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力红军西渡湘江以后,敌军如飞蝗扑来,切断了三十四师到江边的通道,三十四师血战数日,与敌人拼尽弹药。一〇〇团团长韩伟后来在回忆录中写道,“弹药打光了,红军指战员就用刺刀、枪托与冲上来的敌人拼杀,直杀得敌人尸横遍野。我团一营有位福建籍连长,在战斗中身负重伤,肠子被敌人炮弹炸出来了,仍带领全连战斗。阵地上空铁火横飞,山上的松树烧得只剩下枝杆,但同志们仍英勇坚守阵地,顽强战斗。”

忽然,东北方响起了敌机“嗡嗡’的怪叫声, “卧倒,敌机投弹了!”排长命令着。接着几声巨响,炮弹在阵地爆炸,一名战士不幸中弹落崖。敌人在飞机和迫击炮的掩护下,又向阵地发起猛攻。

临县史志办主任张海红对临县的历史颇有研究,她很热心地带领我们去实地察访,并充当起了翻译、解释老百姓方言的工作。她说,这场战斗,《临县志》里早有记载,与《抗战日报》的报道基本一致,提到孟超志、赵清功和4名战士,子弹打光,不当俘虏,砸毁武器,跳崖牺牲。不同的是以“马蕊坡突围战”来命名这次战斗。

明星入伍真人秀节目《膜法传奇·火线英雄》集齐六位老、中、青(#^_^#)三代壮实(☆_☆)男星,让他们入伍体验实战消防部队生活。体验分为三个层级:新兵集训、特色特训、及真实出警。

“七.七”卢沟桥事变后,抗日烈火,熊熊燃起。在房山、涞水、门头沟等地建立起的平西抗日根据地,是晋察冀根据地的最前沿,是插入日本帝国主义华北统治地区的尖刀。被日本侵略者视为眼中钉,不惜重兵一次次地进行扫荡

1940年秋,是八路军发动百团大战的初期阶段。那么大家知道百团大战名字的由来吗?1940年九月,八路军左翼纵队司令员熊伯涛率部破袭井陉岩峰到活路段,正太铁路是北方重要的交通要道,破袭正太铁路意味着切断日寇的后方补给,意义非凡。起初只有个团参与到战斗中,经过与日寇多日的破袭战与反破袭战,战况越发激烈,最后增至有一百多个团参与其中,所以后称百团大战。时年9月6日,日寇纠集近三千兵力,向三峪村的八路军左翼纵队进行围剿,我地方武装井、平、获游击队第三中队,奉命在挂云山牵制敌人,掩护八路军主力转移,由挂云山第三支队中队长李恒山带队指挥,区武委会妇女部长吕秀兰带着青抗先、儿童团,上山协助作战。儿童团的孩子们最大的也不过十几岁,平常负责通信放哨等工作。一天一夜的激战中,英勇奋战的战士们在敌众我寡的形势下打退鬼子数十次进攻,牺牲40多名同志,把近三千名鬼子,牢牢牵制在挂云山下。中队长李恒山虽身患疟疾,发着高烧,但仍浴血奋战,打光最后一颗子弹后,挥起长刀,与日本鬼子展开了肉搏,看着眼前的敌人一个个倒下,李恒山终于体力不支,在敌人的机枪扫射中不幸中弹牺牲。在日军的火力压制下,一个又一个同志在卧狼垴的战场上倒下,最后只剩下李芳芳一人,机枪的子弹也用尽了,只剩下了唯一一颗手榴弹,李芳芳把战友们的枪摔断,一截一截的甩向敌人,鬼子见山上只有李芳芳一人了,便端着刺刀向他逼来,当敌人快到身边时,李芳芳拉响了最后一颗手榴弹,用血肉之躯与敌人同归于尽。随后,巾帼英雄吕秀兰接过了指挥棒,将剩余战士和当地民兵组织到一起,又战斗了几个小时后,掩护其他同志突围后,山上仅剩下吕秀兰、康二旦、李书祥、康英英、康三堂、刘贵子六位战士,与冲上山的日军展开殊死搏斗。在敌众我寡的形势下,六位战士面无惧色,誓死与侵略者斗争到底。当时吕秀兰在挂云山上,死死地拖住敌人,守住挂云山,不让敌人靠近一步,他自己宁可粉身碎骨,也要拖住敌人,坚持到天黑,为主力部队顺利转移提供了充足时间。

1943年4月的一天早晨,房山南窖据点的300多名日伪军,带着轻重机枪和迫击炮,经过霞云岭向十渡进犯,企图袭击房涞涿联合县党政军机构。

“报道”里提到的马家圪台就是现在地图上标的马家圪凹,由于该村地处山上高地,很像老百姓常吃的用筷子头捻出来的一种面食,只有音没有字,“台”“凹”基本与该发音一致,所以写哪个都对。同时由于战斗也在马蕊坡后山进行,因此,此次战斗叫“马家圪台/凹突围战”或“马蕊坡突围战”都可以。

在这种形势下,日寇依然坚守吕梁山区据点并继续“扫荡”,八路军予以顽强的回击。我们在采访过程中,偶然了解到发生在吕梁山上,一场《狼牙山五壮士》式的悲壮战斗。

123我们一起喊,123我们一起举起左手,高歌一曲呀,比如《好汉歌》。兰兰你先唱,兰兰唱:大哥向东走呀。。。。

作为晋察冀根据地重要组成部分的平西抗日根据地,是卢沟桥事变后中共中央北方局和八路军总部于1938年开始开辟建立的。其北临平绥线,东临平汉线,南临拒马河,包括当时宛平、房山、涞水大部,昌平、良乡、涿鹿、涿县、蔚县、宣化、怀来等县一部,且全区大部为山地,地势险峻,沟壑纵横。1943年,侵华日军为建立太平洋战场的后方基地,调集大批军队加紧对抗日根据地的“扫荡”。由于平西抗日根据地临近日伪华北统治区的中心——北平,紧扼日军北上、南下、西进的交通要道,是八路军抗战的前沿阵地,所以日本侵略者将其视为眼中钉、肉中刺,不惜重兵一次次进行“扫荡”。4月中旬,日伪军300多人,携带轻、重机枪和迫击炮从房山区霞云岭一带越过百草坨经马安村向十渡奔袭。当时,中共房涞涿县委、县政府机关,冀西部队(冀中二十七团)、一个新兵连、冀中十分区银行、印刷所、兵工厂、医院等机关以及二区区公所都驻扎在十渡或附近村庄。13日傍晚,县政府和冀西部队接到日伪军进犯的情报,县长郝绍尧立即组织机关工作人员西撤,并发动群众“坚壁清野”。县武装部组织民兵支援各机关转运物资。冀西部队则派出一个排、两个班预伏在十渡村北的老帽山北侧山腰,一个班预伏在东北面岩山形成的隘口处,凭天险据守,紧扼河谷通道,做好阻击日伪军的准备,掩护八路军和党政机关及群众转移。八路军设伏的老帽山是十渡村与马安村之间的一座险峻山峰,位于拒马河一侧,因其山顶形似老人的帽子而得名。虽已是4月中旬,山中的夜晚仍然是寒气逼人。战士们静静地趴伏在老帽山的树林、灌木丛中和巨石旁,全神贯注地注视着日军的动向。第二天拂晓,日军和汉奸队组成的队伍打着“膏药旗”,耀武扬威地沿着山谷小溪从马安方向袭来。当日伪军闯入八路军的枪口射程时,排枪和机枪猛烈地射向敌群。突如其来的射击,打得日军晕头转向,有的猛往前冲,有的向后逃窜,还有的寻找隐蔽物进行还击反抗。一个回合下来,日伪军的十几具尸体已抛在了河谷。八路军战士初战告捷,斗志昂扬。排长重新动员布阵,准备粉碎日伪军的再次进攻。日伪军也确实没有后退,当惊魂稍定之后清醒过来,发现八路军的兵力并不多时,他们便组织火力以轻、重机枪掩护,兵分两路又向八路军猛扑过来,一场恶战在老帽山打响了。八路军战士分成小组,居高临下,分别占据山头和山腰间的悬崖,打得日伪军又一次败退,又有一些尸体丢在河谷。恼羞成怒的日伪军仗着人多和武器装备的优势,占据了老帽山山下的小山头,又重新集中火力,架起机枪疯狂地向八路军的阵地发起轮番猛烈攻击。战士们被紧密的炮火压得抬不起头来,几个战士先后牺牲。形势不利,但为了政府机关跟团部的安全转移,八路军战士却是愈战愈勇。日伪军冲上山坡,被八路军打下去;日伪军再次往上冲,再次被八路军打下去。战斗异常激烈。战士们用集束手榴弹掷向敌群,巨大的爆炸声震得地动山摇,日伪军血肉横飞,战斗形成拉锯态势。在武器装备的劣势下,面对十倍于己的日伪军,八路军战士们与日军搏斗时陷入异常惨烈的战况,也有很大伤亡。老帽山阻击战一直从早上持续到中午。当八路军战士一次次打退敌人的进攻,完成预定的阻击任务准备撤离阵地时,背后又响起了枪声。出乎意料的是,一股日伪军居然从老帽山北侧山腰上方压了下来。原来,日伪军从正面进攻屡遭失败,正无计可施之时,汉奸队却发现八路军阵地北侧山峰最高处并未设防,便利用空隙引导日伪军一个小队,迅速爬上八路军阵地背后的制高点,对八路军两面夹击,顿使八路军处在极为不利的危险境地。于是,排长一面指挥战士抗击冲下来的日伪军,一面组织撤退。此时,日伪军又从正面攻击上来,结果八路军腹背受敌,战斗进入白热化,枪声和手榴弹的爆炸声震撼山岳,硝烟弥漫。八路军战士在日伪军的夹击下且战且退。经过一番激战,大部分战士撤离阵地,但是搏斗中战士们也一个个相继倒下,最后阵地上只剩下6名战士。山上的日伪军步步压下来,山下的日伪军则在机枪的掩护下往上冲。英勇的6名战士面对凶残的日伪军无所畏惧,继续浴血奋战,此时尽管又有日伪军被打死在山坡上,但6名战士已经筋疲力尽,伤痕累累,而且子弹和手榴弹也已经全部打光。面对日伪军的步步逼近,战士们毫不退缩,举起山上的石头一次次砸向敌人。大批敌人又蜂拥上来,被逼到悬崖边的战士们肩并肩手挽手,像一座威严的群雕,傲然屹立在老帽山顶。当日伪军嚎叫着扑上来的时候,千钧一发之际,6名战士宁死不屈,义无反顾地怀抱枪支,退到山崖边,高呼着“打倒日本帝国主义”的口号,跳下悬崖。其中一名战士跳崖后挂在半山腰,他又挣扎着第二次跳了下去。6名战士全部壮烈殉国。六壮士以自己的英勇牺牲,保证了县政府部队机关跟人民群众的安全转移。当日伪军闯进十渡村,发现扑了个空,气急败坏,就放火烧了村里的400多间房子,向五合方向撤走了。日伪军撤退后,当地群众寻找到跳崖战士的遗体,将他们安葬在其牺牲殉国的老帽山下。因为没有人知道他们的姓名,当时并未树立碑牌,但他们的事迹却为人们铭记,广为流传下来。后来,为纪念先烈,教育后人,1984年2月,共青团房山区委和中共北京市房山区十渡乡委员会、十渡乡人民政府在老帽山半山腰修建起一座纪念碑亭。纪念碑正面镌有“为中华民族解放事业英勇献身的六壮士永垂不朽”字样,背面镌刻碑文,简要记述了烈士事迹。此处成为进行革命传统教育的基地。2014年,房山区又将“老帽山六壮士”的墓统一迁移到了平西无名烈士陵园,与其他抗日战争时期光荣牺牲的700名无名烈士相伴,一起长眠于巍巍青山之中,安息在他们曾经浴血战斗过的土地上。像这样的事迹,在平西抗日根据地也不是个例。1942年12月7日,1000余名日伪军进犯平西驻涞水野三坡的第七团,企图消灭平西地委机关和挺进军司令部。挺进军二连三排副排长李连山率战士18名,奉命在野三坡紫石口村西北的鸡蛋坨阻击进犯的日伪军。激战中,大部分战士牺牲,阵地上只剩下李连山和刘荣奎、宋聚奎、邢贵满、王文兴5人,而且弹尽粮绝,最终5人英勇跳下20余丈的山崖,壮烈牺牲。不仅如此,遍布京郊大地的一座座丰碑上,都承载了北京军民不屈的对日抗争,篆刻了无数英烈的忠魂,记录了永远不朽的历史。

幸运的是,由于树木草丛的阻挡,跳崖的韩伟和胡文轩、罗金党大难不死,被上山采药的土郎中救下,在老百姓家的红薯窖里藏了7天才死里逃生。数十年后,韩伟的儿子韩京京找到了当年救起父亲的土郎中后代,那口红薯窖也还在。当地老百姓还记得当时跳崖下来的红军团长,“他们三个你扶着我、我扶着你,颤颤巍巍地走着”。

在湘江战役中,有一支为中央红军主力突围殿后的英勇之师打得尤为惨烈,几乎全军覆没。它就是红五军团第三十四师。

阳光正好,照射在每个人脸上,像是镀上一层金。眯着眼望着山下密密麻麻遍布着每一个角落的房屋。像是踩在世界的顶端。看不清山下的车水马龙,眺望远方,在那雾里云里是否有孙悟空与妖怪正在打斗。

其实康师傅是怕高的,看他过去后都是蹲着的,在我跨过去的时候,差点就推到他,他被吓得,哈哈哈。。。

老帽山就在房山十渡风景区里边,是十渡村和马安村之间一座陡峭的山峰。因为山顶看起来像老人的帽子,所以被人们叫做老帽山。

日伪军恼羞成怒,他们仗着人多和武器装备的优势,重新集中起火力,向八路军的阵地发起进攻。日伪军冲上山坡,被八路军打下去,再次往上冲,又被打下去。日伪军实在冲不上去,气急败坏的就用机枪向山崖上疯狂地扫射,战斗一直打了两个多小时。

从2012年起,中国地质大学(武汉)发起并开始实施“7+2”登山科考活动。 “7+2”,指世界七大洲最高峰和南、北两极极点,代表着极限探险的至高境界。该校目前已经成功登顶亚洲珠穆朗玛峰、欧洲厄尔布鲁士峰、非洲乞力马扎罗山、澳洲科休斯科峰、南美洲阿空加瓜峰、北美麦金利峰,并成功徒步北极点。本次登顶南极最高峰并徒步抵达南极点,标志着该校“7+2”登山科考活动圆满收官。

刘兴福说,日军三面围困八路军,八路军从南山的马家圪凹那边突围过来,到了马蕊坡后山,再次遭遇日军。那时,他好奇地远远躲在山坳处观看。十七团一个连的部队被围在山上,队伍被打散了,很多战士子弹没了就与敌人拼刺刀,最后被逼得跳了高崖,有的摔死了,还有很多八路军被压在沟里,被日本人打死了。

湘江战役,是中央红军撤出中央苏区以来打得最激烈、损失最惨重的一仗。渡过湘江后,中央红军由出发时的8.6万人锐减至3万余人。

那天,我怀着崇敬的心情去看望了齐爷爷。90岁的齐爷爷眼不花,背不驼,虽然是满头白发,但看上去非常精神。齐爷爷18岁就担任了十渡村的“青年抗日救国会”主任,抗战积极勇敢,19岁就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再来种个田,拔个草吧。其实只是想拍爬上来的动作,然而拍出来是这样的。如下图,谁拍的,站出来,我不打你。。。

十渡,是京郊著名的风景旅游区。雄伟的老帽山巍然屹立在村北的群峰之中。这里,春天山花烂,树木苍翠,秋天满山漫山红叶,冬天白雪皑。像一幅壮美的画卷,老帽山是一座美丽的山。

当我提起七十多年前,老帽山的那场战役,老人依然激动不已,在齐爷爷的讲述中,我眼前浮现出多年前的战争场景……

显神庙伏击日军后,物资拉回了后小峪。郝培林老人说,那时八路军还给他们分了白糖吃。他与战士关系很好,当他退伍后,一直想着当年战死在架虎沟里的战士们,他总说:“现在国家困难,等将来富裕了,一定要给他们建一座纪念碑啊。”终于,临县县委、县政府在2015年8月,在后小峪村架虎沟口,为架虎沟战斗中八路军死难烈士立了纪念碑。立碑那天,郝培林老人穿着旧军装,戴着红军帽,胸前别着参加战争时获得的各种奖牌,向烈士们深深鞠躬,在纪念碑前久久站立。

2013年《快乐男声》热门选手。2013年参加陕西卫视的体验类真人秀节目《好爸爸坏爸爸》。2013年11月30日荣获音乐先锋榜最佳新人奖。

傲然屹立在老帽山顶。六壮士中年龄最小的通讯员,刚刚十九岁,他聪慧、机敏。前两天,.爸爸来信还叮嘱他;在部队要听首长的话,决不向敌人投降。上级决定,明天他就要去团部报到当机要员了……多少工作需要他做呀!然而,当祖国需要献身的时候,他是那样坦然、镇静。他和战友们透过弥漫的硝烟,深情的环视着祖国的壮丽山河,随着,“共产党万岁”的僚亮雄浑的声音,纵身跳下了悬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