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的少年时代,远方的亲戚总会和我提起长江大桥,在他们的心目中,长江大桥与南京是同等重要的并列。

在伦敦的伦敦眼(The London Eye),或又称为千禧之轮(Millennium Wheel)是世界上首座、也曾经是世界最大的观景摩天轮,仅次于南昌之星与新加坡观景轮。它于1999年年底开幕,总高度135米(443英尺),竖立于伦敦泰晤士河南畔的兰贝斯区,面向坐拥国会大楼与大笨钟的西敏市。

在刘苏儿小朋友的眼中,未来的大桥弯弯曲曲,悬在空中,汽车就像过山车一样,在天空中飞。

而针对于2016年7月14日发生的尼斯恐袭事件,法国政府也对英国人大道这一著名景点进行了改建,以杜绝类似卡车恐袭的惨案再度发生。尼斯政府于2016年10月公布了新的海边安保计划。根据计划,英国人大道将重新分割,将车道、自行车道、人行观光区全部分开,其中车道与自行车道之间用铁栅栏隔离,以防止车辆冲进人行观光区。此外,政府还将在重点景区安装90厘米高的可升降的安全立柱,一旦发生危机情况,城市安保部门可操控立柱竖起,保护居民安全。据悉,整个工程将耗资2800万欧元,预计2017年7月完工。

第一天游览了伦敦的经典景点。说其为景点,都是在其周围走一圈,走马观花。说其为经典,是因为在这些石头建成的建筑物,沉淀着历史,镌刻着故事。历史是不容篡改的,但是对于历史的看法却是可以由于认识、目的、利益的不同而异。我们允许各种不同看法的存在,没有必要去纂改历史,鼓动制造社会问题,更没有必要去破坏历史、毁灭历史事实,甚至破坏历史痕迹的保留。正是这种坚持和保留,形成了当今的伦敦。

泰晤士河上有那么多座桥,但是要论最雄伟的一座,没人会对伦敦塔桥提出异议。伦敦塔桥是泰晤士河流经伦敦地区的河段里最下游的一座桥,再往东的话,一直到肯特郡的达特福德才有一座高架的斜拉桥,然后就入海了。因此在19世纪下半叶随着城市的日益发展壮大,人们迫切希望在东伦敦能再建一座桥梁,以缓解泰晤士河两岸的互通压力。由于传统的码头位于西边的伦敦桥附近,如果不想影响老码头的使用,必须建造一座船只通行能力足够强的大桥,最好的办法就是建一座开启桥。

“图像的层叠”展厅展出了来自全国各地的人像摄影。无法亲身到访大桥的中国人,会在家乡的照相馆里,在绘制出的大桥背景前留影。这些背景画源自同一个拍摄角度。通过留影,人们参与到同一个被广泛传播的经典镜头之中。同时这些留影也见证了人们诸如团聚、毕业等等人生重要时刻。

桥的中部长61米,分为上下两层。上层是两条独立的人行道,曾因聚集许多小偷和妓女而于1910年关闭,现在作为博物馆的一部分已经重新开放。

插画家赵欣宇对选出的五张老照片中的背景画进行了分析和重新绘制。这些图像的相似与差异见证了一种视觉传播时代下的情感共鸣。

以法国为例,由于近年来恐袭事件频发,法国政府也不得不为原本毫无防备的埃菲尔铁塔换上“防御套装”。在2015年巴黎恐袭事件发生后,巴黎不仅增派了大量人力进行巡逻,还进行了硬件升级。今年2月7日,巴黎政府决定,在埃菲尔脚下的广场四周建造高为2.5米的防弹玻璃围墙,代替2016年欧洲杯时安置的铁栅栏,以美观、持久的方式来加强巴黎地标建筑的安全。巴黎市长称,这一玻璃围墙可以阻挡个人或汽车的侵袭。游客想要进入花园和铁塔,必须经过严格的安全检查,整个工程拨款预计为2000万欧元,预计于今年秋季完工。

威斯敏斯特大桥是连接泰晤士河两岸的28座大桥之一,交通地理位置至关重要。大桥向西正对威斯敏斯特区的大本钟,威斯敏斯特宫(议会大厦)紧挨一旁;向东则毗邻拉姆贝斯区的伦敦郡政厅,伦敦眼距其仅150米的距离。

在同一地区,还有Micaela Bástidas公园,Faena酒店,天主教大学,Nuestra Señora de la Esperanza 教堂和阿根廷历史明人的雕像。等到这栋巨型摩天轮建好之后,布市就又再多了一个浪漫的景点和地标性的建筑

被贴上世界第一的标签,一个27米长(90英尺)的以玻璃为底面的空中游泳池即将在九号榆树巷建造出来,也就是伦敦南的一个河畔区域即将启动施工。悬浮般的离地面十层楼高,这个游泳池将发挥俩座建筑物之间的桥梁的作用,于是乎在俩栋建筑物之间可以游来游去。

时光长廊分为内外两侧,外侧以时间为线索,从主线到分支,介绍了与大桥有关的历史与记忆计划。内侧的“物之家”由南京艺术学院设计学院副教授童芳设计,通过VR的方式把玩18样老物件(其中有10个为3D呈现)。

该摩天轮建成之后,他的倒影将漂浮在拉普拉达河上方。该摩天轮将建在Rosario Vera Peñaloza街和 Azucena Villaflor街之间。

咖啡店里没有我们预期的大排长龙,但是也没有一个空座。其实店面本来就很小,人家主要还是卖咖啡豆的。不知道这姑娘是在做手冲咖啡还是有别的用途,反正我知道的手冲咖啡是要用细长嘴的专用手冲壶注水的。

我们站在路口远远地给碎片大厦拍了张照,便转身向西走进迷宫般的博罗市场(Borough Market)。与佛罗伦萨的中央市场、巴塞罗那的波盖利亚市场和维也纳的纳旭市场一样,伦敦这样历史悠久的城市自然也有一个古老的集贸市场。博罗市场号称1014年就已经开业,是伦敦最古老的食品集贸市场,完美地碾压了我前面提到的那些只有几百年历史的老市场。

我们干着活,小狗乐乐蹲在沙发上好奇地盯着我们祖孙二人,有时会莫名其妙地叫两声。我们说起了狗的事情,她便如数家珍,“我家养的朵朵和可可也很乖”。朵朵是她养的一只黄毛小狗,可可是一只袖珍小猫,它们都像动漫里的主人公。

过桥到南岸向西走是一条很长的河畔步道,这幢外形奇特的卵形玻璃建筑是伦敦市政厅,由英国新未来主义(Neo-futurism)建筑大师诺曼·福斯特(Norman Foster,1935-)设计,我们熟悉的金融城里的“小黄瓜”也是他的作品。

“时代的纪念性”展厅选取了大桥实体模型、经典视角框景和诸如装饰镜、首饰盒、日历,杯子等带有大桥经典视角的物品图像,展现了大桥作为特定历史时期的奇观而辐射出的各方面影响。

老市场就有老市场的规矩,商铺的营业时间看起来非常复杂:周一二四10:00-17:00,周三10:00-20:00,周五10:00-18:00,周六8:00-17:00,周日10:00-16:00。我们到这时刚好是周六下午五点,多数商铺都在陆续打烊了。

威斯敏斯特教堂是英国的圣地,是历代国王加冕登基、举办婚礼的场所,也是英国王室陵墓地。教堂内用大理石雕刻了许多国王君主的墓,也有一些名人贤士的墓葬,如丘吉尔、牛顿、达尔文、狄更斯、布朗宁等,犹如英国的历史文物陈列馆。

往前走就看到65米高的中央桥塔。这个塔花9.8英镑可以上去,里面是塔桥博物馆,介绍这座桥的历史和已停用的开启吊桥的蒸汽式液压装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