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人之路还被列为世界自然遗产,成为英国第四大自然奇观。同时也是火热美剧电视剧《权利的游戏》拍摄地之一。

在两大列强集团的不断干预下,巴尔干成了欧洲火药桶。有道是:玩火者必自焚。当时光进入20世纪初的时候,火药桶的引线再也捂不住了,最终萨拉热窝枪声响起,引爆了人类历史上第一场世界范围的战争!

除了以上提到的外,在维也纳的特色地道炸猪排餐;在“小威尼斯”的皮兰的烤虹鳟鱼大餐等都是为您量身定制的美味佳肴。

预告4.5-5小时车程,实际走了6个多小时。在克罗地亚境内4个多小时,走的是Dubrovnik→Split的回头路,海岸依然蜿蜒俏丽,而进入波黑,则是另一番景象:不高的山绵延着,山前是果园、绿地、湖泊、树林、农舍……包头巾穿黑衣的妇女手持镰刀收干草,戴鸭舌帽穿背带裤的汉子用马拉的犁耕地,那一会儿昏暗抑郁、一会儿明亮鲜艳的画面让人想到在博物馆里看过的名画:梵高的《麦田》,莫奈的《日出》,席勒的《四棵树》,米勒的《晚钟》《拾穗者》……进入山区后,天地呼应,天阴沉着把薄雪覆盖在山地上,地抑郁着把氤氲弥漫在山林间。

人类的祖先来自非洲荒野,自身也是自然界的一部分,我们需要研究自然,了解自然,学习自然,亲近自然,但也要学会和自然和谐相处之道。自然可以保持它的野性和神秘,让我们有探索和发现的欲望,但人类不能对自然野蛮,更不能对自己的同类野蛮。

辛巴族以畜牧种植为生,除了雨水丰沛的雨季,男人一般常年外出放牧狩猎。一个家族结成一个部落,一个村子基本就是一户人家,数间茅草顶的小泥房,粮仓和畜棚,星点罗列成了一个村落。家族制是唯一的社会制度保障,不过头领一般都是女人,狩猎是男子的主要工作。

放下行李即出发→老桥→老桥博物馆→黑塞哥维那博物馆→帕夏清真寺→老集市,不需要地图,更不用导游,一小时不仅走遍被列为世遗的老城,百分百完成当日游览计划,而且把古镇的骄傲——老桥,从日落拍到月上。

5.波黑境内现在有三个独立行使权力的政治实体:A.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联邦。因与克罗地亚相邻,联邦中有相当数量的克罗地亚人;波斯尼亚人主要信仰伊斯兰教,所以这个联邦被称作为穆斯林和克罗地亚联邦,简称穆克联邦。B.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塞族共和国,简称波黑塞族共和国;C.布尔奇科特区。

野性系列纪录片大部分是英国广播公司(BBC)出品,也有少部分是美国国家地理频道(NGCI)出品 ,包括《野性巴尔干》、《野性俄罗斯》、《野性非洲》、《野性巴塔哥尼亚》、《野性西班牙》、《野性密西西比》等,都是我由衷喜爱的纪录片。

“这条大道在波黑战争中被称为“死亡大道”,当时被困在萨拉热窝的20多万市民,在大炮、机枪、狙击步枪的打击下,在缺水、没电、没粮的情况下维持三年多生活,一万多平民被打死,近五万人受伤。仔细看那边楼的墙体上有许多弹洞……”

莫赫悬崖(Cliffs of Moher)是欧洲最高的悬崖,在爱尔兰岛中西部的边缘。

“野性大西洋之路”(Wild Atlantic Way)主题游线路。于2014年3月正式开启,它是爱尔兰第一条长途旅游线路,也是世界上已确定的最长沿海驾车线路。

酒店早餐后,乘车前往中欧最大淡水湖【巴拉顿湖】游览,湖中蒂豪尼半岛是巴拉顿湖上最具历史价值的一个地方,这座半岛延伸进巴拉顿湖 5 公里。活动都集中在同名的迷你小城中,它是著名的修道院教堂 Abbey Church 所在地。与教堂行程鲜明对比的是半岛自然保护区里的群山和沼泽地,充满了与世隔绝、几近野性的氛围。下午乘车前往克罗地亚首都萨格勒布,抵达后晚餐,入住酒店休息。

前往保加利亚的大特尔诺沃。大特尔诺沃位于保加利亚中北部,为保加利亚三大古都之一,历史上曾是保加利亚首都。大特尔诺沃历史悠久,现保存有多处古迹和名胜,主要建筑是【查雷维茨山上的皇宫】气势恢宏,这里也是历代帝王陵墓所在。大特尔诺沃历史上曾为总主教所在地,故以教堂建筑闻名,在查雷维茨山顶有总主教的【升天教堂】和【总主教府】。此外著名的教堂还有【圣迪米特尔教堂】、【40殉教者教堂】、【圣保罗教堂】、【圣乔治教堂】等。晚餐后入住酒店。

参观【渔人堡】(Halászbástya),建于1905年,最早这里曾是个鱼市,后来渔民们为了保护自己的利益而修建了此堡,作为防御之用。渔人堡四周环境优美,景色十分秀丽,站在这里可以鸟瞰布达佩斯全城美丽的风光。【英雄广场】(Heroes' Square)位于多瑙河东岸的佩斯,是布达佩斯的主要景点之一。广场由瓷砖铺就,中间有一座千年纪念碑,1896年时为纪念马扎尔人征服喀尔巴阡山盆地1000周年而建。广场上有数座雕像,它们是9世纪创建匈牙利7个部落的领袖和其他匈牙利历史名人。晚餐后送往机场搭乘国际航班转机返回广州。

剧情简介:12岁的小男孩特桑纳和酷爱发明创造的爷爷生活在贝尔格莱德一个偏远的田园乡村中。某天,爷爷将特桑纳叫到身边,希望孙子在他死之前完成三个愿望:去城里将家中的奶牛切维特卡卖掉;用得来的钱买一幅圣尼古拉的画像;娶回一个妻子。懵懵懂懂又土了土气的特桑纳就这样进城了。他先是被坏蛋抢走奶牛,接着又邂逅了美丽的女中学生嘉斯娜。在爷爷朋友的两个孙子的帮助下,特桑纳抢回奶牛买到了圣像,于是他决定娶嘉斯娜为妻。却因此卷入一场与黑帮的大混战中去……

▼科斯基•穆罕默德•帕夏清真寺(Koski Mehmed-pašina džamija):古桥北边内雷特瓦河畔,建于1617年。

1941-1944年,德国妄图以萨拉热窝为“据点”,抵御苏联红军挥师南下而制定了“劳费尔行动计划”。但德国人的计划落实得并不顺利。因为萨拉热窝有一支骁勇的抵抗运动游击队,他们遇到了一个强悍的对手——瓦尔特!电影《瓦尔特保卫萨拉热窝》让很多中国人知道了萨拉热窝,也牢牢记住了“瓦尔特”的名字。在电影外景地,扣人心弦的情节浮现眼前,心底的激情热气呼之而出。

巴尔干半岛区域的国家,各有各的美食。克罗地亚有漫长的海岸线,这里的海味自然不能错过;而斯洛文尼亚,受到邻国奥地利、意大利和匈牙利的影响,美食风味更是独特。

酒店早餐后退房,之后前往机场,乘坐温得和克飞往亚的斯亚贝巴的航班,在亚的斯亚贝巴转机回成都。

骷髅海岸是世界上为数不多的最为干旱的沙漠之一。当地人将其称之为“土地之神龙颜大怒”的结果,一年到头都难得下一次雨。这条海岸绵延在古老的纳米比亚沙漠和大西洋冷水域之间,长500千米,葡萄牙海员把它称为“地狱海岸”,现在叫作骷髅海岸。

下午驱车前往茜茜公主最喜欢的度假天堂--【奥帕蒂亚】,克罗地亚的一个海滨小镇,深受茜茜公主的喜爱,来自地中海的阳光及温和气候眷顾着奥帕蒂亚,现在更是中欧最具吸引力的度假胜地。碧丽的亚得里亚海与翠绿的山峦构成一幅美丽的画卷,色彩艳丽的建筑给这里带来一股清新的气息。

黑山,亚得里亚海东部的一个国家,和阿尔巴尼亚接壤。因为历史上复杂的政治因素,黑山是南斯拉夫的一部分,2006年才独立成一个国家。  布德瓦是黑山旅行重要的目的地,风格和杜布罗夫尼克很像,威尼斯风格的建筑,千百年来,静静地俯瞰着大海。

斯洛文尼亚小城布莱德被誉为人间仙境,碧蓝的湖水背靠青山,可爱的小岛点缀其间,再加上神秘的城堡、幽远的群山,它们组成了一幅如同梦境的画面。

有意思的是,库斯图里卡和我一样,他的偶像也是费里尼。他在自己的一系列电影里继承并变奏了很多费里尼的狂欢元素,以及狂欢后的孤独落点。

历史上培拉特是一个基督教与伊斯兰教混合的城市,现在的奥努夫里博物馆是当年城里最大的“圣母升天教堂”。教堂本身建于1797年,200多年里庇佑着这个城市。而曼加勒米区是曾经穆斯林的地盘,现在还保留着3座气势恢宏的清真寺,其中的苏丹清真寺是阿尔巴尼亚最古老的清真寺。

布达佩斯(匈牙利)——135km巴拉顿湖(匈牙利)——213km萨格勒布(克罗地亚)

但斐迪南大公夫妇对此一无所知,完全沉浸在小夫妻度假的快乐气氛中。当天上午,萨拉热窝阳光明媚,夏意正浓。街上挤满了人,有的人在欢呼,有的人在沉默中观望。检阅了军事演习之后,斐迪南大公夫妇坐着敞篷轿车驶向市政厅,汽车行驶当中,突然听到了爆炸声。警察断定说,爆炸的声音是塞尔维亚人制造的袖珍雷管发出的。有人看到一个黑色的小物体在空中飞过,那就是塞维利亚人扔的炸弹。这个炸弹是朝着大公夫妇的坐车飞过去的,但是司机反应敏捷,立刻踩油门加速行驶。斐迪南大公也看到了炸弹,还下意识地回手做了一个阻挡的动作,炸弹又向后飞了一段距离,在大公夫妇身后不远处落地爆炸,炸坏了跟在后面的一辆汽车,炸伤了几个人。但大公夫妇没什么事儿,只是夫人的脖子被弹片擦了点儿皮。

此刻,一个令人震惊的巧合出现了,司机掉头时,恰恰停在一个叫普林西普的塞尔维亚人面前,离他只有几米远。普林西普时年19岁,是刺杀小组的最后一名成员,也是刺杀小组的组长。普林西普抓住了千载难逢的机会,拔出手枪,瞄准停下的轿车,连开两枪。如果轿车在行驶中,不见得能打准。但此刻,轿车停下了,历史改变了。当车子再次启动的时候,一股血流从斐迪南大公的嘴里喷射出来,大公夫人在尖叫:“我的上帝,你怎么了?”说完这句话,她自己也中枪昏倒了,头正好落在丈夫的两膝之间。同车的波斯尼亚地方长官还以为他们俩是被吓昏的呢,没当回事儿,但是大公明确意识到,自己遇刺了。大公说:“亲爱的索菲,亲爱的索菲,别死!为了我们的孩子,你要活着!”

马其顿一直是一个很有骨气的民族,它地理位置上临近希腊,历史上受希腊、罗马和奥斯曼帝国影响巨大,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文化融合之地。

出老城往西,走不了几个街区,又是一番光景:天主教耶稣圣心教堂的门前立着纪念罗马天主教教宗约翰·保罗二世来访布道的塑像;不远处,东正教圣母诞生教堂顶上的十字架泛着金光,前面的小广场上,老人们聚精会神地在黑白棋局上博弈;再往西,是米黄色的犹太教堂……穆斯林、天主教、东正教、犹太人,共同生活在这里,形成了多元文化相互交融的城市。而与此同时,“巴尔干的耶路撒冷”在几个西方大国的角逐中,难逃族群撕裂、自相残杀、家园被毁的悲剧宿命。

当天于指定时间于广州白云国际机场集中,乘坐国内航班(需要随身携带身份证和有效护照)飞往北京,抵达后入住酒店休息。

塞尔维亚一直把与其接壤的波斯尼亚当成自己的兄弟,兄弟的土地也应该是自己的,塞尔维亚人的梦想就是把波斯尼亚纳入信奉东正教、属于斯拉夫人的大塞尔维亚王国之中。奥匈帝国的公然吞并,使塞尔维亚人的民族自尊心受到严重伤害,民众反奥情绪高涨,大有无法抑制之势!

之后游览【铁托元帅墓】(入内参观,约30分钟),它附近还有一座博物馆,收藏有许多昔日赠送给铁托元帅的礼物。

有时候空闲下来,想把因故拉下的纪录片剧集补上,但一时又记不住哪一集已经看过、哪一集没有看过、哪一集看的半半拉拉。只能点击去看看一段才能恢复记忆,不过往往有觉得意犹未尽,就顺势再看一遍。经典的纪录片总是可以让人有重温一遍的想法。有些经典中的经典,则百看而不厌,比如《野性法兰西》第一、二季的四集纪录片。

与谜一般的“欧罗巴”这一术语相比,“巴尔干”更像是一座“移动迷宫”。巴尔干半岛地处欧亚大陆的战略要冲,自古以来便是文明碰撞、宗教分裂、种族对峙以及大国或大国集团割据的角斗场,其漫长的历史进化留给人们诸多以血腥为底色的斑斓画面。在此进程中,巴尔干国家失去了自主选择发展道路的机会和权利。冷战结束使这一地区迎来“500年未有之变局”,巴尔干国家无一例外自主地选择融入欧洲一体化,并在地区合作和睦邻友好上积极作为。

酒店早餐后前往波黑莫斯塔尔,莫斯塔尔是座美丽的城市,依山傍水,地势起伏,内雷特瓦河Reretva River把市区分为东西两部分,1992年南斯拉夫社会主义联盟的瓦解使整个巴尔干地区陷入血雨腥风,莫斯塔尔也未能幸免,至今仍能看到很多残旧的建筑墙上的弹痕。

徐刚,原名徐凤江,1984年12月生于江西省鄱阳县。2012年7月毕业于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获法学博士学位。2012年10月~2014年7月在中国社会科学院俄罗斯东欧中亚研究所博士后流动站从事博士后研究工作。现为中国社会科学院俄罗斯东欧中亚研究所助理研究员。主要研究领域是巴尔干问题、中国与中东欧关系、欧盟外交。主持和参与国家级、省部级科研课题数项。合著有《原苏东地区社会主义运动现状研究》,参与撰写《中东欧转轨25年:观察与思考》、《丝路列国志》、《曲折的历程:中东欧卷》,在《现代国际关系》、《欧洲研究》、《俄罗斯研究》、《俄罗斯东欧中亚研究》、《俄罗斯学刊》等专业核心刊物上公开发表学术论文数十篇。

莫斯塔尔→萨拉热窝(Sarajevo),130公里,火车和汽车都是大约3小时车程,价格也差不多。大巴一天三班,10.7欧/人。火车有早晨和中午两班车,11.5马克(约合6欧)/人。

◆ 报名截止日期:2018年2月5日,报名确认以缴纳定金(5000元/人)为准,报名后如因客人原因取消预订定金不予退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