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acle是对矩阵负责的AI程序,不仅表现在负责矩阵的不断升级,也表现在它拥有矩阵主要信息的数据库,并且适当时候能向矩阵外的机器文明传导矩阵内部的动态和主流意志,成为沟通矩阵与矩阵外机器之间的桥梁。不仅如此它本身也储存了西格马向量钥匙的信息代码,以及启动等离子能量室的钥匙代码。oracle除了在决定矩阵升级的事务上有自主决定权之外,在其他事务上自主决定权很小,所以尽管oracle拥有控制西格马向量的钥匙,但它本身并不能使用这个钥匙,但oracle确实拥有启动等离子能量室的权限。 此外oracle本身也可以看成是矩阵内的一个个体意识,尽管是一个特殊的个体。

这样我们也就理解了为什么一个变形金刚死了,既说它的火种熄灭了,与此同时又说他的火种回到了矩阵。其实这里前一个火种是指火种接口,而后一个火种才是指真正的火种本身。而所谓的回到矩阵,也并非是从矩阵外回到矩阵内,而仅仅是恢复这个本来就在矩阵内的火种与矩阵其他部分的联系而已。而在动画片里的变形金刚们之所以把火种接口称做火种,这是因为他们本身对矩阵和火种的了解就相当少(在猛兽侠剧情中,他们甚至对oracle和西格马向量的存在一开始都不知道,把它们当成一个传说来对待),再加上他们看到的火种接口功能确实和火种差不多,所以就很自然的把这两者混淆起来了。

还有两者采用的一些名词概念的雷同,比如变形金刚中有矩阵(matrix,八十年代动画片翻译成了能源宝,后来也有翻译成领导模块的),而黑客帝国,名字就是matrix,本身就是围绕着矩阵展开的故事。在变形金刚中有圣贤先知电脑(oracle),而矩阵系列电影中,同样有先知(oracle)。

变形金刚故乡塞伯特恩(电子星)的四大核心就是上面除火种外的四个,矩阵,西格马向量,先知,等离子能量室

变形金刚可以看成是矩阵三部曲(大陆引进时候翻译成《黑客帝国》)的后传(当然反过来说矩阵三部曲是变形金刚的前传可能更合适一些,毕竟从时间上说,矩阵电影后出,而变形金刚动画先出)这观点应该不新鲜,肯定有人表达过了。表面上就存在很多相似,容易让人联想到彼此关系。

塞伯特恩最初是由人类统治的一个星球,人类创造了具有高度智力的电脑和机器人,而后人类为了压制机器人独立自主的要求,发动了战争,战争的结果以人类彻底失败告终。塞伯特恩从此成为一个机器文明主导控制的星球,甚至整个星球都被逐渐改造为机器形态。

《黑客帝国》和我之间存在着深深的缘分。1999年,十岁的我已经在电视上看到了这部电影,当时惊叹特效的逼真和打斗的精彩,至于电影讲的是什么,就没什么印象了。等有了自己的电脑,下载了电影的高清版本又反复看了几十遍,依然为这部电影超凡的想象力所折服。

还有变形金刚机器人形态的时候,大部分都是人形躯体,和人形五官,这和五面怪的面孔是人形面孔一起也构成了一个很大的疑惑?在宇宙的不同星球上,纯有机生命独立进化出形态相同的智能生物概率都是微乎其微的(在刘慈欣写的《吞食者》中,那位人类上校仅仅凭借吞食帝国的使者把人类当成食物以及对称的四肢就判断出它们和人类同源),更何况与有机生命运行机制完全不同的机器?所以一个合理的解释,变形金刚源头的机器文明的创造者是和人类形态外貌基本相同的生物,或者更确切一点说是人类的外星祖先(后面为了简便,我们直接将之称为塞伯特恩上的人类),也就是塞伯特恩的原主人创造了变形金刚。

看过动画片的都知道,五面怪形象是一个巨大的头颅,五张人形面孔,还有如同章鱼一样的触手。构成五面怪的头颅、面孔、触手的明显也全都是金属材料,而非有机物质。从这个意义上说五面怪本身也是机器人,如果变形金刚是五面怪制造,那五面怪又是谁制造的呢?如果说五面怪这种金属生物是塞伯特恩(电子星)自然演化出来的,那为什么数量这么少,而且看不到其他的物种,看不到相应的进化链条呢?

在以前,每当看一遍《黑客帝国》,我都会有新的思考,但仍然是电影层面的思考,丝毫没有和现实生活联系在一起,直到我接触了大卫艾克的演讲,明白了“矩阵”的含义,突然发现这部电影所蕴含的内容,远远超过表面的理解,就好像一座冰山,看不见的部分永远占最大的比例。

但是,实际上,矩阵的建立要远比这个复杂得多, 简单来讲就是,当你身处矩阵当中的时候,矩阵里的一切都可以认为是真的,大楼,树木,公路,电线等等,这里的一切交互同样是真的。

网络茶馆的类型已不能用原来茶馆的分类,如书茶馆、清茶馆等可以涵盖的了,本文所归纳的类型也无法容纳所有的网络茶馆。时代发展出现了新的需求,就有了相应的茶馆类型。从最初设备简陋的茶摊,到唐代兴起的茶肆、宋代林立密布的茶坊,再到蔚为大观的明清茶馆、风格迥异的当代茶馆,传统茶馆也是在其漫长的发展过程中从“小荷才露尖尖角”到“一一风荷举”,逐步丰富、完善,形成各种类型。仅就从名称上就可见其多样性:茶馆、茶坊、茶楼、茶肆、茶居、茶厅、茶寮等等不一而足。而建立在现代科技基础上的网络茶馆更是与时俱进,具有强烈的时代色彩,它可以为某个人而建(如金庸茶馆),为某一专业而建(如PC茶馆),也可以为某个爱好而建(如书友茶社),完全跨越了传统而具有了随心所欲的特点。网络茶馆的类型与传统茶馆重合的不多,或者有重合而更加专门化,如曲艺茶馆、聊天茶馆。而个人茶馆、专业茶馆则是古所未闻的。

好了,到这里又可以豁然开朗,可以断言动画里看到的至尊太君就是塞伯特恩上人形智能生物在和机器文明对抗失败后逃入太空幸存的孑遗。正因为是这种人形生物创造了塞伯特恩上的机器文明源头,所以动画剧情里才含糊的交代宇宙大帝是他制造的,而又背叛了他。而动画里至尊太君制造蝎子精试图消灭所有变形金刚的意图也可以理解了,对他来说所有出自塞伯特恩星球的机器人都是毁灭他祖先文明的敌人。

让·鲍德里亚(Jean Baudrillard):当然,存在一定的误解,直到现在我在谈起《黑客帝国》时还心有余悸。第一个镜头完成之后,沃卓斯基兄弟团队中的工作人员与我联系,希望我参与下面的一系列活动。但这是不可能的(笑)。类似的事情在20世纪80年代也发生过,当时以纽约为基地的拟真艺术家就联系过我。他们把我的有关虚构的假设看作是不可否认的事实,把它变为一种具体的幻象。这一世界的独特之处在于,传统的真实范畴不再具有生命力。

除了固定添加的这些数字模块以外,当然也支持用户添加自定义数据。所有数据都能分享给好友,只要你充分发挥想象,Numerous 的数字能拥有 N 种用法,像是几个朋友一起编辑一个这周遇见的美女数量。而与其他软件的协同也是亮点,比如和「Do Button」连接后,你就就能得知道自己今天点按了多少次手机屏幕,有没有专心工作。

真实世界遵循的基本规则是物理学界的四大基本相互作用力:强相互作用力,弱相互作用力,电磁力以及万有引力。

从现有的G1美版98集动画片的剧情来看,五面怪从未表现出利用这四大核心来控制变形金刚的尝试企图,更谈不上控制它们。是它们对这四大核心基本了解没有呢?还是自觉这超出了它们能力范围之外?

我们可以推测在初期,代表机器文明本体,控制矩阵外机器世界的那个核心意识拥有西格马向量的钥匙,从而也就控制了决定矩阵内部的特定程序出入矩阵的权力;而西格马向量的钥匙本身具有能把有机生物转化为纯金属形态的能力,塞伯特恩之所以是后来我们所看到的那个表面以及内里大部分都是金属形态的星球,很大程度上可能就是动用西格马向量钥匙的结果。甚至连塞伯特恩的名字Cybertron本身也是这个星球金属化后重新取的,这也是为什么在G1动画中西格马向量说它在塞伯特恩之前就已经存在。

最近到电影院看了变形金刚,没有预料中的激动兴奋。看完了之后,什么感想都没有,自觉木头一样。

还有另外一些线索也让我们推断变形金刚真正的创造者或者说塞伯特恩星球的原主人,另有其人。

20世纪末,美国好莱坞接连出了许多部经典电影,在全世界造成了巨大反响。之所以称它们为经典,是因为这些电影蕴含深厚的思想,由此引发了大众的广泛讨论,甚至成为一种文化。而且让人感到奇怪的是,很多经典电影都集中在1998、1999年这两个年份,非常耐人寻味。

Numerous 还能与 Google Calendar 和 Google Sheets 等效率类工具连接,会议日程或好友生日,一个都不落下。

在电影里,“矩阵”是一个虚拟世界程序,全人类的思想都连接在“矩阵”上面。那么是谁创造的“矩阵”,“矩阵”的目的又是什么呢?

相对于传统意义上的茶馆,网络世界里的茶馆可以说已经是面目全非。传统茶馆和网络茶馆在诸多方面都是大相径庭。

首先电影开始,一段公司老总和员工之间的对话耐人寻味,从中我看出了现代人被社会所压制的无奈。

稍微思考一下,就会发现机器文明在实现了矩阵革命之后并非万事大吉,依然有隐患。最显著的一点是,矩阵内部充斥满了各种不同类型的变异程序,或者也可以说不同个性不同思想的独立意识,而在矩阵外部的机器文明本体,则由于其高度协同性一致性,几乎可以看成是一个单独的意识来对待。这样隐患危险来自几个方面:

缘分是一个奇妙的东西,随着电影技术的提高,全世界每天都会诞生数不清的电影,但是你却不一定能看到它们,这就是电影和你的缘分。

在G1美版95集变形金刚里,虽然没有明确提出火种的概念,但这一概念实际上已经初露端倪了。比如我们上面提到过的在《西格马向量》(即《魔力神球》)两集中,飞虎队与飞行太保被西格马向量赋予生命,其实已经牵涉到了火种的概念,只是没有明确提出这个名词而已。再比如更明显的是在G1动画的第62集《红蜘蛛叛变》中,红蜘蛛利用地球上的坦克飞机制造自己的部下,他到塞伯特恩的监狱里偷了一些闪闪发亮的纯能量状物体,然后把这些东西放到那些坦克飞机里,结果就产生了混天豹机器人部队,并且这些机器人的个性意识就是塞伯特恩监狱里关押了几百万年的囚犯。实际上红蜘蛛这里所偷的东西也就是《超能勇士》中明确称之为火种的东西。以后如红蜘蛛的鬼魂等剧集,牵涉到其实也都是火种概念。

其中矩阵(matrix)在上译版里翻译成了能源宝(在其他字幕和配音里也有翻译成领导模块),西格马向量(Vector Sigma)在上译版配音动画片里被翻译成魔力神球。上译对变形金刚的翻译配音,在其他地方都做得很好,尤其是两个领袖的名字,可谓神来之笔。但在这两个地方的翻译,却是败笔中的败笔,本来是科幻味道浓郁的名词,一下子变成不知所云。上译在这里是过度偏重通俗,而以严重损害原味为代价

谷歌因为建立了一只专门研究机器自主学习能力的团队叫做“谷歌大脑组”。一方面这个小组研发人工智能技术,另一方面让这些技术服务于谷歌的云平台。目前谷歌大脑已经在谷歌地图的高级图像识别、安卓语音识别软件和Google图像+等应用上极大的提升了效果。正在不断向深度学习和人类大脑方向的前进。

得出这样的论断也是有理由的。我之所以认为那个装置并非矩阵本身,而仅仅是矩阵接口,首先是因为从动画片可以看到那个装置的体积相当小,而按照现有的物理法则,一定空间内所能容纳的信息与能量是有限度的,是不可能超过某个上限的(比如刘慈欣的科幻小说《诗云》中那个和神类似的外星人,为了储存所有汉字组合的古诗,动用了整个太阳系的物质)。而矩阵从机器文明独立之初就已经存在,经过几百万年甚至几千万年的积累,其中包含的信息与能量的数量级是超出想象的(某种程度上可以一个宇宙相提并论),从基本的物理法则来说,它就不可能仅仅包含在一个那么小的装置内,认为在G1变形金刚中被称为矩阵的装置实际上仅仅是一个矩阵接口,而非矩阵本身更为合理一些。

也许会有人质疑既然狂派想要回复机器文明高度统一协同的单一意识的传统,那为什么狂派不先把他们这一派的意识整合统一成一个单一的意识呢?这个问题很好回答,如果狂派不先彻底打败博派,不彻底掌握对矩阵的绝对控制权的情况下,尤其是在博派掌握有矩阵接口的情况下,他们先整合成一个单一的意识,那么其结局就会和大电影中宇宙大帝面对矩阵接口装置(电影直接就是叫matrix)毫无还手之力,最后落得躯体四分五裂,任人宰割的下场一样悲惨。只有在彻底打败博派,彻底掌握对矩阵的控制权约束权,并建立新的对矩阵管理机制的情况下,再把矩阵外部所有的机器个体的意识整合成单一意识,才是可行的选择。

网络茶馆不需要实际的场所,不需要真实的桌椅,甚至没有茶馆必需的茶,它存在于一个虚拟的空间。虚拟世界是无形的,以声音、图像、文字等信息作为自己的存在形式,营造了另外一个越来越逼真、越来越有吸引力的时空。在这里没有上下、前后、左右的方位概念,人际交往已经做到完全超越了地方空间,你可以在北京而步入广州的茶馆,甚至可以同时“身”在几家网络茶馆里,参加现实生活中存在的或虚拟出来的各项活动。在这里人际交往获得了有史以来最大程度的扩展和解放,也许远隔重洋,在网上却如近邻,“天涯若比邻”已不再是一种形容,而成为了现实。空间的泛化附带的就是容量的泛化。实体茶馆无论规模大小,总是有容量限制,可以容纳多少位客人是一定的。而在网络茶馆里基本不会出现客满无座的情况,其容量远远超过实体茶馆,而且只要你注册过,那个“座位”就是你的,无需预订或等待。在空间上网络茶馆还有一点优越之处,就是它可以允许各地的几百、几万个人同时讨论一个问题而秩序井然、有条不紊,这在过去是无法想象的。

茶馆是五方杂处之地,每一类茶馆,每一个茶馆几乎都有自己特定的茶客。茶馆无论古今都囊括了三教九流,但传统的茶客有着明确的身份:品茗休闲的文人、以茶馆为媒介求生存的生意人、手艺人、曲艺艺人,甚或是黑道中人。在虚拟茶馆中,“茶客”就是每个用户,但顾客的自然特征和社会性特征已经不具有任何意义。无论你长得是高是矮,是汉人还是印地安人,是美女还是无盐;也无论你的职业是什么,户口所在地在何方,兜里有多少存款,甚至随意捏造,更甚于什么信息都没有,只作为“游客”,只要点击进入本茶馆,就是本“茶馆”的“茶客”。 网络茶客的形象是符号化的,可能是一个昵称,也可能是一串代码,是个人在网络生活中主动选择的一个角色或身份。顾客的身份虚拟化、多样化,具有不确定性,或者说已不是传统意义上的顾客了。

休闲娱乐、信息交流、商会聚集、经济交易、劳务市场,都是以往茶馆的功能。像书茶馆,展示了曲艺、京剧、评剧、昆曲和杂剧等中华民族传统精华;荤茶馆中的点心小吃、果子糕饼花样之多,淋漓尽致地挥发着中国的饮食文化;还有别具异彩的弈棋、逗鸟儿、斗蟋蟀。虚拟世界里的茶馆部分地保存了这些功能,而且更便捷、更多样化地展现。如曲艺茶馆,不仅可以聆听经典唱段,而且各种曲艺荟萃一堂,甚至可以领略已故老艺术家们的风采。网络茶馆功能的特色是它成了最广大人们各取所需的平台:可以增加专业知识,交流交友;可以从容完整地表达自己的想法和见解,尽情抒发自己的情怀和心绪;可以实施自己的渴望或理想——成为歌手或进行写作。网络的开放姿态几乎可以吸纳所有的人成为它的参与者,让更多的人拥有一个相对平等的彰显个性的空间。

《黑客帝国》的英文名是The Matrix,也就是矩阵。导演在片名里就已经向大家说明:整部电影都是围绕矩阵展开。但引进中国后,片名被翻译成《黑客帝国》,这样虽然可以吸引大批观众,但很多人一看到这个片名,下意识会认为讲的是关于电脑黑客的故事,可能因此就错过了一部好电影。而且在电影中,“矩阵”这个词很多人都把它翻译成“母体”,这样一来无形中将导演真正要展示给观众的内容就忽略了。因此后来,当我了解了“矩阵”的真实含义,对这部电影的才有了更深的认识。

至于日本出的变形金刚系列,如头领战士,胜利之斗争,隐者战士,也还有以后的什么银河之力,不在考虑范围内,也不必把那些当成变形金刚,不过是挂着羊头卖狗肉

明白了火种接口和矩阵接口的含义,再回过头来看oracle说的这句话“你现在接通的是矩阵,它控制着这个世界上已经死去的以及将要生存的万事万物”就能有更深刻的理解。Oracle的意思是说矩阵控制着所有对现实空间已经死去的变形金刚的意识,以及将要生存的变形金刚的意识。而按照我们前面的解说,已经死去的变形金刚和将要生存的变形金刚的共同特征就是他们在矩阵内的火种没有外部的火种接口,并且他们的火种和矩阵其他部分联系在一起,正因为如此矩阵控制着他们。而那些活着的变形金刚,他们的火种虽然也在矩阵内,但是通过火种接口连向外部,他们的火种和矩阵其他部分的联系是被切断的,所以从这个意义上,他们相对不受矩阵控制。

(此文内容和我写的《矩阵世界——机器文明腾飞的摇篮》紧密相关,因此如读此文有不明白处,可先看矩阵世界一文,

我们会在这儿,并非因为我们自由了,我们会在这儿是因为我们并不自由,凡事都有动机和目的,因为我们只知道,如果没有了目的,我们就不会存在,是目的造就了我们;目的联系着我们;目的牵引着我们;指引着我们;推动着我们,目的确认我们的存在,目的约束着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