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日本刺青这项传统,最早可以追溯到2000多年前,日本最早的原住民阿伊努人就有纹身的传统。

请上各大应用商店搜索安装“塔读文学”app,更有wap/WWW/IOS/塞班全平台覆盖,更多精彩内容等着你!

1. 三船敏郎(1920—1997)生于中国青岛,主演的《罗生门》荣获1951年威尼斯影展的金狮奖。

(高仓健在听到田壮壮讲自己平时看书、做自己的事情,只是在礼拜天陪陪孩子后说的一席话。)

倒也不是全切,只左手小指一骨节,学名叫「指を飛ばす(Yubitsume)」,直译过来就是「让他的手指飞起来」。

最早的日本刺青是出于区分身份与自我防卫:人们会通过刺青来显示社会阶层,而海女们会在身上刺青以抵御海洋生物的攻击。

演侠客必须有侠气,高仓健的侠,体现在眼神,一辈子不变,犀利坚毅,老年了抬起头目视对手,还能感到强大气场。所谓老虎老了眼神不老。这些都是拜大时代里昭和精神所赐,以及挖掘他男性气质的导演们。那个年代,一个娘娘腔几乎在电影表演上难以形成建树。

2. 高仓健(1931—2014)生于福冈县中间市,1963年于东映制作的《人生剧场•飞车角》塑造了任侠电影的英雄角色后,继续在《日本侠客传》(1964—1971)、《昭和残侠传》(1965—1972)及《网走番外地》(1965—1967)诸系列影片中树立其坚忍克己的男性形象,其后的表演风格亦以深沉、含蓄和富于心理活动见长。

再没有肝胆相照与情义千斤,切指变为交现金。像一下叫烈酒呛了喉,整个日本黑帮时代,到底是过去了。

[英雄本色]说,你可以侮辱我,但不可以侮辱我的兄弟。[古惑仔]说,出来混,就凭义气、够勇、兄弟多。

70年代末于《八甲田山》(1977)、《鬼畜》(1978)及《复仇在我》(1979)中表现凌厉逼真,后来在《楢山节考》(1983)、《鱼影之群》(1983)、《薄化妆》(1985)、《火宅之人》(1986)和美国电影《三岛》(1984)里继续发挥其肉体劳动式的独特演技。

高仓健事务所于18日给日本媒体发去传真,传真中说,高仓健于11月10日凌晨3点49分,因恶性淋巴瘤在东京都内的医院逝世,享年83岁。

便有了[极恶非道]、[极恶非道2]和最近刚出资源的[极恶非道3],纹身、爆头、切指,好不痛快。

1962年,高仓健和他未来的好搭档鹤田浩二一起在强盗片中崛起,他先后主演了石井辉男的《恋爱·太阳·暴力团》、井上梅次的《暗黑界最后的一天》、饭塚增一的《游民街的子弹》,但还只是中小成本的影片。随着强盗片迅速定型为套路固定的黑帮任侠片,这逐渐成为高仓健的一种专属类型,他先后出演了带动这股热潮的《人生剧场 飞车角》、《日本侠客传》、《昭和残侠传》,导演分别是泽岛忠、牧野雅弘和佐伯清。

北斋的水浒插图也让江户城一个不起眼的浮世绘新秀沉浸其中,这个人就是日后的浮世绘大师歌川国芳。虽然国芳是歌川丰国的徒弟,但是刚开始创作并不受欢迎,最落魄的时候曾经沦落到修榻榻米为生的地步。

在日本,传统的刺青大多被称为“手彫り”(tebori),这是一种传统的刺青方法。需要刺青师将细长的竹签(日语中被称为”nomi”)和针(hari)用丝线捆在一起,刺进被刺青者的皮肤内进行创作。

识别一个人是不是雅库扎最简单的方式,是看他的背后有没有文身。江户时代,文身在日本属于禁忌,从1720年开始,文身取代了以前的刑罚——割除鼻子或耳朵,正式成为对罪犯的惩罚方式。后来的黑道中人,都以身被文身为容。文身的精美程度,也往往象征了一个人在道上的江湖地位。在日本黑帮片中,展示文身基本属于不可或缺的环节,男性在搏斗时往往都会褪去上衣,露出醒目的背部文身,高仓健曾主演一部名为《夜叉》的电影,片中的他背部就文着夜叉。

可以这么说,中国人熟悉的《追捕》《幸福的黄手帕》《远山的呼唤》《海峡》《兆治的酒馆》还不太算高仓健的代表作。他中后期的作品,偏向主流商业和温情脉脉,没青年时那么血气方刚义薄云天。他的黄金时代永远留在了东映,留在了东映盛产的黑帮片、任侠片里。

其后续主演了黑泽明导演的《七武士》(1954)、《蜘蛛巢城》(1957)、《用心棒》(1961)与《红胡子》(1965)等名片。他善于扮演粗犷、强悍、动作性强的人物,中年以后则以扮演首领人物为多。

©️[高手]结尾,美国老兵向高仓健切手、鞠躬,有影评人认为,这可看作是美国对其战后在日本的所作所为进行道歉

在八十年代中国,高仓健的“男子汉”形象是和《高山下的花环》里唐国强这种奶油小生相对比的。无疑高仓健是戏里戏外的硬汉,但中国影迷熟知的高仓健和日本电影里的高仓健并不太一样,原因是当年译制引进的《追捕》《幸福的黄手帕》《远山的呼唤》《海峡》《兆治的酒馆》等几部奠定高仓健形象的电影,是他中后期的作品,只代表了高仓健的一个面。

失去前妻后,高仓健的内心世界无人知晓。记者从大量资料中,整理出了极少部分高仓健的语录。这些都是他缅怀江利时曾提到的——

这次重创后,高仓健硬朗的气色中更添了几分忧郁。笨拙、沉默、禁欲……阴沉着脸一心一意地埋头塑造有情有义的硬汉,这是日本媒体对高仓健最多的评价。

在2014年首次名列十大的是原田芳雄(1940—2011)与役所广司(1956— )两位。本书于第三辑有专章介绍原田芳雄及其近作,而拙著《平成年代的日本电影》(2015)亦有专章谈论在平成年代大放光芒的役所广司。

5. 渡边谦(1959— )生于新潟县北鱼沼郡小出町,因演出《蒲公英》(1985)及《海与毒药》(1986)备受注目,其后拍摄NHK大河剧《天与地》(1990)时患上血癌被迫退演。

短痛不如长痛,他们全体接受传统手工刺青(Irezumi),耗时极长,纹路是一刀一刀雕上,痛苦异常。

他是日本著名演员,是荧幕上的铁血硬汉,也是张艺谋最想合作的对象,他拥有无数女性影迷,却未能拥有一个完整的家庭,他就是高仓健。

志村乔(1905—1982)生于兵库县朝来郡生野町,1928年组织剧团演出舞台剧,1934年进入新兴电影公司开始演戏,毕生拍片超过430部。

他演出的影片约有205部,包括美国影片《高手》(1974)、《黑雨》(1989)、《棒球先生》(1992)和中国电影《千里走单骑》(2005),并先后以《幸福的黄手帕》(1977)与《铁道员》(1999)荣获日本及外国多项演技奖。

直到现在,看到那时候的日本电影,或者西村寿行和大薮春彦的小说,还会讶异于那里面有那么多的复仇和逃亡,总有一个硬汉,或者因为深陷大企业的阴谋,或者因为妻女受到凌辱,从此走上天涯路,那种萧然远行的背影,是彼时的固定角色。高仓健扮演的侠客、叛逆者、法外之徒,正是在这种背景下,成为青年的偶像,也正是在这个时候,挣脱了“陈腐的戏剧观”,开始用一种无表情的表情面对观众。

早期的雅库扎电影和任侠片具有十分近似的面貌和气质,区别无非是前者用枪而后者用刀,雅库扎们更多着重于好勇斗狠,而不再是传统意义上的侠义道德。20世纪60年代最著名的雅库扎电影也大多由任侠片的大明星高仓健和鹤田浩二饰演,前者领衔的《网走番外地》系列(石井辉男导演)和后者担纲的《日本暴力团》系列(佐藤纯弥导演)是其中的典型代表。讲述的多为一个刑满释放的黑社会头目,或无意重操旧业,或被同伙污蔑陷害,不得不运用一系列计谋为自己复仇谋得一条生路的故事。他们在开展一系列“不得已而为之”的犯罪行为时,也和任侠片中的“侠盗”一样,被赋予了道德上的制高点,加以抬高和美化。当时,只有日活公司的铃木清顺在这一领域做出了高度风格化的新鲜尝试,不再积极为雅库扎洗白,而是用颇具超现实主义的色彩和镜头运动,表现了一个光怪陆离的黑帮世界,身在其中的人大多身不由己,宛如置身炼狱,亦难有善终。

若听到你混道上的,正经人该从一个鼻孔笑出声来。若听到你为尊严义气断过指,正经人该从两个鼻孔笑出声来。

如果说《教父》《好家伙》《美国往事》等一批美国经典黑帮片给人们留下了意大利黑手党的鲜活写照,将为非作歹的黑帮分子描摹得从容冷静、气度优雅,日本黑帮片所传递的,则是完全不同的另一幅世相。在北野武的《大佬》中,鲜明地表现出欧美黑帮和日本黑帮行事风格截然不同的两极——当前者还在谈判桌上察言观色虚伪逢迎时,后者已经在桌子底下拔枪相向了。

2012年,北野武导演的《极恶非道2》,加藤(中坐者,三浦友和 饰)带领山王会蹿升为关东最大暴力团,他身边站着帮会二号人物石原(加濑亮饰)。在他们的管理下,帮会不无讽刺地提出了对二级组织进行绩效考核的要求

运气实在好,刚成立不久,便吞并了大阪所有小型帮会组织。运气也实在不好,惹谁不行,偏惹上山口组。

1943年他转职东宝,参演了黑泽明首部电影《姿三四郎》,从此改变命运,在其后的22年间演出了20部黑泽明的电影,成功地创造出银幕上多个难忘角色,包括《泥醉天使》(1948)的酒鬼医生,《野良犬》(1949)的资深刑警,《罗生门》(1950)的好心樵夫,《生之欲》(1952)中为民服务的垂死官僚,和《七武士》(1954)里智勇双全的武士首领。

十人中夏目英年早逝,当年高峰、原和若尾三位早已息影,仍然活跃的六位的平均年龄接近56岁。

其实咱们现在说纹个身,跟日本传统的纹身是不一样的。1891年,塞缪尔·奥雷利(Samuel O‘Reilly)发明了第一部纹身机,在此之前,纹身行为用“刺青”两个字更加贴切。

1960年代,高仓健主演了一系列侠客风古装片,并且亲自为电影配唱主题曲。所以今天当我们将他界定为演员的时候,还有一部分高仓健的“歌迷”会跳出来说,其实高仓健粗放低沉的歌声也很有味道。一位歌迷回忆,高仓健唱的一曲《网走番外地》曾因为被认作“反社会”而被禁,但禁前那张同名唱片已经大卖超过200万张。

如果把1988—2014年27年间这六次十大男演员的投选结果排比一下,各人的成绩及表现就可一目了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