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车经过时明明就在眼前,也必须当睁眼瞎,放下遮光板——因为有偷窥欲的人都被宪兵逮捕了。

当年的毒气虽主要是被用于侵华战争,但同样会伤害到接触毒气的工作人员。岛上6000多工作人员全部患上皮肤病,产生后遗症,并有3700人因毒气死亡。

在世界范围引起轩然大波,一方面日本国内的右翼气急败坏,另一方面国际舆论对NHK一片盛赞。

进入培训所后,藤本感受到了压力。原本3年的课程被压缩到1个月,还没背熟方程式,就立刻就被套上防毒面具,扔进工厂生产高危险的毒气。

通过日本国民女星绫濑遥的眼睛,揭露了一个曾被日本政府从地图上抹去的小岛上隐藏的秘密。

那些未被命运善待的老人,却对世界付出了最朴实的温柔,所以在听她们的故事时,你怎么能不回报以善意呢。

直到日本战败,毒气厂才关闭,里面的设施和原料被统一销毁,所有的档案资料付之一炬……战败两年后,大久野岛才重新出现在了地图上,但只剩下一片废墟,知道真相的就只剩下那2000余民还幸存的技术工。

91岁的藤本安马还记得制造毒气的化学方程式,他说,绝对不能忘记这个方程式,因为原本人类是为了生存而学习,但他却为了杀害中国人而去学习制造毒气,自己也就是所谓的罪犯。忘记化学方程式就是抹杀罪证,所以他绝对不能忘记。

藤本安马也因此得了胃癌,他的胃切除了部分,每次吃饭前必须服用大量药。他说,即便这样他也必须吃饭,要好好活下去,为毒气事件作证。如果他死了,就没有人能证明毒气的存在了,他还不能死。

片中绫濑遥来到了位于日本广岛县的大久野岛,为了探寻这座曾经一度消失在日本地图上的神秘岛屿的历史,她采访了91岁高龄的藤本安马先生。作为当时在毒气岛上参与毒气制造的少年兵,老人说出了让人震惊的事实,“制造毒气的目的是为赢得中国侵略战争的胜利,原本人们是为了生存而学习,而我并不是为了生存而去学习,是为了杀死中国人而制造毒气,这就是所谓的犯罪者。杀害了中国人这一事实是不能被扭曲的,扭曲成是英雄行为更是不能够。”

化学武器有时候比731部队的细菌更可怕,因为细菌随着时间会死亡,但这些“毒气弹”除非人为销毁,否则毒性永远不会消失。

日剧《今天不上班》让壁咚火到了中国,电影《海街日记》让镰仓的美景再次刷屏网络,绫濑遥也在两部剧中诠释了完全不一样的角色。

很抱歉说了那么多,其实今天摩尔想要讲的并不是《二十二》里的故事(想要看它的请进电影院支持票房吧),而是前几天在日本TBS电视台播出的另一部纪录片:

二战时日本军方利用这座岛屿生产致命的芥子气长达16年之久,多达6700人在岛上制造毒气,毒气总产量高达6000余吨。

实际上,上田良一从三菱商事卸任后进入八竿子打不着边的NHK,让不少人大跌眼镜。一般来说,日企高层退休后去子公司或者商业协会担任职务属常规动作。一名熟悉上田良一的人士对环球时报透露说,“他一定是有事想做,这可能与他作为长崎人对历史的特殊记忆有关。”上田良一也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达了自己的抱负,称“要重塑公众对NHK的信赖”。

似乎是为了打脸日本右翼,今年8月份,日本TBS电视台也推出一部历史纪录片——《绫濑遥倾听战争 从地图上消失的秘密岛屿》。

今年不同以往的立场受到了很多正面评价,但也伴随着许多人的质疑,就像藤本安马自从愿意揭露真相后,就一直背负着“叛国者”的骂名一样。

毒气弹不光使用在战场上,对待手无寸铁的妇女儿童,日军同样使用了他们的先进,也最省事的武器“毒气弹”。

原本人们是为了生存而学习,而我并不是为了生存而去学习,是为了杀死中国人而制造毒气,这就是所谓的犯罪者。

相信最近所有人都被一部名叫《二十二》的纪录片刷屏了,摩尔也在第一时间就贡献了票房,因为之前看《三十二》的时候哭肿了眼睛,所以我特地带着一大包纸巾进了电影院。

NHK和TBS双双播出日本反省战争的纪录片,却又不约而同地拒绝接受采访,这是日本国内政治生态的一个写照。“TBS早就不受安倍待见,NHK内部则还有很多亲安倍的势力”,一名日本媒体人对环球时报记者感叹道:“未来怎么样,还真不好说。”

这座神秘的岛屿就是位于日本广岛县的大久野岛,侵华战争中使用的大量毒气弹,就是在这座岛上制造的。

其实1925年《日内瓦公约》已经明文禁止任何国家在战争中使用化学武器,但日本才不管那么多,他们觉得这是侵略中国、称霸世界的“制胜法宝”。

日本侵华期间共有7000余名和藤本安马一样的“技术工”在“毒气岛”上制造化学武器,后来只有2000多人活了下来……战争结束后,日本政府和他们每一个人都签了合约,要他们终生保守这个秘密。

日本LITERA网站8月17日发表文章称,继日本广播协会(NHK)电视台播放专题片《731部队的真相——精英医学家和人体实验》之后,东京广播公司(TBS)电视台8月15日也播放了有关二战期间日军残暴行为的专题片——《绫濑遥倾听战争——从地图上消失的秘密岛屿》。该片从“加害者”角度介绍了二战期间日军毒气工厂所在地大久野岛的历史。

在接受绫濑遥采访的时候,藤本当场默写了一段复杂的化学方程式,老人固执地认为,这段毒气方程式,也是能证明自己曾在“毒气岛”工作的重要证据。

日本政府选择了交通便利但又隐蔽性很高的大久野岛建厂,1927年动工,1929年就投入使用,为了掩人耳目,还把这座岛在地图上抹去了。

国外媒体如发现新大陆般地推崇此片,番茄酱却高兴不起来,这恰恰说明讲述中华民族被日本侵略苦难的电影太少太少。

之后,绫濑遥连续几年都在主持TBS特别节目《绫濑遥 倾听战争》。从广岛长崎那些原爆受害者的惨痛遭遇反思战争的罪恶,到最近的一期节目,她正视历史,揭露日本侵略的真相。

其实早在藤本安马上岛之前,这个毒气兵工厂已经招募了6000多个工人,这些人都是不明真相的日本老百姓。

毒气给中国带来的毒害远不止在战争时期。二战距今七十多年,日军早已撤离,太久野岛的毒气工厂也早被焚毁,这座小岛也重新在地图上出现。

其实,早在2005年绫濑遥就参加了TBS电视战后60年特别企画节目“广岛篇”。之后数年,绫濑遥做过数档反省战争的电视纪录片。比如2010年5月之后每月数回定期放送的特别节目《绫濑遥追溯的战争记忆~第65年的证词~》。

他们制作了本片,有意无意的将本片导向日本普通民众也是军国主义的受害者,这是他们的权力。

“娓娓道来的纪录片最能改变普通日本民众对中国的印象,某个人的某个故事能帮他们了解最真实的中国。”刘庆云说:“无奈的是,NHK曾因播放中国正面形象的纪录片而遭到攻击,有人说他们‘花日本国民的钱,为中国做宣传’。”

近期,有日媒称,如果“慰安妇”资料申遗成功,日本国内要求停止负担教科文组织经费的声音将上升;也就是说,如果国际社会都承认“慰安妇”,那日本有可能将停缴联合国经费。

看到这条新闻的藤本安马不敢相信,当年自己制造过的毒气怎么70年后还在害人!更让他内疚的是,这些受害的老百姓向日本政府要求索赔,都一一败诉。

“3+1”是NHK的基本拍摄模式——日方导演、摄像、工作人员外加一名中国工作人员。NHK中国题材的纪录片一定会有中国人参与,从前期策划、向中国政府申请拍摄许可证,到联系采访对象、安排行程、现场翻译,都需要借助中国人。上世纪七八十年代,NHK刚进入中国拍摄时,很多情况不了解,每天上千元的劳务费吸引大量中国人帮助他们。后来门槛越来越高,只有专业素质过硬的中国人才有资格参与,薪酬也由最初的按日结算变成按项目结算。

工厂需要更多的工人,但因为战争,大多数日本的年轻人都被送往战场,毒气工厂招不到人,就把魔抓伸向了未成年的孩子们。

日本NHK电视台8月13日播放纪录片《731部队的真相:精英医者与人体实验》,用真人录音和采访亲历者的方式还原731部队核心成员在中国秘密开发细菌武器并用于战争的历史。该片在日中两国引起巨大反响。NHK有拍摄中国题材纪录片的传统,据说迄今为止已拍摄6000多部,但这部特殊的“良心之作”让不少人感到意外甚至惊喜——当然,日本有些人借此抨击NHK“捏造事实”“报道反日国家的谎言”。NHK为何能推出《731部队的真相》?它是如何拍摄中国题材纪录片的?环球时报通过调查采访,一窥NHK纪录片“中国镜头”背后的秘密。

其实,就在8月15日当天,日本的另一家重要电视台TBS,也播出了深刻反省侵略历史的纪录片《绫濑遥倾听战争~从地图上消失的秘密岛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