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里·卡扎科夫(Юрий Казаков,1927—1982)是苏联1960年代著名的抒情散文作家,其写作风格简洁、明晰而优美。1970到1980年代,他的作品《十二月里的两人》《蓝色的和绿色的》和其他短篇小说经常成为日本俄语课堂的读本。

诗歌的结构是逝去的战士,化作白色鹤群,从天空向地上的生命呼唤,而活下来的人听到逝者的声音,抬头仰望天空。是的,诗歌的结尾,对于如此抒情的“我”来说,还是回归到了战士的死是不可避免和挽回的:“终有一天我会加入到这鹤群,/我也会飞翔在这灰色的烟雾中,/在苍穹下像鸟儿低鸣,/呼唤着你们,留在这片土地的人们。”——万物的规则本也是逝者飞于天空,生者立于土地,当他们在某个时候彼此对视的时候——世界也就是永恒。

你可以去讲很多佛理出来,但真正在处理人际关系上,要去面对很直接的问题。《告别娑婆》中提到过:“仅此告诉你世界是幻相是没有用的。”在佛法里,偏向于用文字告诉你这个世界不是真的。在没有碰到真正挑战的时候,头脑能够接受,如何活出来?因为没有每天循序渐进的练习,当发生事情的时候,想要去把以前学的东西调出来时,会发现调不出来,没有很实际地去运用。

上面两段引文都是在写秋天,是的,但还是有区别的。前面是写孩子们采摘野蘑菇;后一段则是社员们在秋收,但是换一个角度看,可以说无论是哪一种情形,人们都生活在与大自然的和谐当中。《红鸟》并非读者通常认为的“成长小说”:一个沉浸在自我世界的小男孩儿在老师的感召之下走向了人群。果真若此,那么在米沙眼中的前后风景就应该是有区别的了。而故事中的米沙眼中的风景和社员秋收的风景是同一不可分割的空间。

当然,今天也适合落实一些计划,或启动一些计划,甚至去探索冒险,适用于所有层面的探索及冒险。智者说:永远不要相信任何事。只要冒险!相信只会阻碍你追寻真理。不要停在某一个信念上,只能停在你自己的经验上。所以,红地球就是要你自己亲身经验。

《红鸟》的结尾表达了世界连续性的特点:九月,一切都浸在的阳光里,风吹过大地,轻柔而温暖。在河对岸,田地里,人们看见了滑翔机,他们用手挡着光线,在指缝间看见这只“红色的鸟”,看着它像一个神奇的飞行物一样越飞越高。而滑翔机越飞越远,虽然米沙和阿列克谢还留在岸边,可是他们好像也一起飞起来,和滑翔机一起环顾大地,为今天的日子感到快乐——人们在田野里和谐地劳作,可是人们发现了他们的滑翔机。这里的滑翔机和故事主人公是彼此呼应的。地上的人看到的是无限上升的空间,而宇宙则对于地球上的人充满慈爱,一切都很和谐。如果用一个图示来表示大体如下:

像现今世界变化快速,你实际去体验时,反而能领会佛法的“无常”是什么意思。你并非只是用头脑理解道理而已,而是深深地进入世界,从中去互动、碰撞与体验,不要去抗拒它,然后再看自己是否把这个世界当的很真,若发现当的很真之后,再从中学习不当真。那才是真正的学习起点。而非一开始就用头脑跟世界保持距离,显得自己很清高,假装都是幻相、都不用去追求。

在佛教和许多其他神秘传统里,心是真实实相的核心。它是真实的一部分,正是心创造了真实。

1960年代的《鹤群》和维索茨基的《他没有从战场上回来》,无论是作为诗歌还是歌曲都广为流行,这些作品中的天空与大地彼此凝视,天空是死亡,大地是生命。所以可以说,死亡与生命本也是彼此对视的。因为生死的关系恰好是记忆的命题,在这些诗歌当中世界作为一个整体不仅仅是空间意义的,也在于它的时间视阈。

呼应齐奥尔科夫斯基的观点,在《红鸟》中并非存在一个不可预知的空间,而是一个可以和太空相互延展的地球空间,在这个空间里,孩子们可以采摘蘑菇,社员可以收割庄稼。笔者还注意到,在米沙与巴甫洛维奇的谈话里,无论是滑翔机还是火箭,都采用了拟人的方式——都在飞翔,人工滑翔机也好,甚至小蜘蛛也好,世界并没有断裂,世界上的一切都以同一种方式存在,按照老师的解释,一切都在飞翔:米沙,我的兄弟,我们的生命,鸟儿们,火箭,甚至地球本身,就算是太阳也都在飞翔。

听说若依照冥古宙的生物时钟将地球的历史记录浓缩成一个小时的时候,动物出现在最后的15分钟,人类被视为地球的万物之灵,其目的在于进化地球的意识,将我们所意识到一切美好的感觉透过我们的意念发射到地球的核心,地心引力会加速接收、结晶的过程,地球会不断地产生微型的变化,直到意识的大爆炸发生了,地球、人类准备进入星际时代的新纪元。

红地球的星际原型是导航家。在导航家的祈祷文中是这样写的,“对于每一个时间旅者,要知道我,就是要知道星星的语言……”留心共时的发生,它们就像是一种象征符号,且有时以数字的形式出现。这是地球向你发出信号的一种方式。

我们的现实世界表现出一种二元性,我们所经验到的物质,既像波或非物质性实体那样存在,又像粒子或物质性实体那样存在,展现为波的形式。

在本文中,笔者打算简要分析一下卡扎科夫或许不那么有名的、写给孩子读的一个故事《红鸟》(1963)。《红鸟》是好的故事,但非精品。尽管如此,我们可以发现,在这个故事中准确地传递了一个我们习惯称之为“苏联文学”的语言与思想特征。这种语言与思想特征是隐藏于苏联文学中的一种暗流,通过分析这部作品,我们可以感受到这种暗流。

今日主播:兰蓝 Leelamanda,今日“共时能量播报与静心冥想”音频请“阅读原文”收听专栏!

毛头鬼伞味甘,性平。归肝、脾、大肠经。能清神,益胃,凉血。用于治疗食积、消化不良、肝炎和痔疮等病。经常食用,可以助消化,治疗糖尿病。据《全国中草药汇编》:“益胃,清神,并治痔疮。”所含小孢毛鬼伞多糖有降低血压、减慢心率、增加心血输出量及加快呼吸的作用。子实体提取物对小鼠肉瘤S-180及艾氏腹水癌具有抑制活性。

用风干的子实体粉喂养正常鼠,可使血浆浓度下降,葡萄糖耐量提高,提示毛头鬼伞具有降低血糖,而又不增加胰岛素浓度的作用。但周期性大量喂养毛头鬼伞,可抑制鼠的正常生长。另一试验中,喂食普通毛头鬼伞,血糖与对照组变化不明显,而喂食含铬(Cr)子实体的血糖下降幅度大,降糖效果明显。证明生物活性铬能通过耐量因子(GTF)加强胰岛素和受体的亲和力,促进生物效用。(《国外食用菌》1992,3;《吉林农业大学学报》1998,20)

心象艺术,很值得社会各界人士的关注和研究,以期用当代的中国艺术,为文化建设起到开拓的作用。心象艺术是当代的、是民族的也是世界的。

网易家居:面对目前全球消费市场呈现一体化发展,中国国内消费升级这样一种趋势,作为耐消品的欧洲木地板,您认为它可能会出现什么新的商业机遇?

扔掉过去的教条,拥抱崭新的世界观,创造出21世纪的神话,为了能够转变,我们必须愿意提问与质疑,我们必须愿意打破构成我们信念体系的基础,我们必须愿意以开放的心态投入于对实相真实本性的探索中。其含意是深邃的,但它终究在我们手中。因为真正的转变只会发生于我们之内!为了所有的前人和所有的来者,愿我们觉醒,步入一个新的全球视野,只看到爱而非恨,只看到一体而非分裂、慈悲而非对抗。

此款 Nike City Loop 女子运动鞋,在设计中考虑到都市通勤者的需求,最大的亮点就是粗织的绳索鞋带,极富有质感。

Michel:即使说到标准化,也还是有一些工作要做。人们熟知的复合木地板标准EN13329已经有超过20年的历史,并在不断的演变中。欧洲的生产商和独立实验室对强化木地板的测试方法有很深入的了解。标准和测试方法正不断地适应最新的见解,在此产品类别上与新的创新技术一起改变。

网易家居:这次大会的主题是中欧木地板行业检测标准,请问您如何看待它们之间的差异性问题?

网易家居:作为复合木地板的领袖型的品牌,如果要用几个关键词形容宝地雅,您觉得哪几个词最能代表宝地雅?

在这篇小故事中,应该关注作家对于景色与空间的描写。我们已经谈及,卡扎科夫是自然描写大师,而在《红鸟》这个小故事里,风景描写是彼此相连的,成为这个故事内部最重要的有机部分。比如辍学后,米沙眼中的自然是这样的:

人类文明史的形成因素是由各民族思维方式不同而呈现出生活习俗上的不同,简而言之,西方的思维方式以分析思维见长,中国的思维方式以综合思维为主,或者说西方思维方式是理性思维(推理思维),中国式思维方式是情理性思维(归纳思维)。但这两种思维方式不是对立的二元论,中国式思维方式更有可能在不同民族中架起一座沟通交流的桥梁,体现着中华文化特有的多元文化共和共生的宗旨。

物质借助一种力而产生并存在……在这种力的背后,我们必须假设有意识和智慧心灵的存在,这心是所有物质的母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