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站的知乎运营出现重大事故后,竟有用户力挺“A站目前的表现基本完美符合在用户心中的设定,你要不喜欢,你随意”。

害怕老鼠的刘德华在老鼠窝拍了好几天,一个镜头没用上;梁朝伟被骗到香港环境最恶劣的九龙寨拍了半个多月,只剩片尾阁楼上的3分钟……

“它的拥护者陷入一种强烈的自媚中:滔滔不绝的汹涌感伤最终上升到了崇高的地步,体验感伤也就是体验崇高;赋予感伤崇高的意义之后,容不得别人不被感动与感伤。谁要是不加入这个感伤的洪流,就是居心叵测。”

有过一段孤独的时间,每天早晨晚上,一个人在家面对四面白墙,捧着手机和电脑发呆,一度怀疑自己得了忧郁症。后来开始读书,一本书看了四五遍,再后来就养成了一种习惯,捧着书,就像捧着爱人的脸。

梁朝伟拍暧昧戏放不开,王家卫就在片场放音乐,让张国荣慢慢带他入戏,有时一场戏一拍就是一天。

这就是王家卫,强迫症无可救药,为了追求完美,有时不惜拍摄大量素材,只为选一两个镜头;为了追求灵感,拍戏时经常停工、修改或者重来……

《阿飞正传》里,刘嘉玲单漆跪地拖地拖了20遍,地板都被擦得发光了,王家卫还是说“感觉不对”。

很多男性朋友年轻时年少气盛,对待感情不够坚定,难免会犯下一些小错,但是就这么一次的错误就会被对方紧盯不放,以至于现在和前女友发了一次微信就被扣上藕断丝连的罪名。

“大家不是不能吃苦,最苦的日子屁都没放过一个,只是眼看着这种局面,说不寒心那是假的。没有人比我更爱这个网站。”——原A站站长赛门

今年2月A站宕机后,由于业界传闻阿里旗下基金要入股A站,加之A站此前使用阿里云服务。Acer们纷纷跑到阿里巴巴官方微博评论区哭诉,求爸爸接盘A站——

《阿飞正传》的4000万是有去处的,王家卫总共拍了60万英尺胶片,剪出来只有90分钟。

后来,《春光乍泄》让王家卫首次获得戛纳最佳导演奖;而梁朝伟则是继《重庆森林》之后,再次获封金像影帝。

A站的财务数据已经不忍多看,这个每年按亿亏损,实际DAU勉力维持百万量级的三线互联网社区,最惨时交不起服务器费用,拖延员工工资数月。

欢欢思来想去还是决定分手了,她说,跟一个看不到未来的人在一起,感觉每天的生活的都像在走钢丝,颤颤巍巍的掉不下来,但是也走不到对岸。为了以后的幸福,长痛不如短痛,还是分开算了。

张国荣就更郁闷了,水土不服感染了细菌疯狂拉肚,还被王家卫一天一个想法所折腾,据说他曾认真考虑过怎么分配遗产。

以A站为例,当B站崛起,并隐隐有后来居上的气象时,A站用户自恃“此路是我开”,与B站用户展开了长期的对喷与攻讦。这种看起来团结抗敌的盛况,却暗含了几个隐患:

《阿飞正传》原本的结局,是张国荣扮演的旭仔在菲律宾跳桥自杀。为此,直升机冒着坠机的风险出动了8个架次拍张国荣跳桥的画面。

其结果是《赌侠》大卖,《阿飞正传》惨败,上映不到两周便宣告休映,票房只收回了900万,还不到投资的三分之一。

《一代宗师》开场的雨夜打戏,梁朝伟每天天黑就泡在大雨里,一直NG到深夜,持续熬了30多个夜晚。

婚姻中有一方看不起另一方是件很可怕的事情,因为这会让夫妻关系失去该有的平衡,被看不起的那一方会因为承受不住心理压力从而产生很多负面情绪。

同事阿琳最近就在遭受着这种情绪折磨,他老公是一名文艺作品爱好者,他每次研究新作品的时候,阿琳会好奇的凑过去问东问西,他老公则兴致缺缺的跟她说一句“跟你说了你也不懂”,阿琳只好讪讪的走开。时间长了,阿琳开始有一些抑郁,像是怪自己无能,又像是怪老公不懂人心。

根据用户情绪类别的不同,可以大致推论出该互联网产品的商业模式类型。比如平淡型的产品,几乎只能靠后向收费,即通过广告类合作产生收入;而内容类产品,则可能在后向收费的基础上,直接向用户前向收费;人格型产品就更复杂一些,可以在前两种基础上,再挣一笔“用户对用户的收入”。(关于这些不同的商业模式类型,可参考我此前的文章《如何发动群众挣群众的钱》)

此前,腾讯系的知乎和B站都曾依靠外来用户的大量涌入,以大众化的方式逃脱了老用户绑架,不知同是腾讯系的快手,能否帮助A站完成同样的转变。

小众社区最理想的赢利模式,是金主打赏或包养。比如罗永浩当年回答牛博读者提问时说过的:“不赚钱做得也很开心,网站的支出现在还不大,已经有‘爱国资本家’、‘开明士绅’愿意赞助牛博网了,所以以后支出大了也不怕。”

他对他说,这部戏你演的是中年男人周慕云,不能再走以前的青春路线了,你过了年龄这关就能成为马龙白兰度那样伟大的演员。

不难发现,A站是一家背负着大量情感的公司。无论员工、用户还是媒体、业界,面对A站时都不忍心说狠话,只能哀其不幸怒其不争,但凡有些起色(甚至于只要还能正常使用),都值得庆贺。

“我刚加入A站的时候,A站也是站在一地狼藉之中的,但这依然无法掩盖它身上的独特的社区气质和潜力。现在回想起来,2015年的下半年,是我12年职业生涯中,最开心的一段时间。”——原A站产品VP伊卡洛斯之翼

这种超越产品、服务和用户,直接对品牌本身投射的爱,多见于各类“定向服务某圈层”的小众社区或“精神家园”。比如豆瓣、知乎、AB站,曾经的人人网、牛博网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