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依眼睛里的泪水一直没有断过,但她的脸上却一直挂着笑容,她笑着走出了教室,走出了同学们的呼喊声,走出了她青春飞扬的大学。她走之前的唯一愿望就是希望老师同学们不要到医院去看望她,她不希望大家看到她不美丽的形象。

清依为了让气氛缓和一点,故意拿起手机,说道:“哇,看来人间有真情,在我的说说下面留言的都快上千条了,等我一条一条认真读了回复吧!”

周辞喘了一口气,接着俯下身子,把清依紧紧地搂在怀里,说道:“你是爱我的,对不对?我再也不会让你逃离了!”

(五)刚刚人们还在叹息梅雨季节的阴郁不堪,一下子适应不了突然造访的阳光,被高温晒得像打蔫的花一样,抬不起头来。

马老师回帖道:“可能这就是人们常说的缘分吧,我可从来不看空间,因为加我的学生太多,也都不认识,空间内容太多,浏览一次要花很长时间。今天周末,躺在床上百无聊赖,顺手翻看了一下,就看到你的这条说说,我知道肯定是我教过的学生,但也不知道是谁,由于好奇,就留言了。没想到是你,你那么优秀,我肯定记住了,再说,我指导过你参加演讲比赛,印象当然更深了。缘由天定,现在,详细告诉我你的情况,看看我怎么帮助你。”

“清依,我妈其实人不坏,就是刀子嘴豆腐心,我哪能不要她呀,是要通过威胁逼她答应我们的事呢!昨天晚上我跟她说了你们家的状况,说了你如何优秀,说了你现在正需要人照顾,她被我说服了,同意我们在一起了呢,以后你可不准赶我走了。我可是你丈夫了,以后所有事都得听我的,不准擅自作主张,听见没有?”周辞说着刮了一下清依的鼻子。

“她如果留在城里,我和你爸可以帮她找工作,可以同意你们。她哪都好,就是太倔,非要跑回大山区装清高去,这我坚决不同意。”周辞的母亲坚决地说道。

清依不想起床,就想躺在床上,享受被日光笼罩的温暖,深情地嗅着太阳的味道,珍惜这每一分每一秒,没有疼痛,没有寒冷,没有悲伤的时光。这一刻,那么温暖,那么美妙,那么幸福,她只想这样静静地,静静地永远躺下去,不用去想体弱多病的奶奶谁去照顾,也不用去想痴呆的弟弟将来怎么办,也不用去想母亲瘦弱的身体怎么去撑起那一个破碎的家。她知道,自己已经没有能力去为母亲焦虑,也没有能力去帮母亲分担,多少个疼痛的夜晚,她独自承受,她就是不想让母亲再伤心,让母亲的鬓角再多添一些银丝出来。就这样,悄无声息地安静地走吧,她不敢去想,母亲、奶奶知道后的情景。

周辞的母亲不答应,用眼睛白了一眼清依说道:“姑娘,你生这么重的病,本来这话我不该说,但你得替我想想,周辞可是我周家三代单传的独生子,你能不能治好也难说,就算治好了,这癌症会遗传,也会复发,所以求你放过我家周辞吧!我家周辞心软,说不出口,我帮他求你,放过他行不行?我给你作揖了!”说道她就双手握拳,朝着清依作揖。

马老师焦急地说道:“你不能再拖了,我所有在医学界的朋友我都咨询过了,我也上网查了资料,手术是唯一治愈的希望,吃中药肯定解决不了。”

清依马上拒绝道:“不行,不行,我不想看到同情的目光,虽然肉体上的病治好了,但心灵上会留下病根的,从此以后我没办法在同学们面前抬起头来!”

清依他们刚走出教室,就看到周辞拎着准备好的东西等候在那里,清依的心里暖暖的,还有美丽的爱情,病魔、死亡亦不可怕了。她笑着走向周辞。

清依怪自己昨天晚上太冲动,还是把自己暴露了,但想想,也该是时候告诉舍友们了,在这最后的时光也许有她们相伴,也不会那么孤独,那么悲凉。

“你连死都不怕,你连伤害我都不怕,难道你还怕别人的同情么?答应我,明天我们一起,开始治疗,你在我心目中是最勇敢最坚强的姑娘,我相信病魔绝对打不倒你!如果你逃避,那才是真正的懦弱,我得怜悯你,一个直面病魔的强者,只会让我的爱更深更浓!”

“对,对,对,钱的问题你不用担心,我们会想办法的!我们先去医院好不好?”李琴和苗苗也附和道,但这种附和也同样缺少底气,显得软弱无力。

走进清依她们宿舍,马老师就看到谈笑风声的清依,传言一点都没错,气色精神都很好,这会是癌症病人么,马老师都疑虑了?

很多同学捐完款后还在悄悄议论:“清依,不就是参加学校演讲比赛的那个小小的女生么,每天都看见她笑咪咪的,天天都去图书馆看书,天天都去上课,根本看不出来生这么重的病,她真够乐观的!”

清依的眼泪一串一串滚落下来,她想,是不是自己真的太自私了,周辞的母亲说得对,自己的病能不能治好还得打一个问题,即便治好了,会不会复发也不好说。会遗传的话,不但害了周辞,也会让自己一辈子痛苦不堪呀!真的,应该放开周辞,让他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而不应该把他作为自己和死神之间的赌注。

12、王小菲与程小雨在学校的泳池玩,王小菲不小心失足落水,被程小雨就起,程小雨见他溺水打算给他做人工呼吸,没有料到这一幕被人拍到并传到学校网上,这则smile主唱的绯闻被迅速的在学校传播开来。"

这样明显的变化只会出现在小孩儿和年轻人身上,成人们是不会因为盛夏的太阳高照,而有太大变化的。

清依一米五多点的身高,在周辞一米八的大个子面前,就像一只小鸟那么轻盈,加上现在的消瘦,周辞抱她在怀里,柔软得就像一根羽毛。

13、绯闻的事情在学校内引起很大反响,大齐、猴子还有波波将王小菲当作神来膜拜,并请求他教授泡妞秘籍,这件事影响到了程小雨以及队员们之间的关系,面对她们的闲言碎语,程小雨甚至与紫潼争吵起来。"

清依愉快地接过来,脸上飞满了红霞,她嗔怪道:“难怪是体育系的,走哪都抱着篮球作标志!”

当久木称赞她的美丽时,她会默默地说自己已经老了,并不想活的那么久。她一直强调着自己现在最美,是人生的顶点,同时一面说现在是最好的时候,要记住现在的自己。于是久木也发出了像我们一样的疑惑:如果美好,为什么不继续维持呢?凛子的回答则是因为崇尚那一种刹那间的感觉。因为她认为现在最重要,如果不抓住现在的一瞬间,那么以后过得再好也没有意义。书籍其实也用了很多笔墨来描写两人沉溺于性生活,或许作者就是通过凛子口中说出“性本身就是为了瞬间的快感而燃尽所有的能量,所以说现在最重要,现在就是一切。”这样一番话来表达他对于幸福追求的态度吧。

周辞的父亲非常愤怒,咆哮着对周辞说:“只要你敢踏出家门半步,我就打断你的狗腿,我不相信我治不了你!如果你敢私自和那女的跑的,我就当你死了,我从来没有过儿子。”

清依的脸“刷”地一下红了,眼泪滚落了出来,她挣扎着支起身子说道:“阿姨,你别这样!”

星扬和清依最要好,也最了解她,她知道清依家的经济状况,清依上学的所有费用都是靠贷款,还跟亲戚朋友借了很多,可谓是债台高筑,清依不去治病,肯定是没有钱,而且这病肯定得花很多钱。

马老师和清依到了学校的松树林里,马老师的疑问便一个接一个跑了出来,清依一一作答,清依说手术非常成功,接下来得靠化疗来杀死体内的癌细胞。现在她已经做了第一次化疗,总共要做七次,一到两个星期就得做一次。

清依用平静的口气叙述了自己从高中开始一直有胃病,到上大学之后的加剧,到后来的撕心裂肺的疼痛,以及自己偷偷跑去医院被诊断为胃癌中晚期,如果治疗不及时,最多不过一个月的诊断,而这一个月也所剩无几了。她的语言平淡、冷静,没有丝毫的悲伤,就像在述说一个别人的故事。

转眼,清依和周辞就要毕业了,当年募捐仪式时来采访清依的市电视台的王主任打了好几个电话,希望清依毕业后到他们电视台去工作,但清依拒绝了。她决定回到自己的家乡去当一名小学老师。

清依到了医院,充满死亡味道,令人窒息的医院里出现了一抹生机。清依天天给病友们唱歌、讲故事、组织他们玩游戏。病友们都说清依好福气,有这么好的丈夫,清依笑笑,为了不让母亲知道她生病的事,周辞只有提前当她的丈夫了。

【每天更新各类电影图解及精彩影讯】,关 注→    微博:秋霞伦理电影,一起看电影聊电影

马老师的眼睛湿润了,她看见门前的那棵老槐树上长出了嫩绿的新芽,正在蓬勃地成长。她用手擦了擦老花了的眼睛,心里似乎也长出了新芽。

整个宿舍笼罩在了一片忧郁和悲痛之中,大家恨自己的力量渺小,心有余而力不足,只有默默垂泪的份。

“妈,你这是干什么呀?清依刚做完手术不久,不能受刺激。走,我们到外面说。”周辞推着他妈往外走。

一天夜晚,周辞写了一封信给他父母,乘着月色悄悄溜出了家门,和清依一块坐上了开往清依家乡的火车。

4、李明宇对小雨很有好感,他多次对小雨表示爱意,尽管赢得了很多姐妹的羡慕,小雨还是无动于衷。夏天是他们班新来的形体老师,上一次的演出smile Queen组合被选去参加全国大学生音乐节,为此她们需要更加认真的进行训练。"

周辞回到病房后,他母亲还追到病房里哭泣道:“周辞,你真的宁肯和妈断绝关系也不回家,是不是?啊呀,我的命好苦呀!一把屎一把尿把你拉扯大,现在你翅膀硬了,就不要妈了,这养儿防老的古言错了,儿大不由娘,哪还指望得上他养啊!”周辞的母亲一把鼻涕一把口水地号啕大哭。

事到如今还在乎别人的看法毫无意义。应该珍惜所剩无多的人生,做自己想做的事,实在不行的话就是死也心甘情愿。

下午,市电视台的记者利用课堂上的十分钟,采访了清依的同学。虽然早上的募捐上大家已经知道了清依的病情,但现在电视台的记者来采访,问到清依在班上的表现时,女生们还是忍不住痛哭失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