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定期提供揭西、潮汕、及周边文化,活动,吃喝玩乐,新闻资讯,商家优惠,招聘信息等优质内容。我们已覆盖人数超 65,000粉丝群推广、爆料、投稿联系我们-QQ2823515527

接踵而来的车祸远没结束,通车后第二天凌晨两点,一辆大货车途经此地时,又失控冲上避险车道,在撞上避险车道顶端的山体后,司机当场死亡。

和陈林一样,司机应永来在下坡前也特别谨慎。他说,开这段路几乎没有让人喘息的机会,所以在下坡前他要做好充分准备。他几乎每个月要经过这段路四五次,每次到了这里,都有种“视死如归”的感觉。他也纳闷,在设计这段高速公路时,为什么如此长的坡还修得这么陡?

一路沿线蜿蜒曲折、河流山峦、沟壑纵深、草甸牛羊、景观奇峻,犹如一条蛟龙盘踞在蒙古大草原南垣的群山峻岭之巅,气势雄伟、壮观。

在坡顶一个营业性质的加水服务点,不时可以看到要下坡的大车停车加水检修。安徽老驾陈林说起这段路时,说得最多的就是“怕”。陈林的3个朋友都在这条路段上丧了命,发生的两起车祸,都是刹车失控。陈林说,每次走这段路,全身的神经都是紧绷着的,头皮发麻,跑车20多年,这段路是他这一辈子开过的最可怕的路段。为什么这么长的坡这么陡?陈林质疑,要是当初这段路设计时就直接打一个长隧道,也许就不会发生这么多事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