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在孤单的城市里漂着,难免会有失落的时候,做饭便成了最好的慰藉。每一次下厨的时候,闻着锅里冒出的香气,都忍不住觉得这才是生活里最真实的气息。

许多恋人分手后,之所以老死不相往来,往往就是因为分手时候撕逼的话,远比在一起时说的情话要多的多。

那个女顾客身材一点都不好,赘肉撑着衣料颤颤巍巍,她看着都替那漂亮的衣服心疼。可这不妨碍她训练有素的赞美,好听话儿张口就来。

“这个,她买了让你拿给我的?我沈清用你这样恶心我?!你们在一起多久了?”她扬了扬手里的睡袍冲他咆哮。

又有人来,一个漂亮的女孩,年轻倨傲,沈清欣赏着打量,她没上去殷勤地介绍,这种女孩大多有自己的主见,身材又好,自己看上的款,穿上差不到哪去。

做到这样,不过几个月时间,她原本是一个清冷的女子,信奉亦舒的做人最要紧的是姿态好看。她想要有自己的事业,而不是只会买买买的家庭妇女。而为人服务的服装店老板,总要比家庭妇女这个形象姿态潇洒些。

没过一会儿,她发来,“他找了个小三呗!”姑娘还是笑着道出了当年分手的缘由。和传闻中的版本都不同,和心底的那个臆想却是如出一辙。这么些年来,啥都不会,就是会替别人分析些情情爱爱,也因此,得罪了一两个心胸狭隘的小绾。

“我方便问你当年和他分手的原因吗?”虽然他们分手的传言很多,但终归是传言。本人就在企鹅的另一端,沉默着想怎么回答。和当年如出一辙,我看她许久未回,急忙说道,“对不起,是不是……”或许还是太残忍了吧,毕竟是个女孩子,昔年又是如此地深爱过。

沈清突然跳下床,坚定地走到厨房,取了剪刀。昏暗的卧室谭明睡的正香,她一把掀开他的被子,冰凉的剪刀已挨到了他的身体,他动了动,沈清加重力道,他大叫一声用力推她,剪刀落了地,她也被推倒在地上,谭明看清了她的意图,拎她起来:“你疯了么?做什么,要杀我么?”

为什么我们会觉得《前任3》里余飞和丁点“清算局”的桥段荒谬可笑?因为他俩把爱情账算的太清楚了,“我给你买了Lv.”“切,你怎么不说我给你买了Aj?”以至于我们笑着笑着,会感到一阵毛骨悚然。

女孩取了店里卖断码的一件紧身裙,XS码,女孩利落地试穿,在镜子前站定,问沈清:“我穿这衣服,会不会特别吸引男人的目光?”

浑身血涌向大脑,前所未有的清明。老公有了别的女人?他有了别的女人!脑子里有个声音一直在说这句话,她却不相信,甚至无法面对谭明,她抓着睡袍逃进了卧室,脚步漂浮。

看她捂脸尖叫的时候,沈清心里在想,看她以后还怎么吸引男人,女人的喊叫声越来越响,撕心裂肺……

那时候还在读大学,谈了一个女朋友,是我的初恋。她很喜欢吃皮蛋拌豆腐,而我从小就不爱吃皮蛋。但爱情总是可以消除很多不喜欢或是不习惯,为了她,我上网搜了关于这道菜的菜谱,想做给她吃。

卧室里放着新开的红酒,她每晚临睡前会喝一小杯,沈清慌乱拿过,对着瓶子大口大口喝起来。

收到很多读者倾诉的不美好的婚姻,似乎看得越多,大家也越觉得是不是没有幸福的婚姻啊?

“老婆,你搞什么?进去那么久反锁门,怎么叫都不应,这刚打开门就说离婚?怎么回事?”

她有些震惊,“原来我们在一起的时候,他就已经出轨了呀!原来……”在那个下雪之夜,龙凤呈祥,琴瑟和鸣。但是此前,早已承恩椒房,翻云覆雨无数,须臾的鱼水之欢,不过是各取所需罢了。

大人们会告诫我,那种地方鱼龙混杂,好喝酒的人品格不正;就算同龄人,也一定有些暗自认为,出入那种场所,学喝酒的人,都不够“正经”。

坐在我们旁边的就是一对普通的朋友,外表和装扮都是刚从公司的格子间里走出来的模样,一点也不出众。

沈清贪恋他的怀抱,趴在他胸前狠狠嗅着属于他的气息,用着鼻音问他:“明,你爱我么?”

撕逼么?像电视上演的书中写的那样,报复渣男惩罚小三?还是和网上三天两头的报道,做一个街头暴打小三的原配?不,她不想把自己逼成泼妇。

躺在海边沙滩椅上的沈清,喝着椰汁,对躺在腿上的谭明说:“你知道么,我在梦里差点把你废了,把那个俪娜毁容了。”

不是所有男人都会出轨,也不是所有男人有钱就变坏。人品好,心中有原则有底线,抵抗得住诱惑,比一切都重要。她相信谭明的为人。

刘涛在节目里问纪凌尘什么时候娶阚清子,纪顾左右而言他,说了一大通却没有一句是正面回应的。潜台词很明了了,“我不想娶。”

“真替你不值得,当年你对他那么好!甚至不惜利用学生会主席的身份为他……”确实如此,她对他确实很好,好到我这位前任正宫都醋意横肆。往昔种种,犹如书页一般,又在脑中翻开来。“你知道吗?当年你写给他的每一封信,他都拿个他们寝室的男生看!”不平的声音在耳机里面响起。

她的泪随着他的回答落了下来,迅速吻上他,像头固执的小豹子,把他压倒在床上,谭明被她撩拨开来,两个人已有一个月没有夫妻生活,行动起来迅猛而热烈。

她怂爆了,原来真遇到这样的事,她连怎么办都不知道,甚至不愿意去质问责骂谭明,问他为何要出轨?

因为毕业的原因,我和初恋各自发展的方向不同,只好选择了分开。来到大城市发展后,我有时还会翻翻魔力美食里关于皮蛋拌豆腐的菜谱。

嘀嗒,发梢的雨水沿着脸滑落,打在我坐着的台阶上。指尖滴下来的红色,使得利刃叮铃作响,惊雷作乱,却也扰不了昔日怕打雷的少年。因为那个打雷的时候唤他同眠、轻抚后背的哥哥,已经不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