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岩说,《傲娇与偏见》做了不少其他小成本电影都不会做的事情,比如动态预演,导演出了剧本之后,专业团队会把整个成片用动画形式做预演,这样导演就会很清楚总共有多少场戏,整体长度,哪些场次需要特效,“所以我们的制作时间虽然不到两个月,但成片可用的素材非常多,导演和剪辑师可选择空间很大。”

《傲娇与偏见》试图打破的是典型灰姑娘与王子式的玛丽苏,女主不是纯情柔弱白莲花,男主也不是浑身散发完美光环的高富帅,甚至讨人厌的女二号也变成了蠢萌的男二号。

反观男主朱侯,倒是从曾小贤秒变王思聪,创业一帆风顺,女友手到擒来,分分钟走上人生巅峰。这就和小娱看邦德系列时一样,你永远不知道他为什么有钱,妞怎么泡都有,架怎么打都赢。

那次采访里,我个人印象最深刻的一个回答是在我们问她在国际学校里和同学关系如何的时候,她说“也很好”之后,停顿了一下,想了想,又说,“可能是语言的问题,你跟人用英语交流的时候和跟人用中文交流的时候,是完全不同的两种感觉,关系也不一样。英文多多少少总是会有那么一点距离。”这是她极少数愿意多说几句的话题,说完以上,她还补充解释了几句,“如果用跟英语交流最好的朋友和用中文交流最好的朋友比起来的话,还是中文的那个人会更近一点,不知道为什么。”

最终男女主角相会于维罗纳的朱丽叶之家,据说罗密欧曾在这里的阳台向朱丽叶求爱。那天广场上正在举行接吻大会,当我们的王思聪,哦不朱候同学,发现女友和自己同处一处,却没有发现自己时,心急火燎爬上阳台大声呼唤唐楠楠的名字。

当朱侯开始被唐楠楠吸引,他的朋友萧见君也加入了争夺唐楠楠的战团。另一处好笑的场景是这两个保镖互不相让,一同护送唐楠楠去见前男友和他老婆,保护唐楠楠免受对方的奚落。席间无论是言语讽刺还是乔装意外的动手,为富不仁的富婆遭殃都让观众感觉酣畅淋漓。

如果你有新闻、原创文章等稿件可发送至以下邮箱,同时欢迎提供新闻线索,一经采用即可获得相应稿酬。

“所以我们还是从影片本身的气质出发,来找最合适的演员,迪丽热巴当时主演的克拉恋人刚播完,我们都认为她是非常适合这个角色的,”鲁岩透露,剧本拿到嘉行之后,嘉行也认为这部电影的角色和迪丽热巴非常匹配。

在点映开篇,省局电影处处长斯民娅致辞时,特意指出“浙江作为影视产业的副中心,应该再为中国电影实现下一个黄金十年,培养更多的优秀的青年电影人,勇担责任,有所作为。正是基于这样的愿望,浙江启动了电影新光计划,李海蜀导演就是首批十位青年学员的优秀代表。他们携手同行,照亮彼此”。而《傲娇与偏见》,“就是这个团队第一部严格意义上的学员原创作品”。

均衡还体现在Casting(选派演员),《傲娇与偏见》剧本定了之后,如何确定主演成为制作团队一直在考虑的问题,如果选超一线明星,对于爱情电影的确有帮助,但也有可能打破制作团队的平衡,带来压力。

《傲娇与偏见》由李海蜀、黄彦威导演,新生代人气小花旦迪丽热巴搭档人气小生张云龙、高伟光主演,讲述了北漂网络写手唐楠楠(迪丽热巴饰)阴差阳错见到“落魄富二代”朱侯(张云龙饰)后,又在机缘巧合下被“暖心高富帅”萧见君(高伟光饰)一见钟情的故事。“欢喜冤家”唐楠楠和朱侯的花式互怼你来我往,警句频出;朱侯和萧见君的“唐楠楠争夺战”也是心机满分,笑点满满。点映现场时不时爆发出阵阵笑声,观众们反响热烈,更有人调侃自己在影院“笑成小学生”。

为了满足爱情片的典型结尾,两人在意大利号称“罗密欧与朱丽叶”的故乡重逢,在一场满是外国观众观礼的接吻大赛中收获了爱情。在异国风景之中,这样的桥段还算是浪漫暖心。

“以爱一个人的名义放弃自己的梦想,会失去自己的自尊,靠自己努力成为优秀的人,这才有傲娇的资本,这才会成就最好的我”——这句话来自今天要给大家分享的电影《傲娇与偏见》,同时让我想起了一句话叫:梦想还是要有的,万一实现了呢?同样的道理,爱情的愿望你也还是要有的,万一真的实现了呢!

带着这些问题,小娱与《傲娇与偏见》的制片人鲁岩和宣发负责人杨海进行了一番深入探讨。

当然,小娱更怀疑唐楠楠就是该片的编剧。因为接下来只过了3秒左右,真的,就是黑色背景打上“一年后”字幕的那点时间里,我们的男主角朱候已经成为世界互联网大会上的发言领袖,现实中参加它的是马云马化腾。

在整个电影开拍前,制作团队仔细算过国内搭景与海外实地拍摄的成本,最终从影片质量的角度考虑,决定把整个团队拉到意大利去拍,“从上映后的效果来,意大利的那部分,很多观众都被感动到,觉得很美好,这说明我们的初衷达到了。”

杨海透露,在选择点映的影院时,《傲娇与偏见》找了许多分布在大学周边的影院,“我们通过淘票票可以看到,想看这部电影的观众是男生还是女生,他们通常在什么时段看电影,他们分布在哪些区域,这些都是可以透过数据看出来的。”

回顾《傲娇与偏见》的整个筹备和拍摄过程,鲁岩表示没有遇到太多意外状况,基本上都是很顺利的按部就班完成:2015年3月份拿到同名网络小说的电影改编权,5月份出大纲,6月份出剧本,8月份确定主演,10月份开机,国内和国外两个部分的拍摄,用了50天左右完成,2016年进入后期制作阶段。

比如唐楠楠在参加网络小说大神的聚会,同时又接到朱侯的电话,不得不摆出S形的造型搔首弄姿,还大喊大叫自己的内衣型号,引发了现场众人的一阵沉默。也许她本该回避众人,躲到角落打这个电话,但是意外被曝光在大屏幕上,这样的剧情会更符合日常生活的情况。

可编剧大大,女主是网文写手诶,传说中最有望屌丝逆袭的职业你怎么不好好利用?唐楠楠信誓旦旦地鼓励朱侯:你好好创业,一年之后我也会变成更好的自己。然而一年过去了,朱侯都成了创业公司老板,唐楠楠却依然是那个作品写得稀烂的唐楠楠。

对于《傲娇与偏见》票房和口碑双赢,该影片的宣发负责人杨海并不意外,“这部电影的目标观众群是非常明确的,就是十四五岁到二十二三岁的女性观众为主,地域分布主要以二三四城市为主。”

本片是一部名副其实笑点密集的影片。每个场景几乎都是典型的喜剧场景设置,每句台词都有打闹的效果。观看的过程中影院笑声不断。角色在打打闹闹的状态中,一刻不停地往前滚动。

傲娇是有了,就是双向暗恋不挑明呗,而电影试图打破的偏见是什么,则让小娱百思不得其解,难道是宣扬趾高气扬富二代也有真感情?拜托,大家都是名为人的动物,觉得有钱人就只知道玩弄感情,才是真·偏见吧。

而作为采访者,我们不仅没有阴谋论,也没有什么倾向——甚至,我们没有任何观点想要讨论。所以那篇稿子全文用了对话体。

一组照片拍完,他又走了过来,双手撑在墙壁上,皱着眉,以壁咚的姿势对我们进行新一轮质问,“说说,你们为什么会不喜欢喜剧”。

杨海表示,《傲娇与偏见》这次的宣发,分众和精准都做得比较到位,但最关键的还是转化,即如何把影片的热度转化成实实在在的票房,“很多影片在上映前宣传做得很多,微博上热度也很高,但票房就是上不去,这其实就是没有做好转化这个环节。”

正如《傲娇与偏见》浮于表面的励志与甜腻背后,依然逃不开阶层固化的宿命论:女人长得好看就有很多人追,富二代不费吹灰之力也能成功,俊男配美女天经地义。为感情和为事业做出的努力,倒显得轻描淡写不值一提,看完只能记得男女主角像傻子般打闹嬉戏。

鲁岩认为,从内容制作上来说,《傲娇与偏见》是一部非常标准化的工业电影,“像《寻龙诀》、《画皮》属于比较重的工业电影,而《傲娇与偏见》属于比较轻的工业电影。”

什么?唐楠楠在片中写了部《论小鲜肉的十种吃法》,并拍成了话剧?千万不要和小娱提这个,女主自编自演了一出西红柿鸡蛋还有菜花的狗血舞台剧,洋相百出,还声称借鉴《罗密欧与朱丽叶》,莎士比亚要活着,真得背过气去。

很多国产片会避开好莱坞大片同期上映,但《傲娇与偏见》反其道而行之,选择与《速8》一个档期,“有《速8》在,其实会让《傲娇与偏见》用户更加精准。一定会有不看《速8》或者已经看完《速8》的观众有其他观影需求,这部分用户正是我们需要抓住的,”杨海说。

鲁岩认为,工业化电影的制作还注重控制,包括成本、拍摄和管理各个方面,“国内有一些电影制作团队,尤其是新人较多的团队,在这方面可能会比较缺乏经验,往往容易导致各种意外情况,最后导致失控。”

一年后,世界互联网大会在米兰举行,唐楠楠和奶奶也恰巧游历到这个城市.....憋问我传说中一年后失明的奶奶怎么还能看见,以及作为穷屌丝他们旅游的钱是哪儿来的。

浙江传媒学院电视艺术学院副院长卢炜教授则以“一部定位精准的教科书式青春喜剧”来评价《傲娇与偏见》,认为其设定精准、节奏均匀,梗多而分布得当,笑点不low又不闷,“这样一部完整又正宗的喜剧作品,教学非常有帮助”。

五一档四部国产片上映依然被上映两周的《速8》逆袭的消息一度让外界热议。很多人以此认为避开《速8》才有国产片的生存机会。

想象一下,《三生三世十里桃花》里的“帝君”高伟光和“凤九”迪丽热巴脱去古装,直接穿越到“二次元”,再加上凭借《亲爱的翻译官》圈粉无数的张云龙,会发生什么样的“化学反应”?——迪丽热巴说:“表演的过程中会出现一些试演时没有的想法,我们会非常默契地把这个对手戏演完,彼此都能接得住,都能往下演。”张云龙也说,《傲娇与偏见》两个月的拍摄中,最开心的就是导演给了他很大的表演空间。这三位合作多次的主演在拍摄中彻底丢掉偶像包袱、放飞自我,不仅为观众展现了默契的表演,也为粉丝提供了爆笑的花絮。

前些年,国内的小妞电影更依赖明星来驱动,《傲娇与偏见》的表现则说明,工业化的“小妞电影”在国内是有市场的。一位资深业内人士估算,《傲娇与偏见》按照目前1.23亿元票房,如果该片成本2000万,投资回报率超过140%,如果成本2500万,投资回报率超过90%。

当然,这样一部“年度最值得期待的国产电影”,其导演、编剧李海蜀和黄彦威,更是值得大书特书。与坚定“择一事,终一生”的李海蜀不同,曾是神经分子生物学博士后的黄彦威走上影视之路纯属偶然。而当理科生的逻辑思维碰到文科生的情感路线,用李海蜀的话说,几乎所有灵感都是“吵”出来的。

青年导演李海蜀、黄彦威原本是编剧起家。最早的穿越电视剧《神话》,就出自他们俩的手笔。后来两人又在2012年推出徐峥主演的喜剧电影《搞定岳父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