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时候,我们在同时完成某几项工作时,完全可以先把统筹规划的概念在自己的脑子里转一转,这些工作能不能同时开展?是不是有更加简易的方法?

编辑每次催我,我都拿拖延症当借口。但是次数多了,我自己都不好意思了,也就不再联系编辑了。

我可以恬不知耻地说,我的半条腿已经步入拖延症的高级状态——我瞎掰了个名词——叫做“可持续拖延症”,不误己、不误人、不误事。

或者是,睡觉是孩子身体的需要,他觉得很困了,需要休息,还是家长觉得孩子需要休息了?

不要再拿拖延症当幌子了,说的多了,没准就真的成了拖延症患者,这病很难根治,再不抓紧改正,就亏大了。

如果不能正视问题,从拖延症的掩护下走出来,对自己下手狠一点,那么就永远不会有进步,人见人爱这事就永远和你无缘。

尼尔的诊断是,我们拖拖拉拉的其中一个原因是想借着耽溺于自伤行为,证明自己不是一台无人性的机器,这是他从杜斯妥也夫斯基作品中得到的灵感。这是他的说法,但我没有被说服。起码我不认为他的说法切中他人认为拖拉人最白目之处。如果我要证明自己是一台无人性的机器,我可以做很多麻烦自己但不会麻烦别人的事情。我可以很晚才出发去教室上课,几乎迟到以致于不得不在路上狂奔。尽管我到教室时气喘如牛,但我可以藉此说服自己并非一台无人性的机器。不过,这并不是我太太与同事最可能觉得我白目的行为。

在边拖延边思考的过程中,你会产生很多困惑和疑虑,想要顺利度过这个时期,进入下一个阶段,你需要尽量避免自我疑虑或者自我否定,也就是我们常说的“论事不论人”。

约翰·培利于一九六八年获得美国康乃尔大学的哲学博士,此后曾任教于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UCLA)和史丹佛大学等多所名校。二○○八年于史丹佛大学荣誉退休后,在加州大学的河堤分校讲授哲学课程。他在网络上发表的一篇关于〈结构性拖延〉(Structured Procrastination)的论文,受到广大的回响,并让他获得二○一一年的「搞笑诺贝尔奖」,本书的内容即是建立在该篇论文的基础之上发展而成。

第一个,自己叫停。如果在陪伴孩子作业的时候,你当下觉察到自己有情绪时,自己在内在立刻叫停,让自己停下来,那一刻静静地去呼吸、去觉察。停止不断地说教、批评孩子。

失眠或者是晚睡拖延症,总是如影随形,我们试图用手机娱乐的方式来让自己入睡,但是效果却不尽如人意,反而愈加严重。

Procrastination gives you time to consider divergent ideas, to think in nonlinear ways, to make unexpected leaps.

比上面好得多的作法,是正面迎击那位(很可能在)多管闲事的同事,送给他几则很不错的哲学建议。我把尼尔的来信贴到网页上之后,有位读者给了以下的回复:

我曾试过几次拖到不能再拖的情况才开始做一件我并不熟悉的事情,结果是手忙脚乱到差点内分泌失调、大小便失禁。

将你的视线远离时钟。一项研究发现,总是盯着时间,会让你需要更长的时间来入睡。不断看钟,会让你潜意识里产生强迫的心理,“怎么才过去五分钟?”,“怎么那么久了我还没睡着?”,然后焦虑就会随之而来,从而严重影响你入睡的进程。

Instead of saying, "I'm crap," you say, "The first few drafts are always crap, and I'm just not there yet."

英国著名演员Christopher Parker曾经拿拖延症和信用卡做过类比,他说:

我相信看到论文接收的那一刻,所有人都会热烈且兴奋,前期心血终于得到了回报。发文章是科研工作者的春药,希望你们每个人都能上瘾。

如果说高效率是科研工作者披荆斩棘的利器,那么拖延绝对是我们通向CNS的拦路虎。读研路上的拖延大多能够归结于以下几点:

给人感觉,我也是很有上进心的,都是拖延症把我害惨了,如果克服了拖延症,做事的效率能跟坐火箭一样腾腾往上涨。

还有画出铁臂阿童木的著名漫画家手冢治虫,他也是一代拖稿大神,各种稿子都要拖到deadline甚至deadline之后才交,被周刊编辑部门称作“骗人虫”“慢虫”等等。

但如果你是那种“时间充裕时拖拖拉拉,时间紧迫时因忙出错”的人,以你的道行,还不配得拖延症。

It's only when you're told that you're going to be working on this problem, and then you start procrastinating, but the task is still active in the back of your mind, that you start to incubate.

夜幕降临,哎呀又到饭点了,好饿啊,今天读书累了,奖励自己好好吃一顿!结果,新买的跑鞋,又要吃灰了。说好的晚上少吃点儿的呢!

为了避免我的心脏承受太多千钧一发的时刻而心肌梗塞,我决定事前评估,然后再量体裁衣地拖延。

但凡眼睛尖一点,都能从你那永远改良不了的工作成果和止步不前的做事效率里发现拖延症背后那个既胆怯又肤浅的真实的你。

当任务的进度条已过3/4,而我还毫无成果时,我会开启高度专注模式,毫不犹豫把不相干的软件关掉,手机调成飞行模式,做几个腹式呼吸,一副要上山闭关修炼的架势。

门户网站的标题突然跳出来夺人眼球,手机上各种软件的提示声瓜分注意力,常让我专注力低下。

还有一个方法是当我陪伴孩子的时候得到的经验。我发现孩子在管理情绪方面,有时候比成人做得更好,因此在我陪伴孩子做作业的时候,我会邀请孩子或者和孩子协商,时刻来提醒我。孩子一提醒,你就开始有觉知,有呼吸,然后开始自我调整。这是一个非常好的办法。

又到期末,各种扎心的deadline来了......不知道你有没有陷入“越焦虑越拖延、越拖延越焦虑”的死循环。

条条大路通罗马,可选的路那么多,而且就近在眼前,但都没什么卵用,患拖延症的人还是一抓一大把。

每个人都有他自己的答案,我可能会给出200个答案。大部分时候,我拖延是因为我担心某个工作,不仅怕失败也怕成功。有时我是由于模棱两可,不知道现在该干什么,所以我就选择了什么也不干。这在动物界尤其明显,有时当一只鸟遇到了一个对手,它们不会打起来或者跑掉,它们就在那儿啄地面。

或者是睡前做一些温柔的拉伸。放松自己的身体和肌肉,剧烈的运动并不适合在晚上做,这会非常影响你的睡眠质量。

机械化的复制粘贴,相似页面的来回切换,技术含量低,还伤精费神,来了新同事后,终于可以交接出去了,差点热泪盈眶。

该同事一看就是拖延症晚期,文档汇总第二天就得上报,他还在悠闲地刷网页玩手游,我都替他着急。

让我们看看Facebook,它想在Myspace和Friendster之后打造一个新的社交网络。

调整自己的睡姿,让自己以舒适的方式躺在床上,这可以帮助你的身体得到放松。如果你总是躺在床上辗转反侧,或者起来后感到身体僵硬,我建议你换一个新的枕头,可能会对你有帮助。

One of the great challenges of our age, in which the tools of our productivity are also the tools of our leisure, is to figure out how to make more useful those moments of procrastination when we are idling in front of our computer screens.

一个常见的原因是前文所述的错误估算任务所需时间,总以为可以在最后期限完成,心里想着时间还有,不着急。可这不是本质原因。

在这个拖延的过程中,你可以尝试进行短暂的思考,一段时间后,当你重新开始做这件事时,你会发现自己的脑海里出现了不少新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