淑嘉皇贵妃 金氏 乾隆二年封为嘉嫔,四年生皇四子永珹,六年晋升为嘉妃。十三年生皇八子永璇,十四年四月晋封为贵妃。十七年升皇十一子永瑆。乾隆二十年正月薨,年龄38岁。追谥:淑嘉皇贵妃。

其实这些说法都是传说不足采信,事实上乾隆会宠信和珅是因为和珅丰神俊朗、才华横溢而且又能力过人。历史上的和珅是一个聪明绝顶、出囗成章、处事机敏的干练之材。他出身贫寒,读书极为努力,而且学习能力很强,很会理财、并且精通满、汉、蒙、藏四种浯言,和珅进入官场之后平时巧答应对、处理政务果断精干,办理官员贪污案、带兵平定叛乱等事都办得很合乾隆的心意,和珅又作为总编纂官总理《四库全书》的编修,总之只要是乾隆想要办的事情,他都会尽心尽力地去办好。

上次游览因富察氏皇后病逝,没能尽兴。这次,乾隆可要游遍名山大川。到了杭州,听说登上秦淮河上的画舫游览一周,其味无穷。在和珅的撺掇下,君臣二人一拍结合,便换上便服,登上一艘大船。船上都是江南名妓,歌舞升平,饮酒谈笑,乾隆乐不思蜀。后来,几名太监奉太后命摇船来找他,乾隆才登岸回宫。这件事让乌喇那拉氏皇后很不高兴,自从她被册封后,皇帝对她一直很冷淡,想到自己在皇上心目中还不如那些名妓,气就不打一处来,忍不住与乾隆争吵了起来。据说她当时大哭大闹不依不饶,竟然发脾气把自己的头发给剪了。按照大清国俗,只有在皇太后和皇帝驾崩的时候皇后才能剪头发。皇后的行为触怒了龙颜,被命提前回京了。此后几天乾隆仍余怒未消,也匆匆赶回京城,将乌喇那拉氏打入冷宫。对于乌喇那拉氏被打入冷宫一事,《清实录》是这样记载的:“皇后自册立以来并无失德,去年春,朕恭奉皇太后巡幸江浙,正承欢恰庆之时,皇后性忽改常,于皇太后前不能恪尽孝道,比至杭州,则举动尤乖正理,迹类疯迷,因令先回京,在宫调摄”。意思是说,皇后自打嫁过门后并没有什么错,直到去年春天,我陪着皇太后巡幸江浙一带,正玩得高兴呢,皇后突然转了性子了,对皇太后大不敬,到了杭州就更加过分了,疑似精神病,因此我让她先回宫,好好调养,这话说得婉转,其实就是把皇后打入冷宫了。如果按照《清实录》上所说,是因为皇后对太后不能恪尽孝道,这个理由相信很多人都能理解,但是关于真相,民间还流传着另一版本,就是在那拉皇后身上说事了,简而言之,那拉皇后一切不贤不惠罪名,都是乾隆皇上的借口,为的是遮盖他的风流韵事。

新贵人 ,乾隆二十七年六月二十七日新封新常在,四十年闰四月初九日新贵人遗物交上,四十九年九月初八日与诚嫔、慎贵人一同葬入裕妃园寝。

说起皇帝的情感生活,大都以绯闻、传说居多。实际上皇帝也是凡人,也有婚姻,也得娶老婆,也要经营家庭。比如乾隆皇帝,虽然素以风流著称,但是对他来说,真正最重要的几个女人,还得说那几位跟他举办过婚礼的合法妻子们。

金贵人  乾隆四十一年与循嫔一同入宫,五月初八新封金常在;四十二年九月十一日封金贵人。

舒妃 叶赫那拉氏,满洲镶黄旗人,乾隆六年十四岁时入宫为贵人,同年十一月,册封为舒嫔。十四年四月晋封为舒妃。十六年生皇十子。四十二年五月三十日薨,终年五十岁。

众所周知,乾隆皇帝对江南女子情有独钟,而令妃正是江苏人,原名叫魏佳氏,比老公乾隆小16岁,更重要的,婚后的魏佳氏深谙夫妻之道,基本原则就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给了乾隆充分的空间和自由。所以没多久,魏佳氏就从贵人一路进封为了令妃、令贵妃。

《环珠格格》虽然是个无厘头的清宫戏说剧,但是其中的一些情节,却是以乾隆皇帝的家庭生活为历史背景的。其中那个老和小燕子唱对台戏的皇后,就确有其人。他就是乾隆的第二位皇后——乌拉纳拉氏。

悲痛欲绝的固伦和孝公主从此过上了凄凉孤独的生活,她的余生再也不可能快乐,公元1823年,49岁的公主去世,她终于走完了自己悲喜交加的人生之路。

但福康安在乾隆时期所受的宠爱真的是皇子都没有的,所以才有了那样的歪排和传说不足为信。

有人认为,是因为和珅善于揣摩乾隆的心思,乾隆六下江南就是他鼓动而成的。一次,主仆二人说起江南秀丽风光,繁华都市,乾隆帝道:"朕也想重游江南。但顾虑南北迢遥,劳民伤财,朕所以未决。“和珅道:"圣祖皇帝六次南巡,非但未招致民怨,反而被颂为圣君。古来圣君,莫如尧舜,《尚书舜典上》也说五载一巡狩,可见自古巡览就是胜典。但凡圣君,道本相似,何况国库殷实,金银充足,区区巡游不会耗费多少库银。“和珅这一席话,正好逢迎了皇上仿效先祖、学尧舜的喜好,乾隆遂降旨预备南巡。他亲自为皇上监督龙舟等南巡的设施,华丽奢侈之极,库银如流水般地挥霍掉了。和珅也因此更加得到皇上的宠信,被升为侍郎。

从这以后,皇后对皇帝似乎有了心结,整天闷闷不乐。乾隆自知理亏,也就没说什么。过了几年皇后生了一个儿子,不久就得天花死了,皇后心情更是糟糕,整天以泪洗面。乾隆十三年,为了替皇后分愁解忧,乾隆借东巡之名,带她出去散心。一路上游览江山美景,皇后富察氏仍然无法释怀,不久就受了风寒,乾隆顿时慌了手脚,下令马上回京,可刚走到德州,皇后就不行了,终年三十七岁。富察氏皇后临死前只留给乾隆一个幽怨的目光。这个目光让乾隆愧疚了一生。乾隆后来为了纪念富察氏皇后,就为她写了一篇情真意切的《述悲赋》。大意是,我是多么悲痛啊,这样生死离别,失去贤惠内助,今后谁来陪伴我呢?

晋妃 富察氏,初入宫为贵人;嘉庆二十五年道光帝上谕:“皇祖高宗纯皇帝嫔御存者惟晋贵人一人,宜崇位号,以申敬礼。谨尊封为晋妃。”道光二年十二月初八晋妃薨,道光皇帝尊为皇祖晋太妃,三年四月二十六日入葬,为乾隆所有妃嫔中最后一位入葬裕陵妃园寝者。

他们相濡以沫,共同生活了二十二年,可惜,富察氏在南巡的路上忽然生病,在乾隆的注视下香消玉殒。失去了至爱的人,乾隆觉得天都塌了,一夜未眠后,他提笔,一口气写了三首诗,每一首都发自肺腑,催人泪下。其中有一首写尽了富察氏的好:

位于北京市西城区南长街南口路西的北京市第六中学,早在乾隆年间,是一座皇家大剧院,叫“升平署”。令妃在嫁给乾隆之前,就在升平署工作。

皇后乌喇那拉氏(1718——1766),满洲正黄旗人,佐领那尔布之女,乾隆即位之前即为其侧福晋,为雍正帝亲赐。乾隆二年册为“娴妃”,时年20岁。孝贤皇后去世后在皇太后的主持下成为新皇后。那拉氏于乾隆十七年生下皇十二子永璂,十八年生皇五女,二十年生皇十三子永璟。乾隆中年以后生活日渐淫靡,皇后失宠,帝后感情日渐淡薄。三十年(1766)南巡之时终于决裂,乌喇那拉氏愤然剪去头发,触犯国忌,被打入冷宫。后宫由皇贵妃魏佳氏(令妃)代为管理。次年七月十四日薨,终年49岁。无享祭。

按照儒家三纲五常的观念,人与人之间排在第一位的应该是父子,第二位才是夫妻,而乾隆皇帝却史无前例的把夫妻之情,放在了第一位。

寿贵人 柏氏。乾隆二十九年三月二十日新封那常在,五十九年晋寿贵人。嘉庆时,仁宗嘉庆帝尊为寿太贵人。嘉庆十四年二月二十一日薨。

分别五十一年后,乾隆皇帝驾崩,终于和心爱的人在地下团聚。这五十一年,乾隆无时无刻不在思念孝贤皇后,这些流传下来的情诗,充分证明,被后人称为风流的乾隆帝,其实是一个重情重义的人,一个不折不扣的情痴。

乾隆三十年,弘历生了一场大病,两个皇子永璐、永琪也接连病逝,使他愁怀难解。大臣和珅建议去江南巡幸散心,太后也建议将皇后乌喇那拉氏也一起带上,毕竟她已经做了这么多年的正牌皇后了。母命难违,乾隆只好答应。

回到行宫后,乾隆立刻下了道圣旨,宣诏那尼姑进宫伴驾。伤脑筋的是:这个美人已削发为尼,公开选进宫去当嫔妃有违佛门清规。回到北京以后,乾隆左思右想,最后想出了个办法:在昆明湖的南边,清水河西侧的蓝靛厂为她修建了一座半为行宫、半为庙宇的“泉宗庙”。那庙宇雄伟壮观,仅石雕牌坊就有七座。又临近清水河,河岸上桃花争春,风景十分幽美。乾隆每当到西山一带游玩的时候,泉宗庙就成了他的行宫;那个漂亮的尼姑就成了他的宠妃,尽情地讨取他的高兴。

敦妃 汪氏(1746——1806),满洲正白旗人,比乾隆小35岁。乾隆二十八年入宫为永常在,时年十八岁。三十六年正月二十七日晋为永贵人,同年十月初十为敦嫔,十一月举行册封礼,三十九年九月晋为妃。乾隆四十年乾隆帝65岁时,她在翊坤宫生下皇十女,即后来的十公主。敦妃性情凶暴,恃宠而骄,乾隆四十三年活活打死一个宫女,被降为嫔。嘉庆十一年正月十七日敦妃死去,终年61岁。

纯惠皇贵妃 苏氏,雍正十三年生皇三子永璋。乾隆二年册为纯妃;乾隆八年十二月生皇六子永瑢,十年册为贵妃,同年十二月生皇四女。二十五年四月晋升为皇贵妃,同月十九日薨,终年48岁。五月追谥:纯惠皇贵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