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hn Galliano的神之手笔,让分明带着距离感的婚纱似乎更加触不可及。他是个会讲故事的人,是能个把抓马歌剧和神话爱情故事用婚纱来讲述的鬼才,让人瞬间脑补一段史诗般的虐恋。

也有人指责,上帝为什么不用祂的威武全能歼灭地球上一切罪恶? 可是,我们又想过没有,当祂来时,我们自己又将往哪里躲藏?

直到接到妈妈的电话,听到妈妈喜极而泣的声音,她骄傲的内心有了片刻的难过。她对妈妈的仇恨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只剩下深深的同情。

最远的距离,超越生死,是你距我咫尺,却无法触及你的脸。埋在心底的情愫,在转身的瞬间,随着泪水决堤而出。铁窗里悔恨、愧疚,铁窗外委屈、伤痛,究竟,该如何面对那份——触不到的爱……

有天夜里,入睡前,先生嘟囔地说:“你知道吗,我这辈子最大的麻烦,就是没法切实感受到上帝的爱,我理智上知道他爱我,可是我总是要通过肢体的接触才能感受到爱,可是他又不能拍拍我的头、握握我的手……”

他不可抑制地大笑起来:“好吧,亲爱的,你太逗了,不过,我想你是对的,你治好了我的矫情,下次我不抱怨了。”

提到为何会用微电影来呈现自己情感时,安佳星说,微电影将情感浓缩,使表达的东西越来越极致,不赘述,不拖沓。“我喜欢做大家茶余饭后都可以欣赏的作品,利用较短的时间,体会较深的情感故事。”而《触不到的爱》正是一部有深意、有深情的作品。

也有人指责,上帝为什么不用他的威武全能,消灭地球上一切罪恶?然而,我们又想过没有,当他来时,我们自己又将往哪里躲藏?我们以为杀人抢劫的是罪大恶极,而我们自己都是良人,都循规蹈矩、无可指摘?可是,在上帝眼中,一个小小的谎言、一次失控的怒气、一个仇恨的意念都是罪恶,我们是不是应该感谢上帝还没有立刻铲除一切恶人恶事呢,是不是应该庆幸我们还有时间悔改去认识上帝呢?

幸运的是,玲玲找回了珍贵的记忆,想起了淑惠的百般呵护、万种温情,一切还不算太晚。玲玲接回淑惠时,我突然有一种释然的感觉,仿佛我也回到了多年以前,对外婆说了最后一句“再见”。

厨房中的男人更有魅力。林小浩的厨房设计也是出自个人之手,绿色是生命的颜色、健康的象征,生机勃勃,光鲜亮丽,偶尔还会请玲玲到家里来,亲自为她做几道私房菜。。

当我的心被那些美好的事物所温暖,当我按捺住那股悸动,愿意停下来在静谧中闭起眼睛专心体会的时刻,我相信我是在享受和感恩中回应造物主博大奇妙的爱。

发了疯似的玲玲跑回小平房,淑惠却并不在那里。在迷茫中,玲玲翻出了淑惠的“秘密”——蓝色的小布包里,竟然是去世奶奶写给淑惠的嘱托信。被爷爷奶奶和淑惠共同深爱着的玲玲,终于泣不成声。

刚到城里的艳玲对很多事都不懂,大家一开始很细心的教她,可时间久了都厌烦了,彩霞对她永远是那么疏远。每当她想和母亲亲近的时候,总是会出现一些小状况,有一次在学校跌进了泥潭,有人嘲笑她,二话不说就和人家打了起来。甚至把一个男生的头都打坏了,彩霞觉得丢人带着艳玲回家后,一进门就打了她两个巴掌愤恨的说;“你怎么这样不争气啊,一个女孩居然和人家打架,如果早知道你是这样的孩子,就不该生你。”彩霞的这两句让她很难过,妈妈每句话都让她无地之容,,夜晚躺在床上回想着妈妈说的话。来了几个月了,她没有一天快乐过,她在农村的坏习惯都没改掉,她的手很脏,袖口上都是她的大鼻涕,同学没人跟她玩。那一刹那很想回到奶奶的怀抱里尽情玩耍。她哭了,可家里人没有一个人理会她。

那我们是不是应该感谢上帝还没有来这世界铲除一切恶人恶事呢,是不是应该庆幸我们还有时间改变呢?

大学报到的那一天看到日渐衰老的父母,她心里多了更多的感慨。虽然为曾经的幼稚而内疚,但是她继续下定决心,一定要留在父母所在的城市,以后要给她们更好的生活。

“玲玲你还是在镇上读初中吧!哪儿读书方便。我们这儿打工经常换地方,连一个好一点的住的都没有。现在还有你的弟弟很费事。”

她勤奋的努力得到了回报,第一学期她的成绩已经保持在全班前三名。小伙伴们地嘲笑声渐渐变成了一声声赞叹声。

启平看到小女儿一直没有说话,立刻转移话题;“小玲,我们快到家了,妈妈给你准备了很多好吃的。”

她这是第一次给爸爸打电话,以前一直是爷爷或者奶奶有事就会来这个小卖部给爸爸打电话。

可是我们,却不应该将享有这种爱看作理所当然的事情,这也许才是《触不到的爱》想要传达的。

她这时才想起跟他们一块来的那对夫妻,看他们一直盯着婆婆怀里的婴儿,于是对他们说“你们能还好好照顾她吗。“

第二天放学她漫步在大街上,她的兜里面只剩下三百元,她找到了一个很便宜的住所。但她的钱也是杯水车薪,所以她想尽快找份工作,先能养活自己在说,就在她为了工作发愁的时候,电话响了,一看竟然是奶奶立刻接听了。她以为奶奶不知道她离家出走的事情,立刻换上平时打电话的语气“奶奶你身体好不好。”

小玲小的时候一直跟奶奶生活在一起,不久后启平夫妇举家去了城里,把小玲留在了乡下,说等到小玲到了学龄再接过去。两人的生活虽然清贫,但也很快乐的。一晃眼小玲就到了年龄了,一天小玲的奶奶临睡觉前对小玲说;“你妈妈来信了,要接你到城里去上学”。

启平的母亲有点糊涂,于是问儿子;“他们在说什么啊,要我的孙女带到哪里去啊。”启平低下头小声说“妈我家没钱在养一个孩子,所以想送给他们。”启平的头低的不能再低了,启平的话让他母亲感到无比的伤心,她不是不知道儿子的压力,但即使是上街要饭,也不应该把孩子送人呢,于是对儿子儿媳大声的喊“你们怎么能这样狠心,竟然为了自己,要把她给别人,难道她不是你们的骨肉吗?”说完眼泪已经落下来。

艳玲渐渐地改掉了那些坏毛病,她努力成为大家眼中的乖乖女,但她的话依旧那么少,在任何场合她都冷静的像块冰。

每次节假日她都会去父母的城市。寒暑假她都会去兼职挣学费,希望能减轻父母的负担。她从小向往的城市里她的爸爸妈妈生活的并不好。

我说:“我现在代表上帝在揍你。你还憧憬着上帝直接的爱抚吗?如果他能够用触碰到你的方式爱你,他也会用这种触碰到你的方式教育你!想想你这辈子犯了多少有心无心的罪吧!”

而他和巧巧桑的悲剧,还有其他那些数不清的历史、艺术著作,都被Galliano织进白色婚纱中,让裙子变成读不完的故事。

听完后,我在他肩膀上抚摸了几下表示安慰,我说:“瞧,这就是上帝爱你的方式,他把我送给你,通过我的触摸,还有我对你的爱,让你感知到他的爱……”他睡意朦胧地哼哼两声,以示赞同。

我说,”我现在代表上帝在揍你。你还憧憬着上帝直接的爱抚吗?如果祂能够用触碰到你的方式爱你,祂也会用这种方式教育你!想想你这辈子犯了多少有心无心的错吧!“

因为二十年的奔波让他们很累,看着日渐衰老的身体和永远看不到的希望,他们决定在家乡发展。

有时,生活中的美丽,活着的每时每刻,都是恩典,从恩典出发,其实我们都在他的眷顾之下……

在过去的几十年,老牌时装屋Chanel的婚纱一直出自Karl Lagerfeld之手。他打扮的新娘,就像他在90年代宠爱的超模Claudia Schiffer一样,面对一段段爱情,仍然怀着初心去炙热地爱。

也有人指责,上帝为什么不用祂的威武全能歼灭地球上一切罪恶? 可是,我们又想过没有,当祂来时,我们自己又将往哪里躲藏?我们以为杀人抢劫的是罪大恶极,而我们自己都是良人,都循规蹈矩、无可指摘。可是,在上帝的眼中,一个小小的谎言、一次失控的怒气、一个仇恨的意念都是罪恶,我们是不是应该感谢上帝还没有来这世界铲除一切恶人恶事呢,是不是应该庆幸我们还有时间改变呢?

高中唯一的动力就是要考到妈妈所在的城市去上学,她认为每天多学习一天就是离妈妈更近一点。

Valentino的忠实顾客似乎都和Jacqueline很相像,从比利时的Paola皇后,到巨星Elizabeth Taylor、Audrey Hepburn……无不优雅,坚毅。他在T台上塑造的新娘,也不是脑袋空空的花瓶,面对爱情有自己的坚持,对人生更是。

“瞧,这就是上帝爱你的方式,祂把我送给你,通过我的触摸,还有我对你的爱,让你感知到祂的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