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喝着小酒,吃着自己钟情的食物,卸下一天的疲惫,谈论着遇到的趣事,或是独自品味忧愁。在食物的香气里,在深夜特有的幽静和食堂内的袅袅暖意间,一出出充满人情味的故事被娓娓道来。

2010年3月14日那天,是我人生的拐点。在衡南县一中读高三的我正在上课,老师突然走过说:“肖佳慧,你爸来了。”我极不情愿地走出教室,没好气地问:“你来干嘛?”他的声音微弱得几乎听不见:“慧慧,你爸妈来找你了。”

我把从养父那里穿来的寒碜衣服统统扔进了垃圾箱,同时把对文村,对养父的记忆努力删除。

这是出现在《孤独的美食家》第一季中的第一家店,主要经营烧鸟(鸡肉烤串),七种类型的鸡肉烤串,全部是盐烤风味。而其中的鸡肉丸串更是必点,来这家小店不妨学着电视剧里的方法用青椒裹着鸡肉丸撒上些辣椒,非常提升幸福感的吃法。地址:东京江东区富冈1-2-8交通:门前仲町1号口出站步行几分钟

我连哭带喊的追问把养父的酒吓醒了,他不得不告诉我:8年前,一直没有生育和他和养母从外地一个人贩子手中,以2000元的价格把我买了下来。我5岁那年,我的亲生父母不知通过什么渠道,竟然找到了文村,蒋家奶奶发现后,赶紧报告了养父。于是,他和养母带着我连夜逃到了东莞……

我找到导师,把自己面临的困境讲给他听,并为不能继续读他的博士而表示歉意。没想到,导师听了我的话后,不但愿意放我走,还破天荒地为我写了一封推荐信!有了这封份量很重的推荐信,我加入sakai研究室的申请顺利获批。

低沉悠扬的歌曲,伴着华灯初上的东京夜景,老板的独白悠然道来,一家只在深夜经营的小店,一处容纳人生百味的食堂,就开在纸醉金迷又迷茫困惑的夜幕。

当晚,便和养母急忙收拾了几件衣服出门了。我稀里糊涂跟着养父母到了东莞,整整5年,养父母连春节都没有回去过。因为年幼,我对全家这次奇怪的迁徙并不在意。但让我感到不解的是,只要有同乡从老家过来,养父母就会紧张地拉着人家打听什么。

得知是养父主动给父亲打了电话,我感到有些意外。我想,或许是看到我的叛逆,他意识到自己再也无法留住我了?或许他希望亲生父母能给我一个更好的未来?我无暇揣测养父真实的意图,只顾贪婪地享受着错失了15年的亲情。

就像三名风月场的女性所说:“这里虽然不是自己的家,但是有种回家的感觉”,或许这就是深夜食堂的魅力,让人留恋往返,宛如归家。

下面这个闺蜜三人组,曾经是中学同学,如今已经30岁,分散在城市的各个角落,但是每年依旧会聚上几次。

一进酒馆就熟稔地和周围的陌生人打招呼,浓妆轻浮的外表下竟然是一位令人肃然起敬的职业漫画家。

两人寻常间的调笑中不难发现,他们的婚姻并不长,才短短十年,细细算下来丈夫已经是第5任了。一段感情,走了不少弯路,但年过50后,终于遇到了自己命中注定的人,也是一种幸福。

她们在追逐梦想的过程中,寻求理解,寻求自己的一方天地。如果能得到家人的认同,那莫不过是最幸福的了。

虽然没能找到我,但父亲却把自己的联系方式塞进了养父的老屋里,从此后就再也没有换过电话。从东莞回到文村后,养父发现了父亲留下的字条和电话,便把它们藏了起来。

慢慢感觉到,原来在这片大地的角落,还有那么多和我一样的人,原来在这个时代的每个时刻,都会有让人感动的事情发生,原来在这个世界上,我们并不孤单。

一旦找到这种材料,就能很好解决药物无法直达患处的难题,大大减少抗癌药的副作用。研究报告特别指出:这种研究成果的最大受益者就是皮肤癌患者。

而一面对镜头就紧张拘谨的工地大哥不常在家中喝酒,他认为比起孤身一人的家,大众食堂反而更有喝酒的气氛,每次喝到最后,大哥总是沉沉睡去直到早晨,就像家一样。

于是,这位70岁的母亲,重新扛起了养家糊口的重担,每天5点半起床,打两份工;实在累坏了,就来买关东煮当晚餐。

不知睡了多久,我终于从梦中醒来。眼光触及之处,竟是卧室柜顶上,父亲给我码放得整整齐齐的包裹。我不在家这些年,养父仍然坚持不懈给我寄东西,每个包裹上都有他笨拙而工整的字迹。

医生惋惜地表示:目前抗癌药物都不能实现靶向治疗,在杀死癌细胞的同时,也会杀死人体自身的健康细胞。对于复发程度非常高的恶性黑色素瘤,手术的预后并不理想。我失声问道:“最长能有多长时间?”医生遗憾地回答我:“五年。”

在东京北边赤羽区的某条老街里,这家店面不大、连座位都没有的小小关东煮店,却是很多日本人心中的“岛国最暖小店”。一两杯价格低廉、口味辛辣的小山造酒,一碗关东煮,是很多老客的标配套餐。丸健水产还是日本NHK纪录片《纪实72小时—关东煮小店的悲歌》的拍摄点,持续光顾40年的老伯伯、站岗24小时未休息的保安大叔、一边打工一边怀着歌手梦想的年轻人......石原里美也为小店做过广告,就是这家60年只卖一种食物的小店,却喂饱了一代东京人的灵魂。

老一辈的人不理解我们对关东煮的热爱,总觉得不过是萝卜海带鱼丸的大杂烩。只有我们自知,这种温暖的食物就像一盏自己为自己点亮的灯,每当被现实刺痛的时候,看看内心的光亮,便不再惶恐,继续往前走。

“这就是菜单,之后就是客人们随意点的,只要我会做我就尽力做,这就是我的经营方法,要问有客人来吗?还真不少”

”我告诉苏珊,我来研究室,不是为了一纸博士文凭,更不是为了发表光彩照人的学术论文,而是为了万里之外一个病床上的老人——我的养父。

当一家小店开了40年,它就不仅是一家店了。对于周边很多人来说,“丸健水产”已经成为生活的一部分。

我无数次在梦中想像亲生父母的样子,并开始有意向村里人探听我的身世。或许因为事情已过去多年,村里人不再顾忌,他们说我的父母带有江西口音,看上去像是知识分子。想到自己或许再也见不到他们,我心里便涌起深深的悲哀。

「三轮的店」的关东煮牵动着三代街坊的胃,很多人从少年吃到青年,又从壮年吃到老年,从前的关东煮西施也变成了阿嬤,唯独她的笑容还是那么的柔和。

这意味着:一种极具临床意义的新的抗癌方法即将产生!我与史蒂芬紧紧拥抱,泪流满面,我知道:养父有救了!我迫不及待地脱下无菌服,跑出去打电话。

在24小时便利店普及的时代,秋田的深冬车站前,却有一群群因贩卖乌冬面的老式贩卖机而聚集而来的人潮。

从学校到家,3个小时的路程在这天却显得那么漫长。我冲进家门,一对穿着打扮都很体面的中年男女立刻站了起来。我一眼就看出,自己饱满的额头和白晰的皮肤与那个中年女子如出一辙。

一个昼夜不停的餐店,一份无可替代的气氛,就是一种温暖。带着客人来吃饭的老板这样说到:“虽然也还有在营业的便利店和快餐店,但我还是喜欢吃家常菜”。

史蒂芬说得没错,选择去日本,就意味着放弃我在美国的学术坦途。而面对不可预测的未来,我和史蒂芬的爱情也面临考验。两条路摆在我面前,我必须作出选择。

听我讲了我与养父的故事后,苏珊把手按在胸口,感动地说:“施,你是个好姑娘,我们开始吧!”

披上夜色的东京散发出不一样的魅力,平日时尚繁忙的新宿、涉谷的街角里,藏匿着鳞次栉比的个性居酒屋,不管是食物、美酒、装饰,居酒屋都有温暖你心脾的能力。忙碌了一天的上班族,来到这些居酒屋里,美酒几杯搭配可口的下酒菜,褪去了白天的疲惫,彼此诉说着琐碎的故事。

但我来不及考虑这项研究成果能为自己带来多少荣誉和奖金,我只有一个念头:尽快让养父享受我的研究成果!

这家小店之所以适合喝酒,妙就妙在你不用走进店里,直接站在路边,吃完就走,不要停留。趁着关东煮和酒精带来的片刻温暖和勇气,头也不回地上路,回到现实生活中去。

这是一家可以一边吃着小时候的零食来怀念童年时光,一边可以悠闲地喝着小酒边谈笑风生的居酒屋。除了作为餐馆的功能外,它更像是一个具有时光机功能的杂货铺,那些消失已久的零食,整整齐齐地和多年前一样的出现这里。地址:东京都涩谷区恵比寿西1 - 13 - 7交通:惠比寿站出发徒步2分钟

父亲从黑色皮包里拿出一个厚厚的信封,塞进养父手中说:“谢谢你这么多年对欣欣的养育,我们想今天就带她走,她的户口和转学手续我们会替她办的。”养父把信封重新塞回父亲手中,嗫嚅着说:“我啥也不要,就想要你们给我留个地址。”父亲犹豫了一会儿,便写给了他。

一听要做发光体材料实验,苏珊就表示了反对。她说:“研究室的许多人都尝试过这种材料,他们都没有成功,我不愿意浪费宝贵的实验资源。我想你应该挑选一种新材料,即使不成功,你也可以写一篇不错的学术论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