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还透露,为了证明比英球迷更流氓,才是很多俄罗斯足球流氓去马赛的原因,就是专程为了和英国足球流氓打架。据悉,在英俄大战前,150名俄罗斯最强足球流氓去到了马赛。

但是,地下世界中的更新换代是需要通过流血解决的,俄国黑帮在持续了十年的稳定格局之后,2009年10月9日,伊万科夫在莫斯科街头被狙击手打了五枪,当场被打烂了。2013年1月16日,乌索阳也在莫斯科被当街刺杀,脸都被打烂了。这两次暗杀背后的黑手都指向了黑帮新贵Oniani,两位教父的死亡预示新王登基。但Oniani的能力是否会维持住新秩序的稳定?俄国未来是否会爆发新一轮的黑帮战争?一切都是未知。

然而……另有一个“训练有素的群体”……称自己为具有暴力天赋的足球流氓,好像比黑手党还要狠。

其中最为牛逼的当是大名鼎鼎的普加乔夫(早期斯总裁对我们伟大的毛爷爷还不了解的时候把我们的毛爷爷比作中国的普加乔夫),就是在1773年领导大起义的那位,干掉无数沙俄贵族,后来被叶卡捷琳娜女皇给KO了。

并且现场所有的外来词汇必须经过正确的翻译或者是得到体育赛事官方组织的认证。当然这一切只是开始,向足球暴力宣战并非一日之功。

[7]Football,Violence and Social Identity,Richard Giulianotti

[3]FOOTBALL HOOLIGANS,Grinnell College Subcultures and Sociology,

俄罗斯的黑帮势力已经深深地嵌入这个国家的政治、经济、文化、安全等重要领域,俄黑帮已然成为守护俄帝国荣耀的中坚力量。

这帮古拉格群岛出来的苏军作战极其不要命,死伤率也极大,但是在二战结束后,斯大林翻脸不认账,又把他们扔回了古拉格。律贼团体对这些加入苏军的囚犯一直恨之入骨,一看他们又被斯大林卖了,立刻开始疯狂报复。但是在地狱般战场上存活的犯人们一个个也是嗜血战士,由此,律贼和素卡们在集中营里爆发了血腥的地下战争,史称“素卡战争”(the bitches war)。

普京承认这事儿有损国际形象,但还是忍不住补刀:“我不知道200名俄罗斯球迷怎么会击败几千英国人。”

年轻人急于摆脱喝多了伏特加的俄罗斯醉汉形象,并觉得英国的流氓是“海量啤酒和薯片的脂肪表现形式”。来源:BBC

http://tup.66vod.net:888/xintu/bbb/mhzed4worcn.torrent

其中最牛逼的一件事是当年车臣恐怖分子劫持了一大批人质,俄罗斯政府搞不定,专门请出乌索扬去和车臣势力谈判。

直到1917年布尔什维克革命时,盗贼世界还在活跃。伟大领袖列宁曾在路上遭到强盗们的袭击,这让列宁大怒,想要组织力量消灭他们。但是那时候布尔什维克们面对的敌人太多,又得打内战,还的打外战,列宁还没抽出空对付盗贼,就中黑枪病死了。

2007年世界足球先生,成名后从AC米兰转会到皇马,伤病困扰,失意西甲转会到美国大联盟至今。卡卡是个低调阳光型帅哥,喜欢的座驾是奥迪Rs6 Avant!

这两位大佬还组织了一个名为obshchak的共同基金,资金量高达十亿美元,这笔钱用于购买政府债券、放债、发黑帮分子的抚恤金!

丨 “战役”的前一天晚上,流氓还会聚在桑拿房里进行团建,用新鲜捕捞的小龙虾补充蛋白质,并一起唱战歌。来源:BBC

1991年,苏联帝国崩溃,混乱接踵而至,黑帮们像蛆虫一样从帝国的尸体上疯狂滋生,他们蚕食掠夺着帝国剩余的血肉。当时的俄国政局一片混乱,在叶利钦发动炮打白宫,普京还在做圣彼得堡市长小助理之际,俄国黑帮却迎来了信马由缰般的发展。

唯一可以确定的是,只要现实中的种族、阶级、国家矛盾仍然存在,足球流氓的土壤就不会消失。

在俄罗斯,极右翼民族主义者是“乌尔特拉”的土壤,甚至在俄罗斯官方机构中,也有一些人有类似倾向。

对足球流氓来说,打架就跟沉迷网游一样,那里没有失业烦恼和阶层焦虑,只要拳头够硬就可以赢得尊重。

对于俄罗斯体育部长的批评,但列贝德夫不以为然:“我很不理解那些批评球迷的言论,我们应该维护自己的人民。无论是在马赛还是其他城市发生冲突,那都不是球迷的错,而是法国警方缺乏组织这类大赛的能力。”

“战斗民族”的小青年很快青出于蓝,把战士的品格和力量视为目标,而英国的流氓前辈则是“和欧洲文明一起衰落的过期货”。

在七十年代,律贼们终于成了一股在地下影响整个苏联社会的庞大力量,这些黑帮也开始了小规模的火拼,由此也产生了一些秘密会议,对地下世界的权力分配进行了划分,此时黑帮开始被民众熟知,被称为“黑手党”。

臭名昭著的毒贩,帕特·泰特,在英国埃塞克斯黑社会的发家史。是2007版"崛起"的前传。

除此之外,法案还明确规定禁止球迷携带烟火等易燃易爆物品进入比赛现场,同时用于掩盖面部和背部的面具等也被禁止携带入内。另外,观众席上的横幅和旗帜上不能带有政治色彩,也不能出现具有纳粹主义、极端主义或挑衅性意味的文字或图片。

残酷的暴力也成了俄罗斯“大国崛起”的阳刚之气的象征,比如莫斯科斯巴达俱乐部的极端球迷组织“角斗士”的纲领就是:“我们想变得更强大更好,这样就可以保卫我们自己,我们的家人,我们的人民。”——这看上去已经完全和足球无关了。

接受本国媒体采访时,列贝德夫继续高调:“十之八九,球迷会在比赛前后发生冲突甚至搏斗,这很常见,波兰和北爱尔兰球迷不也发生冲突嘛。俄罗斯球迷受到英格兰人的挑衅,是对手先挑衅,我们的球迷维护了国家荣誉,没有让对方辱及自己的国家,那些批评他们的人,如果当时也在看台上,相信也会加入到战斗的团队中。”

值得一提的是,1980年,莫斯科举办奥运会,苏联政府也玩起了“全民大健身”的运动,一场由此被激发起来的健身狂潮席卷苏联全国。

1991年苏联解体后,新一代俄国公民逐渐长大。那些年轻、孤独、前途渺茫的下层青年在电视里看见英国足球流氓的团战画面,就像看热血动漫一样,把这些打手当成了精神偶像。

五届世界足球先生 当前世界上最好的足球运动员,没有之一,未来要成为球王的男人!相比于C罗的傲娇,小编还是喜欢梅西这样优雅低调的男士,业界好口碑嗷嗷的好!

一些球迷团体的头目已经公开宣称,俄罗斯黑手党开始直接插手很多俄罗斯的球迷组织,以期通过球迷达到扩大自己势力的目的。莫斯科迪纳摩俱乐部的一些球迷组织就得到了某黑手党组织的大力支持,足球流氓到外地看球的旅游费用都是由他们提供。

当然,俄罗斯足球流氓有自己的处事方式。“英国球迷打架时喜欢用酒瓶和椅子,但我们不一样,俄罗斯的特色是拳头,因为使用武器会造成不必要的伤害。对于我们来说,球迷斗殴就像运动,但我们不是想杀人,我们只是为了显示俄罗斯力量。”这位足球流氓说道。

杀过人的黑道人物,会在自己的自己的肩膀上纹上一把匕首,象征着“我已开过杀戒,可以雇用我干掉别人”,匕首上的血滴数量代表此人杀过多少人。

不得不说俄罗斯足球流氓,于上届欧洲杯期间在波兰华沙的闹事就已震惊了欧足联,俄罗斯足协还因此被罚款。当时东道主波兰迎战俄罗斯,比赛当天正值俄罗斯国庆日,约2万名俄罗斯球迷拥入华沙,但其中有一半的人都没有球票。

在Facebook上,一名自称“尤里”的俄罗斯流氓称:“我们都是硬汉,很多人来自军队和警察队伍。”“我们在丛林中作战,到比赛中来练手和打斗。英格兰人根本没机会,俄罗斯才是第一!和你们一样,我们也喜欢啤酒和姑娘,但战斗才是第一位的。”

本届欧洲杯英格兰与俄罗斯球迷爆发大规模球迷冲突,但从结果上说,这次“交锋”有些一边倒,三狮军团的球迷被揍得不轻,而他们的对手这批俄罗斯足球流氓,来头可不一般。

苏联时代一对黑道夫妇的情侣纹身,上方意为“分离之苦甚于地狱之劫” 。下方缩写意为“爱你无法自拔”。郁金香和玫瑰的图案代表他们第16和18个结婚纪念日在狱中度过。

2000年,西方的一份调查报告称,俄罗斯经济总量中的50%有黑帮的影子。在普京时代,黑帮大佬开始和和一些政治精英建立亲密关系,比如乌索扬长期和FSB(俄罗斯国安局)保持合作关系,通过地下手段帮助政府办事,很像杜月笙和国民党的关系。

与想象中的黑帮混混不同,这些戴着面罩的流氓不仅不抽烟,也不酗酒,更没有搂着姑娘,看起来更像是自律的军人。平日里,来自不同背景、不同职业的“流氓”,因为共同“爱好”,一起在健身房或者野地里练习格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