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这些动画都和漫画原作不一样,虽然片头都会挂上“原作:猴子拳《鲁邦三世》”的字样,可他们不是一回事。剧情原创反倒不是关键,关键在于:漫画里的鲁邦一伙儿用行动证明自己是“坏人”,动画里的鲁邦一伙儿嘴上说着“我可不是什么好人”,做起坏事来却显得温柔又喜感,有时还会顺便帮助路边小朋友或者拯救世界……

就是这样一个家伙,靠一己之力守护了太多人太多事,手中的木刀即使断了数次,身上的伤即使数次足以致死,只要他背后还有需要守护之物,那么,这个叫坂田银时的家伙就会一次又一次地与天下为敌,万死不辞。

我不否认自己去年玩日文版的时候也是每天玩十几小时,坐在那里就不想起身差点憋出膀胱炎。所以我现在就只能看着他们玩啊,不嘚瑟嘲讽还能干嘛?哦,还能剧……剧透当然是不行的,会被阿姆斯特朗回旋加速德式后桥背摔。

同年7月,还在创作的宫崎骏接到母亲离世的消息,命运还没给他奖赏,先带走了他的母亲。

罗宾是有个著名对手的,就是福尔摩斯,罗宾对福尔摩斯的过招构图当年在洋人小说中已经有了。柯南这个角色形象在创作时轮廓就是福尔摩斯啊,所以明明本来是不同作品,青山让怪盗基德三天两头穿越过来跟柯南过招就顺理成章。

那一年,他就没睡过一个好觉,白天拍戏,拍写真,配音,接受杂志采访,晚上主持电台节目,凌晨回到家还在旁边的小树林里打着灯背舞台剧的台词。

小清水亚美之所以走上了职业声优的道路其实完全是因为大魔王福山润,在小清水亚美还是普通人的时候就是因为憧憬福山润才励志成为声优的,结果后来竟然成了大魔王的女朋友(樱润党哭晕在厕所)!

这段时期,高畑勋对日本动画的另一个巨大贡献,就是确立“分镜在先”的制作流程。首先实践这一手法的作品,就是1984年高畑勋(演出)与宫崎骏(画面构成)合作的TV动画《阿尔卑斯山的少女》。

除了喝酒吃饭,小栗旬还常常和朋友们出去旅行,有次自己带着老婆去纽约,旁边还跟着生田斗真和冈田将生......

石川五右卫门,所向披靡的剑客,这世上就没有他“斩铁剑”斩不断的东西,除了他自己那根脱线的神经。

不过也许漫画自己有自己的生长之力,漫画中的女性也渐渐生长变化,我们的操心是多余的。

不必这么急切地推广的理由,首先是因为,高畑作品本来就不那么咄咄逼人,不容易调动安利的瞬间激情。

此后他结婚,有了孩子,辗转多个动画电影公司,除了按照公司的企划画画外,提出的企划案被评价“题材陈腐,一股子马粪味。”

在那里遇见了一生的挚友,一生的伙伴高畑勋,他给高畑勋当下属,将日子拼尽全力活过,做出了第一部长篇动画《太阳王子霍尔斯的大冒险》。

说到内田真礼还有一个挺有趣的小段子跟大家分享,真礼有个真扎的外号想必大家都非常清楚,之所以能叫出这个外号完全是因为有粉丝把她的名字看错了(喂?),久而久之就演变成了内田真扎的梗!可以说是跟小木曾雷兽(小木曾雪菜)有异曲同工之妙了~

“我们守护了这么久的‘鲁邦’,竟然被你这黄毛小子给搅和了。”一开始大河内还担心他们会这么说。而之后在初期的商谈中被问到“你想做怎样的‘鲁邦’?”“为什么这里要变?”多次会议后,在工作室写脚本的时候,大河内才终于有和他们打成了一片的感觉。“终于,我也是‘鲁邦村’的一员了!”

“去看放映的童年,我们一定会先大笑,然后放声痛哭,最后挂着泪,微笑着睡去。因为我们看的不是童年,而是人生。”

虽然心累,但也不是没有好处。因为是事务所里的顶梁柱,所以说的话也特别有分量,想去演舞台剧,可以。想去做编剧,可以。想当导演,也可以。

《鲁邦三世》第二季 TV 动画真正掀起了的热潮,最高收视率达到过30.5%,这是个什么概念呢,不比巅峰时的《哆啦A梦》、《龙珠》差(参考:wiki 鲁邦三世词条、anitama。)。2016年日本动画最高收视率是15%,由儿童动画《海螺小姐》创造,时代变化,在此不做深究。

“你该好好享受大学生活,趁着还有自己的时间,多充实自我,弄稳看事情的角度和价值观。

而另一边,站在这场动漫真人化大战最中心的人,就是小栗旬。抵制银魂“真人版”,首当其冲就是向男主角小栗旬开炮,但对于小栗旬来说,他只不过是刚好收到演出邀请,刚好又在度假,刚好不能以工作忙拒绝,于是就被赶鸭子上架接下了银时的角色。

不过高畑勋却少见地没有那么在意迪士尼。首先,与商业模式都在学习迪士尼的手冢制作不同,当年的东映,恰恰是一家由“反迪士尼”人士组成的制作公司。让高畑勋进入动画界的作品,同样也不是迪士尼动画,而是法国动画名作《斜眼暴君》。

好吧,少年漫画部分的讨论到此为止,虽说《名侦探柯南》作者青山刚昌曾经表示,峰不二子是自己的女性角色工藤有希子和苦艾酒的灵感来源——工藤有希子是峰不二子好的一面,苦艾酒则是她坏的一面,但要在当代的著名少年漫画里寻找叛逆独立的女性形象,和寻找一本完全没有性骚扰行为的少年漫画一样困难。

虽然伊藤静比起同时期的巨佬——如坂本真绫等,还是有一定差距的,但是当我在守望先锋中又一次听到静姬配音的黑百合的时候,我当时脑海里只有一个想法:这个世界需要伊藤静!

不画原画的高畑勋,这段时间的收获,首先是遇到了这位不论工作质量,还是速度都非常惊人的帮手宫崎骏。同时他也确立了现实主义的创作风格,与苛求细节与质量的一贯作风。

偶尔也会装作已经看透梦想,看透天真,看透爱,然而这种事情怎么能假装呢,怎么能舍得下呢,生命的热情皆源于此,生命的力量皆源自于此。

他无数次站在母亲的病床旁,渴望母亲能起身抱抱他,无数次在漆黑的夜里发抖,害怕醒来再也无法见到母亲。

所以一开始说要把鲁邦动画化时原作者是拒绝的,而且当初动画化后效果也的确不好。后来真正火起来离刚开始动画化的时间隔的很长,这个我们在以后说系列的历史时再细致点说。

鲁邦、次元大介、石川五右卫门、峰不二子、钱形警部,这几个角色构建了所有的《鲁邦三世》动画。他们可以拍刑侦片、武侠片、科幻片、魔幻片……因为这几个角色放到一起就会有戏,就会有趣。

本作的舞台是现代数码社会,过去大家谈到《鲁邦三世》,脑中肯定都会浮现起打火机、汽车等奢华的道具,毕竟这些也是印象中的“怪盗”喜欢的收藏品。但利用自己发明的机器、道具突破警察的层层戒备,不仅打破国籍,甚至还去了躺宇宙,这些举动完全颠覆了大河内所想的“怪盗”的形象。

最近身边的同事10个人里有11个在玩《女神异闻录5》,废寝忘食,除了上厕所屁股不离座。看他们那幅样子我就忍不住揶揄:“把你们稀罕的,这游戏也就那样,单纯、中二,剧情又臭又长……”

日本动漫向来有“美型恶役”一说,贝雅大校算是开先河的角色,其大胆除了性感身材,还在于她担任反派领袖,斗胆策划一次类似偷袭珍珠港的行动挑战联合国军队——这在刊载《铁臂阿童木》的1950年代日本是难以想象的,须知1951年阿童木被手塚治虫创造出来时,日本还在“盟军占领期”。1956年6月,《铁臂阿童木》第一本单行本出版,12月日本才正式加入联合国。另外,贝雅的性格倔强但恋子,是手塚治虫的恋母情结的镜像反映,这种种都构成了她的混杂魅力。

我们见过最正常的现代女性形象塑造,是柴门文《东京爱的故事》吧,赤名莉香不但经济地位独立,情欲也独立,关键是她是彻底现实主义的——从画风到设定,没有唯美浪漫化的五官和身材,没有时空穿越或者峰不二子那样的特殊身份……

一头银发,露出一只半耷拉着的眼睛,面罩罩住了大半张脸,直到火影完结,我们也不知道面罩下面究竟是怎样一副容貌,懒洋洋的腔调,捧着《亲热天堂》,约定好的时间总是迟到。

我们为什么喜爱“怪盗”?《鲁邦三世》从漫画到动画的转变或许能说明一些问题,怪盗终究是包裹在浪漫里的形象。

平生最讨厌的是动物、小孩和麻烦的女人,但却当他们相继离开后,感到寂寞,搭档Jet才明白因为知道最后离开会寂寞所以一开始才讨厌相处。

宫崎骏把他的生命融化作画笔的墨,画那些不受禁锢的人,画那些穿透小苦难,小悲哀,生生不息的爱,希望,勇气,梦。

PS:之所以将悠木碧称之为凹酱,是因为凹是aoi的中文谐音,所以叫凹酱就是叫aoi酱!

在大河内的眼中,《鲁邦三世》从各话中特别能够感受到不同的STAFF的个性,尤其是1话完结的故事,特别鲜明,这也正是《鲁邦三世》满载综艺感的原因。

小栗旬的人缘好,在日本演艺圈人尽皆知。每次出去喝酒,都是呼朋唤友,而朋友们个个都是男神级别的人物,可以说是不撕逼的男版泰勒闺蜜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