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王别姬” 的典故出自《史记·十二本纪·项羽本纪》。讲的是西楚霸王项羽。他本人拥有过人的力量,堪称中国历史上最强的武将之一。但因为刚愎自用,最终在楚汉之争中败给刘邦,不得已作别最爱的虞姬,自刎于乌江。后人常用“霸王别姬”一词形容英雄末路的悲壮情景。现多比喻独断专行,脱离群众,最终垮台。

聂鑫森,中国作协会员、湖南省作协原副主席。出版过小说集、诗集、散文随笔集、文化专著多部。数十篇被译至海外,出版过英文小说集《镖头杨三》。曾获庄重文文学奖、湖南文学奖、《小说月报》百花奖、小小说金麻雀奖、小小说创作终身成就奖等。

章先生是“文革”后的第一批硕士生,毕业后就留在中文系了。他的导师是一位研究宋词的权威,耳提面命,自然是继承衣钵无疑。听课的少男少女们说,如果闭上眼睛,光听章先生讲课的声音,常会产生错觉:酷似在一个春天的园子里,一个多愁善感的佳丽在娓娓叙说衷曲!章先生业余没别的爱好,除了看书和考证,就是唱京剧了。

教宋词而且特别推崇“婉约派”的章一尊先生,就是一个地道的票友。他是一个大块头,面白无须,两个耳朵很长,几乎垂肩;嗓子却是又甜又脆,攻的是旦行,对“梅派”理解尤深,比如演唱杨贵妃、苏三、虞姬、白素贞的名段,常常满座叫好。

终于成了角儿,程蝶衣和段小楼觉得再没有比现在更好的日子了,二人回去看关师父,虽然还是害怕凶巴巴的师父,心中却还是有些自得的。

戲文永遠都很簡單,因為只有一個霸王與一個虞姬,而千古英雄和江山美人,只要找到了互相深愛的價值,雖則是君王意氣盡,賤妾何聊生,那也是淒美絕代,足以百世流芳。但現實永遠都很複雜,編劇的人把虞姬的美貌和性別撕成了兩半,分給了一個戲子和一個妓女,讓這本來已是卑賤廉價的情愛故事更加紛擾不堪。

段爱国(网名:段王爷、老菩提),一级注册艺术设计师;祖藉云南,生于山东,立于关外;在诗行里起伏,于风雨中觉醒,以声音诠释灵魂的律动和真情。

两人在台上,一个力拔山兮气盖世,一个解君忧闷舞姿曼妙,可惜的是,无论戏里虞姬如何取悦霸王,戏外的段小楼却还是看上了另一个姑娘。

西楚霸王项羽勇力过人,但是刚愎自用,不能听取不同意见,最终别姬而去,自刎乌江。而最终统一霸业的汉高祖刘邦,则虚怀纳谏,礼贤下士,闻过则喜,从善如流。刘邦得天下后,曾经在喝酒时感慨道:“夫运筹策帷帐之中,决胜于千里之外,吾不如子房。镇国家,抚百姓,给馈饷,不绝粮道,吾不如萧何。连百万之军,战必胜,攻必取,吾不如韩信。此三者,皆人杰也,吾能用之,此吾所以取天下也。”刘邦的成功得益于这三个人的倾心扶住助,但是更得益于刘邦能够知人善任。知人善任的背后显示的是用人者的自知之明,只有如此,才能虚怀若谷,纳谏如流,善于听取和接受不同意见,最终做出正确的判断。

中文系有个“微澜票社”,聚集着一群对京剧如醉如痴的票友,规模不大,却行当齐全,有文场(京胡、月琴、笛子等)、武场(锣、鼓等),有生、旦、净、丑和龙套。每个星期天的上午,男女老少聚在一块,或单个儿唱,或排练一些折子戏,坚持了不少年头。

平日里的排练是“素面朝天”,一旦化了妆,在鼓乐声中登台,章先生和段先生突然觉得不自在起来。苗苗条条的段先生,成了男人气十足的楚霸王;而大块头的章先生,却变成了凄美的虞姬。先前排练时的角色转换,只是声音不同而已,但一旦化了妆着了戏服,就变成非常直观的形象了。他们都觉得心里很别扭,也失去了燃烧的激情,戏是勉勉强强彩排完的。

虞姬,秦朝末年的著名女性人物之一 ,人称“虞美人”。今沭阳县(沭阳,隶属江苏省宿迁市,因位于沭河之阳而得名)颜集乡人,一说绍兴县漓渚镇塔石村人。据《江西吉安庐陵项氏家谱》记载:虞后生时五凤鸣于宅,异香闻于庭,生于丁丑(公元前224年)卒己亥(公元前202年),葬彭城。虞姬是西楚霸王项羽的爱姬,相传容颜倾城,才艺并重,舞姿美艳。曾在四面楚歌的困境下一直陪伴在项羽身边,史书中虽然没有介绍虞姬的结局,但后人根据项羽所作的《垓下歌》推断出她在楚营内自刎。由此上演了一场“霸王别姬”的美丽神话。

一个师父教出来的兄弟们,就二人成了角儿,怎能不让他们自豪骄傲,看着关师父新带的这一波徒儿,也有了十足的优越感。

作為文革中被鬥的對象,面對虎狼似的紅衛兵,段小樓猶豫了一下,便高呼著要打倒程蝶衣,與菊仙劃清界線。別人交付給他的數十年的情愛,在一個貪生怕死的戲子的眼中,只是等價於這一瞬間的猶豫,是戲子合該無情,還是識時務者為俊傑?霸王不自刎,不過就是一個失敗的匹夫,段小樓就是這麼的一個。

台下的觀眾,永遠只在乎生死契闊的大事,於是霸王的真正價值,也只存在於自刎的瞬間。想要在戲台上討碗飯吃,想要在荒謬的大時代裡揚名立萬,平凡如常人的生活,就註定是永遠得不到的奢侈,難道這不是戲子踏上戲台前就早應明白的道理嗎?人就是人,戲子就是戲子,誰想要跨越現實與虛幻,便活該在縫隙之中萬劫不復。

在李碧華的小說《霸王別姬》裡,段小樓和程蝶衣是京劇戲班裡的同門師兄弟,段小樓天生豪邁剛毅,而程蝶衣生性溫婉陰柔,兩人合演的京劇《霸王別姬》,當時譽滿京城,使二人風頭一時無兩。

诗歌(现代诗、格律诗词、古风诗)、散文随笔、诗人传记、诗词故事、诗词鉴赏作品、意境优美的图片(无版权纠纷)、诗歌相关的音视频……均可

《史记·项羽本纪》记载:霸王项羽在和刘邦夺封建统治权的战争中,最后兵败,自知大势已去,在突围前夕,不得不和虞姬决别。在项羽的军帐中,虞姬抽出项羽的佩剑自尽,在乌江,项羽怒斩汉军数百人后自尽。

习近平在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工作会议上重提毛泽东强调过的“霸王别姬” 的故事,旨在告诫全党要树立强烈的批评和自我批评意识,解决“四风”问题,使我们党始终成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坚强领导核心,更好团结带领全国各族人民为实现党的十八大确定的目标任务而努力奋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