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次见面后,也就相忘于江湖了。再次相见,已是多年之后。去年夏天,在一间墨香浓郁的工作室,我见到了他的许多墨迹,他告诉我,正在编纂两部书法集,一部以田园为主题,一部以豪放为主题,他将中国文学史上最有名的田园诗词与豪放诗词各选了20首,分别以不同书体书写之,辑录成册,准备付梓出版。我的眼前,瞬间闪过两幅画面:一是小桥流水,丝竹断肠;一是狂风暴雨,霹雳雷鸣——将这两幅截然相反的画面糅合在一起,那该是怎样的一番风韵呢?

这几天,我把志平的书稿摆在案头,浏览,揣摩。掩卷遐想,我感到如释重负:志平过关了。他不是一个匠人,也不是一个庸人。他是一个沉浸在墨海中的歌者,一个用心血与灵魂在书写的书法家。在他的笔墨之间,常有声音在嘤嘤嗡嗡回荡。那是一个人心底的呢喃与灵魂的呼号。田园诗卷里,陶渊明,谢灵运,王维,孟浩然,范成大,依次向我们走来——地声滋滋,林泉蓊郁,寒塘鹤影,孤舟逝水……躬耕田园饱尝艰辛之冲淡,神灵飘荡无处栖息之落寞,化作了一缕缕轻烟,袅袅而起,直上云霄间,令人不禁生出倒骑青牛远离尘嚣悠游天下之神往;豪放诗卷里,刘邦,曹操,李白,杜甫,潘阆,苏东坡,黄庭坚,岳飞,辛弃疾,毛泽东,依次向我们走来——大江奔流,山崖崩摧,英雄喋血,壮士断魂……大江东去不舍昼夜之悲凉,青山突兀英雄老去之无奈,化作了一阵阵悲鸣,一页页号啕,令人不禁泪飞如雨……

遍览志平之书,可谓“三无”:无俗气,无匠气,无铜臭气。泼墨写字不为名,不为钱,已属难能可贵,若再能写出灵魂深处之块垒,激荡心头之巨澜,挥撒冲天之豪气,就可以无憾了。揣想一下,这些年来,始终有两股气,在志平心头冲荡,一是超尘拔俗、回归田园的飘逸之气,倦于红尘纷扰,与宦海之争,渴望像五柳先生那样高唱一曲“归去来”;二是大江奔流、悲怆苍凉的昂扬之气,热血奔涌,沧海横流,作为一个热血男儿,哪个没有横刀立万、建功立业的雄心壮志呢?——可惜,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这两大心愿,他都难以实现,为了弥补心灵的缺失,也才有了这两卷田园与豪放兼备的墨书。他书写陶渊明归田园居,笔致婉转,跌宕,如丝竹之呜咽,稼禾之望归;他写孟浩然盘石垂钓,水清心闲,不过是想回到老家山上,安渡岁月;他写潘阆和尚“弄潮儿在涛头立,手把红旗旗不湿”,或许是追述自己的青葱岁月,以及职场上的辉煌;他写岳飞的“怒发冲冠凭栏处潇潇雨歇”,或许是想到了许多人间不平事,亦或是想到了自己的某些难言的遭遇,情难自已,眼泪交流,不甘心,又莫奈何!

白玉从远古的时候就被人类所认识,并广泛地用作工具、武器以及宗教祭祀的神器,其坚韧耐用,日久弥新的特点为古代中国人所崇尚。羊脂玉看似柔软,内质刚强坚韧,可以长久的佩带使用和传承。

冯吟如大大的眼睛看着沈辉,突然笑了:“沈总,你很像古代的皇帝,问没有粮食吃的人,‘何不食肉糜’?我要有钱住酒店,就不可能被房东赶出来,不是吗?”

秋天忽然已来驻,今朝吾作秋朝赋。人间一年几秋朝,秋朝转眼成秋暮。我心尤其爱秋朝,秋朝天气令人慕。

不同的是,冯吟如的脸上,没有矫揉造作的妩媚,即便直视着沈辉,神情也是淡淡的,不卑不亢。

沈辉走到门口,突然回头,问冯吟如:“你要信得过我,要不先住我家?明天再替你想办法。”

温馨提示:主编微信JY1341918373888诗文配图图片来自网络,如若侵权,请联系编辑删除。

磨叽了许多尘事,似乎游离主题,不过是想通过“第三只眼”,打量一下志平与他的书法。因为,不撩开一些尘烟,你很难看清楚眼前的风景嘛。

浏览志平书法,无论是田园篇,还是豪放篇,其一笔一划,一撇一捺,皆融入了“我”,显露着属于他自己的独一无二的真性情。他写陶渊明《归田园居》五首,那字里行间,不是诗句,不过是田垄,豆苗,柴火,以及尘土飞扬的农舍,勤劳朴拙的乡亲,日出时的鸟鸣与欢欣,日落时的暗影与孤苦,以及病虫害肆虐时的悲苦与绝望;他写谢灵运的《登池上楼》,“潜虬”傲然不屈,“园柳”恣肆明志,既感到了“池塘生春草,园柳变鸣禽”之欣慰,又听到了“索居易永久,离群难处心”之哀叹;他写王维《竹里馆》“独坐幽篁里,弹琴复长啸”,幽篁孤独里的散淡,长啸声中的凄清,宛然如在目前,那字行间,琴音绕流水,明月照寂寞,令人生出百千感慨;他写孟浩然《春晓》“春眠不觉晓,处处闻啼鸟”,那长钩甩下来如春柳之丝,斜笔扬起来如晨鸟之音;他写范成大《四时田园杂兴》“柳花深巷午鸡声,桑叶尖新绿未成”,墨迹抑扬如鸡啼,字体玲珑如春枝,一派勃勃生机……

今朝天气真养目,登临山巅楚天舒。楚天如布白云飞,蓝天若海白帆渡。蓝天之外有蓝天,白云星罗又棋布。足登山顶我为峰,人登东山而小鲁。俯瞰人间千里外,秋朝城乡何楚楚。今世国泰又民安,九州华夏共一族。

等他走出来,冯吟如把两盘饺子放在餐桌上,笑着说:“闻起来挺香的,开吃吧,我快饿死了。”

作者:竹子蔷薇,985院校硕士,86年理工女,感性与理性并蓄,性感与温婉共存,十年情长路,一笔写红尘。公众号:竹子蔷薇(ID:zhuziqiangwei66)

冯吟如坐在椅子上,头枕着手臂,趴在办公桌上。乌黑的长发垂下来,覆盖着她整个的肩背。

感谢您的阅读!嘻耍耍旅游专注为您寻找舒适、轻松、优质的旅游产品!打开嘻耍耍旅游,惊喜等着您。了解更多优惠活动,欢迎关注【嘻耍耍旅游】公众号,发现精彩!详询4001828278。

再然后,卧室的门悄无声息地打开了,适应了黑暗的沈辉,分明看到,冯吟如探身向他的床上看了一眼。

羊脂白玉晶莹洁白,细腻滋润而少瑕疵,“白如截肪”。其特点就是,特别的细腻、光亮、温润。上佳的羊脂白玉近于无瑕,好似刚刚割开的肥羊脂肪肉,而光泽正如凝炼的油脂。

在冯吟如拿着文件,快要走出去的时候,沈辉突然问:“小冯,你老家哪儿的?看你不像本地人。”

沈辉觉得今晚的冯吟如和平时完全不一样,没有那份拘谨和清冷,而是带着一份小女生的随意和俏皮。

当我翻开志平的书稿时,心底是有些嘀咕与忐忑,毋宁说是有些担忧呢。当今书坛虽然大腕云集,却也流行着两种书体,一是官员之书,二是匠人之书。所谓“官员之书”,自然是三观雅正,官气浩荡,笔墨之间,处处荡漾着意识形态之波澜。所谓“匠人之书”,却浸染着浓重的江湖杂色,形成了几大流派。其一曰“技术流”,下苦工,练技术,钩划撇捺,循规蹈矩,工匠精神可嘉,可惜缺乏书家之神髓。其二曰“模仿流”,循古人,蹈旧尘,径直进入古人之圜中,欲追千年流韵,不觉流失了自我。萧规曹随,造就了西汉初年政局稳定;笔囿羲之,是否可以书圣再世?只有天晓得。其三曰“涂抹流”,或撇捺,或钩划,力未到,墨未至,先涂抹,再描画,看起来“金钩铁划”,其实不过是耗子尾巴。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