻壳机动队》的前传Arise系列,这版TV动画讲各位主角的历史故事补全,不过在之前三位优秀作者面前,黄濑和哉还有许多细节有待提高。

士郎正宗说过:“我想科幻类作品有必要创作一些全新的类型。并非未来都是世纪末的那种孤立无助与彷徨不安的感觉,而应该是崭新的、更有希望的才对。必须在可以给人新鲜感觉的题目上动脑筋,虽然这样很难,但是为了众多的读者考虑,也为了不辜负大家对我的期望而不得不这样做。再说这本来就是我的工作!”

“孩子在通常所谓的‘人类’规范之外,也就是说,拥有确定的自我,这种完全按照自己意志行动的人才能称之为‘人’。那么作为人类的前阶段,在混沌中生活的孩子是什么呢?很明显,内在异于人类,却又有着人类的外表。女孩子玩过家家用的人偶,不是真实的婴儿的替代或是练习道具,女孩子也绝不是在做育儿练习,不如说玩过家家和现实中养小孩相近吧。”

如果说在《攻壳机动队》中押井守还会有意地平衡普通观众的观影习惯,加入阴谋、枪战等强情节元素,《攻壳机动队2:无罪》则是真正的放飞自我,抛弃原作中的硬核科幻以及政治博弈元素,将这些宏大且详实的材料化为他讨论所有宗教及哲学的终极议题的背景。

虽然外界都对注入“中国动力”的派拉蒙期待有加,但在中国资本的帮助和力推下,首周不温不火的票房表现着实有些意外。

在影片上映之际,时光网趁热推出一篇系列观前指南,为你揭开《攻壳机动队》的前世今生。

在船上一间舱体内,一切秘密大白于天下:原来洛克斯·索罗斯公司所开发的Ghost Dubbing系统虽然通过动物实验证明可以大量劣化刻录Ghost进人偶,但由于会对宿主大脑产生损害而被禁,公司遂通过红尘会拐来孩子,利用系统将他们洗脑,刻录入他们的灵魂进入人偶。在成功解救出杰克·沃尔逊的女儿后,素子完成了任务,重又回到广阔的网路世界去了。

纵使无月照日夜,虎鶇悲啼亦如昔,驀然回首百花殘,宛似心慰杳無蹤,諸神集新世,夜明虎鶇啼,花開向神祈,浮生空自哀。

说到川井宪次,对于他的影视配乐作品,观众一定不会陌生。此前与中国电影人合作的《七剑》、《叶问》、《狄仁杰之神都龙王》等音乐作品都在国内收获好评。而真正让他名声大噪,是从他与押井守合作开始。随着《攻壳机动队》在日本海内外引发的震撼效应,川井宪次一夜之间成为了业界的知名人物。

这种“边界”的探讨细思极恐,电影里巴特给出了一个实际的案例 - “不能区分人类与机械生物和非生物的笛卡尔,按照5岁时死去的女儿的模样制造了一个人偶,取名为弗兰辛,并溺爱有加,确实也有这样的事。”那么这个人偶本身,就是所谓了去除了核心的“器”,可以简单理解为容器,容纳的是什么呢,容纳的是“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