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他休戚与共的伏皇后,也因为试图刺杀曹操被捕,临死前,伏皇后披头散发、光着脚从这位“大汉天子”面前被拖走,伏皇后哭着对他说,“皇.帝,你就不能救救我吗?”

这位时尚达人长相一般,身材也一般,但身体力行走在全国时尚的最前沿。他就是清朝的末代皇帝溥仪。这一回,范主就稍微818爱新觉罗·本土时尚icon·溥仪的生活方式(只谈时尚生活,不谈历史功过哦~)。

灭辽亡宋,金国军事实力一时天下无匹,他们在中国北方建成了一个强大的政权,直到成吉思汗南下时,金朝人口已增长到近5000万,比当时的蒙古多40余倍;军队也在百万以上,比蒙古多出10倍。因此当时有人曾说:“金国如海,蒙古如一掬细沙。”

汉人与女真的矛盾,日益尖锐。到了金朝末年,因为土地政策引发的民族矛盾和激烈冲突,已让金朝统治者坐卧不安。何况,北面还有蒙古猛烈的攻势,南边还有南宋仇恨的累积。这个国,怎会不亡?

溥仪出(兜)巡(风)的时候,先由摩托车开道,左右各三辆电摩托护卫,还要有警察厅的车队在严密保护。总之阵仗特别大。

溥仪在天津租住的张园,就是一个中西合璧的院子。园子主人还专门在福利公司为溥仪订购了西式家具。

在成吉思汗崛起之前,北方的蒙古部落已经频频进攻金国北部边境,起初,金国以残酷的“减丁战”来对付,就是派正规军大规模杀戮,来减少对方兵源。但这一着并不奏效,反而激起蒙古部落更大的仇恨。杀又杀不完,打又打不过,怎么办?金国人开始想起汉人防范北方强敌入侵的一招:修长城。

这次范主换个套路,先讲一下溥仪时尚的原因。溥仪过得最时尚的那些年,生活方式是非常西化的,衣食住行吃喝玩乐,几乎全部向西方看齐。

爱新觉罗·溥仪在中国近现代史中上演了许多亘古未有的奇闻囧事,三次登极,三次退位,三次逃亡,这在世界历史上也是罕见的。

为了追求完美的细节,溥仪的衣饰、钻石都是尽量从惠罗公司、隆茂洋行等等外国商店买的。而且穿西装时,领带的花色条纹一定要与西服相符(直男们请向溥仪学习领带搭配)。

白琦在给纳爱国的一封信中写道:“1969年,我母亲收到她弟弟林松从北京寄来的一枚毛主席像章,信中说是他的学生赠送的,而这个学生是末代皇帝傅仪家族的后裔。我母亲感到很珍贵,一直没舍得戴,珍藏至今。”

这两枚对戒放在今天看一点都不过时,而且还洋气地刻了中英双语。刻字内容又有文化内涵,比现在的直男都走心得多。

很多最爱粉还没养成阅读后点赞的习惯,如果觉得最爱君做得不错,记得点个赞表示鼓励哦。

故人已西归,珍物尚留存。珍宝名器只是过手保存而已,并不是你的。正所谓赤条条来赤条条去,唯一能带走的只有属于你的记忆和这一生的经历。

(商务范出品,资料来自《我的前半生》、《晚清宫廷生活见闻》,图片来自微博、google|转载请注明出处,来源微信公众号『商务范』,微信号:bfaner)

在玩车方面,溥仪再次发动买买买技能,养了12辆车。除了别克,溥仪还买了林肯、凯迪拉克、尼桑等品牌的汽车。在伪满皇宫有专门的车库,还有汽车班专门管理溥仪的汽车。

送走山田乙三,溥仪心神不定,他不明白日本关东军为什么要选择通化避难,按山田乙三的说法,“通化山连山,山套山,在那里修筑了大量工事,控制了几百座大山,那里是地下长城,固若金汤。将来美军一旦在日本本土登陆,日本天皇也将到这里来。”溥仪感到大势已去,一会儿,帝室御用挂吉冈安直又来了,这个身材矮小、留着一撮小胡子,十年间,从陆军中佐升至陆军中将的溥仪的监视人,像影子一样控制指挥着溥仪的一举一动。他此时来是想试探一下溥仪迁都的决心,看溥仪是否愿意和关东军一起撤退。吉冈语带威胁地对溥仪说:陛下如果不走,必定首先遭受苏联军队的杀害。吉冈这句话触动了溥仪怕死的神经,溥仪立刻汗毛都竖起来了,他抬头看到吉冈恶狠狠的样子,立刻想:他们怕我这个人证落到盟军手里,会不会杀我灭口。为了表示在最后一刻对日本主子的忠诚,溥仪对国务总理张景惠和总务厅长官武部六藏命令:要竭尽全力支援亲邦进行圣战,要抗拒苏联军队到底,到底……

只有曹操,才懂得16岁的皇.帝刘协,最需要的是什么。当臣子们建议去到洛阳觐见皇.帝,应该献上美女,或者是黄金珠宝作为见面礼时,曹操却带上了粮食,对于刘协和他手下的百官们来说,乱世饥乏,几碗米饭或面条的魅力,已经远远超过了美色和黄金,所以当曹操提出要迎请皇.帝到他的大本营去“就食”时,刘协几乎是没有选择的,半被骗、半自愿地就到了曹操的大本营许昌。

范主,本文来源微信公众号:商务范(搜微信号:bfaner)。第一风尚自媒体,商务金领装逼手册,日常生活、出差旅行即刻搞定。终有一天,彪悍人生无须演戏!资料来自《我的前半生》、《晚清宫廷生活见闻》,图片来自微博、google。原标题《“末代皇帝”溥仪才是时尚icon:穿英式西服、戴蔡司眼镜、开别克老爷车…》。十点读书经授权发布本文,转载请联系作者。

利顺德则是一家英国人开的饭店,煮鳕鱼、油酥盒子、炸比目鱼等是这里的菜。溥仪经常到利顺德吃英式西餐,有时回去喝咖啡和下午茶,不过奶油栗子粉才是溥仪他们的最爱。

溥仪开始走上“时尚道路”后,就坚定地走西洋路线。溥佳(溥仪的堂弟)还在《晚清宫廷生活见闻》里爆料,说溥仪定了数十种外国杂志和画报。

这倒是让人有些惊讶,溥仪不懂俄语,难道说当时苏联方面还会为他准备英文或者中文的图书吗?

范友们经常吐槽说:“你们正面案例都是外国人,反面教材全是国人,不公平”。范主反省了一下,也有一定的道理。所以今天就介绍一位“本土时尚icon”吧。

8月15日,日本天皇发表《终战诏书》,宣布日本无条件投降。8月17日晚,在大栗子铁矿株式会社的食堂内,召开了一个伪满洲国紧急参议府会议,会议由武部六藏主持,到场的有张景惠、臧式毅、熙洽、参议鹿儿岛、宫内府次长荒井宫、御用挂吉冈、关东军第四课参谋山田、秘书官桥本益雄等。武部讲了战争形势及日本天皇的“停战诏书”,并说明要发布“满洲国”解体及皇帝退位诏书的原因,张景惠立即表示同意,随后,张景惠、臧式毅、熙洽一起去见溥仪,呈递“退位诏书”,溥仪早有准备,立即批准了这一诏书。接着在铁矿株式会社的二楼布置了一个会场,武部六臧、张景惠、桥本虎之助、吉冈安直等人拥挤在只有六个“榻榻米”大的房间里,个个哭丧着脸恭听溥仪宣读早已在长春起草的“退位诏书”,溥仪仅用了两分钟就草草地读完了诏书,然后来到各位大臣面前,与他们一一握手告别,溥仪的最后一幕傀儡戏宣告结束。

众所周知,爱新觉罗·溥仪,清朝末代皇帝,也是中国历史上最后一个皇帝。1911年辛亥革命爆发,1912年2月12日被迫退位,清朝统治结束。九·一八事变之后在日本人控制下做了满洲国的傀儡皇帝,年号康德,所以又称“康德皇帝”。1945年8月15日,日本投降。8月17日,溥仪在沈阳准备逃亡时被苏联红军俘虏,被带到苏联。1950年8月初被押解回国,在抚顺战犯管理所学习、改造。1959年12月4日,接到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毛泽东的特赦令,并成为全国政协委员。其独特的富有戏剧性的经历,多次被改编成影视作品,其中电影《末代皇帝》,曾荣获1987年奥斯卡金像奖等众多奖项。 1967年10月17日,溥仪因肾癌在北京逝世,享年61岁。先葬于八宝山,后迁于清西陵内崇陵(光绪陵)附近的华龙皇家陵园。

女真人最初建立的金朝,还处于奴隶制阶段,正是因为汉化,才过渡到封建社会,试想想,如果没有这一过渡,如果没有通过汉化而实现的政治、经济管理制度,金朝能够在中国北方维持一个庞大的国家120年吗?所谓拒绝汉化的元朝,结果还不到100年就撑不下去了。

汽车径直开往长春东站。东站原本是货车站,只有普通百姓才在这里上下车。今天站台上挤满了准备出逃的人们,人们横躺竖卧地挤在一起,溥仪在这些拥挤的人群里,灰溜溜地钻进往日“巡幸”乘坐的专车“展望车”,列车缓缓地开动起来,走走停停,像牛车一样爬了一夜。第二天天亮到达吉林站,由吉林站又往回开,到梅河口站停下,接着又继续往前开,到通化,溥仪下车,稍事休息,又上车。8月13日,来到临江大栗子,在大栗子溥仪乘上他那辆带去的“卤簿”红篷车,来到大栗子铁矿株式会社,社长的住宅成了溥仪的临时行宫。

实际上溥仪似乎从未起过逃跑的念头,倒是陪同的苏联军官有一个不小心掉进过冰窟窿,差点儿淹死。

11月3日,有人给溥仪送来一篮子水果,打开一看,里面藏有一枚手榴弹,溥仪立即吓得魂不附体。接着,在11月8日,天津又发生了暴乱,溥仪决定趁机逃走。11月10日晚,溥仪神秘地吩咐随侍李国雄把车库大门的锁头弄坏,不要让旁人看见,李报告溥仪,车库外面贴有广告画,如果打开门,广告画就会被撕开,秘密就会泄漏,溥仪听后只好作罢。后来,祁继忠出了一个主意,让溥仪藏在赛车的后箱中逃走。晚8点,李国雄把赛车发动起来,所谓的赛车实际是一部敞篷车,驾驶室内只能坐两人,除司机外,可再坐一人,车子的后部有两扇盖子,盖上车盖,车内只有1米宽、半米多高的地方,溥仪和随侍祁继忠两人就窝在这个车厢中,然后让并不是司机的护军佟功永开车,乘着夜色逃离住所。

作为皇.帝,他却惶惶如丧家之犬,到达洛阳时,由于洛阳宫殿此前已经被董卓下令放火焚毁,百官们只能在荆棘之中,倚着墙壁休息;此时天下军阀割据,根本就没人想起来要关心这位大汉帝.国的皇.帝,汉献帝带到洛阳的臣子们,从尚书郎以下全部要自己出去荒野和田间找吃的,大臣们“或饥死墙壁间,或为兵士所杀”。

在玩的方面,溥仪用“城里人真会玩”形容就最贴切了。他出入赛马会、俱乐部、剧院电影院;去中原公司、惠罗公司、隆茂洋行购物地点等买买买。

根据苏方记载,溥仪在红河子享有相当高的自由,他愿意在楼上也可以,愿意在楼下也可以,别墅里有一个他的私人图书馆——厨娘伊莲娜有时看到这位皇帝在那里看书,因此认为他是个好学的人。

当然,作为一名科学工作者,他对如此不靠谱的事情嗤之以鼻。然而,给溥仪体检过后,他觉得自己似乎陷入了一个神秘主义的陷阱——溥仪真的有些和常人不同。

很少有人能够想到:秦王朝之后,金国竟然也修过长城,一个曾经来去如风的游牧民族,居然沦落到依靠长城来防御另一支游牧民族。

金国是从第五个皇帝金世宗完颜雍在位期间开始大规模修长城的,完颜雍还算得上金国一位颇有作为的皇帝,修长城也是无奈之举。

紧接着,吉冈告知溥仪立即准备逃往日本,溥仪下令赶快收拾东西继续逃亡。8月18日早晨,溥仪挑选了二弟溥杰、妹夫润麒、万家熙、侄子毓岩、毓詹、毓唐、医生黄子正、随侍李国雄、还有吉冈、桥本等13个随行人员,扔下皇后婉容、福贵人李玉琴以及弟妹嵯峨浩和几个妹妹,独自逃离大栗子。在通化他们分乘三架小飞机,溥仪、溥杰、润麒、万家熙、桥本虎之助、吉冈安直乘上一架双引擎飞机,其他人乘的是单引擎邮政飞机。从通化起飞后,在空中飞行了四五个小时才到达沈阳机场,飞机在沈阳机场刚刚降落,溥仪一行就被苏联红军俘获。苏军对溥仪讲,让你们上赤塔怎么样?溥仪连说欢迎、欢迎。在沈阳机场呆了一个小时后,溥仪一行换乘苏军运输机飞往苏联赤塔,至此,溥仪的逃亡生涯算是划上了一个句号。

走在布里斯宁别墅的周围,我推测溥仪不愿意回国,除了担心会受到审判以外,可能还有一个原因——他对在西伯利亚的幽禁生活并不十分反感。

这两枚对戒放在今天看一点都不过时,而且还洋气地刻了中英双语。刻字内容又有文化内涵,比现在的直男都走心得多(直男们速速学起来)❤

他不光自己骑,还把骑自行车变成了宫里的时髦活动,皇后和溥仪的兄弟们都在故宫里骑起了自行车。

从1925年至1931年,溥仪在天津过了7年的“寓公”生活。这期间他吃西餐,打网球,尽情地购买洋玩艺,出入天津的各种社交场所,生活可谓松散而惬意。但是,溥仪并不满足只做个“寓公”,他日夜幻想着有朝一日重温旧梦,恢复其失掉的皇位。这期间,溥仪在日本租界长期受日本人豢养,与日本方面接触频繁。“九·一八”事变后,溥仪想借日本的势力恢复祖业,他派人到东北见日本的最高统治者内田康裁和本庄繁,又和关东军联络。1931年9月30日,在天津日本驻屯军司令部,溥仪见到了关东军派来的上角利一,上角利一对溥仪讲:日本将“仗义协助”其恢复祖业。罗振玉、郑孝胥为了各自的利益分别拉拢溥仪,主动联络日本人,郑孝胥鼓动溥仪应主动与日本方面联系,要派人到日本去活动。10月,溥仪迫不及待地派日本人远山猛雄携带其亲笔黄绫信赴日本,与陆相南次郎及“黑龙会”头目头山满联络,请求帮助提携,这正迎合了日本人的打算。不久,沈阳的日本特务机关长土肥原来到天津,溥仪即刻夜召土肥原,与其密谋在东北建立新国家,土肥原表示:日本对满洲绝无领土野心,只是“诚心诚意地要帮助满洲人民建立自己的新国家”,劝溥仪赶快回到祖宗发祥地,亲自领导这个国家,日本将同这个国家订立攻守同盟,它的主权和领土将受到日本的全力保护,这个国家元首一切可以自主。溥仪提出:如果复辟我就去,不然的话,我就不去。在满足其复辟愿望的前提下,溥仪开始筹划如何秘密潜往东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