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性侵行为是严谨周密的,有计划,有操控性,邪恶的和卑鄙的。我不想再多说,因为遭受你侵害的幸存者们都已经说了。

2000年悉尼奥运会铜牌得主贾米·丹泽尔,公开声称纳萨尔曾于1994-2000年对她进行反复侵犯,“他不停地折磨我,每次见他,侵害都会发生,一直到我18岁离开体操队。”

纳萨尔在美国女子体操队位高权重,受害者一直不敢把他的恶行说出来,因为没有人会相信她们。

这封信让我看到,你仍然没有承认你犯下的罪行。你至今仍认为你做的是对的,你是一个医生。

其次,美国正在形成一种不再容忍任何形式的性侵行为的社会共识。今年曝光的这些性侵者都遭到停职,开除直到刑事诉讼。

“年幼弱小的女孩不会一直弱小,她们会成长为强大的女性,终有一天她们会回来摧毁你们邪恶的世界。”

法官阿奎利娜还引用了一组调查数据,在美国,平均10个孩子中就有一人在18岁之前遭性侵,女孩遭性侵的比例是七分之一,男孩是25分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