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居环境改善工作中,门等村前前后后改造房屋300多户。在房屋原来的基础上进行整修,苏开德在资金有限的情况下,让村民先整修,自己的房屋却没有整修。后来4个子女回家商量:结了婚的每人出2万元,没结婚的出1万元,4个子女筹齐7万元资金配合村里的风貌改造,苏开德家成了最后整修的那一户。

这篇散文寄寓了“赤脚散文”翱翔的愿景,隐喻着厉彦林的散文会像竹根一样生长,铺散开来,写成大散文。

不妨说,在厉彦林的散文里“土地”和“人民”这两大主题自然而然地伸展开来,毫不生硬,一点也没有造作之感。短散文里早已孕育着的土地和人民的情结,终于找到了喷吐的机会,大有一吐为快的抒情效果。

这是乡情的表达,这是站在现代文明高处的艺术家的人生表白。他是独特的,因而也是世界的。“赤脚”的审美超越,让平凡闪光,真的感人,善的正人,美的化人,“赤脚”再也不是一般的符号,而是审美创造,是想象性经验和想象性活动所表现的恒久的、崇高的、梦乡的优美情怀。

1997年6月,刚从上海音乐学院硕士毕业留校任教不久的廖昌永,到东京参加“多明戈世界歌剧歌唱比赛”。廖昌永以《唐·卡洛》里的咏叹调《我的末日即将来临》摘得了桂冠,给多明戈留下了深刻印象。这个奖为廖昌永打开了另一扇窗户。2000年底,由多明戈担任艺术总监的华盛顿歌剧院准备上演威尔第的《游吟诗人》,多明戈力荐廖昌永出演卢纳伯爵一角。面对邀请,廖昌永起初有些犹豫,《游吟诗人》是威尔第歌剧中剧情最曲折复杂的一部,情感冲突和矛盾极其强烈,自己能担起这一重要角色吗?

赤脚、布鞋,是沂蒙一代的生存状态。曾经贫穷,曾经苦寒,然而,经历了站起来、富起来的沂蒙人,正在由“赤脚”“布鞋”走向现代,他们把“九间棚”甩在身后,一代强大的沂蒙人成长起来了。这样的道理,是由“赤脚”和“布鞋”氤氲而生,是画外音,是文学审美的美妙。

告诉你的心,害怕比伤害本身更糟。而且没有一心会因为追求梦想而受伤,因为追寻过程中的每一片刻,都是和神永恒的邂逅。

本书精选著名乡土文学作家厉彦林的70篇散文作品,配以音频朗诵。将优美的散文学做一个多维的新的呈现。

在湖州安吉县公安局巡特警大队里,这段视频悄然走红。那位追赶的巡特警被大家笑称“赤脚大仙”。

美国一些不了解廖昌永的同行也抱以怀疑态度,但是多明戈力排众议。于是廖昌永几乎找来了所有《游吟诗人》的版本,细心揣摩人物的性格心理,一个音符一个音符地去品,恨不得把全歌剧的歌谱倒背回去。

现实里少不了凄风苦雨,可在文学里,乡情真真切切地化作“春天住在我的村庄”。“血浓于水”是对亲情的形容,应该也包括故乡亲情。

真正到了这座大城市,他才知道现实与梦想的差距有多大。廖昌永是四川考区100多名考生里唯一被上海音乐学院录取的学生,作为“百里挑一”的学生,刚入学时多少还有些优越感。可是没多久,这点自尊便被冲击得荡然无存。廖昌永的班里只有五名学生,其中两个是上海当地人,自小在少年宫里参加声乐训练,另两个中的一位家里是文工团的,另一位是音乐教师家庭出身。而廖昌永“进音乐学院以后,才第一次看见钢琴,学钢琴,才开始学试唱、练耳”,跟这些半“正规军”同学相比,连五线谱都不认识的廖昌永几乎是个异类。

“他呀,一年中大多数时间都喜欢打赤脚,是我们的‘赤脚书记’。”走进恭城瑶族自治县门等村,提起村党支部书记苏开德,不少村民都笑着说。

随后,邹斌、陈树康将可疑男子带到昌硕派出所。经查,可疑男子姓杨,贵州人,近日在县城生态广场附近盗窃一辆电动车,并在塘浦销赃卖了900元钱。目前,杨某已被拘留,案件在处理中。

村子的特色做出来了,村里的环境卫生工作也得同步搞好。苏开德高兴地介绍说,在政府引导下,村民主动履行“门前三包”,不乱丢垃圾,主动清扫垃圾,自觉做好垃圾分类、废旧物品回收及有机垃圾向沼气池投放等工作。“从‘要我清洁’到‘我要清洁’,这些年来,村民的环境卫生意识确实提高了不少。”苏开德感慨。

一文一题,专情简议,厉彦林的散文“赤脚”而潇洒,凭着对于土地的真切感受,融合热血流淌的文字,是往心里“走”的散文。

2006年,苏开德年满60岁,子女们也逐步完成学业走上社会就业工作,自己本可以在家安享清福。但连续5届的支部换届选举,他连续5次提出让贤申请的情况下,仍然连续5次以全票当选支部书记。全体党员及村民们的高度信任,让他自己深深感到干不好就对不起全村人。

苏开德这位村民口中的“赤脚书记”,在担任村党支部书记32年里,用实际行动诠释了一名党务工作者的先进性。在门等村全体村民的心中,苏开德就是一面旗帜,是他们心中的好书记。

抽象的时间,在厉彦林笔下也栩栩如生:“时光在父亲的驼背上、母亲的缕缕白发里渐渐苍老,年轻一代伴随老去的时光拔节长高,最后是日渐年迈的父母目送大家走出村庄。”土地—乡情,两个层面的相融、提升、超越,审美的建构由想象、意象、话语进行艺术观照。

“赤脚”是厉彦林散文的艺术追求:自然、素朴。自然里见真情,素朴中怀抱历史,更显出沂蒙人的一腔热血和赤诚胸襟。“赤脚走在田野上”,厉彦林“点土成金”,将“地气”凝聚为艺术散文的出发地。

文学把乡情注入土地,滋润着现实,用文学情怀拥抱故乡的山山水水,让故乡的乍看上去粗粝的生活转化为一帧美丽画面、一首柔情颂歌、一纸遐思悠长的诗行。

贫瘠的寒冷的缺衣少食的日子,在厉彦林的散文里转化为厚实的温馨的脉脉含情的乡情。读这些心血凝成的文字,会感动得潸然泪下 ,能够把唤起的真情转化为良知深深扎根在心里,沉浸在乡情和亲情之中。

敬请收听江苏人民广播电台《名医坐堂》节目“我身边的好医生”系列报道。播出时间:江苏健康广播(FM100.5/AM846)午间12点;江苏新闻综合广播(AM702)下午17点;江苏新闻广播(FM93.7,苏南地区FM95.3)凌晨1点。

今年66岁的吕正云共有六个兄弟姊妹,他是家中的老大。18岁那年,他的一个妹妹因为癌症去世,妹妹患病期间曾得到一位医生体贴入微的照顾。从那时候起,吕正云便立志要当一名救死扶伤的医生。如今,吕正云守护着全村老少的健康,践行着他的诺言。34年的辛勤付出,吕正云先后获得“扬州最美医生”“扬州十大好人”等荣誉。老吕说,

他们来自三甲医院、社区、乡村,他们的所作所为打动了患者的心,江苏新闻广播、江苏健康广播、江苏省卫生计生委联合推出 “我身边的好医生”新闻行动。30天的公开征集,近千位听众的真情推荐,百位“我身边的好医生”全网展示,江苏13地全媒体记者采访报道, 50位“好医生”人物故事,为您温暖播出。

虽然是第一次在美国的歌剧院演出,但是廖昌永没有让多明戈失望,他的演唱令人耳目一新。廖昌永一改人们对卢纳伯爵的理解,用很年轻很抒情的声音动情地演绎出来。

1988年夏天的一天,乡邻们把廖昌永送到村口,对他说:“你只要日后能当个歌星,我们就知足了。”廖昌永背着铺盖卷,坐了两天两夜的火车一路风尘仆仆到了上海,正是大雨滂沱。舍不得妈妈做的新布鞋被雨水弄脏,廖昌永索性脱了鞋塞到背包里,赤脚走进学校———这个在乡下实属平常的一幕,若干年后,成为了上海音乐学院一个经典励志故事。

学校的一位老师见他在唱歌上有灵气,建议他不妨去学音乐,还把自己的一位同学介绍给廖昌永,让找他拜师学艺。廖昌永于是带着介绍信,去成都找到了这位叫周维民的老师。17岁的廖昌永虽然又瘦又小,又没什么音乐基础,但是周老师还是收下了这个一腔诚恳的学生。对他这个几乎从零基础开始的学生,周老师要花几倍于他人的时间对他指导,了解他家庭情况的周老师全部免了他的学费。

然而同时,我又时时刻刻地感受着最真实、最雄壮的自然,竹林与瀑布,山崖与激流。原来在世界上,除了有柴米油盐的生活和大人物的事业,还有在原野争鸣的斑鸠。在雪山和湍流面前,我看到一个如同宇宙玩偶般微不足道的自己。平日生活里的愤怒与焦虑,在山水面前全部化作尘土。

据了解,这段视频的内容发生在6月14日早上7点多,当时湖州安吉县公安局巡特警大队视频中队队员邹斌、陈树康,俩人刚下晚班,打算去吃早饭,迎面过来的一个人引起了他们的注意。

“自序”里有一节文字交代:“今年清明节我回到故乡沂蒙山区那个小山村时,正赶上乡亲们赶着牛、扛着农具下地耕种。我陪老父亲来到自家菜园地,脱掉皮鞋,双脚插进故乡松软潮湿的土地时,一股凉爽的气息瞬间传遍全身,身心被地气抚摸、浸润和包围,顿感缕缕慈爱与温暖,神清气爽。过去听说,长久躺在病床上的老人,需要下床走走,接接地气,炒盘第一刀韭菜,喝碗新剜的野菜熬的粥,人就气血畅通,就接上地气了。”

厉彦林的散文大都较短,却不会造成微缩的印象,因为有干货,沉甸甸的;虽然平实,却有着乡情的浓烈和诗意的洒脱。

每一个人都穿鞋,每个人脚上的鞋都有一个故事。厉彦林的鞋是普普通通的布鞋,甚至有些寒酸;然而又是包含时代的和亲人的深情,那样的出神入化:布鞋的样子并不陌生,然而,从麻线到袼褙,从鞋样到一针一线,尤其是老母亲手上的褶皱和点点血迹,慈爱的笑容,晨光里母亲的嘱托。

可是,厉彦林却形神毕肖地画出一幅水墨画:“我的老家在沂蒙山莒南县的最东北部,是一个挂在岭坡上的小山村。”这幅水墨画的点睛之笔就是一个“挂”字,写散文的诗意之笔就是传神。

这些年来,他充分利用门等村的自然资源,带领群众解放思想、转变观念,将原来看似种不出东西的山地、荒地变成了村民的聚宝盆,成为群众眼里切切实实的贴心人。

1988年夏天的一天,质朴的乡邻们把廖昌永送到村口,并对他说:“你只要日后能当个歌星,我们就知足了。”廖昌永背着母亲精心备置的铺盖卷,坐了两天两夜的火车一路风尘仆仆到了上海,正是大雨滂沱。舍不得妈妈做的新布鞋被雨水弄脏,廖昌永索性脱了鞋塞到背包里,赤脚走进学校———虽然这样的举动在乡下实属平常,但是若干年后,这一幕在上海音乐学院几乎成了一个经典励志故事。

生活现实已经发生天翻地覆的巨变,散文写作的审美追求必定转化为现代艺术观,既有拥抱历史的胸怀,品味生活的喜悦,又有两个百年的展望。明明是沂蒙山区偏僻的山村,“故乡虽然土地瘠薄,却是一片知痛知热的土地”,“那熟悉和气的乡音,那慈善亲切的笑容,会把你带回一种原始且真诚的记忆中去。那情,那义,那难以言明的惦念与关爱,就像一坛陈年老酒,没喝就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