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蝙蝠侠》大获成功之后,蒂姆·伯顿开始着手实施另一项电影工程,这次他选择的拍摄对象是他心仪已久的剧本。当伯顿还是南加州一位孤寂的少年时,《剪刀手爱德华》的故事梗概已经在他的脑海中盘旋了。在福克斯的大力支持下(福克斯从对该片不感兴趣的华纳兄弟手里买下了电影版权),蒂姆·伯顿在一堆大牌——其中不乏威廉·赫特、小罗伯特·唐尼、汤姆·汉克斯以及汤姆·克鲁斯这样的一线男星——中相中了约翰尼·德普,让他来出演该片的主角爱德华这个角色,这是个由一个疯狂科学家(维森特·普赖斯)创造出来的孤独机器人,长着锋利的剪刀手。当然,在那时候估计谁也不会想到《剪刀手爱德华》竟然只是伯顿与德普之间合作的开始,从那以后,他们又陆续合作完成了七部电影。用德瑟雷特新闻报的记者克里斯·希克斯的话来说,《剪刀手爱德华》是“一出令人惊讶”且又“无限迷人的现代童话。”

严格来说,波顿的长处并不在于如何讲好一个故事。与克里斯托弗·诺兰,昆汀·塔伦蒂诺这类自带编剧属性的导演相比,波顿更擅长打造奇诡的哥特视觉效果与个人风格浓烈的浮夸画面感。绘画专业出身的波顿,习惯先将角色的形象画在纸上,这也是为什么波顿的电影人物造型看着都像是从漫画里走出来一般。

这个令人着迷的问题,答案或许是爱情。或者这个解读,也不过是人们的臆想。我在采访的最后,把这个问题丢给了导演本人,他的反应并不让人意外。“这本身就是一个没有意义的问题。我听说有人的回答是,because there is a B in both and an N in neither(单词both里面有一个B,单词neither里面有一个N)。我挺喜欢这个回答的,因为它用一个毫无意义的答案回答了一个毫无意义的问题,大概这就是这个问题有趣的地方。”

费德里科·费里尼的电影仿佛旅游宣传片一般,在他的黑白光影世界中,美丽的意大利魅惑旖旎,这些此前鲜为人知所见的拍摄作品,使得好莱坞开始从一个全新的角度去看待外国电影。出生于意大利的费里尼热爱绘画,他擅长从自己的生活和梦境中汲取灵感,因此他常常使用尚未完成的剧本进行拍摄。

在基耶斯洛夫斯基的事业鼎盛时期,他却令人意外地宣布自己的退休。他去世后,坟墓上那个状如取景器的两只青铜手塑曾经被盗——这难道不是基耶斯洛夫斯基另一个故事的美好开端?

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特印彩色的出现为电影世界中单调的黑白色调带来一抹亮光,迈克尔·鲍威尔和艾默力·皮斯伯格将好莱坞式的眼界与野心带到厨槽主义盛行的英国电影界,在他们拍摄的电影《百战将军》(1943年)、《平步青云》(1946 年)、《黑水仙》(1947 年)、《红菱艳》(1948 年)和《霍夫曼的故事》(1951 年)中充分体现了这一理念。

看起来好像是邪教般的文化,却一直有人趋之若鹜,还有人被深深打上了哥特的烙印,以至于自己的名字已与这一传承百年的诡异神秘文化划上了等号。没错,就是下图这位。

▲每一天,耐着性子打磨,用作品告诉人家内心的想法,和眼中看世界的样子,有人说这是固执、缓慢、劳作,我知道每一个专注背后,是对“满分”的极致追求。

事实上,该片的制片人之一詹诺·托平(Jenno Topping)在小说出版前就拿到了一个手稿版本,她一口气读完后,立马又把它发给合作伙伴皮特·彻宁(Peter Chernin),后者也曾是《猩球崛起》等卖座电影的制片人。二人的观感格外一致,都表示“爱上了它”,改编计划还没来得及酝酿,就和福克斯达成了协议。

却被蛇镇的巨蛇吓了个半死,一心想坐旅游大巴离开的皮威,却因一路尖叫停不下来被抛在公路上。

《人猿星球》(决战猩球)讲述了一个宇航员坠落到一个猿类统治人类的星球上,并最后带领当地人类反抗猿类的故事。实际上,这个电影是一部翻拍作品,翻拍的是1968年的同名电影《人猿星球》,只可惜,这个翻拍作品除了在画面、电影特效方面有所进步之外,情节、人物、思想、逻辑全都远逊于原版,以至于上映后恶评如潮,被众望所归地授予“金酸梅奖”。蒂姆·伯顿这部失败之作最大的贡献,可能就是引起观众对原版电影的回忆。

刚才教你做人的,是1985年上映的电影《荒唐小混蛋奇遇记(Pee-wee's Big Adventure)》。主角Pee-wee Herman本是喜剧演员保罗·雷宾斯(Paul Reubens)在1978年创建的漫画人物,后来可能觉得只存在于二次元不过瘾,于是被搬上了电视和大银幕,均由保罗亲自出演,甚至还有一档自己的真人秀。

皮威掉进海里,被野人拐进山洞.....蝉主以为野人要把皮威吃掉,其实野人只是个缺乏观众的寂寞人,他逼皮威听自己演唱...

回首往事,他觉得他所感受的孤独寂寞有点儿可怕。尽管他如此成功,但一种“局外人”的感觉一直缠绕着他,它的解药也一直陪伴着他。

作者:安迪·图伊 绘 / 马特·格拉斯比 著 出版社:四川文艺出版社原作名:Great Film Directors A to Z

▲我在意的不是去过多少地方,看过沿途几多风景,而是一路与我相伴的你。生活里, 有你,满分!

女土匪们打算洗劫村庄的钱财,皮威满腔正义说服了女土匪。但为了去纽约,他只好“借”了村庄的马车,继续旅程。

http://v.ku6.com/show/iIjR4J8YsnbL2Wvg.html

蒂姆·波顿:我觉得很容易与杰克产生共情。比如我自己,青少年时期,挺笨拙的,而且在学校里不受欢迎,相对于父母来说,我和祖母的关系更好。可能是因为,孩子和父母之间有种张力,它会造成隔阂,但是和祖父母一辈,却更容易变得亲密。但是随着时间流逝,慢慢长大,乃至自己也为人父,才会真正感激自己的父母。所以奇幻世界,和真实世界是一回事。从电影创作来说,无论它的元素是什么,情感的共鸣是一致的。我想我会一直需要情感来支撑我的幻想世界。

▲我的家庭刚刚新多了一口,我就觉得家庭满分,我的早餐也多了一口,我就觉得一整天满分。

该片尺度最大的一幕,是几个反派对着一盘小孩儿的眼珠子大快朵颐的场景,即便眼珠子经过了卡通化处理,还是引起了一定的不适,这也是电影被定级为PG-13的原因之一。不过,这点重口味的元素,与导演过去的若干作品相比,仍然算不上最过分。而且按照彻宁的说法,“看哈利·波特长大的一代,对黑暗系的童话主题其实是非常适应的”。

人们习惯于将“黑暗”“哥特童话”这些标签贴到蒂姆·波顿身上,尽管无数次被问到与此相关的问题,蒂姆·波顿脸上还是显出一丝困惑,他说:“其实我从来没有真正认可过黑暗这个词。”但似乎这由不得他。

旅途后的皮威回归了正常的小镇生活,不仅是收获了友谊,也实现了自我的蜕变。看似荒唐的喜剧,无厘头的搞笑只是表面,实际却是一个小人物对平凡生活不平凡的热爱。

十年前,在搬到伦敦后不久,这位导演就买下了这个环境宜人、生机怏然的工作室。沿着马路步行半英里便可到达他和爱人海伦娜·伯纳姆·卡特(Helena Bonham Carter)以及他们的两个小孩一起居住的两栋毗邻的房子。他费了一番苦工才为他那些很有“钱景”的幻想作品找到了这个更棒的舞台;令人毛骨悚然的人偶、吓人的假肢以及散落四处的草图、插画和电影脚本遍布房间每一个角落,在这儿,《僵尸新娘》、《剪刀手爱德华》、《圣诞夜惊魂》和《断头谷》拍摄用剩的和被丢弃的东西全然一派安然自在。它们的造物主亦然,头发凌乱地坐在这中间,沐浴着秋日的阳光。

蒂姆·波顿:处女作就大热,我向来对这样的导演表示同情。这两部电影,从某种程度上说,都是低调的和低成本的。而且真相是,它们算不上特别叫座的电影,甚至还出现在当年一些“年度最差的10部电影”名单上。所以我很早就认识到,别太高兴,别太得意,别太自负。

影片采用泥塑动画,黑白影像拍摄的形式,带着蒂姆·伯顿电影惯有的哥特造型,讲述了一个孤独而爱幻想的小男孩文森特的故事。在这个小男孩的身上,我们可以看到鬼才导演蒂姆·伯顿童年的影子,而伯顿也坦言,文森特的形象融合了自己小时候的样子,而故事灵感则来源于他喜欢的爱伦坡的作品。

影片讲述了七岁男孩文森特的暗黑幻想故事。文森特是个很有教养的小孩,但脑子里却充满着各种新奇古怪的念头,他沉浸在自己的鬼怪世界里。喜欢读爱伦坡的小说。某日在读完一本恐怖小说后,他开始幻想自己是恐怖演员,饰演将妻子活埋后精神压迫的凶手。他去她的墓穴确定她是否还活着,但实际上只是在他母亲的花园里挖土;母亲将他关在坊间,他幻想是被驱逐到末日之塔,并将在那儿孤独度过一生。

红后草图(2009)。在3D版《爱丽丝漫游仙境Alice in Wonderland》时,伯顿为寓言中著名的恶人所画的草图。

同样备受摧残的还有波顿在片场认识的前妻海伦娜。于是,这位拥有贵族血统的英国美女在波顿的戏里变成了下面的模样:

人们至今对他2010年的电影《爱丽丝梦游仙境》中的一句对话津津乐道。它发生在爱丽丝和疯帽子之间。第一次,是爱丽丝回答疯帽子为什么“我爱你”,二人再次相遇,爱丽丝忘记了他,所以疯帽子一遍遍问她“乌鸦为什么像写字台”(why a raven is like a writing table),试图唤醒她的记忆。

蒂姆·伯顿Tim Burton最著名的电影之一——《剪刀手爱德华Edward Scissorhands》(1990)——出现的时间要比你想象得更早。“我还是少年时就有了这个想法,”这位《阴间大法师/甲壳虫汁/哗鬼家族Beetlejuice》(1988)的导演说道:“爱德华在我脑海中很久了。”《圣诞夜惊魂The Nightmare Before Christmas》(1993)中领头的调皮鬼(ghoul)南瓜王杰克(Jack Skellington)也是一样。“南瓜王杰克是个我不断画啊画啊画出来的涂鸦,这么画并不是出于什么特别的目的。”

但人们喜欢这个全球总票房大概可以排前十的导演,另一个重要原因是他的画风。他的动画作品辨识度非常高,以至于有了一个专用词“burtonesque”(波顿风)。但如果将这个词翻译成“波顿画派”,更合理之处在于,那些诸如“波顿风复仇者联盟”的效仿作品会让人会心一笑。

1985年,蒂姆·波顿受邀执导了一部喜剧:《荒唐小混蛋奇遇记》。随后又拍摄了恐怖喜剧片《甲壳虫汁》。电影不仅拿下8000万票房,其哥特式的人物造型还帮助这部片子摘得奥斯卡最佳化妆奖。

法国女演员伊娃·格林(Eva Green)身上,有一种老派电影明星的神秘感。近几年,也多有诸如美剧《低俗怪谈》(Penny Dreadful)这类的黑暗风格作品。实际上,即便是10年前出演的007系列,她仍然是“最有个性的邦女郎”。所以她在蒂姆·波顿(Tim Burton)导演的新片《佩小姐的奇幻城堡》(Miss Peregrine’s Home for Peculiar Children)中,扮演的会变成一只鸟的佩小姐,似乎也很容易让观众感觉到莫名的契合。但佩小姐更厉害的地方,是能够控制时间,所以她将一群有特殊能力的孩子,守护在一个时间闭环中,并安置于一间城堡。年年岁岁,只活在同一天。

他说:“对我来说,这部电影一直承载着很多回忆。电影中的一切皆取材于我认识的某个人或为某些人的综合体,除此之外,所有场景、情感和孩子纷争都是我的真实经历。这种把所有回忆和情感全部倾注在一个地方的方式很不错。”

从回顾展的角度,去观察蒂姆·波顿30年的作品会发现,蒂姆·波顿曾就读于著名的加州艺术学院(California Institute of the Arts),但“不是个好学生,从来没毕业”。所以他说自己早期的学习经历其实是在迪斯尼完成的,后者当时给他提供了一个动画师学徒的职位。熟知其电影的观众,会意识到,原来正因如此,他的作品才总有浓重的动画痕迹。更别提《僵尸新娘》和《科学怪狗》这两部他导演的经典动画电影。

成为一线导演的波顿依旧是个性格孤僻的人。但接下来的一部电影《剪刀手爱德华》,却让波顿结识了此后与他羁绊了十多年的好基友。

为了让网友心脏病发作,近日国外有人制作了一个将近9分钟的“吓你一跳”镜头混剪。从经典的《大白鲨》、《异形》、到近些年的《招魂》、《灵动:鬼影实录2》,该混剪涵盖了各种类型的共40部电影。问题是,你能活着看完吗?

《大鱼》根据丹尼尔·华莱士小说改编的电影讲述了一位父亲爱吹牛的性格使得父子关系渐渐疏远的故事。电影开拍前不久,导演伯顿就痛失双亲,他自己的亲身经历使他对紧张的家庭关系深有感触,在这部喜忧参半的电影中,伯顿也理所当然的溶入了个人感情。正如《明尼阿波利斯圣保罗新闻版》的罗伯·尼尔森所评价到:形式凌驾于内容,情趣超越于真相,伯顿经常因为作品过于晦涩自闭而被批判,但我认为这是件好事,这是他与生俱来的品质。”

好在16年的全新作品《佩小姐的奇幻城堡》,让他的影迷终于再次看到了那个熟悉的哥特大师,连续两周蝉联北美票房冠军也证明了波顿的实力。电影改编自知名畅销小说:一个古堡的故事,一群怪异的少年,一个不为人知的古老秘密。还是熟悉的配方,还是熟悉的味道,欢迎再次回到蒂姆·波顿的奇幻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