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kmovie@qq.com 欢迎各位港片迷投稿,有什么建议也可以微信或者邮件发送给我,谢谢。

毫无疑问,成就了中国武侠电影的胡金铨,同时也成就了徐枫。胡金铨开启了很多很多的先例。比如他第一个那么拍武侠片里的竹林,后来中国的武侠片里竹林就成了一个象征。

樊少皇自三岁开始,便随邵氏著名武打演员的父亲樊梅生接触电影圈,他由童星演起,第一部参与作品是电影《法网难逃》,之后他以童星身分续拍电影《再见妈咪》及《听不到的说话》。

以上几种故事模式,加上一些相对次要的「比武」、「破案」、「除魔」等等,相互交织在一起,构成丰富多彩的武侠世界。在不同的时代,不同的模式受到青睐程度并不相同,上世纪20年代的武侠片多是简单的行侠仗义和门派争斗,到了30年代抵御外侮的题材就多了,50年代的黄飞鸿电影系列刻画了一个近乎完美无缺的中华民族传统美德的化身——黄飞鸿。

胡金铨电影遵循严羽言诗的切忌:“语忌直,意忌浅,脉忌露,味忌短,音韵忌散缓、亦忌迫促。”做到他常说的“合乎情理、出乎意料”。其影片的构图,有不少神来之笔和佳句偶然得来的妙趣。

其实徐枫也考虑过要不要放弃拍戏,她也曾说过:“哪一天我不再拍戏了,一定意味着我的钱挣够了,家人衣食无忧了。”但事实上,在武侠世界里浸淫十几年,干脆利落的工作模式,已经不是挣钱的职业,而是生活的方式。

本书集合了日本传奇电影评论家山田宏一与香港电影研究者宇田川幸洋从1992年东京国际电影节到1996年夕张国际奇幻电影节期间与胡金铨导演总共三十多个小时的数次对话。作为“新浪潮”时期《电影手册》的重要写手之一的山田宏一沿用挚友特吕弗与希区柯克的对话形式,从胡金铨的北京青春到香港、台湾甚至美国的电影之路,从人生到电影,事无巨细地还原武侠大宗师的全面貌。(版权所有,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归根结底,武侠电影这种类型遵循的是「以武行侠」的叙事模式,「武」是电影艺术要求的动作性,「侠」是叙事的动机和目的。武侠电影大体上都是仰仗各种传奇情节的发展,让充满好奇心的观众逃避现实生活中的困顿,做一场不知今夕何夕的白日梦。

当时徐枫就看了陈凯歌的《孩子王》,一起的还有侯孝贤、张艾嘉等人,据说侯孝贤他们在看完以后还评价说,「实在有够闷的,都看不懂他在拍什么。」

胡金铨的武侠电影具有强烈的艺术个性和风格,在艺术追求上保持一贯性和水平,不断深化和创新,在台港老一辈电影导演中,属于最典型的电影作家之一。

梁小龙早在20世纪70年代就在香港演艺圈和李小龙、成龙、狄龙并称为香港演艺圈“四小龙”。祖籍广东的梁小龙生于香港一个贫寒的家庭,15岁时进入武行,并开始做替身演员。

「要她像男人那样拿起刀来,我觉得这种对照为她带来了某种美的平衡。她是跟我的想象最一致的女演员。」

香港影评人石琪曾以“行者的轨迹”来表述胡金铨的作品人物,就是不断地行走,有如宿命的行者,基本动作大致是步行、奔跑、冲刺、飞跃,乃至“神出鬼没,时隐时现”《(山中传奇》)。人物保持在“进行式”,镜头总是贴近人物的头或脚,与之平行移动,电影充满自然的动感。像《侠女》、《忠烈图》、《空山灵雨》中都有在树林追逐的镜头,为了不失焦,又不用砍出一条路给摄影机跟拍,胡金铨让演员身上绑着连结摄影机的绳子,演员绕着摄影机跑圆圈,所经之处再由工作人员举起树枝为背景,营造出不失焦的等距跟拍镜头的效果。

林国斌长得和黎明有几分相似,可是他在影片中的扮相却有几分邪气,尤其他瞪眼睛,咧嘴凶巴巴那印象给观众的感觉很不好。他的星路走得有几分艰难,角色都以恶人为主,戏路狭窄,所以影响的他的发展。

此外,刘老师在近期透露已效力无线三十多年,一直以来也是留守无线;但由于年事已高,因此他考虑于一、两年后约满无线后正式退休,享受幸福的家庭生活。

80年代至今的武侠电影尽管沿用了一些传统的故事模式,但是对侠客内心江湖的表现超过了具体的外部情节,徐克的部分作品,及李安的《卧虎藏龙》都称得上是「心理武侠片」。

○ 即是乔宏演的那个角色吧。在这部片中,徐枫的衣服,如那条头巾等,实在有很强的少数民族色彩。但白鹰穿的却是中国当时一般剑客的服装……两人的角色是夫妇关系吗?

本来,胡金铨、徐克、程小东跟汤臣都谈好了,徐克突然跟胡金铨说,他有《笑傲江湖》的版权,问胡金铨,「你能不能劝劝徐枫让我们先拍《笑傲江湖》?」

徐枫之所以能和电影结缘,还她的家庭经历有关,她跟着妈妈去到台湾,妈妈再婚,继父对她很凶,凶到连在饭桌上吃饭夹菜都要看脸色。后来家中负担太重,徐枫就想着一边念书一边挣钱来给母亲分担。

徐枫当时连裙子都没有,只能借妈妈的旗袍穿,她说她换衣服的时候还觉得,又没有录取的希望,换了衣服回去试镜又有什么用。

● 是的。可说是动作与舞蹈结合的电影吧。主角们的对打是经我的导演和剪辑而制造出来的,但此片结尾的激斗之中,兼任武术指导的成龙和洪金宝也有演出。他们是真的懂功夫、武术的,因此多人大战的场面拍的都是真功夫。

武打设计是他借鉴自京剧的。他拍了很多武侠片,但其实他对武术一点都不懂。他的动作片借鉴京剧,是将舞蹈、音乐、戏剧结合在一起的,让它在电影中达到最惊人、最突出的效果。

在2013年12月16日举办的《万千星辉颁奖典礼》上,刘老师荣获无线电视颁发“杰出演员大奖”,肯定及嘉许他在演艺圈数十年来不辞劳苦、坚持不懈的贡献和付出。

郑佩佩,1946年12月4日在中国上海出生,原籍上海,香港 娱乐明星、邵氏电影著名女演员,。 郑佩佩1963年考入‘南国实验剧团’,毕业后进入邵氏公司当演员[1]。 从影首部作品为《宝莲灯》,片中尝试反串演出。 1964年,主演文艺片《情人石》一举成名,并因此获得国际独立制片人协会‘金武士奖’。

「辅佐」与「造反」是江湖侠客面对庙堂权威时的两种态度。前者如建立在《包公案》《施公案》等旧式公案基础上的各种电影作品,侠客只有在依附于某个清官之后其毕生所学才拥有了价值。

● 在明朝时代,倭寇是很大的问题。为什么只是明朝才产生这个问题呢?我查过一下,发觉原来倭寇跟明朝的官僚有各种不同形式的关联。在这种情况下,被委任讨伐倭寇的将军们怎么办呢?这个引起了我的兴趣。虽然这样说,但我的故事只是写出其中一个很细小的部分罢了。

○ 《忠烈图》拍的是击退日本海盗——即倭寇——的故事。其结尾那段长长的海边激斗,跟《侠女》的竹林激斗一样,可以说是你导演的武侠片中最出色的动作场面。

单单以侠女两个字,似乎只能概括徐枫的前半生。但侠气这个词,却一直贯穿在徐枫的生命里。

在这个基础上,又延伸出「宽恕」的母题,主人公到最后放弃报仇,使故事意境和情操得以升华。20年代根据《水浒》改编的《武松杀嫂》就是报兄仇的典型,80年代风靡神州的《少林寺》更是遵循杀父之仇——上山学艺——下山报仇的传统叙事模式。

● 我参考明朝当时的中国卷轴画,重现了倭寇的装扮。不过,日本人看来可能是有点滑稽。

● 是。跟明朝的官兵不同,苗族的士兵并不腐败。但官兵就腐败不堪,他们全都收海盗的钱。所以不能用他们去讨伐海盗。但苗族的士兵并不知道当中的内情,因为他们是少数民族。

徐枫自己曾经说过,当时她之所以进入胡金铨导演的《龙门客栈》,只是因为“胡导演的演员通知比电子工厂的录取函早来了一个礼拜”,不然她就要去电子工厂做女工了。

《龙门客栈》(1967)的故事背景是明朝“夺门之变”,东厂锦衣卫大太监曹少钦斩了兵部尚书于谦后,又派大档头、二档头带着锦衣卫追杀于谦后代,欲斩草除根。于谦旧部在龙门客栈进行一场恶斗,救出于谦后代,并杀死曹少钦。影片揭露明代宦官操控迫害忠良的故事,表现正面人物“士为知己者死”以及同仇敌忾的感情。这两部武侠电影开创了武侠电影的写实风格,树立起正义的侠士、侠女与邪恶的太监等角色典型。(1)之后,胡金铨的武侠片多以中国动乱最剧的明朝为背景。

徐枫的第一段婚姻很多人都知道,颇有传奇色彩,她顺着妈妈的意思,嫁给了一位老友,这位丈夫借着徐枫的名义借钱做生意,亏得一塌糊涂,然后拍屁股走人,徐枫只好自己来还这笔钱。债主追上门来,其中一个就是徐枫的后来的丈夫,汤臣集团的创始人汤君年。

自出道以来,赵文卓演的多是港台武侠片,这两年他开始将事业重心放在内地,拍摄了电视剧《霍元甲》及电影《英雄郑成功》。电影《英雄郑成功》是他与导演吴子牛的一次愉快合作。他表示,作为内地演员,希望今后能更多地同内地的制作人和导演合作,有更多的作品奉献给内地观众。

胡金铨在1966年导演的《大醉侠》,讲述了清朝命官张步青被盗匪绑架,醉侠范大悲救出人质,击毙谋害师父的师兄。快动作快节奏的摄影剪接、紧密编织,借着武打冲刺,展现动态的优美、民间传奇谐趣和效果,表现出“一种融合中国武术、日本宫本武藏电影、中国京剧美学与精准电影的摄影与剪接的崭新影像”,为武侠风格开辟了新纪元。

倭寇问题为何只是在明朝出现,而其他王朝又没有这个问题呢?那主要是因为,官员、海盗、倭寇,还有高级官僚和商人联合在一起做海盗之故。即是说,那就像一个巨大的有限公司那样的组织。他们打劫、私贩兵器弹药、贩卖脏物,后又搞运输。有一个很完善的系统,而且官员也有参与。在朱纨之后,彻底清剿倭寇的还有明朝的智谋之臣胡宗宪。他是个高官。还有奉皇帝之命去清剿海盗的官员俞大猷,他就是《忠烈图》中的俞将军。

参与夺宝的人有正有邪,各怀目的。无论最后谁得到宝物,影片最后难免说教一番,想教人丢掉贪念。夺宝模式经常也采用希区柯克的麦高芬手法,众目所系的宝物只是叙事上的幌子,创作者醉翁之意不在酒也。

● 徐枫的是苗族服装。但白鹰是汉族,片中的设定是:他以前去跟苗族打仗,后来就跟苗族的女人结了婚。在当时,这种事情并不罕见。

胡金铨因具有绘画的功底,所以他能够用所有现场的实务经验,配合丰富的历史考据,营造视觉风格。他的一些横摇镜头显然是取自中国绘画卷轴的美学。胡导演淋漓尽致地运用电影语言,同时对艺术形式也有极尽严苛的讲究。他的剪接运用了不少古诗词音韵及并列的蒙太奇手法。他利用崇山峻岭、奇岩怪岛及古刹森林来营造视觉磅礴的气势。景观在他的武侠片中不仅紧扣主题,同时也烘托景深及空间层次,为胡金铨独特的东方影像世界点染生色。如《侠女》中竹林决战一场的快节奏剪接及《山中传奇》开始一场的山林、夕照、步声,气派之大,在当时台港电影中均称首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