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知道是因为终于明白自己闯了祸,还是从一片空白中如梦初醒,我忽然号啕大哭起来,那痛心疾首的样子鲜明地配合了老师的愤怒和惊诧,把事情往大事化小的方向发展。我知道不会小事化了,所以哭累了,我也不敢停,一直用呜咽延续。

原来,跳河的姑娘姓沈,是北仑一家料理店的兼职服务员。2017年12月31日晚,料理店打烊后,店里的老板请员工们吃一顿美美的跨年大餐,大伙吃饭喝酒聊天一直到次日凌晨才回去。

阳光透过玻璃散漫地射进来,有风恰到好处地吹过,衬衫和裙子就迎风起舞,像两个无忧无虑的年轻人。

小时候看言情小说,经常会有那种先做后爱的梗,主角在没有心动的时候会放纵身体但绝不会随意亲吻。

最后一次彩排那天,除了家长没到场,一切都和正式演出一样,服装换上了,红脸蛋抹上了,唱的跳的垫场小节目一一顺利过去,压轴大戏是我们俩的。

跟前任在山岭公园,第一次没经验,很动情的时候她突然把舌头伸进来!初中的年纪!看动画片这是蛇精吃人的情景!吓的一个后撤步,一拳锤她脸上...隔天会学校叫家长了...满满的童年阴影

我几乎是毫无征兆地凑过去,打算亲吻那对蝴蝶的翅膀。她往后退了退,但我穷追不舍,直到她放弃了反抗。

她把两只手伸给我,皮肤上沾满了白色的泡沫,像是下过雨又晴朗起来的天空中起起伏伏的云朵。我给她挽袖子的时候,碰到她被冷水裹挟得清凉入骨的皮肤。我打了一个激灵,心里对她从此有了无限的幻想和敬意。女孩子真神奇啊,我心里说,怎么随随便便就能让我灵魂深处打一个激灵呢?

“不是追星那么浅薄,是为我挚爱的事情而活。我要做个热血少女,一个热爱音乐和文字的热血少女,大步向前走,不回头,把所有不理解、质疑的声音抛在身后,继续做我自己。”

被骂后的徐某随后离开了现场,回到了自己租住的地方,小沈则边哭边走,来到了中河路和四明山路交叉口中河路和四明山路交叉口附近的一条河边。

老师看起来也并不太失望,毕竟有了嫚嫚,她不用浪费时间在一个立场不坚定的小油条身上。但是老师也不想放弃我,因为事实和经验都证明,一个班里男女生各有一个带头人,会有更好的效果。

事后回忆,我自己也觉得这件事太突然了。可是我的脑袋里当时一片空白,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做出这个举动。反正我看着嫚嫚呆呆地站在原地,脸色更红了,满眼的委屈和无助。

当天凌晨,4人乘车到了北仑银泰附近时都下了车,其中两名厨师都朝着自己租住在黄山豪庭的集体宿舍走去,但厨师长徐某没有回集体宿舍,而是紧跟在小沈身后,小沈租住的地方距离黄山豪庭不远。

她家里的洗衣粉实在好闻,像森林深处暗自生长的某种香料。她转过头,喊我,喂,给我挽挽袖子。

我突然想,我忘了对她道声谢谢。谢谢她给了我意义,给了我启蒙,给了我一个少年所能想象到的最美好的一切。

因为她生日的时候,我送了她一份礼物,一本日记本,里面全都是我写的诗,单单凭着肉麻就可以酸倒一整支军队。

我们一起去看了《从你的全世界路过》,看到猪头追燕子的片段我哭得跟个傻逼似得。他手足无措想安慰我,然后就在我嘴上啄了一下。

这事过去好多年之后,我已经懂得了吻的含义,明白了什么是喜欢,也见识了山盟海誓。可是仔细回想起来,我还是觉得那个下午,在那片明晃晃的太阳底下,当着众人和老师的面,毫不犹豫地表白自己那一刹那的心迹,即使明知道下一秒可能就是碰壁、撞墙甚至鼻青脸肿——

是你羞涩闭上眼等待另一个人的触碰,是黑暗里通过嗅觉感知对方与自己距离,是微微颤抖的手和略微刺人的胡渣,是藏不住的爱意和被珍惜的柔软。

世界很大,人山人海;世界很小,只你共我。世界上最美好的事情莫过于——我喜欢的那个人,和我一起共度余生。遇见一个人,从校服到婚纱再到共白头,余生美满。

嫚嫚看起来文静、胆小,可几天过后,她就爆发出令人惊讶的优秀生气质。她乖巧听话,上课从不捣乱,而且学唱歌跳舞超快,让上台就上台,表演起来熟练从容,不怯场,不骄傲。不消几日,她就成为老师面前的大红人,给老师当助手教落后的学生,她平静耐心,不骄不躁,你让她唱跳多少遍她都照做,眉头也不皱一下。

那个世界冷寂了不知多长时间,老师安慰好了已经哭出声音的嫚嫚,又制止住了大家放肆的笑声,然后才又拎着我的衣领,让我转过来重新面对大家。

小李和同伴担心姑娘出事报了警,很快,警车就一路呼啸而来,然而,就在警车还没到场时,姑娘却跳下了河。

多年以后,同学聚会,她已嫁做人妇,成了漂亮的妈妈。我看到她,又想起了那对蝴蝶的翅膀。

她的睡衣宽松,睡裤却有一点紧,不知道是不是姿势的缘故,睡裤把她的屁股裹出一个特别漂亮的形状。我在脑子里用无数几何图形,想要诠释这个形状,但最后还是没有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