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治十八年(公元1662年),吴三桂用兵力从缅甸索回南明永历皇帝,陈圆圆认为这是反清复明的大好时机,力劝吴三桂拥立永历帝,对清廷反戈一击。然而,吴三桂不想放弃到手的权位,将永历帝绞杀,天下人为之大失所望。与此同时,吴三桂在割据云南后,又从苏杭选来不少妙龄侍妾供其享用。陈圆圆从此心灰意冷,便脱下华服霞披,隐入净修庵中,日夜与青灯古经为伴。

阅读本文前,请您先点击上面的蓝色字体“铃声多多音乐相册”再点击“关注”,这样您就可以继续免费收到文章了。每天都有分享。完全是免费订阅,请放心关注。

潘妃乃“艺名”,原名潘白琴,字慧素,后因画作落款“潘素”为后人熟知。1915年出生苏州的潘素,原本是前清著名状元宰相潘世恩的后代。她的母亲是当地有名的大家闺秀,对孩子的教育特别重视,所以潘素从小就学习了琴棋书画。然而,在1928年潘素13岁这一年,对她万般宠爱的母亲去世了,她老爸是个纨绔子弟,吃喝嫖赌,挥霍无度,家业逐渐衰败。

第二年春天,己被赎身的陈圆圆随田畹北上京城,并被田国舅收为义女。经过一番调教培训后,陈圆圆由田妃引荐进了皇宫。可此时的崇祯皇帝己为国事焦头烂额,无暇顾及美色。陈圆圆在宫中盘桓了两、三个月,也没能投入皇帝的怀抱,不得己,只好打道回府。回到田府后,便在歌舞班中充当歌舞姬。

所以他们采用最激进的反对方式,通过往婚船上扔石头、扔青菜、扔鸡蛋来表达他们对这桩婚事的不满。

1967年之后,张伯驹这个曾经的贵气公子变成了落魄老叟,潘素却仍然不离不弃,通过替人画书签赚钱养家。当年上海洋场上的那对才子佳人,如今洗尽铅华,用相濡以沫来为这场世纪之恋画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

出身寒微,沦落风尘的陈圆圆究竟有何过人之处,竟然能纠葛于明崇祯皇帝、吴三桂以及李自成之间,并使得吴三桂“冲冠一怒为红颜”,引清兵入关?她真的是红颜祸水吗?

“惨什么,别看她只有14岁,听说手段高着呢。本来在周老夫人身边做丫鬟的,不知道用什么勾引了故相,纳她为妾,还天天捧在手掌心呢”

于是他们纷纷为她物色公子,打着“非诚勿扰,无才免谈”的旗号,倒也吸引力许多公子哥爷。

两次交心,两段情殇,她不再热衷于与名士来往,而是寻求诗词里的繁华天地,甚至专研佛经,颇有想长伴青灯的意味。

他们常常一人作画,一人题字。她的画,素雅空灵中透着温和宁静;他的字,潇洒飘逸中显露出闲散风雅。一个是天赋异禀的女画家,一个是才华横溢的贵公子。这样的两个人,真真是天生一对。

顺治三年正月,他上京赴任那天,她决意留守南京,直到船发最后一刻,她才出来为他送行。

潘素对张伯驹是百分之一百二的好,什么都依从他,特别是在收藏方面。解放后张先生看上了一幅古画,出手人要价不菲。而此时的张伯驹,已不是彼时的张公子。他不供职于任何一个政府部门。潘素作为家庭主妇,支撑日常生活的诸多开支,就够她操心费劲的。每月不仅把所有的工资花光,而且尚须从“家底儿”中掏点出来,以为贴补。今非昔比,丈夫相中的古画虽好,但想到现实的经济状况和未来漫长的生活之需,潘素有些犹豫。

吴三桂一直追到山西绛州,忽京师有人来报,说是己在京城寻获了陈圆圆,吴三桂喜不自胜,立刻停兵绛州,在大营前搭起彩楼,旌旗箫鼓排列三十里,并着戎装亲自迎接从京城来的陈圆圆。

男人爱你的话,绝不会舍得让你委屈求全,更不会忍心让你无名无分,所以钱第一时间就把心爱的女人介绍给最好的哥们。

张伯驹是著名的民国四公子之一,他是袁世凯的表侄,北洋军阀元老、中国盐业银行创办人张镇芳的儿子,名副其实的京城大少。虽出身官宦世家,张伯驹却不喜军政、厌恶功名,是个只谈风月的雅士,生得玉树临风、眉眼风流,诗书戏曲、古玩丹青无一不晓,俨然一翩翩浊世佳公子。

(图)陈圆圆(1623―1695),原姓邢,名沅,明末清初江苏武进(今常州)人。居苏州桃花坞,隶籍梨园,为吴中名优,“秦淮八艳”之一。

边关战事紧急,吴三桂举行了纳妾之礼后,于翌日匆匆启程去山海关赴任。不久,李自成攻破北京城,建立了大顺王朝。留在京城的陈圆圆被闯王大将刘宗敏夺为侍妾。李自成同时威逼己成为俘虏的吴襄给儿子写劝降信。

莫高窟(甘肃敦煌)、云冈石窟(山西大同)、龙门石窟(河南洛阳)、麦积山石窟(甘肃天水)

局势动荡,为了不让国宝古董流落海外,张伯驹倾家荡产以高额拍价收购这些古玩,身边的亲人好友都指责他是败家子,唯有潘素理解他、支持他。1941年,汪伪政府的一位师长看上了张家收藏的珍奇字画,便绑架了张伯驹并放话给潘素,说不拿出三百万赎金就休想赎人。潘素知晓那些藏品对张伯驹的意义,她一件藏品都不肯变卖,而是变卖了自己的首饰、四处奔走求助,终于凑齐20根金条赎回张伯驹。

柳如是知道他的心意,更懂他的处境,“要是我是一个百姓家寻常女子就好了,又何会至你于难堪境地?”

有学士翩翩风流,有佳人伫坐楼阁,她们畅谈理想,切磋学术,以诗为茶,煮词为酒,一觞一咏,一唱一和,弄得满城风雨妒婵娟。

张伯驹从北平来上海,人生地不熟急得团团转,而潘素则坐在暗无天日的酒店房间里每日以泪洗面。这并没有打消两个人之间浓烈的爱意,张伯驹向好友求助,两人在静安寺租了一套别墅,又趁天黑开车来到一品香酒馆,买通了臧卓守门的卫兵,成功救出了潘素。不久之后,张伯驹带潘素离开上海,在她的家乡苏州迎娶了她。至此,那位名动上海滩的名妓潘妃成为历史,取而代之的是洗尽铅华、与张伯驹扶持一生的著名女画家潘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