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蒂文·克拉克·洛克菲勒不仅是洛克菲勒家族第五代掌门人,也是一位独树一帜的视觉影像艺术家,他在世界各地拍摄了大量人文及自然风景素材,并执迷于创作动态摄影作品。出于对中国艺术的热爱,近几年来史蒂文先生开始在中国创意文化产业布局,先后投资了北京、苏州、杭州等地文化企业。

在随后的座谈会上,美国南加州大学建筑学院前院长马清运介绍西安基本情况,太平洋国际资本首席执行官安东尼·胡讲解太平洋国际资本及投资意愿。来自哥伦比亚大学、欧盟研究与创新中心等企业和机构负责人分别介绍自身业务的开展情况及意向合作领域,西咸新区及各新城招商部门负责人进行招商推介,现场交流气氛热烈。

洛克菲勒家族的第二代继承人小约翰·戴·洛克菲勒,出生于1874年,他有四个姐姐,作为家里唯一的男孩子,他沿用了父亲的名字,只在前面加了个“小”字。

“机会永远都不会平等,但结果却可能平等。”这些箴言出自洛克菲勒写给儿子的家书,一百多年过去了,洛克菲勒家族已不再是闪光灯下的焦点,这些家书却在世界各地广泛流传,一版再版,被人们奉为“创造财富帝国的圣经”。很多人认为,要想成功地培养儿女,一定要看看洛克菲勒家是如何做的。小洛克菲勒则深信,富裕人家“恰当地培养儿女”,比寻常百姓家还要艰难。早在青年时期,他的父亲就写信告诉他:“巨大的财富也是巨大的责任”、“你要想使一个人残废,只要给他一对拐杖”、“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为了避免孩子被家族的光环宠坏,不管是老约翰·洛克菲勒还是小约翰·洛克菲勒,在教子方面都相当花心思,并有一套祖辈相传的教育计划。小约翰·洛克菲勒鼓励劳伦斯等孩子做家务挣钱:逮到走廊上的苍蝇,每100只奖一笔钱;捉住阁楼上的耗子,每只5美分;背柴禾、劈柴禾也有价钱。劳伦斯和哥哥纳尔逊,分别在7岁和9岁时取得了擦全家皮鞋的特许权,每双皮鞋2美分……这些奖励机制,让家里的孩子从小就摒除了不劳而获的思想,认识到劳动所得的正当性和必要性。曾有人将洛克菲勒家族的发展过程与美国社会的演变相提并论。一位美国作家指出:“百年已过,这个家族在国家的成长过程中铸造了自己的雄心壮志。现在,它消失在‘美国世纪’正在完结的时候……”虽然逐渐淡出公众的视野,洛克菲勒家族的故事和他们的影响力,却一直流传于世。

会议最后,史蒂文先生表示愿意和凤凰教育共同推动美中文化交流。双方开展多次合作,为高校数字媒体教育领域培育出更优秀的创意文化人才。

大卫·洛克菲勒是洛克菲勒家族的第三代,是兄弟中最小的一个,也是最出色能干的一个。他的事业不在石油上,而在大名鼎鼎、位列世界十大银行第六位的曼哈顿银行上。他任该银行执行委员会主席兼总经理以后,使该银行从资金二十亿美元上升到资产净值达三十四亿美元。 2017年3月20日,美国亿万富豪大卫-洛克菲勒去世,享年101岁。

1911年,依据休曼反垄断法案,标准石油被分拆,但洛克菲勒家族仍是美国最富有的家族,且经历六代人,从未引发任何争产风波。

考察团队看到了在中国发展医学教育的迫切性,因此,1915年,基金会斥资20万美元购买了北京“协和医学堂”作为医学院校址,为符合“高标准”的规模,又以12.5万美元的价格另外购买了医学堂附近的豫亲王府。

2018年5月26日,中国艺术国际行总裁史蒂文·克拉克·洛克菲勒先生与其中国合伙人龚庭玉女士来访凤凰教育,与凤凰教育凤凰数字媒体行政总裁汪应忠、凤凰教育蓝海达信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唐昌平,运营中心总监李可,就数字创意、影视教育、金融投资等领域合作展开会谈。蓝海创意云副总裁成文,蓝海创意云北京公司总经理邵轩,曦技科技(美国DC漫画亚洲制作部)总裁王国良等参加研讨。

据悉,洛克菲勒家族的信托本金自动传给受益人的子女,委托人把资产注入信托之后,即在法律上完全失去该资产的所有权以及控制权。受益人在30岁之前只能获得分红收益,不能动用本金,30岁之后可以动用本金,但要信托委员会同意。

你要重视你的环境。就像食物供应身体一样,精神活动也会滋润你的心理健康。要使你的环境为你的工作服务,而不是拖累你。不要让那些阻力,亦即专门扯你后腿的人使你萎靡不振。让环境帮助你成功的方法是:多接近积极成功的人,少同消极的人来往。

起初,建造预算100万美元,至1919年底,建设学校费用竟已达750万美元。而超出的预算则要归因于小约翰的一句“不惜代价”。

按照可比价值测算,洛克菲勒拥有的净资产高达3180 亿美元,依然是到目前全球最富有的人。据说,比尔·盖茨、沃伦·巴菲特等当今全球最富有的人,无不把洛克菲勒视为偶像。

约翰去世后,儿子小约翰继承了大量的财富,也因此承受了巨大的压力。1913年,一场激烈的劳资冲突使洛克菲勒家族在纽约的宅院受到袭击,这彻底改变了洛克菲勒家族传承财产的态度:

到1890年,标准石油公司已拥有了10万名员工,是世界上最大最富有的公司,而洛克菲勒则被称为“美国史上第一个十亿富豪”。但由于其实质上的垄断地位,约翰备受指责。

钱一到手,安德鲁斯兴奋极了,他自以为自己交了好运,认为他手里持有的股票根本不值一百万。但他没有想到,我很快一转手就赚了三十万。这事传到他那里, 他竟然骂我手段卑鄙。我不想因为区区三十万就落得个卑鄙的名声,就派人告诉他可以按原价收回。但懊恼中的安德鲁斯拒绝了我的好意。事实上他拒绝的是一次成为全美巨富的机会,如果他能把他价值一百万的股票保留到今天,就会成为当然的千万富翁。但为赌一时之气,他丧失了终生再也抓不住的机会。

要有所成就就要避免落入各式各样的陷阱或圈套。在任何一个地方都有人自知不行,却硬要挡住你上进的路,阻止你更上层楼。有许多人因为力争上游,而被人嘲笑甚至被恐吓。还有些人非常嫉妒,看到你努力上进,力求表现,会想尽办法来作弄你,要你难堪。

本报讯 (记者于忠虎 见习记者翰飞) 西咸“朋友圈”又有了新“朋友”。5月22日,洛克菲勒基金会主席史蒂文·克拉克·洛克菲勒带领美国教育医疗经贸考察团到访西咸新区。通过实地考察,达成多个意向,将推动双方在教育、金融、医疗等领域的投资合作。

为了将煤油卖到更多地区,约翰的方法是:“在许多国家里,我们得先生产油灯,再教当地人学会使用煤油。”为了扩大人们对煤油的需求,公司以低价卖出了成千上万盏煤油灯和灯芯,有时还免费赠送给第一次买煤油的顾客。

此外,约翰还打破家族企业的“子承父业”弊病,退休时并未让儿子接班,而是让基层员工出身的阿奇博尔德接任。

在商界,提起美国洛克菲勒家族的财富盛名,用"家喻户晓,妇孺皆知"来形容绝不为过。这个迄今已繁盛了六代的"世界财富标记"与美国乃至国际政经都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当你有任何困难时,明智的做法是找第一流的人物来帮你。如果向一个失败者请教,就跟请求庸医治疗绝症一样可笑。你的前途很重要,千万不要从长舌妇那里征求意见,因为这种人一辈子都没有出息。

这种机制使遗产始终是一个整体,家族企业既不会因为分家而变小或终止,也不会因为代代传递而被逐渐分割成若干个部分,可以发挥规模优势,获得更好的经济效益。

洛克菲勒不仅是一位成功的商人,还是一位教子有方的父亲。他知道,能带给孩子一生幸福的不是金钱,而是完整的人格、强大的内心和良好的生活习性。

标准石油公司、大通银行、洛克菲勒基金会、洛克菲勒中心、芝加哥大学、洛克菲勒大学、现代艺术博物馆、以及在“9 11”中倒塌的世贸大楼……翻开美国史,洛克菲勒家族无处不在。从洛克菲勒家族神话的创始人约翰·戴·洛克菲勒算起,这个美国首屈一指的财富家族已经繁盛了六代。财富延续六代,富可敌国却名声扫地1839年7月8日,约翰·戴·洛克菲勒出生于纽约州里士满的一个农场。他是6个孩子中的老二。父亲威廉·艾弗里·洛克菲勒拥有田产,并做些木材及成药生意。家里经济困难的时候,老洛克菲勒就会神秘地消失,不久后驾着马车得意洋洋地归来。他一个一个抱起跑来迎接他的孩子们,往他们手中放几个硬币,再亲亲他们的小脸蛋。洛克菲勒后来才知道父亲神秘消失的去向——做推销杂货和行骗的货郎。老洛克菲勒总是装得又聋又哑,向印第安人推销货物。他还风尘仆仆地奔波几百英里之远,推销治疗癌症的“万灵药”,每次收费25美元,足足抵得上当时人们两个月的工资。1855年,由于父亲触犯刑律,洛克菲勒一家不得不迁居俄亥俄州的克利夫兰,洛克菲勒也不能继续上学,只好听从父亲建议,花了40美元在福尔索姆商业学院克利夫兰分校读了一个为期三个月的课程。虽然个人行径并不光彩,老洛克菲勒在教子上却很有一套。他一有空就教儿子如何写商业书信,如何准确而迅速地付款,及如何清晰地记账。他深知社会的现实和世道的冷酷,所以常用一些特殊的方式教育孩子,使他们在踏入社会之前就学会坚强和精明。洛克菲勒16岁开始做店员,19岁时,他结识了比自己大12岁的莫里斯·克拉克。克拉克对他很信赖,把自己在商行做事的许多生财诀窍都传授给他。不久后,两人合伙办起一家公司——克拉克·洛克菲勒商行仅经营了一年,就获得45万美元的盈利。霸气的石油帝国是如何建立起来的?19世纪60年代,随着宾夕法尼亚州的石油开采,铁路一直修到了克利夫兰。洛克菲勒主张与懂得石油提炼技术的塞缪尔·安德鲁斯一道,将公司的业务扩展到炼油业,却遭到合伙人克拉克的反对,两人不得不分道扬镳。洛克菲勒以更高的标价取得了公司股权,将其改名为“洛克菲勒·安德鲁斯公司”,干起了石油事业。1870年1月10日,洛克菲勒兄弟和安德鲁斯等5人创建了标准石油公司。1872年,洛克菲勒开始计划垄断炼油厂,抑制价格的大起大落。他下令在全国不惜血本地收购炼油厂,越快越好。这时候的他,野心勃勃,恨不能一夜之间荡平全美国,独霸世界石油市场。短短3个月,洛克菲勒就打败了克利夫兰、费城和匹兹堡石油区的一切竞争对手。据 1878 年的不完全统计,美国每年的石油总产量为3600万桶,标准石油公司产量就有3300万桶,占全国总产量的90%以上。人们惊呼,自哥伦布发现新大陆以后,还没有谁能像洛克菲勒这样,独领工业王国风骚。这时的约翰·戴·洛克菲勒刚满40岁。

约翰去世后,儿子小约翰继承了大量的财富,也因此承受了巨大的压力。1913年,一场激烈的劳资冲突使洛克菲勒家族在纽约的宅院受到袭击,这彻底改变了洛克菲勒家族传承财产的态度:一方面,小约翰选择了以信托的形式,将财富传承给后代;另一方面,他将家族财富拿出来彻底从事慈善事业,他一生捐出了5亿美元,这个数字超过了他一半的身家,消解在民众眼中他的家族财富是原罪的印象。刚刚度过百岁生日的第三代族长戴维·洛克菲勒被估算身家32亿美元,他也承诺,会将自己过半财产捐赠给慈善事业。

家族创始人约翰深知财富可以造就人,也可以毁灭人,他时刻给子女灌输勤俭节约的价值观,孩子没长大前,他没带他们去过办公室和炼油厂,以防孩子知道自己身在豪门。退休后,约翰热衷施舍财富,和钢铁大王卡内基开创了美国富豪捐出财产做慈善的先例。

洛克菲勒坚信他人生的目的是“从其他恶性竞争的商人们身上赚取尽可能多的金钱,而用此金钱发展有益人类的事业”。他以许多负面手段致富,但他终生不抽烟不喝酒,私生活严谨,一生勤俭自持。他在晚年将大部分财产捐出,开美国富豪行善之先河,成为美国近代史上最富传奇色彩与争议性的人物之一。

2015年6月,作为洛克菲勒家族“族长”的他迎来百岁生日,成为世界最老的亿万富翁。

洛克菲勒家族的第四代受到上世纪60年代西方反叛思想的影响,开始逐渐淡化宗教和家族观念。劳伦斯的女儿,1941年出生的露西就曾说:“当我听人提到我的姓氏时,往往会感到不知如何是好。我之所以没有选修美国历史,就是不想听人家提到洛克菲勒家族。”戴维的长女桑德拉1935年出生,更成为抛弃家族姓氏的第一人。她在24 岁时,将自己的名字改为桑德拉·费里。

1915年,大卫出生于纽约市,当时他家虽已有亿万财产,可孩子们每周只能得到三角的零用钱,同时每人还必须准备一个小账本,按父亲的要求将三角钱的使用去向登记在上面,经检查后,如果使用合理,还能得到奖励。孩子们得到的零用钱随着年龄的增长而增长:十一二岁时,每周能得到一美元,十五岁时,每周能得到两美元左右。因此大卫长大后离开家时,已拥有许多账本。大卫的父亲为了教育孩子从小懂得金钱的价值,故意将孩子们处于经济压力之下。零用钱很有限,如果想多用怎么办?方法只有一个,自己去挣。大卫小的时候就知道从家庭杂物中挣钱:捉住阁楼上的老鼠,每只可挣五分钱,而劈柴禾、拔杂草等杂活则按照时间来计算工钱。大卫有一招更绝,他设法取得了为全家擦皮鞋的特许权。然而,他必须在清晨六点以前起床,以便在全家人起床前完成工作,擦一双皮鞋五分钱,一双长统靴一角钱。大卫在童年时代没有享受过任何超级富豪的生活,他穿着和雇工一样的普通衣服,生活既简单朴素又紧张而快乐。他有一位大学时的同学,是位大手大脚花钱的富家子弟,甚至可以在开口索要之前就能获得他想要的东西。可大卫说:“他是我认识的最不幸的人,他结了三次婚,换了数次工作,永远也不会发挥自己的能力。

19世纪60年代,随着宾夕法尼亚州的石油开采,铁路一直修到了克利夫兰。洛克菲勒主张与懂得石油提炼技术的塞缪尔·安德鲁斯一道,将公司的业务扩展到炼油业,却遭到合伙人克拉克的反对,两人不得不分道扬镳。洛克菲勒以更高的标价取得了公司股权,将其改名为“洛克菲勒·安德鲁斯公司”,干起了石油事业。1870年1月10日,洛克菲勒兄弟和安德鲁斯等5人创建了标准石油公司。

洛克菲勒基金会于1913年成立,首批捐资1亿美元,第二代继承人小约翰为基金会主席。老约翰一直想在中国办一所培养综合人才的大学,为此先后于1908、1914、1915年三次派员来华考察。

安德鲁斯先生是一个没有商业头脑却自以为是的人,他缺乏成为伟大商人的雄心却有着邪恶的偏见。这种人与我发生冲突毫不奇怪。

座谈会上,美国南加州大学建筑学院前院长马清运介绍了西安基本情况,太平洋国际资本首席执行官安东尼·胡介绍了太平洋国际资本情况及投资意愿。来自摩根斯坦利、哥伦比亚大学、欧盟研究与创新中心等企业和机构负责人分别介绍自身业务开展情况及意向合作领域,西咸新区及各新城招商部门负责人做招商推介,现场交流气氛热烈。

洛克菲勒的行业垄断和利润压榨,激起了公众对标准石油的反对情绪。在那一段时期,洛克菲勒成了一个富可敌国却名声扫地的人。他的名字几乎成了冷酷、贪婪、剥削、掠夺的同义词。事实上,冷酷、贪婪等形容词用在洛克菲勒身上,是不确切的。从做售货员起,洛克菲勒就把自己收入的1/10捐赠给慈善事业。时至今日,许多学校、医院、科学研究基金会、教会组织、残疾人基金会等机构,仍在接受来自洛克菲勒家族的捐赠。

随着财富的积累,洛克菲勒的诸多行为也开始遭到批判。他善于使用铁路回扣,也就是行贿铁路运输商等不公平竞争手段,切断小企业的原油供应和铁路运输,从而击败竞争者,形成托拉斯帝国。遭到纽约州参议院、美国联邦众议院的调查和惩罚后,他又采用了新的“持股公司”制度,吞并大量小企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