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名/支付方式】:报名提供以下资料:网名 GG/MM(在群里的ID、没有网名用真名)、姓名和身份证号码(买保险用的)、参加人数、联系方式、紧急联系人和联系方式,

8月16日下午,本是我们一行计划的离岛时间。但受到台风天气影响,当日船无法上岛,我们的归期变成了未知数。众人归心似箭,彼此间话也少了。3位民兵已经上岛10天。在离岛的最后一天,他们和我一样有些不安,时不时来敲门问何时会有船过来。

的确,夏日的槐林是一处天然的氧吧,更是一片清幽静谧的世界。越往里走,树林越密,非仰视才能看见高远处的一方蔚蓝;越往里走,浓荫越厚,树下的小草都根根直竖,须伸长脖颈才能争得阳光的爱抚。在这里,茂密的树林阻隔了外界的喧嚣,青翠的树叶过滤了尘世的污浊,浓密的绿荫提供了宜人的清凉,呈现在人们眼前的,俨然是一个世外桃源一样的异域仙境,一派湿润鲜活、沁人心脾的氤氲在悄无声息地弥漫。在这里,天地经浓密的树冠覆盖,构成了一个天然的放大器与共鸣箱。群蜂的嗡嘤声霎时便被放大了若干倍;啄木鸟那笃笃笃的啄木声竟也陡然间生发出了回响,且余音袅袅,韵味异常;一片一片的野花在绿地毯似的草地上连成了一片一望无际的花海。自由自在、无拘无束的各种鸟儿欢快地在枝桠间跳来蹦去、飞上飞下,那一声连着一声的清脆、悠扬的鸣唱,听起来是那样的和谐悦耳。就连野鸡求偶时那刺耳的尖叫,也仿佛一下子好听了不少、温婉了许多。静下心来的人们,既可以看到棕色的蚂蚁衔着食物不知疲倦地穿梭在林间草地上,也可以看见像戴着一顶和尚帽子一样的戴胜从这棵树上飞到那棵树上时美丽的翅羽所展示出来的倩影。在这里,与野兔不期而遇是十分寻常的,倘使运气好,你还会看到火狐像一阵风一样飘忽而过的身影,那一路凌波微步足以使你瞠目结舌。在这里,既可以看到喜鹊用粗壮的树枝搭建起来的一个个自然天成的安乐窝,又可以看到人们特意悬挂固定在枝桠间的精巧别致的人工鸟屋……

究竟为何守岛32年?是为了钱?王继才从未向组织开口提过困难。王仕花当年决定登岛时是小学老师,有望转成正式编制。守岛之后,就算是近两年新增了些补助,二人加起来全年不到4万元。

孤岛,一个既富有诗意,又令人无限遐想的名字。是孤零零的一座岛屿悬在海里,还是这片岛屿与世隔绝,荒无人烟,孤独寂寥?

征稿要求:散文,诗歌,小小说,随笔等各类体裁,字数在300-2000字以内。投稿请先关注公众号/加主编微信。因编辑人员时间,精力有限,请作者自行校对。投稿需原创首发作品,文责自负。转载请注明出处。

王继才成了开山岛民兵哨所所长。而他的部下,始终只有一位:体恤丈夫凄苦而一起上岛的妻子王仕花。

一个人离开了,在他生活过、热爱过的地方总有痕迹——宿舍门楣上,有着海风侵蚀下字迹依稀可见的春联,写着“不忘初心”“牢记使命”等,都是王继才写的;升旗的旗杆旁,有处地面是修补过的,王继才在这里留下了修补日期“2016.5”。

我跟着张佃成巡岛。台风天的风在营房转角处尤其大,人走到那里前俯后仰,难以站立。“岛其实很小,10分钟就可以慢慢绕一圈,但如果把每一个角落、每一样设备都细细看到位,那就需要1个多小时。”张佃成平淡地说。

28年来,夫妇俩只做了一件事,那就是:坚守承诺。王继才说:“妻子的陪伴,冲淡了海水的苦涩腥咸。”有人说,他们是孤岛上的夫妻哨,一辈子相守相爱。

赤洲岛位于大亚湾,是大亚湾海上百岛之一,离澳头港十多海里,远离陆地,是一个风景优美的生态岛。岛上海水清澈,海胆,青蟹,三眼蟹,各种贝类丰富,看到美丽的珊瑚。

孤独,怎么可能不孤独?王继才是在岛上学会抽烟的。王仕花说,有时王继才的烟抽完了,烟瘾又犯了,只好拿树叶卷纸头来抽。

投稿邮箱:407258991@qq.com 投稿邮箱若没收到自动回复,请微信联系。

6个月前,一对夫妇28年坚守海岛的故事吸引我登上了江苏省灌云县开山岛。在小岛上的5天中,他们的故事让我一次又一次落泪。于是,我连夜写下长篇通讯《两个人的五星红旗》,发表在2014年8月26日的《光明日报》6版。作为一个拿笔写字的记者,我不仅用文字记录下了在开山岛采访的点点滴滴,还通过“好记者讲好故事”活动,向全国各地数万人讲述了王继才夫妇28年守岛的酸甜苦辣。

“东营微文化”为东营市作协重点扶持文学公众号。平台宗旨:体现人性本真,歌颂人间温暖,传播正能量......关注微信公众号“东营微文化”,每天推送有温度的文字!

小时候,经常听老人们拉起孤岛神仙沟那优美动人的传说。晚清年间,有一个打鱼的小伙子叫张良,家住在黄河口的渔窝棚。一天,张良和几个穷哥们儿出海打鱼。这天,大海上风平浪静,碧波下鱼虾成群。张良等人见打鱼顺当,舍不得早早回家,就多捞了几网。回家时,已是夕阳西下的时候。正当他们高兴地唱着渔歌满载而归时,突然间海面上狂风大作,白浪滔天。一眨眼的工夫,电闪雷鸣,大雨倾盆。张良他们的小渔船,一会被掀上天,一会又被摔到水里。没用多长时间,他们几个就都晕头转向不知东西南北了。在这节骨眼上,一盏红灯在他们面前慢慢升起,并且还隐隐约约地传来一阵阵仙乐之声。这使处于极度恐惧、濒临死亡边缘的张良他们重新看到了希望。他们想,有红灯的地方就一定有人家。于是,他们喊着号子,使出吃奶的力气将渔船朝着红灯划去。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天渐渐地亮了。张良他们一看,渔船驶进了一条小河沟。小河沟的水清凌凌的,鱼虾玩得正欢;天空里,水鸟上下翻飞;河边上长着好多绿莹莹的苇子和蒲草,一些他们叫不上名来的野花开得非常好看。顿时,他们感觉到像是来到了仙境里一样。回想昨晚所发生的事,他们认为一定是有神仙帮忙,要不他们哪能死里逃生,而帮他们忙的神仙一定住在这仙境一样的小河边。从那以后,他们就把那条河沟叫神仙沟了。

王继才曾说一定要亲手把女儿交到一个值得托付的人手上。终于,这一天到来了,可是,王继才却失约了。大女儿独自一人走进结婚礼堂,明知父亲不会来,可还是忍不住放慢脚步,她想:“父亲说不定就在路上,我走慢点,就能等上他。”然而,直到婚礼结束,父亲还是没有出现,化妆间里,新娘一遍一遍补妆,眼泪却又一遍一遍把它融化。几十公里外,王继才隔着海,一遍遍抚摸着大女儿小时候的照片,那是上岛前,王继才带着妻子和女儿拍的唯一一张照片。他想象着大女儿做新娘的样子,一会儿哭,一会儿笑,酒一杯接着一杯地喝,衣襟湿成一片。

在营房前一棵大树上,我看到两行字——“北京奥运会召开了,热烈庆祝北京奥运会”。后来我才从王仕花口中知道,这是她留下的字迹。2008年8月,北京奥运会开幕式播出时,夫妇俩没电视看,就围坐在收音机前,听着那一片人声鼎沸。“我们没有电视机也能看奥运会!”王仕花记得,当时王继才兴奋地对她说。

不为钱不为名的王继才,倒也提要求。比如,对妻子。“关于守岛的事情都要听他的,王仕花有什么做得他觉得不够尽心的,他就挂下脸来。”张佃成说。

3.宵夜烧烤食材(少部分原料+食材,自己海中捡海鲜),油盐酱醋等调味料,10人一大瓶饮料

1、 户外活动具有一定的危险性,凡报名参加嘲风户外的驴友均视为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嘲风户外此次活动会为驴友门购买户外保险,如在活动中发生人身损害后果,应立即通知保险公司协调相关事宜,领队不承担赔偿责任,由受损害人依据法律规定和本领队声明依法解决。

精彩的沙滩篝火晚会开始了,用最真诚的心,放开自已的心,这里没有业务没有公务,只有真诚的出来玩的朋友,大家尽情娱乐、尽情搞笑,要的就是开心与自由——喝啤酒、做游戏、侃大山、打扑克、放孔明灯、抓螃蟹、钓鱼,实乃人生一大乐事。

她在丈夫离世后,显得异常坚强隐忍。除了应邀宣讲守岛事迹,她空闲时候就在镇上的家中做家务。她说,有时做梦,会梦见王继才那只蜷曲的手臂——王继才生前一次在修码头时扛散沙,不小心弄伤肩膀,一直没好好治疗,直到去世手也伸不直。

【中秋丨孤岛秘境】9.22-23/23-24赤洲岛露营丨浮潜丨篝火烧烤丨放孔明灯2天深度体验游

“升国旗了!”次日清早,我被张佃成在走廊里响亮的声音叫醒。精神一振,赶紧跑去山顶的天台看升旗。

好在,船来的时候,也带来了开山岛新的民兵、新的物资、新的生活格局:一个冰柜、一组垃圾箱、一些耐贮藏的新鲜蔬菜……两只狗在码头上欢快地摇着尾巴。

1小时后,雨势渐歇,我们沿着石阶往上爬,一抬头,门开了,门内是笑脸盈盈的张佃成。六十出头的张佃成是王继才夫妇的亲家,以前也当过民兵。自从十多年前夫妻俩一次紧急外出请他代为守岛,他就成了第三位巡岛人。

王仕花说,等她腿疾好了,就想“回到”开山岛。“我想再多带带这些民兵,让他们和老王有同样的使命感,让他们也感受到小岛虽小,但很重要。”

温馨提示:集合时间、地点以出发前通知为准!请收到通知后请及时回复;如有晕车的朋友请提前吃好晕车药

【行程保险】:已含20万旅游意外险【手机信号】:基本正常,海边移动信号弱,联通非常弱,电信的较好,一定需要充电宝

另:时间或天气变化,或大部分团友要求改变行程,领队有权根据当时情况在不减少景点和不降低服务质量的情况下调整行程,此举均是根据带队经验为了大家更顺利的游玩而做出的改变,希望大家理解和支持。

王仕花说起一件事:守岛七八年后,儿子要上小学了,她建议王继才抓住这个机会出岛。王继才鼓足勇气找了最早推荐他来守岛的县武装部的王政委。但当时王政委已罹患癌症,在病榻前这位老政委给王继才鼓劲,称赞他守岛守得很好。那瞬间,王继才转变心意,他向政委打包票:您放心,再大的苦,我也把岛守好。

“你不守我不守,谁来守?”朴素的信念,支撑着王继才选择了坚守。48天后,妻子王士花上岛探望看到完全变了模样的丈夫时,心疼不已,便辞去小学教师的工作,和丈夫一起,开始了漫长的守岛生活。

这几年,王继才喝酒也越来越猛。“他一天要抽3包烟,酒也不离口,没有饭菜吃倒是不怎么打紧。”张佃成觉得,王继才这个急脾气,把自己的不耐烦都消磨在了香烟和酒精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