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林世界经济研究所报告显示,1991年至2013年,德国中产从60%降到了54%。

“拥有5万至50万美元(约32.75万-327.53万人民币)财富的成年人属于中产”,根据瑞信这一标准,中国的中产达1.09亿人,占全国成年人口的11%,位居世界第一。

皮尤研究中心的另一份调查报告中,11个西欧国家中有7个国家(挪威、丹麦、卢森堡、芬兰、德国、意大利和西班牙),中产阶级在减少。

更危险的是,正如字母“M”的形态所昭示的,中低收入阶层要想进入为高收入阶层,中间隔着一条巨大的“V”型鸿沟,难上加难。

美国独立民调机构皮尤研究中心的调查显示,美国中产家庭比例从1971年的61%降至2000年的55%,2015年,首次跌到了50%。

我得到的,都是我努力争取来的,我失去的都是不曾真正拥有的。想通这一点以后,也就没什么好不甘心了。

一个人不想搭理你的时候,扯出那么多弯弯绕绕、千奇百怪的理由。说到底就是不在乎、不喜欢、不爱,简单粗暴。

看上面的图表,1940年出生的人,30岁时,有90%的几率超越父辈。此后,这个几率不断下降。80后最苦逼,只剩下50%了。

且不论数字的真假,中国国民收入依然处于一个上升的通道,只要经济还在发展,中产的绝对数量,仍将增加。

《2010年“中流层”消失》、《中流崩溃:日本工薪族正步入下层》、《下流社会》等日本畅销书,说的便是,日本中流(中产阶级)崩溃后,迅速滑入“下流社会”陷阱。

再看皮尤研究中心的另一份数据,1963年到2016年,美国上层家庭的收入增长了90%,底层家庭的收入增长不到10%。

但是,正如国家发改委宏观经济研究所研究员丁元发出的警告:“中国的整个社会结构还没形成橄榄型就已经逐步呈现M型了,本来很弱的中间阶层在往下塌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