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人震惊的就是,背后主谋就是这个富二代,富二代家族和纹身店的老板合作已久,嘚瑟哥以为交到了好哥们谁知道确实一趟地狱之旅啊!

A mysterious nomad known as the "Artist" practices a dark art form passed down through the generations.

度假的夜晚,没有低俗的情节,没有浪漫的记忆,三天三夜,认识他,了解他,送别他。喜欢看海,什么都没发生,也许正是因为这样,始终难以忘怀。那片海,我又去了。可是他没如约而来,不来是对的,有些故事就只有三天三夜,他手中的贝壳就能装下。

两层的小复式,上面是客人休息的区域,在等待的时候可以玩x-box哦,那么下面一层就是纹身的舞台啦,齐全的器材,干净的环境,更是每一个纹身诞生的前提条件。

这些准备就绪后,才能开始真正的纹身工作。只见他娴熟地在上面描出轮廓。说真小编第一次纹身,确实很过瘾,还有点痒痒的,不过纹着纹着小编就睡着了!

影片儿一开场一帮红男绿女,在一个50度黑的酒吧尽情的摇摆,那叫一个痛快啊,想摇就摇,想搞就搞,这时我们的女主角翠花儿憋了好大一泡尿,好不容易找到了厕所推开门一看,我勒个擦,额,那个,不好意思打扰了。转场之后一个长的像邓紫棋的骚骚姐来到了酒吧,好家伙,二话不说随便挑了一个龙套哥就撕扯了起来,这龙套哥恰好又是翠花儿的朋友,在洗手间一番大战之后啊,骚骚姐就邀请翠花儿到她的纹身店逛逛,经验不足的翠花儿很快就被拐骗了出去,两人屁颠屁颠的跟着骚骚姐来到纹身店。然后就迎面走来了一个黑胡子的光头哥,他是纹身店的老板,光头哥第一眼见到翠花儿就已经暗自决定她是我的人了,于是光头哥支开了龙套哥和骚骚姐,开始给翠花儿纹身,言谈之中翠花渐渐的对光头哥产生了好感,可她却不知道令人恐怖的事情即将来临,很快就稀里糊涂的晕了过去,与此同时就快要走上人生巅峰的龙套哥,突然被骚骚姐注射了一针不明液体。也昏厥了过去。接下来的画面,我勒个去,看的嗨哥头皮发麻,光头哥也不给龙套哥打麻药,直接就做了个人皮切除手术,翠花儿醒来一看档下就是猛的一颤,眼睁睁的看着龙套哥被扒了皮,紧接着又切掉了耳朵给那条狗做了点心,最后再把龙套哥背部的皮扒了下来当做画布,面对这一切的操作翠花儿儿只有三个字“WHY?”这时光头哥就说了,死人的皮扒下来会失去弹性,我是一个艺术家,我的作品要完美无瑕等成品出来时你肯定会很喜欢的。转场之后和他们一起去酒吧的几个红男绿女,各自快活了一宿之后才发现,翠花儿和龙套哥去了纹身店后一整个晚上都没回来,于是几人来到这家纹身店询问,那光头哥肯定不会说实话了,就在几人转身离开的时候,稳重姐突然发现墙上的的图案好像在哪儿见过,经过一番查看与谈论后发现这不就是龙套哥手臂上的纹身吗?于是几人决定再次到纹身店救人,可潇洒哥却不同意,自己一个人跑到酒吧继续嗨皮转场之后三人再次来到纹身店,还发现了骚骚姐,这让他们更加肯定翠花儿和龙套哥已经遇害,马上打电话叫潇洒哥来帮忙,可这时潇洒哥正在欣赏美女钢管舞,哪里有空接电话呢!没办法只好硬着头皮到了纹身店的地下室,结果可想而知,光头又多了几个人皮画布的材料。没过多久稳重姐趁光头哥出门交易的时候,把骚骚姐打晕逃了出去,本想找人来解救翠花儿,却被一群小混混给逮了个正着,恰好又被回来的光头哥遇到了,没什么好说的直接让混混和稳重姐都下了地狱。转场之后潇洒哥带着他的炮友一起来到了纹身店,炮友要求在那个啥,要在不可描述的地方打个孔,自然而然也就被骚骚姐给弄死。而潇洒哥一个人来到了地下室,看见自己的伙伴全都被搞的面目全非,也懒得管他直接到屋里找到了翠花儿,翠花一看是老熟人那个激动的是肝肠寸断啊,可就在这时剧情发生了翻转,原来啊,潇洒哥和光头哥居然是一伙的,潇洒哥花钱让光头哥给他老爸做一副人皮画像,点名道姓要龙套哥的人皮。翠花一看啊,当时就傻了。潇洒哥还让光头哥把翠花处理掉,她知道的太多了。可光头哥对翠花那是真心实意的,二话不说就给潇洒哥来了一针头,然后解开翠花的铁锁让她自行处理。转场之后,当骚骚姐正在对炮友扒皮的时候,翠花突然冲了过来和骚骚姐干了起来,两人一番较量之后还是翠花更胜一筹,影片的最后翠花杀死了骚骚姐,而她自己并没有选择离开报警,而是接替了骚骚姐的位置,而潇洒哥却成了翠花的第一个扒皮对象。故事到这里就全部结束了,看完整部影片,嗨哥表示精神崩溃了,好了今天的节目就到这里了,想看这部影片的朋友搜索公众号扒姐影视回复电影《纹身室》就可以了哟,点关注不迷路,跟着嗨哥上高速,下期再见,拜拜。

那是在无政府状态的恐怖的世界立陶宛维尔纽斯……一个神秘的“艺术家”在一个黑暗的艺术纹身店为访问立陶宛的游客创造纹身。而游客们没想到的是,自己竟然会遭遇毒手……

这部电影说的是啥捏,就是啊一群大学生去立陶宛游玩,这个大学生中啊有一个富二代,所以其他人应该是借着光跟着一起去玩。本来是一件挺好的事,几个大学生在酒吧嗨完又被富二代带到私人会所继续嗨,但是接下来悲剧就发生了

旧纹身覆盖,曾经是一张熟悉的脸。现在就剩一只空洞的眼。不是故意黑化她,既然以后不见,那么索性不要再见了。时间长了,我也要指着自己的纹身问别人:这是谁的眼神!好温柔!

她说“我把我的狗带走了”,她说“我们不要再联系了”,她说:“我把那个纹身盖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