穷书生王沂自幼家徒四壁,娶了乡里兰氏为妻。怎奈兰氏嫌贫爱富,待他刻薄绝望的书生只得以死寻求解脱,不料被给孤园的春燕救下,并将他带到地府。地府娘娘锦瑟给了他一个背尸的差事做,后又将地府帐目交其管理。一日,河鬼工头造反窃取了宝珠,并抓住了锦瑟。危难之时,王沂舍身相救。在众鬼的帮助下夺回了宝珠。锦瑟终于向王沂表达了心中之情。为能随王沂重返人间,她经受了裂腹之痛,吐出了璃珠,成为了凡人。

富绅武承休夜梦故父训斥他滥交朋友,唯有猎户田七郎值得深交,武承休三番五次顾寒舍,终与田七郎结为患难之交。当朝御史赵家欲霸占石榴园,勾结县衙陷害武家,田七郎装扮樵夫,闯入县衙,杀死赵老爷。但遭衙役围攻,寡不敌众,不得已拔刀自刎,人头落地。惊魂未定的县令探身去看,忽然田七郎尸体跃起,一剑闪刺,县令猝不及防。一命归天。田七郎倒回原处,人头也随之瞑目。

富公子罗子浮风流倜傥,花天酒地,将家业挥霍一空,最终身染疥疮,流落街头。仙女翩翩为他悉心治病,采芭蕉裁锦衣,摘翠叶煮美味,最后以身相许。但罗子浮好了疮疤忘了疼,沾花惹草,重涉赌场,结果,锦衣成枯叶,钱财成石头,罗生幡然悔悟,在翩翩的影响下,成了一个有家庭责任心的人。然仙境虽好,终非故乡,罗子浮最终决定返乡为叔父养老。翩翩扣钗而歌,依依惜别。

马骥被国王招为驸马,只得在洞房夜以真面目吓跑夜叉状的公主,自己也对这种是非颠倒的生活厌烦,想尽快离开,老板娘指点他随船前往海市。

故事中,宗生只因机缘巧合得到荷花三娘子,看似情深,在荷花娘子离开后也没想过要去寻,他在这段感情中却从未付出过。

undefined  鹦鹉阿英爱慕书生甘珏,用仙术将自己分身与甘珏结成百年之好。不料露陷遭难,她只好说出了自己身为异类的身世。但与甘珏的尘缘未尽,决别时嘱咐甘珏续妻,否则死不瞑目,并求美女姜氏变成自己的模样来替代。可是,甘珏所钟爱的鹦鹉阿英是任何美女、天仙也替代不了的。两人违背天意强合,阿英永沦鹦鹉之身,再难相见。

而殊世难得的是,荷花三娘子并非男人的附庸,而是一个独立笃定的女神。为宗湘若传宗接代,作为臂助帮宗湘若实现家境殷实的愿景,“两情甚谐”六七年之后,荷花三娘子认为已然报答了宗湘若对她的一片痴情,故而毅然决然地选择了离开。勿为儿女情,折了英雄气,长期的人间生活、红尘情事并未让荷花三娘子淡忘自己追求仙道的夙愿。心有丘壑,爱惜羽毛,荷花三娘子有适当的节制与永恒的理性,亦因了这份节制与理性,她守住了生命的大安祥,让自己处于“淡极始知花更艳”的欢悦里而不会输掉气度与胸襟。

蒲松龄《聊斋志异》手稿  “先祖遗墨,仅此稿幸存,虽有欲购者,但贫不卖书”  蒲家后人则于清光绪二十六年(1900年)迁往辽宁铁岭,并将保存的半部《聊斋志异》手稿携带身边。   蒲英灏去世后又将剩下的半部手稿传第五子蒲文珊。据研究爬梳蒲家保存的《聊斋志异》手稿在上世纪的流传情况,可知1931年,奉天省图书馆馆长袁金铠得 知手稿之事,遂商借选印,手稿便存入奉天银行保管。由于“九一八”事变,到1933年夏,共选出有王士祯评语的14篇,刻印本未收入的10篇共24篇,题 为《选印聊斋志异原稿》刊印。此时,已任伪满洲国参议的袁金铠与伪满奉天中央银行行长陈漱六提出欲购买手稿。此前即有日本驻伪满洲国的领事官员也曾以威胁 利诱手法欲得到手稿。  蒲文珊严尊祖训,不为利害所动。在给袁金铠的信中他写道:“先祖遗墨,仅此稿幸存,虽有欲购者,但贫不卖书,古训昭然,又何忍负先世保存之苦心也。”以此向袁金铠表明了自己决不出卖手稿的态度,从而将手稿取回。  从烧炕取暖的旧书堆里救出来的海内孤本  蒲文珊为确保手稿安全,于居室北炕西墙开一小门,门前置一大衣柜,柜内设活板通此室。手稿则盛于漆木匣内秘藏其中,家人不得擅入其内。甭说局外人无法知道手稿的情况,就连其子女也不知详情。   1947年冬,辽宁西丰县开展土地改革运动,农会干部到蒲文珊家中挖浮财,半部《聊斋》手稿也与挖到的浮财一起被拉到农会办公室,扔到旧书堆里准备用来 烧炕取暖。恰巧辽宁省西丰县人民政府的工作人员刘伯涛到元宝沟村检查工作,在农会旧书堆中发现一函两册褪了色的蓝布皮线装书。他翻开书页,《聊斋志异》四 个字映入眼帘。后经调查刘伯涛得知,住在本县、过去曾任西丰县图书馆馆长的蒲文珊是蒲松龄的第九世后人。1948年6月,刘伯涛将蒲文珊请到县政府,经过 蒲文珊辨认,这果然是蒲松龄的手稿。  此时,蒲文珊原藏的两函四册手稿,找回了一半,还差一函两册下落不明。刘伯涛不仅之后打听到有部 分手稿被一位叫王慎之的女同志带到了哈尔滨,于是给哈尔滨当地政府写求援信请求帮忙查找王慎之的工作单位要回原书。此后,终于收回了一函两册从哈尔滨寄还 回来的《聊斋志异》原稿。  蒲文珊将《聊斋志异》手稿捐赠给国家之后,1951年春,西丰县政府将两函四册《聊斋》原稿送到东北人民政府文化处,最终入藏辽宁省图书馆。当时,经专家鉴定,两函四册是四函八册原稿中的一、三、四、七册。  辽图镇馆之宝还有宋版书  除《聊斋志异》手稿,“册府菁华”馆藏珍贵古籍展上,还展出了宋版书《抱朴子·内篇》《扬子法言》和入藏清宫钤盖“天禄琳琅”的《周髀算经》等50部古籍精品。  【延伸阅读】  蒲松龄纪念馆所藏蒲松龄自用印等相关文物

山东淄博的淄川区蒲家庄是清代著名文学家蒲松龄(1640-1715年)出生地。上世纪50年代初,政府开始出资整修蒲松龄故居(后更名为蒲松龄纪念馆),收集整理与蒲松龄相关的各种资料。2006年,蒲松龄纪念馆被正式批准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或许是因为蒲松龄《聊斋志异》影响久远,或许是由于蒲松龄纪念馆员工励精图治的精神深深感动了人们,半个多世纪过去了,蒲松龄纪念馆除了征集到一批蒲松 龄珍贵的手稿和与《聊斋志异》有关的抄本、各种文字版本外,还收藏了近千件中国现当代文学家、史学家、书画家、学者的题辞、诗文、对联和书画作品,这其中 就有郭沫若、茅盾、叶圣陶、老舍、田汉、胡厥文、梁漱溟、王昆仑、顾颉刚、赵朴初、聂绀弩、臧克家、俞平伯、周汝昌、端木蕻良、刘海粟、丰子恺、李苦禅、 俞剑华、吴作人、陆俨少、许麟庐、刘继卣、林散之、启功、黄胄和孙其峰等众多名家。  1962年郭沫若除亲题“蒲松龄故居”匾额外,还写下了脍炙人口的楹联:“写鬼写妖高人一等,刺贪刺虐入骨三分。”茅盾则题写了“柳泉”和“蒲松龄柳泉先生之墓”。   蒲松龄纪念馆还藏有5件国家一级文物,分别是清初画家朱湘鳞于康熙五十二年(1713年)所绘蒲松龄画像立轴和四方出自墓葬的蒲松龄自用印。画像中蒲松 龄身穿清朝生员衣顶,拈须端坐。画轴上方有其亲笔题跋两则:一曰“尔貌则寝,尔躯则修,行年七十有四,此两万伍千余日,所成何事,而忽已白头,奕世对尔孙 子,亦孔之羞。康熙癸巳自题”。二曰“癸巳九月,筠嘱江南朱湘鳞为余肖此像,作世俗装实非本意,恐为百世后所怪笑也。松龄又志”。四方印分别为“蒲氏松 龄”、“松龄留仙”、“留仙”和“柳泉”风景图形章。

费县令是个足智多谋、断案如神的清官。南山坳发现一具无头尸,有人告胡成谋财害命,但胡成在公堂上大喊冤枉。费县令并不轻易定案,而是张贴布告,寻头认尸。说明凡知死者人头,赏银一千两。果然,真正的凶手为了赏金而身份暴露,费县令智断无头案,深得当地民众的爱戴。

白居易就曾作诗「少府无妻春寂寞,花开将尔当夫人」,花朵亦不是无情之物,都说结发为夫妻,恩爱两不疑。

不料,迷恋波斯的富户庄公子妒火中烧,令家丁将向晟打死,又气死向母,逼死波斯。向杲申冤无门,满腔悲愤,一心只想找庄家报仇。

贡生安幼舆从猎人手中救下一只香獐。后安生山中迷路,被香獐化身的老者邀请款待。安生对其女花姑子心生爱怜,私下相好。岂料花姑子要举家南迁,安生不舍,在追寻途中误入蛇洞,被蛇精假冒的花姑子害死。花姑子与其父舍弃道行搭救,并指点安生杀死蛇精。二人终是有缘无分,从此天各一方。

实际上,聊斋中一个非常常见的主题就是救赎:色诱害人的聂小倩变成了贤惠的妻子;好色的王生被画皮中的鬼所害,但在妻子的包容下最终被道士救活;天生性无能的傅廉被狐狸的药治好;莲香李氏投胎做了人类……如果我们和自己的潜意识在一起,如果我们用爱心对待他人,那么,我们就能得到救赎——“永恒的女性,引导我们向上”,这是歌德的诗句吧,这话说得很多,哪怕是女性的鬼或者狐狸,都有可能引导我们向上,因为她们是我们的潜意识。

乡试完毕,褚生告知董生真相:自己为给董生采药,坠崖身亡,但为报恩,灵魂一直陪伴董生,附身代他考试。

凤仙恨八仙将自己送人,施计报复,惹恼八仙。八仙怂恿掌管家务的胡郎举家搬迁,拆散赤水和凤仙。

过了数日,宗生病越来越重。家人到市集里为他买棺材冲喜。途中遇一女子,她说:“你们是宗湘若的仆人吗?”对方说是。

她说完飞走,宗生惊顾中只拉住一只鞋,落地则变为赤色石燕,内外晶莹,如同水晶。宗生拾而藏之。他检视妻子的箱子,见初来时的白绉纱披肩仍在。他每次思念妻子,便抱住披肩叫声“三娘子”,披肩宛然女郎,欢容笑黛,像极妻子,只是不说话而已。

清虚道人欣赏霍桓痴情,告知真相,指点他找到青娥。二人欲回家,遭武父阻拦,霍桓被关洞外。在清虚道人提醒下,霍桓以药锄凿山,迫武父送出青娥,夫妻一同下山返家。

于七一案,株连甚众。清明时节,莱阳书生吕公子到济南郊外吊祭亲人,忽遇死去多年的同窗好友朱生,恳请他替一桩冥间婚姻作主,在鬼村莱霞里,吕生与才情出众的冤死女子公孙九娘相互倾慕,结为人鬼伉俪,为使这生死奇迹天长地久,九娘泣拜吕生收迁其母女遗骨回归故土。谁知,阴差阳错,良缘难续,殊途之恋,终成千古憾事。

家人回来后,按僧人所授而行。夜深,女子来了,从袖中拿出金桔,准备放在床榻上。突然坛口飕飕一声,女子已被吸入。家人暴起,贴符于坛盖。宗生见地上散满金桔,想起她的好来,心有不忍。于是命家人撕掉符,女子狼狈而出。她向宗生磕头行礼,说:“我本快修炼好,今次差点变成灰土。您是好人,我会报答您的。”说完就走了。

马妻病故,子才悲痛成疾,得黄英照料康复。子才欲娶黄英。但黄英坚持要他到自家成亲,子才只得顺从。婚后,黄英改掉子才自持清高的习气。

在长期相处中,宁母被小倩的勤劳善良感动,但仍担心其鬼魂身份,不能生育。小倩告知,采臣天注福册,命有三子。宁母答应。采臣与小倩终成眷属。

郎玉柱“昼夜研读,无问寒署”,可谓读书勤奋了。可他不仅科举考试屡屡落第,而且三十多岁还不想结婚,妄想书中美人“自至”,甚至连送往迎来的礼节都不懂,真是愚不可及。对这样一个“书痴”,美人颜如玉却用做游戏、下棋、弹琴、出外结交宾朋的方法把他调教成了一个有用的人,其奥秘就在于能对症下药。她这样做,使郎玉柱从沉闷、枯燥的读书生活中解脱出来。县令怀疑颜如玉是书妖,放火烧书,郎母不幸遇难。郎玉柱立志雪恨,辞别颜如玉,踏上了入仕报仇的征程。

第二天,宗生请人转告僧人。僧人说:“这是狐妖,道行浅,很容易抓起来。”于是写了两道符,说:“放净坛于床前,符贴于坛口。等狐入坛,盖上盖子再贴一道符,用开水一烫,烈火一烧,它立刻就死了。”

undefined  贾将军游洞庭,射得一条大鱼,一条小鱼咬着大鱼尾巴不松。大鱼嘴巴张合,似向人求救,将军手下文书陈君请贾将军放了它。一年后,陈君在洞庭湖遇大风翻船,抓住竹筐爬上岸。岸边柳绿草青,几十个漂亮女子骑马围猎。陈君来到丛林,亭台楼阁,鸟鸣花落,不是人间景致。秋千低悬绳索入空。女子笑声渐近,公主荡起秋千,腕白鞋艳,轻如飞燕。女子去后,陈君拾得一红巾题诗朗诵。有女子来找,说题污公主心爱之物罪在不赦。陈君恐惧万分。原来,当年所救大鱼是洞庭湖君的王妃,小鱼是王妃侍女。王妃得知是陈君后,认为红巾题诗天赐良缘,便与公主赐婚,陈君思乡心切,公主同意让其衣锦还乡。几十年后,贾将军路过洞庭,见年轻的陈君家富妻美,还大加款待。不久又见年老的陈君在家歌舞升平。异史氏说:“恻隐之心感动神灵,一人而两处享受,长生不老。”

冯权放生了一只十分奇罕的大鳖。此鳖系鳖精八大王,为报救命之恩,将鳖宝种进冯权臂上,令其有双无宝不识的慧眼。不料,一面宝镜令肃王府的三公主突发奇想要下嫁冯权,并令冯权立即休妻。冯权夫妻情深似海,誓死不从,幸亏八大王周旋其间,从冯权身上取回鳖宝,解其夫妻之难。冯权又复与常人一般,与妻子返回旧屋,过着清淡如初,但却十分美满的人间生活。

位于山东省淄博市的蒲松龄故居  另半部,至今下落不明   蒲英灏当时在奉天驻防大臣——盛京将军依克唐阿的手下担任镶蓝旗统领。依克唐阿知道蒲英灏是蒲松龄的后人,便向他借阅《聊斋志异》手稿。无奈之下,蒲英 灏先借出了半部手稿,在依克唐阿归还后又借出了另一半。没想到的是,依克唐阿随即进京参战,得病死在了北京,后来八国联军侵占北京,掠夺了大量的财物,依 克唐阿所借的半部手稿从此杳无音讯。  关于依克唐阿所借的半部《聊斋志异》手稿的下落,1934年《北平晨报》曾报道说:“苏联科学院 远东分院图书馆藏有蒲留仙《聊斋志异》原稿四十六卷。”1941年伪满报纸《盛京时报》也曾援引德国的一则消息:“《聊斋志异》部分原稿48卷现存柏林博 物馆。”但也有说法认为这半部手稿于“文革”中遗失,至今下落不明。

...................................................................................................

侠士董生经常自夸本领,夜遇盗贼杀父却吓得脸色煞白,不知所措。佟客帮他除暴安良。歌曰:“休说大话莫自夸,山外有山人外有人。”

性爱已死,成为女鬼;情爱已死,成为女鬼;灵魂和精神世界已死,成为女鬼;只有在女鬼那里,我们才能知道什么是性,什么是爱或什么是情,我们才有精神生活,女性再一次成为拯救者,只不过这个拯救者自己也每况愈下,不再是仙女而成为鬼女。

一次,兄弟俩砍柴时,张诚不幸被虎叼走,张讷自杀,灵魂出窍,前往阴间寻弟,却打听到张诚并不在阴间,苏醒后,便外出寻弟。

臧姑闹得鸡犬不宁,及至逼死丫鬟,引发官司。沈氏等卖掉祖田,筹钱打点,才了结官司。安孝廉灵魂附身病中的沈氏,警告二成夫妻,并指点大成夫妻挖出银两,赎回田产。

从此两人情深意笃,一年后荷花女为他生了一个孩子。直到孩子六七岁时,荷花便提出要离开。

婚后,黄英却并没有遵循纲常礼教「男主外女主内」,而是大力发展菊花种植业,让生活变得更富裕。马子才却因自己靠妻子生活,「徒依裙带而食」,感到羞愧,坚持住在自己盖的茅草屋里。

性很美好,然而纯粹是性,没有感情的话,不管怎么说只是一种动物性,而缺少了人的素质,更不用说神的品质了。这些见鬼的性刺激故事,说明这个时代男女之情已经堕落——我们知道当时的中国人大多在实际的性行为上是比较保守的,因此,性幻想比较多也可以理解,幻想鬼狐也可以理解,只可惜这表明我们民族的男女之间的关系更不健康了。

宗生问姓名,女子说:“春风一度而已,问名字作贞节牌坊吗?”宗生说:“野合是放猪的乡下人干的事,我不习惯。你这么好相貌,即便私约也要自重,何止粗鄙至此?”

蒲松龄自用印“柳泉”(图形印)与“留仙”   上海自1840年开埠通商之后,西风日盛,渐渐成为中国的经济中心之一。与此同时,文人学者和艺术家也开始向上海集聚,并最终形成著名的“海派艺术”。 1956年,在周恩来总理主持下,分别在北京和上海成立了“北京中国画院”和“上海中国画院”。一时间,上海中国画院几乎云集了当时上海所有著名的书画名 家。上海作为书画艺术重镇,蒲松龄纪念馆自然将其列为重点,有系统地向上海书画名家和学者征集书画作品,取得了不俗的成绩。  刘海粟 1983年参观蒲松龄纪念馆后留书“聊斋声名震四海,一代文宗昭遗爱。”颜文梁1983年春题诗:“说鬼谈狐寄意深,等身巨作著书林。柳泉一水清如许,犹 见先生讽老心。”朱复戡1980年夏题诗:“才华杰出蒲留仙,椽笔丽辞宗史迁。满腹经纶用不得,托将鬼怪写时贤。”学者、杂文家何满子题诗:“漫捡仙妖狐 鬼事,投将人世写胸怀。于今夜夜淄川天,曾照先生铸鼎才。”中科院院士钱伟长、著名书法家赵冷月、任政、单晓天和周志高也慷慨赠诗题辞。

石荣本是济南武孝廉,父母与妻皆亡故,家业凋零,赴京铨叙途中暴病,幸得中年妇人胡氏以红丸救治,转危为安。石荣感激,愿娶胡氏为妻,并对天盟誓,绝不再娶。在胡氏佐助下,石荣顺利赴京,官运亨通,但却一去不回。原来他贪求富贵,已娶名门王氏。

葛巾听后,脸色骤变抱来儿子,对常大用决绝道:「今见猜疑,何可复聚!」,她把孩子扔到地上,自己也消失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