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了那样好看的脸是老天爷赏饭吃,当青春不再并彻底背叛了美貌后也有积淀的演技和气质,才最难得。

“在权力的游戏中,你不当赢家,就只有死路一条,没有中间地带。”在这部充满了暴力、权谋的剧集中,龙母丹妮莉丝·坦格利安无疑是最重要的女性角色之一。幼年的丹妮胆小、懦弱,依附于残暴的哥哥,四处逃亡。

之后,裘德·洛再接再厉,相继主演了经典历史战争片《决战中的较量》、和大导演斯皮尔伯格合作的科幻片《人工智能》、与汤姆·汉克斯飙戏的黑帮片《毁灭之路》、搭档两位影后并再获奥斯卡最佳男主角提名的《冷山》、和“钢铁侠”扮演者小罗伯特·唐尼男男互撩的《大侦探福尔摩斯》以及王家卫唯一一部英语影片《蓝莓之夜》等,用一部接一部的高质量作品,奠定了自己性感男神的地位。

艾米莉亚·克拉克,凭借《权利的游戏》中饰演“龙母”丹尼莉丝·坦格利安而走红,人称“龙妈”。

正因为自己的高标准严要求,她才获得制作人和主演们的认可,就连肌肉猛男施瓦辛格都对她赞叹不已:“我很欣赏她,因为她真的演得很棒。”

1986年10月23日出生的英国演员艾米莉亚·克拉克简直就是“靠《权力的游戏》改变命运”的头号代表人物。在她出演“卡丽熙”丹妮莉丝·坦格利安之前,观众对她应该是毫无所知。这不怪观众,因为她也没什么作品,2009年她从伦敦戏剧学校毕业后,所做的表演工作除了戏剧学校的舞台剧、两个商业广告、在一个伦敦大学学生拍的短片中出任女主角,以及在英国午间短剧《医生》中出演一集之外,她参演的上院线的电影只有恐怖片《恐怖三迭纪》,并非主角的她虽然当时有杂志称她为“英国明日之星”,但很明显没有多少观众记住她。

此外,在《权力的游戏》期间,2013年和裘德·洛主演电影《唐·海明威》还有同年的《斯派克岛冒险之旅》。

艾米莉亚打开谷歌,快速了解了一下剧中的角色。丹妮莉丝在书中是一位身材高挑、银发白肤的美貌女子,显然不是她这种小巧玲珑、深色皮肤、褐色头发的样子。电视剧制作人约她在伦敦见了一面,得出的结论是:“一个身高只有157厘米的‘矮冬瓜’,其他方面也没什么亮点。”

当雪诺推倒了龙母,夜王推倒了长城,《权力的游戏》第七季在一片惊呼与遗憾中完结。这边剧迷们还沉浸在“姑侄恋”的震惊中,那边就得到了第八季最早2019年才能开播的“噩耗”,再加上一份“来路不明”的剧透,这曲演奏了7年的“冰与火之歌”究竟该如何收场,一时众说纷纭。

国外,一众帅哥明星都要熬到老、熬到秃、让岁月痕迹变成脸上刀刻般的褶皱,才能真正脱胎换骨,如日中天,一跃成为票房的保证。

琳娜2018年上映的两部电影可能会为她带来新突破,一部是她担任制片人以及主演的剧情片《洪水》,这是一部以难民危机为题材的电影,走争奖路线。另一部则是“巨石”强森出任制片人以及出演的真人真事改编电影《与家人并肩作战》,该片根据英国著名女摔角明星佩姬和她家人的真实故事改编,有影迷戏称这部电影说不定会是《摔跤吧!妈妈》。这两部电影中,观众能看到琳娜演绎她之前从未演过的角色类型,很可能看到她驾驭其他角色的能力。

这些大多都是因为《权利的游戏》中的性感戏份,然而,艾米莉亚并不希望人们记住的只是她的性感。

1986年,艾米莉亚·克拉克出生在英国伦敦,童年时期在伯克郡的乡村长大。她在《滚石》杂志的采访里说道:“我在花丛、河流和田野里长大,我经常去采蘑菇。那里还有很多鸭子,充满田园风情。”艾米莉亚3岁时,身为音响工程师的父亲,正在为音乐剧《船展》工作。在观看了那场演出后,她就立志,要将表演作为自己终生的事业。

2011年4月17日,《权力的游戏》第一季开播。这部史诗奇幻题材的电视剧,改编自美国作家乔治·马丁的奇幻文学《冰与火之歌》系列,背景设置在名为“维斯特洛”的七大王国。七大王国有7个家族,为争夺“铁王座”开始了一番王权争斗,其间充满腥风血雨、阴谋诡计。

直到2011年《权力的游戏》开播,他扮演的智商远高于身高的“小恶魔”提利昂·兰尼斯特,不仅让全美国观众都记住了他,而且全球不少观众也都成了他的粉丝。提利昂这个角色有着很复杂的人性,他游走于正邪之间,同时又很有魅力。彼得将他早就受业界肯定的好演技,淋漓尽致地诠释出马丁老爷子笔下最有人气的小恶魔一角,演到连最挑剔的“原著党”都无法挑出毛病。《权力的游戏》一众演员都纷纷获得诸如艾美奖、金球奖提名,彼得更厉害,他每一季都凭小恶魔一角入围艾美奖最佳男配角奖,2011年和2015年两次得奖。而2012年,金球奖也给了他迷你剧/电视电影类别最佳男配角奖。彼得是“权游”系列五位主要演员中目前唯一得到这两个奖项的。

就这样,毫无名气的英国妞儿,意外地成了小说里银发紫眼的美貌龙母。没有人会忘记她在剧中的第一次亮相:她从帐篷里的浴缸中走出,大方地赤裸站起,迎接崇拜者送上的人头大礼……

杂志中评价她:“她时而友善,时而狂热,既是温柔的姐妹,又是无情的杀手。她是红得发紫的大明星,更像是隔壁家的小姑娘。”

他可以是奥斯卡·王尔德伦敦沙龙里那个金发的阿多尼斯,也可以是荒诞乌托邦中坐着轮椅的前游泳冠军;他可以是废土世界里的舞男机器人,也可以是住进布达佩斯大饭店的青年作家;他可以是意大利艳阳下沉迷于爵士乐的公子哥;更可以是在斯大林格勒的冬天里孤注一掷的狙击手。

“剧场是一切开始的地方。每个人都工作到很晚,不厌其烦地排练,直到一切刚刚好为止,因为我们实在太爱这份工作了。我还记得我在驻演剧院的第一晚,在利兹的西约克郡剧院,出演亚瑟·米勒的《推销员之死》。那晚我很早就到了,坐在我的小破更衣室里,天花板上只有一个光秃秃的灯泡吊下来。它闻着就像烟草和隔夜啤酒,我却从未如此快乐。”

“我真的跳了。跳了一段神经鸡加机器人的‘尬舞’,太雷人了。我听到人们在笑,心里想:‘喜剧啊,姑娘,太有才了!’”

“说实话,我有点后悔。”做客一档脱口秀节目时,她坦率地爆料,“有一次我邀爸妈一起看剧,正好看到这一集,看到‘浴火重生’那一幕时,我父亲的反应是:‘又脱了?!’”艾米莉亚一边说着,一边对着主持人大笑,丝毫不见龙母的“高贵冷艳”。

理由:从名不见经传到凭“龙母”当上最高片酬美剧演员再到接演《星球大战韩·索罗外传》

原本想当记者的基特·哈灵顿14岁看了《等待戈多》之后就将演员视为自己的理想职业。他还在英国皇家中央演讲和戏剧学院读书期间,就被相中出演英国国家剧院的大戏《战马》,这部获得两项奥利弗奖的名剧让基特·哈灵顿在英国演艺圈获得认知度。舞台剧演员出身的他,接演的第一部电视剧就是《权力的游戏》,他扮演的琼恩·雪诺靠着颜值圈走不少粉丝,而在2016年,他还首度凭借该角色获得艾美奖最佳男配角奖提名,演技也是渐渐得到肯定。

如今的艾米莉亚,依旧笼罩在龙母的光环下,但在烧遍维斯特洛、问鼎权力的游戏之巅后,她的好莱坞之旅,必定会迸射出新的火花。

除了帅气的造型外,这样甜美可爱的风格也是非常适合她了,再加上她那标准“龙母式微笑”真的是太女人啦。

她曾说过:“ 我想父母带我去试镜也是想给我上堂现实主义的课吧。”的确,知道现实是什么样子,也才能将梦想照进现实。

不仅剧迷们议论纷纷,剧中演员也各怀期待。比如龙母的扮演者艾米莉亚·克拉克,就在最近的采访中说:“我想让龙母和她的龙登上王座。我付出了这么多,才不想和别人分享。铁王座上只能有一条龙,那就是我。”

那么后续的工作就找来了现在的导演朗·霍华德,朗·霍华德曾获得过奥斯卡导演大奖,可想而知这位新导演的能力还是被大家认同的。6月该导演接手这部电影,截止到10月该电影重拍已经完成了百分之八十。反正作为影迷的我们不管事情到底是什么,最后我们能欣赏到一部好的电影就足矣。

作为一名腐国男星,你们懂得,发际线是个通病。可没想到wuli裘花的中年危机来得这么早。

2017年,四十五岁的裘德·洛在二十二年之后重返巴比肯艺术中心(上一次是欧里庇得斯的《伊翁》),与时下欧洲剧圈最炙手可热的导演伊沃·凡·霍夫(《桥头风景》《海达·高布乐》)合作,重新演绎意大利电影大师维斯康蒂的首部长片《迷情记》(意:Ossessione)。

艾米莉亚十分享受这种“匿名性”。“演员最大的恐惧就是被人框定,我需要在演技方面施展拳脚。” 在《唐·海明威》中,她与裘德·洛对戏,饰演他的女儿;在《终结者5:创世纪》中,她是头号女主角莎拉·康纳,搭档施瓦辛格。而在去年上映的《遇见你之前》中,她又以一个逗比的英国村姑形象出现,与下肢瘫痪的老板威尔(山姆·克拉弗林饰)上演了一出缠绵悱恻的爱情挽歌。

艾米莉亚的演员生涯并没有给她带来多少收入,在这段艰难的日子里,她靠电话推销员的工作才能勉强糊口。而正在她对未来的人生殚精竭虑之时,她的导师打电话告诉她,HBO电视台有新电视剧的试镜机会,名字就是:权力的游戏。

尽管拥有绝世美颜,但对于一直严格挑选作品,期望能进一步拓宽自己表演领域的裘德·洛来说,出众的外形更像是一把致命的双刃剑,让人们过于注意他的样貌而忽略了他为表演好一个角色所做的努力与牺牲。

别笑,这不是今日段子,是严肃正直的自我剖析。前半句是“只不过因为我长得好看,他们就说我不是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