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过一米八的个头,丰满窈窕、皮肤白皙、相貌绝美、气质沉静。而他之所以想起这个女人,倒不是因为她的身段和容颜。而是十年之后,叶阳白柳将会成为全龙石镇最强大的快速治疗师,拥有二次进阶的“大回复术”。只要还有一口气在,她就能救活。

转眼间,食尸犬奔至石头下方,后脚一蹬,扬起一团飞沙,张开满是尖牙的大口,朝陈兴扑来。

上一世的陈兴,曾经和她有过一面之缘。那是一个第一眼看上去,就会产生“好大、好白”这种想法的女人。

“我觉得打架这职业恶心人多于人头吧,毕竟这职业本身输出技能就一个乱舞,最好杀的还是毒奶和玄冰,生存是真的很顽强,可以是那种去人群骚一圈还能潇洒的跑路,感觉很适合我这种对人头欲望不大的人,嘿嘿。”

陈兴脑内灵光一闪,想到了阿丽雅送给他的那颗恶意满满的手雷。直接拉开,他肯定是不敢的,但换个方式,也不是不行……

他的原身之所以跑到这里来,就是为了猎杀小镇周边的食尸犬和活死人的。结果出师未捷身先死,刚出门就遇到了一只绿色的活死人,被打得丢盔弃甲,落荒而逃。虽然最终逃回了小镇,却还是毒发身亡,死在了家里,所以就让他穿越过来了。

他刚发现65号地下求生所的线索,必须赶在其他人之前,先发一笔小财。不然等所有人都知道了,他很可能连残羹菜渣都分不到。毕竟他目前,也只是一只谁都可以轻易捏死的小蚂蚁。

陈兴现在就处于一个边缘地带的小镇,处于失联状态,但只要在三个月内,到附近的正规城镇接入一次网络,信用值就不会下降。

而在叶阳白柳读研究生的时候,她的父亲忽然病逝。继母立即断了她的学费,而叶阳家的人也将她视为“扫把星”,不太爱搭理她。

“感觉现在金刚好少啊,以前都是前排,现在前排变成太极了,如果不是出了个阎罗估计都消失在风中了。”

陈兴仔细回忆了一下,应该还是够买一把二手的手枪,还有三匣子弹的。至于防护服什么的,可以暂时不要。以他十五年的阅历和经验来说,这里不过是新手村而已。

他收起手枪,端详起刚拿到的项链。感觉沉甸甸的,至少八十克以上,上面挂着个圆形的不锈钢吊坠。

一名穿着黑色燕尾服,身姿挺拔,打着领结,戴着单盘金丝眼镜的老绅士接待了陈兴。用单眼放大镜端详了一会儿,老绅士报出了价格,17枚金币,黑得令人发指。

黑曜石的山体,如同刀削斧刻般,挺拔险峻,棱角分明。镜子般的石面上,不断闪过耀眼的火光,却又转瞬即逝,消融于黑暗之中。

一个地下求生所,哪怕是一次很小的操作失误,甚至缺了一个备用零件,都会引发连锁反应,最终导致全员覆灭。

女服务生先是一怔,随即发出“切~”的一声,带着轻蔑的目光,接过疗伤喷雾,朝陈兴的背部喷去。

有了车,才能更深入荒野,遇到麻烦,油门一拧,还能逃得掉。荒野上最麻烦的是狼群,以及流民。当然,还有其它更为强大的存在,什么荒野巨蟒、雷角犀牛、无鳞飞龙、巨型活尸、死海秃鹫、食人麻雀、墓园行军蚁、沙海暴虫……

“等等……喂……年轻人……等等……”小老头张着满口黄牙的嘴,焦急地叫道,“我眼花了,看错了!”

“拥有强悍抗揍的身体,不是配置碾压的话不容易对无名造成可观的伤害,技能使用得当可以无限断脉,单挑可以把人活活控死,但是瞬间爆发能力差,和御剑一样靠控制技能连招杀人,强悍的身板和无解的连招使得无名单挑极为强悍。群战缺乏瞬间解决大片人群的能力,主要以刀冢辅助为主,群战幸存能力较强。”

食尸犬是最弱的,唯一的麻烦是速度快、灵活,但只要第一枪能打中,它的行动速度就会大打折扣。活死人的速度不快,也不灵活,但皮糙肉厚,往往七八枪才能打死一只。至于虫化狼,一般是成群结队的,很不好对付,但它们只有在远离城镇超过三十公里以上的地方才会出现。

它们寄生于人类的尸体,并使其“活”过来。但实际上,那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复活,而是被病毒占据和控制了身体,成为一种全新的物种。

再往内走,巷子的一侧出现了一个个地摊,铺着乌黑的油布,摆着乱七八糟的东西,有枪械子弹、肉干米饼、机械零件,还有各种小物件、小工艺品,比如铁制的水壶,铜盒打火机、动物骨头做的项链、漂亮石头串起来的手链。五花八门,应有尽有。

若不是他见过未来,只怕和前身一样,又要上当受骗了。这就是一只披着羊皮的洪荒兽,不可能安什么好心的。

看来只能找医生了,否则情况可能会继续恶化下去,直到皮肤大面积的腐坏、脱落。但这也就意味着,数枚金币的支出,以及三到四天的休养时间。

“这……”陈兴犹豫了一下,说道,“到时候再说吧,还不知道能不能活着回来呢。”他既没有答应,也没有拒绝。他可不想得罪这个未来的“国王级”,但也不想和再做她交易,实在太危险了。

“有生意怎么不关照我啊?”阿丽雅嘟着嘴,叉着腰,一副气鼓鼓的样子,“我还以为我们是熟人呢。”

可是,他不敢真的骂出来。别人或许不知道,他可清楚明白,站在他眼前的是一只超级女恶魔。只可智取,不可豪夺。

没车就是这么痛苦,杀个五六只,就得回去了,不然多了也搬不动。想来还是应该拖辆板车出来,不然效率太低。其实他今天出来,主要目的是尝试一下,没想着要大规模的猎杀。

他记得上一刻,还在和深渊恶魔作战。而最后的一幕,是他仰着头,眼睁睁地看着巨大的手掌从上方拍下来。他只感到天空一暗,就失去了知觉。正常情况下,他应该已经变成了一滩肉酱。死得不能再死了。

[已注册技能(龙石山城镇大厅):精准射击(中级)、野外求生(初级)、双轮机车驾驶(大师)、法律知识(初级)]

抬眼望去,一只庞大无比的人型生物,正攀爬在山壁上。它有数十米高,长着一对巨大的反曲角,羊头人身,四肢粗壮有力,身后卷着一条如同蜥蜴般的尾巴。浑身的皮肤,粗糙厚实,呈现出血痂的暗红色,上面爬满了凸起的血管,狰狞可怖。皮层下,仿佛流淌着岩浆和烈火,伴随着胸膛的起伏,一收一缩,忽明忽暗。

他们有着超然的地位。通常情况下,只有那些人数过万的大型佣兵团,或是伯爵以上的贵族部队,才会有那么一两名,普通人根本没什么机会接触。

“刚开始不明白为啥新区有一半都是蝶花,后来明白了,能抗能奶能输出,商人最爱啊,万修毒奶在新区就能单刷大海什么的,操作简单,妹子的本命职业,虽然战场没什么保命技能,但是联盟你可曾看见满屏的毒暴虫大军过境,寸草不生啊。”

陈兴看了下表,今天的日期是Dr2612-5-16,距离传说中叶阳白柳流落到龙石镇的时间还有两个半月。要去截花北斗的胡,似乎也不是不可能……

“这职业战场只能恶心人,很难杀人,除非花大价钱,入出不成正比,单挑也还好,但是真的很难杀死人,还要手法。”

转瞬之间,大恶魔的身上爆发出星星点点的火光。攀爬之处,碎石分崩,浓烟滚滚,沙土飞扬,尘埃漫天。

按照他以往的经验,会从地下钻出来的,大概有四种。最最倒霉的是,是遇到刚孵化出来的墓园行军蚁,带了翅膀的,铺天盖地,瞬间就能把一头荒野牦牛吃成骨架子,更不用说他这小身板了。

天赋觉醒者的数量本来就不多,两者相乘,概率更是低至数万分之一。因此,在整个红土大陆,乃至全世界,都没有多少名快速治疗师。

大恶魔身后的不远处,一块开裂的黑曜石后面,一名又高又胖的士兵,正抱着近两米长的火箭筒,朝另一名肩章上有颗银星、队长模样的男人问道。

“等命令。”那男人从石头缝里探出头,看着长满骨刺的巨大背影,艰难地吞咽了一下,回答道。然后颤抖着手,取出铝制的军用水壶,扭开,灌了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