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湖南老兵之家志愿者@青蛙 主持,介绍灵官渡在抗日战争“长沙会战”中的历史地位。

■ 抗战老兵黄新民回忆起自己14岁即入伍参加抗战的经历。当年,他作为一名通讯兵,身高还没有枪杆子高,抗战期间跟随部队驻守在离灵官渡不远的黄土岭,亲眼见证了灵官渡在长沙会战中腥风血雨的历史画面。

军令部也明白74军的处境,为了加强王耀武的兵力,在73军失守石门的次日就已将第100军临时调拨给王耀武指挥,与74军组成王耀武兵团,王耀武还被任命为第29集团军副总司令。

第74军是中央军中的精锐,其老军长俞济时将军,常年翊赞中枢,迭任要职,所以这个军装备补给与素质始终高人一等,这个军在实战上也不含糊,八年抗战中几乎打遍华中战场所有的硬仗,而且多以主力使用,战功彪炳。从淞沪会战开始,1937年的南京战役,1938年兰封会战,武汉会战,1939年南昌会战,长沙会战,冬季攻势,1940年第二次长沙会战,1941年上高会战,第三次长沙会战,1942年浙赣会战,1943年鄂西会战,几乎是马不停蹄,席不暇暖。国民党在抗战时期有陆海空军武功状之设,为对部队团体之最高褒扬,该军即独得四轴。第74军在1940年以最新装备进行整编,改为所谓的攻击军,直属军事委员会,作为各大战场的紧急预备队。日军对这支军中的王牌部队深为畏敬,并以“三五部队”称之(指所辖的第51师,第57师,第58师,皆以5开头)。

同年10月4日,日寇加伪军1万余人,组成步、骑、炮、空军联合兵种,在三木石太郎指挥下,兵分两路,再次大举扫荡皖南,其中一路5000余人向铜陵、繁昌进攻(另一路进犯云岭,由叶挺军长亲自组织反击)。胡荣得到情报后,一面通过地方党组织动员猎户队和地方武装毁桥破路,将山区特有的大圆木横七竖八地分段堆积在路面,给日军进攻设置障碍,或在日军可能进出的要道和隘口布下疑兵阵:待敌人靠近时,将鞭炮点燃后装进铁桶里爆炸,以迷惑敌人,扰乱敌人阵脚;一面组织五团和六团三营在梅冲、孙村和中分村一带设伏布防,以逸待劳,进行反击。机智的谋略,巧妙的布局,使战斗再一次取得了重大胜利,敌人丢下上百具尸体仓惶溃逃。皖南第二次反扫荡再创辉煌!

17日傍晚时分,敌第3师团与增援部队纷至。发现58师官兵流露出畏难情绪,张灵甫亲自来到第一线给基层官兵鼓劲。当晚,58师在他的沉着指挥下与来敌激战,稳守祖师殿、落马坡、羊角山一线。

鄂西会战后,74军于7月初开住常德、桃源整训。第六战区的部队大都刚经历过鄂西会战尚待恢复,战斗力普遍不强,因此战区看上了正在整训的74军,要求军委会将其调归第六战区使用,以加强实力。当时74军直属的51师、58师分驻桃源、郑家驿附近,57师先期驻扎常德。

之前,由于当时常德会战国民党方面的总指挥、第六战区副司令长官孙连仲,忽视了慈利方面的防御,将原调往慈利驻防的58、51两师重新调回常德近郊的桃源河?一线,故慈利方面兵力空缺。

此外还有打通南北交通运输线工作,统一战线工作,瓦解敌军工作以及部队内部正常的政治思想工作等等,都取得了辉煌的成绩。三支队在皖南的两年多时间里,共经历大小战斗200多次,毙伤日伪军2000余人,威震皖南,是与胡荣出色的政治思想工作分不开的。

胡荣还按皖南山区有打猎的习惯,安排工作组到各县乡帮助成立了以民兵为基础的猎户队。猎户队的任务是向新四军传递情报,掩护往来于长江南北的新四军官兵及物资,袭击敌人据点,战时作为担架队运送伤员。猎户队成立后发挥了重要作用,如繁昌县一个200多人的猎户队,有一次击溃日伪军200余人的进攻,并击毙日军一名中佐队长,有力支持和配合新四军取得了父子岭、何家湾战斗的胜利。同时,还创建和收编了江北游击纵队沿江支队、宣当芜游击队、铜陵独立连、骆云山游击队等地方抗日武装。两年中,地方抗日武装发展到3000多人,并为新四军输送了大量兵员。

常德是湘西重镇,川贵的门户,历来是兵家必争之地。抗战期间,武汉失守后,这里便成了重庆大后方的物资唯一补给线。

■ 祭奠仪式结束后,在场的民众向湘江抛撒菊花并燃放河灯。滔滔江水中,黄花和河灯寄托着人们的无限哀思,飘向远方......

慈利和石门,一西一北互为犄角,构成常德西北方向的屏障,是常德会战的主要外围战场。如果石门一破,常德北面即失去掩护,这一路日军必将顺势攻打慈利,扫除常德西部障碍,以确保进攻常德的日军西侧没有后顾之忧。

张灵甫分析了58师的兵力部署,找出了自己的薄弱点,他估计到敌人会侧后迂回突袭,便派出173团的一个营半夜赶往羊角山的铜台山涧小道上设伏。18日拂晓,伊藤果然派出了一支小部队,换穿便衣,借黑夜的掩护摸进了伏击圈,在173团伏击部队居高临下的密集扫射之下,日军狼狈溃退。

1943年11月1日,日军五个师团兵分三路,依原订计划,全线出击。第39师团与第13师团为左翼,直取第10集团军主力阵地,第68师团居中,准备自两个集团军交界中间穿过,径攻慈利(后战争打响后有变);第3师团则在第29集团军前渡江,希望捕捉王缵绪集团军的主力。日军主攻常德的“奇兵”第116师团则水运渡过洞庭湖,在第29集团军右翼澧县一带登陆,一面包抄第44军,一面兼程直取常德。日军这个布置有其深意。细俊六集结了所有华中方面能动用的兵力十余万人,除了五个师团外,再加上独立第17旅团、第34、32、58师团的一部,并安排第40师团协攻牵制第九战区,规模远远超过国军的预期,兵力上占绝对优势。所以第11军在规划上,希望能一举歼灭国民党军的第一线兵团两个集团军,并以两个善打攻城战的主力师团钻隙。第68师团由中境切入,第116师团则籍舟艇在洞庭湖面行“水上机动”,将整个师团送到国军阵地右后侧翼。只要这两个师团其中一个能在国军第一线兵团混战之际攻下常德,前线国民党军进退失据,必然阵脚大乱。前后包抄,可获全胜。

陆续到达慈利境内的日军已增加到5个联队之多,继石门失陷之后,附近友军溃散,慈利地区主阵地只有58师孤军奋战,敌人的兵力越聚越多,要想守住慈利防线,仅靠一个师任务殊难完成。面对沉重的压力,张灵甫还顾不上叫苦,第74军的参谋长孟广珍却已沉不住气,他在19日对军令部发出了抱怨:“73军毫无战斗力,44军战力甚微,100军尚未全部到齐,职军分割接援,现又三面受敌,出击、守备独立支持,恐难副钧座之殷期”。

到了1942年6月上旬,日寇为策应湘北作战,出动飞机轰炸清远县、佛冈县,中国军民遭受重大损失,其中一位副师长等官兵在佛冈龙山被炸身亡。几乎同时,日寇出兵7000多人,从广州自花县(今花都区)沿粤汉铁路攻占源潭,继而北上。中旬,日军又出兵1000多人,由花县赤坭进犯清远县石角,占领石角、小坑一带。中国军队奋起将敌击退,打死打伤敌军290多人。

74军的一线阵地位于扁担垭、赤松山、何家寨(七枞村),位置突前,被王耀武派去担当正面主阵地前卫的,又是张灵甫的58师,周志道的51师阵地在其后方的白鹤山、星德山、仙娘庙一线。11月17日早晨,伊藤联队向守卫74军正面主阵地的58师发起了进攻,刚刚击败驻守石门的73军的日军斗志正旺,但与58师在慈利郊外扁担垭、赤松山、何家寨、于家凸一线初次交手,就发觉这一仗远远没有想象中的顺利。日军战史记载了这场战斗:“约有一个营的敌军占据着赤松山附近。部队从17日早晨开始攻击该敌,敌人战斗顽强,直至落日未能击退该敌”。于是,日军便绕道向慈利县城进军,58师也随即将阵地转向祖师殿、落马坡、羊角山一线。

16日,日军第13师兵分两路从石门出发,一路由第116联队和配属第13师团的佐佐木支队沿澧水向74军主力左翼挺进,一路以伊藤仪彦的第65联队为主力,沿石慈大道准备经慈利扑常德西郊攻城。黄昏时分,58师的搜索小队与伊藤联队的先头部队第一大队在猫儿峪狭路相逢,慈利抗日阻击战在双方前哨部队的夜战对峙中打响了第一枪。

电影《扫毒2》由刘德华监制并主演,邱礼涛执导,更汇集了古天乐、苗侨伟、林嘉欣、周秀娜、应采儿等重量级卡司,耗巨资1:1搭建港铁实景目前影片杀青进入后期制作。

我骇的连退三步,正所谓“赤衣凶,笑面尸,鬼笑莫如听鬼哭”,这笑面尸实在是太凶了,有着活人的思维能力,力大无穷,善于变化面貌,可比厉鬼、大粽子之类的东西难对付的多了,我不敢靠它太近,连忙避开了十多米,“哐啷”一下抽出了背后的百辟刀,深深呼出一口气:“怎么才能放过我?”

74军接到备战命令后,军长王耀武即令余程万的57师在常德城区及太阳山、太浮山修筑防御工事,张灵甫的58师和周志道的51师择地构筑常德西北线防御工事,即:自黄家铺(慈利北)、寒渡桥、黄莲洞、白鹤山、青云桥、排头岗、北家山、石板滩(常德西郊)。

本内容为@唯港时尚 旗下自媒体@长沙范 版权所有。禁止一切形式的转载,对于任何形式的侵权行为,我们将依法追究。法律顾问:北京盈科(长沙)律师事务所@孙玉文

日军的战史描述了伊藤联队的窘境:“此时夜幕漆黑,联队长在前进中只能借着无线报话机了解各大队状况。但由于山岳地带一场混战,21日联队本部便与各部队失去了联系。联队本部孤军前进,夜半时分行至佘儿垭北侧高地,受到敌军包围,敌众我寡,我军顽强奋战。21日,敌人的攻击逐渐加剧,此时本部依然没有与部队恢复联系。13时30分,敌人一枚手榴弹在军旗下爆炸,联队长和旗手立元义则少尉受伤,卫兵三人死亡。右腿被炸伤的联队长,无畏地亲自护持军旗,激励周围的士兵,指挥战斗。然而死伤者仍在递增,危机迫在眉睫”。

1943年11月2日,中国派遣军第11军司令官横山勇秉承日本大本营、中国派遣军司令部之作战命令,率11军主力(第68、3、13、39师团)和临时从第13军借调过来的第116师团以及第11 军其它师团抽调的5个(支)联军队级部队并配备空军飞行战队和野战毒瓦斯部队,加上伪军共计16余万兵力,大举进犯以常德为中心的洞庭湖广大地区。

4月5日上午8点30分,张家界市爱心联盟一行十多来人来到市烈士公园祭奠抗战英雄覃子斌将军。为民族英雄打扫墓地并献上菊花以表纪念之情。

第100军是1938年组建的中央军嫡系,所以国民党军令部对这支新直属的使用也格外关注,一再致电王耀武:“对100军须有效使用,不得分散兵力而致虚耗”。王耀武既不得将100军分散使用,手里也需要控制部队应付漆家河、桃源一线的战事,他也实在是无兵可分,只得寄希望于张灵甫在慈利的前方阵地独立苦撑。为了避免敌人对58师的突出阵地实施分割包围,他命令张灵甫放弃突出部,将阵地向西收缩,与51师在仙娘庙、七姑山、马峰落阵地相接,占领自马峰落到零阳山、岩泊渡的新阵地。

伊藤大佐在20日的日记中大叹苦经:“各部队不眠不休,几经夜袭,第一线部队终于在五时左右进入燕子桥一线。从9日开始攻佘儿垭北侧鞍部雷雨垭之敌,敌人十分顽强。晚间,师团长偕同参谋长来到本部,要求迅速突破,乃命令部队夜间强行突破。18时再次攻击,敌防备坚固,我仅仅占领敌阵一角。联队本部继第三大队之后突进。预备队为掩护山炮及马匹,留在后方,准备于明日天亮后追及大部队”。

选择了警察,就是选择了奉献和牺牲。李东凌同志用实际行动感动了全市人民,感动了各级党委和上级公安机关,在全市公安队伍中树立了丰碑,在全市人民群众的心目中树立了丰碑。2012年6月,李东凌同志获得了全区创先争优优秀共产党员称号、来宾市创先争优十大先锋人物荣誉称号;8月6日,李东凌被自治区公安厅记个人二等功;8月13日,李东凌入围全国“最美警察”媒体推介候选人,是广西两名候选人之一。他这种嫉恶如仇,对自己职业的热爱,深深塑造了人民警察爱岗敬业的良好形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