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歇尔·道克瑞(Michelle Dockery),1981年12月15日,出生在伦敦东部城市罗姆福德,英国演员及歌手。

狄更斯的第一读者远非“走火入魔的贵族”,但作为最伟大的小说家之一,他喜欢鬼故事,并有可能称得上写了最著名的一部。《圣诞颂歌》(A Christmas Caro)是高尚的文学,是一个严肃的道德故事——也是第一流的娱乐。它时而令人惊悚,时而动人心弦,时而妙趣横生,在书本之外,那些人物已进入熟悉和理解他们的世界。

在电影中,他很有兴趣思考哪一种精神价值观(换言之,不仅仅是超自然的,更是卓越非凡的价值观)能够在我们这个过于物欲横流的社会中让人久久难以忘怀。《私人采购员》表明了,一种形而上学的观念已经迁移到了别的领域:进入到艺术中、充满声誉的时尚圈中、进入到闪闪发光的万神殿内,半真半假的人们充斥着互联网的八卦网站。

虽然影片如此精雕细琢,但拍完之后福斯公司惴惴不安于片中吉登斯与小男孩接吻的那场戏(原著没有这个情节),英国电检部门最终给影片定级为12级。影片上映之后,观众完全不喜欢这部电影,因此票房失利。

由于福斯公司坚持要用Cinemascope宽银幕格式来拍摄,因此克莱顿与摄影师弗雷迪·弗朗西斯(《光荣》)为影片设计了大量深焦镜头构 图,大部分的场景中,演员被分置在前景和远景两处,前景处的演员的特写显得无比巨大,增添了恐惧感,远景处的演员则始终处于危险之中。

《私人采购员》不是阿萨亚斯第一部联系密切的电影(宾馆里那两个卡地亚的包究竟发生了什么?警察们面对Maureen作为一个证人或是嫌犯又有多感兴趣?)。但是这些似乎都没有呈现出电影中的真正问题,那就是简单叙述的记录很少起到作用,比投机的方式还要少。阿萨亚斯的作品通常都是临时的,本质上是断断续续的篇章,以一种持续且散漫的方式对电影史、当代文化政治、世界面貌进行调查。

文学学者告诉我们,鬼故事起源于18世纪的哥特小说,或19世纪的狄更斯,但我们忘记了,相对来说我们的虚构文化是规模较小的。在日本和印度等国家,超自然的故事有着古老的起源。它是一种讲故事的普遍形式——事实上,我经常认为穴居人一定讲过鬼故事,以解释洞中的火投下的阴影。据我的小说《黑衣女人》(The Woman in Black)上演的戏剧在有鬼故事体裁传统的国家——墨西哥、日本和印度——受到了异常欢迎,但在被人们描述为“理性”的国家失败了;德国人从来就理解不了它。

丹尼尔·哈丁1997-2000年担任挪威Trondheim乐团常任指挥,1997-2003年担任瑞典Norrkoping交响乐团常任客席指挥,1997-2003年担任德国不莱梅德意志市内爱乐乐团音乐总监,2006年,他被任命为伦敦交响乐团的首席客座指挥,并从原来的VIRGIN古典转投古典厂牌巨头Deutsche Grammophon旗下 。2007年,担任瑞典广播乐团音乐总监。2002年,丹尼尔·哈丁获得由法国政府颁发的“艺术及文学部级骑士勋章”。从2016年开始,哈丁成为巴黎交响乐团首席指挥。

好啦最后,赫敏小主已经发Twitter表示:大表哥能演野兽,她实在是太高兴啦。两人的合作想必是愉快且和谐的。噢对了,小丹丹已经结婚了哈,且已身为人爹了。

由于悬念设计得巧妙,因此这样的画面构图与影片的恐怖气氛也比较相衬。不过这种构图对于灯光的要求很高,因此为了获得景深,弗雷迪·弗朗西斯不得不利用大量高强度的灯光进行布光,以至于黛博拉·寇儿不得不在现场戴着墨镜。

这部电影的女主角正是Lady Mary米歇尔·道克瑞,两人在《唐顿庄园》之前就已经在一起...合作了!

Dan在《唐顿庄园》里饰演Grantham伯爵的远房亲戚Matthew,他风趣、得体、正义,且痴情!是的,他堪比琼瑶笔下的男一号,是一切美好的象征!但是,大表哥在第三季后就退出了剧组......无数少女(and少男)心碎!

众所周知,英国优秀的演员“一抓一大把”,想要脱颖而出并非易事。就像演技精湛、风格奇特的卷福,要不是碰上“福尔摩斯”,也许还只是个小众的实力演员而已,更不会有好莱坞电影频频向他招手。而对于Dan来说,是《唐顿庄园》成就了他。

堂主搜刮了一下小Dan的其他作品,堂主觉得完全就是“大表哥走错剧组”即视感啊!每一部都是大表哥,连衣服都不带换的啊。。。

鬼故事常常很短——它很难维持到五万个词以上而不松懈——但最近几个作者已成功地写出了较长的篇幅。萨拉·沃特斯( Sarah Waters )和米歇尔·佩沃(Michelle Paver)尤其好。如果你偏爱短暂而强烈的冲击,那么MR James适合于你,LP·哈特利(LP Hartley),伊迪斯·华顿(Edith Wharton),EF·本森(EF Benson)和伊利莎白·鲍恩( Elizabeth Bowen)也不错。据我所知,鲍恩的《魔鬼情人》(The Demon Lover)是最令人恐惧的,而这一点随着熟悉程度而改善。E·内丝比特(E Nesbit)著有《寻宝者》(The Treasure Seekers),是一位非常好的童书作者,她也写过一些很棒的短篇鬼故事。

我们看待数字化是平凡的、适应于家庭生活的,是一种我们能够放进口袋里、以手机应用的形式来呈现的能力。然而数字化还享有一种准神奇式的声誉:那就是我们中的大多数人其实都不理解它是怎样运作的,但是我们仍然依赖着它作为一种可以被随意想起的无所不在的力量,当被需要的时候它允许我们召唤神谕(如维基百科),可以和遥远的人们沟通就像是盯着一个水晶球(如Skype),或者甚至是接收到未知领域发来的消息(正如Maureen一样,严重地认为信息可能是来自她死去的兄弟)。

西方或因宗教传统过于强大,鬼文化不是很发达,但古希腊的多神文化并没有泯灭,民间受压抑的精怪文化也一直在悄悄流传,终于在18、19世纪出现了哥特小说和鬼怪故事的流行,20世纪以来恐怖小说和电影更是盛极一时。相形之下,中国的此类体裁传统反而黯然失色了。看来,听鬼故事确是人类无法扼止的一种基本心理需要。所以者何?我想,从神经化学的角度看,可能是那个神秘的多巴胺在人的大脑神经里作崇吧。而从心理学的角度看,则是人类企图解释神秘自然现象,或企图寻求超越现世的一种心理体现。据报道,目前量子物理学已携手心理学对人类灵魂进行了研究,研究者提出人类灵魂并不只是大脑神经细胞的产物,而是形成于宇宙之中;人类死亡之后,他们的量子灵魂从身体中释放,重返宇宙。虽然还有争议,但这仍是一个令人欣慰的消息。确实,一个无鬼的世界多么无聊,又是多么令人恐惧啊!

伊恩·波斯特里奇的巡演足迹遍布世界,包括萨尔茨堡、爱丁堡、慕尼黑、维也纳、奥尔德堡等地,多次登上舒伯特音乐节、卡内基音乐厅和米兰斯卡拉大剧院等国际知名演出场所。伊恩·波斯特里奇担任诸多艺术机构的常驻艺术家,如维也纳音乐厅(2003年至2004年)、舒伯特音乐节(2003年至2004年)、伦敦巴比肯艺术中心(2008年)、卢森堡爱乐音乐厅(2010年至2011年)、伦敦威格摩尔厅(2011年至2012年)和德国汉堡音乐厅(2012年至2013年)。

“你相信有鬼吗?”在采访中他们总是这样问我。我的回答是:“我保持开放心态。“新物理学为鬼魂保留了余地,但需要时间去证明。虽然我并不明白,但是量子物理学家不是容易上当受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