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池崇史:其实这不是我决定的,是日本的制片人考虑到预算问题。如果拍摄前三部的话,预算是不够的,哈哈。第二个原因是制片人如果想拍前三部的话,需要到海外拍摄,需要选择国外演员和团队,制片人在这方面的经验也不是很多。所以第四部至少尽力把它拍得有意思吧(笑)。

1993年上映的《奏鸣曲》是一部变奏的黑道乐章,可以称得上是拍摄《花火》前的“热身演练”。影调上突出的“北野蓝”——空旷的镜头中,远处弥漫的是蓝天蓝海还有一切蓝色的背景,间杂着橙黄的沙滩,几个等待任务的黑帮分子在一个女人的陪同下,隔着相同的距离迈着整齐的步伐,享受生命中最后的童趣——玩歌舞伎、相扑、陷阱、飞盘、彩珠筒大战甚至俄罗斯轮盘赌。

10月,执导爱情片《切肤之爱 オーディション Audition》,该片改编自村上龙的小说,获得鹿特丹国际电影节的国际影评人联盟奖和荷兰影评人协会奖。

最喜欢的电影,应该可以说是<忠犬八公的故事>吧。可能是因为我特别喜欢狗,所以对这种类型的电影情有独钟。虽然不能说是巨资大片也没有多先进的特效和独特的表现手法,但是那种平铺直叙中流露的真情让我即便已经看过了四五次再看还是会忍不住想哭。主人意外去世以后,小八守护在日夜等他的车站,矢志不渝的等待着不会再来的归人,光润的毛色逐渐暗淡,水灵的双眼逐渐呆滞,唯一不变的是那颗忠贞的心,而这种真情,就是电影感动我的地方。电影可以用特效和巨星让人酣畅淋漓,但真正让人动情的,必然会是真情。

不得不说,姜文在我心中是内地最有思想的导演,一部让子弹飞就足以证明他的思想深度之深。

沙乡年鉴说,不对一处风景故地重游也是一种智慧,因为越多人称赞的百合花一定是越多人刻意贴金的百合花。所以,我再也没有去看侯孝贤的其他电影,他的电影语言,在聂隐娘的山水之间造化钟神。

只不过,三池趁乱冒头的年代正是大制片厂举步维艰的时候,于是成本低、周期短的OV电影(Original Videos,1980年代兴起的电影制作方式,直接面向录像带市场)便成了多快好省的应景产品。包括处女作在内,从1991年到1995年,三池名下的10部电影作品尽皆OV,拿他的话说:“要是再往前,我可能就做不成导演了。”可以说,OV不以资历论人的前提,不仅为电影人提供了创作自由的最大值,也成为青年才俊出头的良机,不止三池,日后拍出《咒怨》的清水崇早年间也在OV界练得了一身好本领。

三池崇史:选择第四部拍成电影的原因,是因为故事背景是发生在日本的,其他几部和日本关系比较少。日本国内第四部是很有人气的。如果拍续集,我们会考虑根据相应的故事背景,关联到相关的其他国家。

此片还原了希拉里任美国国务卿时发生的“班加西事件”,讲述了恐怖分子突然对美国驻利比亚大使馆进行的恐怖袭击,故事以为前海豹突击队队员和CIA探员的六位特遣队员的营救领事馆幸存者任务为主线,再现了当年美国的外交危机。

若为自由故,万般皆可抛。电影中主人公安迪用浓缩在142分钟的二十年人生和一座监狱来讲述自由对一个人来说到底有什么意义,“有些鸟儿是困不住的,因为它们的羽毛太过闪耀”。安迪因冤入狱,见识了太多在监狱里失去希望最终完全“爱上”了监狱的人,可即使是威逼利诱的同性恋者,暴力相向的狱警,变态贪婪的监狱长,都没有打消他的希望。“那是我的人生!”他叫嚣着。

所有影片优先进入主单元取舍,然后再进行后两轮筛选,最终选出比较符合我的观影认知的100佳。但是即使按照这样的方式筛选,因为各项之间的权重根本不可比,选出来的100佳也不会是最合理的,但这已经是我能想到的最为平衡的方法。

当时我正在格陵兰,他们在哪里唱卡拉OK,而我不得不坐上一架直升飞机,和一个喝的醉醺醺的飞行员。然后我开始想象你,唱着“汤姆上校”那首歌,它让我上了直升机,并且把我带到了我想去的地方。

『現実に囚われぬ、「夢の女」パプリカの自由に憧れてたまらないなぁぁ!!!彼女のように自由になりたいって言っても...現実に戻らないと、夢の世界の自由もいつか虚しさになるだろう。』

今天是大年初七,距离假期结束已经不远啦~过完了年,剩下的日子该做些什么呢,不如和我们一起刷刷电影,体悟百种不同人生。

最终我筛选出来了100部电影,包括主单元的50部,类型单元的17部和特别单元的33部,这必然不会是最优秀的100部电影,但一定是足够好的,祝大家看的开心。

很多情况下,三池接活就像包工头,剧本、演员、幕后团队全是制片方一早定好的,乍看之下,他要做的只是按时保质完成任务(这让人想起好莱坞制片人中心制的情况)。但,谁会相信这世上存在一个不出幺蛾子的三池,更何况日本电影业从来赋予导演修改剧本的权力?虽说至今署名三池编剧的作品,只有《多重人格侦探》和《妖怪大战争》两部,但据说,“没被他染指修改过的影片几乎没有”,《喧哗的花道:大阪最强传说》的剧本更被三池改得只剩原来的40%。

10月,翻拍同名小说改编的犯罪惊悚片《恶之教典 悪の教典 Lesson of the Evil》,该片以高中校园为舞台,由伊藤英明、二阶堂富美合作主演。

电影以一个名画的盗窃案为主线,叙述了一场爱情故事的婉转和激荡、一个辉煌的大饭店的兴盛和衰败、一种文化的灿烂和消融。强大的卡司阵容、宏大的叙述主题和丰富的致敬,让整部电影稍显晦涩和累赘,但是这不妨碍它为我们构建了一个曾经存在的完美精神家园。

此外,三池崇史还与吴宇森一起被美国《时代》杂志评为最受期待的10位非英语导演之一。

在当代日本影坛,塚本晋也可以说是最有原创性、最富想象力、也是最符合电影作者身份的人。他于上世纪80年代组建“海兽剧团”,在从事戏剧演出之余也拍些低成本的地下电影,在经过几部短片的实验之后,1989年以16毫米黑白电影《铁男》撼动世界影坛。

如其所言,北野武在影片剪接节奏上的简约与跳跃形成了他独到的“削落美学”,同时在视觉上习惯用蓝色为基调,让“北野蓝”驰名世界。能够在艺术上集中体现北野风格的影片,一般公认为是《奏鸣曲》与《花火》。

人有三样东西不能隐瞒:咳嗽,贫穷和爱。你想隐瞒,反而欲盖弥彰。不过你仍然有些时候是想隐瞒的。我只是坐在那里哭,一直哭到哭不出声,爱是自讨苦吃。我希望你得到心灵的平安,“海”的温暖和舒适来自内里的爱。爱来的方式不同,但殊途同归。

新京报:你曾经来内地拍过《中国鸟人》,当时是在云南取景的,《极道黑社会》是和中国台湾演员合作,《杀手阿一》有香港英皇公司的投资,这些经验是不是会对你这次在内地拍戏有很大帮助?

三池崇史近年拍摄了大量漫改作品,如《热血高校》、《火星异种》、《要听神明的话》、《鼹鼠之歌》系列等,评价褒贬不一。今年他还有两部重头戏要在日本公映,分别是木村拓哉主演的,根据沙村广明的同名漫画改编的《无限之住人》,以及在全世界拥有大量粉丝的,荒木飞吕彦所著的史诗级漫画《JOJO的奇妙冒险》。

“下辈子,我想倒着活一回。第一步就是死亡,然后把它抛在脑后。在敬老院睁开眼,一天比一天感觉更好,直到因为太健康被踢出去。领上养老金,然后开始工作。第一天就得到一块金表,还有庆祝派对。40年后,够年轻了,可以去享受退休生活了。狂欢,喝酒,恣情纵欲。然后准备好,可以上高中了。然后变成了个孩子,无忧无虑地玩耍,肩上没有任何责任。不久,成了婴儿,直到出生。人生最后九个月,在奢华的水疗池里漂着。那里有中央供暖,客房服务随叫随到。住的地方一天比一天大,然后,哈,我在高潮中结束了一生。”

电影是观影者的镜子。哈内克是蹂躏观众期待值的大师:期待暴力的人得不到一个直接的流血镜头;投入共情的人会恶心气愤得无以复加;渴望主角实行复仇的人会被“*****”的桥段狠狠扇一耳光。

四方田犬彦对北野的风格是这么评价的:“北野武的影片不看重、甚至无视惯常的语法,用非连续性的剪辑创造出了十分独特的空间意识。他对类型的无视和所采用的剪切手法令人惊诧不已。可以说,北野武的每一部影片,无论动作片、青春片还是闹剧式的人情喜剧片无不如此,而且每一部作品都会在电影史上受到一番检验。”

如果只是单纯的贩卖暴力元素的视觉冲击,那还不足以构成影片的人文深度,三池崇史的功力恰恰就在于突出了暴力情境中人的身份焦虑。

还好,每一次会面,都给了这个老头一个小小礼物,不至于让他没力气再走下去。要是他停下来了,我希望,他是止于至善。

学生们站在自己的桌子上,高声喊着“O Captain, my Captain”,用行动告诉世界:不!

就在这个时候,我睁大的我的眼睛:有没有搞错,这一身飘逸的紫色风衣,这一头染得金黄的蓬松短发,不就是三池崇史经典影片《杀手阿一》里的阿一吗?!相似度75%有没有!

三池崇史:从电影制作方法上讲,我认为全世界的电影拍摄现场是共通的。事先根据剧本,根据文字所表达出来的东西,我们会产生一些文化上的交流。可能会花一些时间,慢慢地互相去了解对方的文化是怎么样的。我觉得正是因为有这种文化的差异,才会孕育出一些很有意思的作品。

在一幢公寓楼里,聚集着一群诡异的房客。一个进行无差别杀戮的男房客;一个富裕的过路杀人魔少女;公寓的管理员是一个天文学怪咖;一具漂浮在水缸不停自言自语的尸体;还有一群像是右派分子的人。形形色色的人接踵登场,故事情节同时展开。这部极度癫狂,令人震惊的影片是山本政志的一部鲜为人知的杰作,在这部影片之后,山本导演以他的另一部影片《夜半狂欢》(1982)震惊了世界。

1960年1月1日出生于东京涩谷。14岁即开始接触8毫米摄像机。1987年《电线杆小子的冒险》获匹亚电影节获得大奖。89年,院线处女作《铁男》在罗马国际幻想电影节获奖。其主要作品有《东京铁拳》(95)、、《双生儿》(99)、《六月之蛇》(02)、《死亡解剖》(04)、《噩梦侦探》(06)、《KOTOKO》(11)、《野火》(14)等。其参与制作、导演、编剧、摄影、美工、剪辑的作品,在国内外获得诸多奖项。97年、05年两度作为评委出席威尼斯电影节。塚本还作为演员参演过石井辉男、清水崇、利重钢、三池崇史、大谷健太郎、松尾铃木等导演的作品。2002年获得每日映画大奖最佳男配角。

放映日程及票务信息近期公布,请点击“原文连接”查看官网最新信息或关注新浪微博@北京日本文化中心 | 微信订阅号:jfbeijing

1996年,拍摄动作犯罪片《新生代黑社会 》(極道戦国志 不動  Fudoh: The New Generation),该片讲述了一个少年为父报仇血刃仇人的故事,被《时代周刊》评选为当年的十大佳片之一,同时获得波尔图国际电影节的评委会特别奖。

新京报:日方导演来中国拍戏,可能有一些文化上的差异,你会如何选择更适合中国人的文化审美?

在漫画中,垣原是个丑陋的穿着黑西服的矮胖的疯子,而在电影中则垣原穿着花哨衣服,由瘦瘦的浅野忠信扮演,显得既妖又娆,当然同样也是满脸刀痕的疯子;而书中的KAREN是个不出彩的角色,而在电影中,由新加坡小姐孙佳君扮演,她有着一双大而目光怪异的眼睛,并在片中混合着英语,日语,普通话,粤语说话,令人印象深刻。

每个人一定都有这样的人,从你身边偷偷溜走了,也许那个时候你的眼里只看到另一个人,所以根本不会在意他在你身边等着你,也许那个人差一点就和你一辈子了,可是你忘了珍惜,当然你可以说是缘分,然后他就走了,也许你想抓住他,可是他并没有力气去抓住你,所以,就这样看着他们从你身边来了又走,等你真的回头的时候,并没有谁还在原地等你。

三池崇史:如果有合适的时间、合适的片子我会出演,但是每次在现场的时候,听到导演说“正式拍,准备”,我都会觉得特别后悔,心想不来就好了(笑)。可能还是导演这个位置更舒服一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