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人求胡仙增加异性缘分,都会请胡仙加持一些日常用的化妆品,加持过后的化妆品使用以后会保佑香客像胡仙一样有异性的缘分。

另,欢迎大家将自己身边相关小故事发给我们,让作者以灵异故事的形式融入到本文来;直接在后台回复内容即可!

我的行当也很讲究,怎么说呢,我没有那些“阴人”的本事,但那些“阴人”赚钱养家糊口,和我有很大的关系。

想想那画面,我胃部都一阵翻涌,只是有一件事情我搞不懂--到底成妍做了什么,才招惹到这么凶的阴祟?不管是烧狐仙还是吃狐仙肉,我相信成妍都干不出来啊。

要知道,咱们国家,红白喜事,结婚是喜事,葬礼也是喜事,人正常的死,绝对是喜,毕竟活了这么大的岁数,终于不要承担人生中种种痛苦了。

黄馨说是应该这样,又夸我其实是一个好人,昨天她和成妍都晕过去了,我也没去占她们便宜,早上她们起床的时候,还发现我躺在地板上,她们两人废了好大的劲,才把我弄好沙发上的。

第二天的时候,他出门办事,路过那美人家里,想跟那美人再寻一番云雨,进了人家院子,发现美人家正在办丧事,而摆在灵堂上的,就是那美人。

黄馨的表情,已经阴沉得可怕,她重重的将青铜马磕在了书架上,怨气十足的说:什么穿山甲穿地甲的,我不明白。

我有时候会答应,但只要东北阴人能够干的活,我还是会照顾东北阴人一些的,东北阴人实在处理不了的,我才会去南方找人。

等我见着她真人的时候,立马所有的气都消了,乖乖,我见过的明星和嫩模不少了,可头一回见过这么漂亮的女人。

我叹了口气:招阴人活的就是一个八面玲珑,我既不会得罪我的雇主,也不会得罪那些阴人兄弟的。

要知道我们“招阴人”的祖上,那都是皇宫里呆过的,对于古玩珍宝的识别,我们打小就慧眼如炬。

我说来不及了,咱们晚上要到齐齐哈尔,明天早上就能够见到我要找“阴人”,吃饭,到火车上面买盒饭吃吧。

第二天我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太阳上三竿的时候,我也没躺在地板上,是躺在柔软的沙发上面睡觉。

然后身体上的感觉就好像是光着身子穿上了皮毛大衣的那种感觉。同时眼睛也感觉到热流,有种迎风流泪的感觉。

等他再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中午。一看,哪里有房子,是睡在坟地里,眼前2大摞纸钱(都是他赢的)!

是彻骨的寒冷,和常仙、蟒仙的区别是,全身都很寒冷,而常仙、蟒仙是能感觉出来的气流。鬼仙上身就是寒冰刺骨的感觉。

因为在屋子里赌钱,人不是坐在板凳上的,是蹲着的,所以在外一下就能看得出来。他冲那三个人说我叫什么什么,就好赌钱,你们要是不反对的话,我也来凑一手!

我认识的“阴人”里,就有个哈尔滨那边的养狐人,也去过他的狐场,那狐狸叫声,一会儿像小狗,一会儿又像狼嚎,一会儿又急促促的,更有一些上了年纪的狐狸,还能模仿人说话的声音。

见面的时候,我都在关注她的身材,没有注意到她脖子上挂着的吊坠,刚刚她回头,我才注意到。

遭遇05年临近年关,被病痛折磨了近三个月的爷爷,去世了,我们一家人连夜坐车赶了回去,爷爷奶奶共养育两儿两女,我爸爸排行老三,下面有一个弟弟,爷爷是在老家去世的,我爸爸的弟弟也就是我老叔在爷爷奶奶身边照顾,所以大多的后事是我老叔张罗的,爷爷被停放在最外屋,一家人轮流守着长明灯,都很少话,沉浸在失落,悲痛的氛围里。  我们一家与我大姑一家是差不多午夜前后一起到的,二姑是从天津赶回来的,第二天凌晨才到,由于二姑才离婚,法院把两岁半的女儿判给了她,在天津也没有什么亲戚,这次二姑是带着她姑娘一起来送爷爷最后一程的,来了一个不懂事的娃娃,家人总是听她说着一些没有头绪的话,一家人低落的情绪总算是好了一些。  离出殡前一个午夜,家人还是往常的轮流守着,二姑把女儿哄睡着了,放在了小屋的炕上,然后转身回到大屋一起跟我们聊着,安慰着奶奶,我跟老叔的女儿,我的小妹,我俩也不是很大,但是也相应的明白一些,在我俩为爷爷续香的同时,我依稀的听到小屋有哭声,我就跑到二姑面前说道,二姑,小妹妹醒了,在那屋哭呢。然后二姑就过去小屋了,众人以为,一会二姑就回来了,可是隔了好久二姑却抱着孩子出现在了众人面前,二姑的脸色有些发白。  二姑说,“妈,不对劲啊,孩子醒来就哭,一个劲的喊着爷,爷的。”众人听后,都有些汗毛倒竖。我们有些怀疑的跟二姑一起来到小屋,奇怪上演,本来已经不哭闹的小妹妹,只要给他往小屋的炕上放,她就往二姑的怀里跑,一边跑,一边哭着喊,有爷,有爷。。家里的人都震惊着没了话语。  奶奶年轻的时候就是一个暴脾气,邻里邻居的都称奶奶为塔儿娘,这时奶奶上了小屋的炕,开始骂着一些难听的话,数落爷爷老不正经,走了还不给家里人消停等等,骂了有十多分钟,家人劝奶奶别生气,可能是小孩瞎说的,这时二姑又把姑娘往炕上放,奇怪的事发生了,这回小家伙爬到炕里面去拿自己白天玩的娃娃,自己在那玩开了,然后我二姑又问。爷爷呢?小妹妹抬头看了看四周,然后说到,没、、没、、。至此家里人都松了一口气。  后来听大人们聊天说,爷爷可能没稀罕够这个小外孙女,所以不肯走。从那以后,本来一心唯物主义的爸爸,也有些动摇了。

事后,烛龙总结--可能是那狐狸怨恨他没给吃食,所以勾来了游荡着的美人阴魂,和他玩了半夜,报复他。

等到眼皮子的热意消失之后,我才缓缓张开了眼睛,问成妍最近有没有碰过什么狐狸,或者狐皮之类的东西。

“哎哟,姑奶奶,这都啥时候了,你还注意这个?”我数落了她一句后,又继续专心致志的听耳机里的声音,关注电脑上的画面

胡仙附体以后,因为胡仙讲究修炼内胆,所以给弟子的感觉是胸口发闷,发热,嗓子里的感觉是有一个东西在含着。

一直到我彻底能够看到黄馨左半边脸的时候,我心里松了一口气,那脸,还是黄馨的,漂亮,皮肤紧致,肤白貌美。

才摸到打火机,我突然想起了一件奇怪的事情--黄馨是个嫩模,她的手,不知道有多细嫩,可我刚才摸到的那只手,手上长满咯人的“皱纹”,像摸到了一块老树皮。

今天白天我说,为了感谢大家对我的关注,会送来一波深夜福利,然后还很认真的做了个用户需求调研,结果令我非常惊讶,OMG!

锦州历来是兵家必争之地,在中国历史上大规模死过2次人,一次是明清的战斗,一次是国共的战斗,尤其是林彪打的那次,一天一夜的炮弹倾泻。还有黑山、塔山阻击战,死人无数,所以也是中国鬼城之一。

可能是我甩汗的幅度太大,黄馨醒了过来,她笑盈盈的望着我,说:你是不是再找什么东西?

黄馨摇摇头,跟我推心置腹的说:李先生,我们是模特,非常苦逼的,天天要去陪这个老板,陪那个老板,天天陪笑脸,哪儿敢得罪人!

黄馨撇了撇嘴,说她其实也不知道,只是听到成妍叫唤的时候,她脑子里莫名其妙的浮现一狐狸的模样。

我白了黄馨一眼:飞机上要是成妍出点什么幺蛾子,那整架飞机都下不了地,唯独坐火车,咱们三个人包一个软卧的包厢,三个人买四张连票就行,出了事,咱们就下车。

【珲春灵异录】是小编拟定的小说名称,无非是想通过这个名称来吸引更多的人关注我们,但是对九萦来讲不一样,他的作品都有灵魂的,每一个故事都是他的心血之作,所以,如果你喜欢这篇小说,不论你是珲春人,还是生活在珲春的朋友,如果你遇到了这篇小说,就请转发给你的朋友看吧;小编特意将正文部分扩大,方便大家阅读,每周三更新一章,关注珲春微生活可以第一时间看到更新的内容;

我们这儿离齐齐哈尔确实很有点远,火车大概需要八九个小时吧,飞机就快了,上午飞的,下午就能到。

曾经我和东北养狐人,号称“东北狐王”的独龙聊过,他告诉我,狐狸天生能够勾魂,这是狐狸的天赋。

我本人呢,是一个水瓶AB的怪咖宝宝,除了自恋起来天下无敌和喜欢一本正经胡说八道以外,还有一个优点,就是从不食言,说到做到....

简单一点说,如果雇主是鬼上身或者降头了,我就去找萨满,如果是狐仙上身了,就去找东北养狐人,如果是单纯做很可怕的噩梦,我得去找叫魂先生。

我跟她说着链子叫阴阳冕,降魔杵为阳,天珠为阴,挂在脖子上,可以帮助她镇压三天的狐仙阴魂。

我职业生涯中,遇到过发疯的,遇到过被鬼上身的,但这么强悍的精怪上身,我是破天荒头一回啊,要是这种活多一点,我没准早活不到现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