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以我的运气和手速,最想看的电影通常是抢不到票的, 比如这次逃过一劫的Merry Christmas Mr. Lawerce, 早在纽约抢先看到的忍びの国以及看了不下50遍,连台词都能背出来的Titanic。

以莫妮为代表的孩童,整理穿梭追逐,不知疲倦,是贫民区里最大的生机,就好像雾气弥漫的寒冬里炸响的一大串鞭炮,噼里啪啦,一下子红火起来。

动物王国是迪士尼世界里诞生的动物园,一切都布置得非常天然,尽可能还原动物的原始生存环境。转角的水湾处就会遇见火烈鸟,吃饭的时候有白色的大鸟在身旁走来走去,夜间坐着探险车去看半野生沼泽森林里的动物们,感觉自己活在狮子王的世界里,更别提狮子王的演出了,在一个马戏棚里,辛巴和他的朋友们,丛林里的其他动物们,迪士尼总是把各种表演形式和自己的主题融合的特别完美,这场是杂技。 动物王国里印象最深刻的就是一棵巨大的树,上面雕刻着各种形态的各种动物,我记得动物王国是唯一没有烟火演出的园,但是到了晚上会有以这棵树为幕布的灯光演出,内容讲的是各种动物的蓬勃生命力,生命的繁衍,生存的繁荣,到最后整个树变成了狮子的脸,感动到想哭,美国小朋友也太幸福了吧。

作为由Lenny Kravitz设计的录音棚的所在地和高端时尚活动的举办地点,性感的Setai酒店常常吸引名人,如Jay-Z和Beyonce、Chris Brown、U2都是座上客。

向旋转着叶片的立式风扇吹口哨,寻找自己喜欢的大树作为秘密基地,和玩伴分享暴雨后划破天际的彩虹...... 这些场景似乎都曾出现在你我的童年记忆中。

哈莉和老鲍比,都像是狄更斯小说里走出来的人物,带着一种神性,是人即使软弱、混乱、失败,被压迫、被侮辱,自我厌恶,陷入绝望的境地,仍然可以保留爱、悲伤、热情,和善良的天性。在狄更斯眼里,这是神赠予人的礼物,也是神给予人的唯一拯救。

Magic Kingdom大概就是传统的Disneyland的样子,灰姑娘的魔法城堡。Magic Kingdom大概是游客最多,小朋友也最多的,在园里看到了婴儿车停车场,阳光下五颜六色的。这里有大游行,所有迪士尼中的角色在眼前一一走过,王子和公主长的和电影中一摸一样,姜饼人走过的时候,空气中弥漫着cinnamon的味道,平时买甜点时我超级不喜欢的味道,但是那一刻我只想在迪士尼当一个姜饼人。几乎所有的演出都是在魔法城堡进行的,不同的灯光下魔法城堡也是不同的,最后的烟火演出,城堡真的就像所有迪士尼电影开头的那个标志一样,一下子真实的呈现在眼前让我措手不及,加之当晚是平安夜,现场气氛更加浓烈,我感觉自己像是在做梦,赖到了十二点才慢腾腾离开。

一是Moonee和好朋友Jancey在她最喜欢的大树上分享果酱面包,那是从专为贫困人群服务的志愿者服务车中领来的切片面包。

当然,这都是跟妈妈哈莉学的。诚然,哈莉没起到一点榜样的作用,但她也遭受着来自生活的焦虑和逼迫。毕竟大人才是感知世界残酷面的载体。

在Prime 112等待用餐的消遣就是看人或是被人看,除非你本人就是Michael Jordan或Alex Rodriguez,酒店会直接将他们迎入。吉赛尔·邦辰和坎耶·维斯特等明星都曾在这里用过餐。

北影节的专用放映厅,配备了IMAX屏幕,立体声环绕,还有一系列说不上名字的好莱坞级的高科技,这次却只为了播放这么一部毫无视效音效所言的独立故事片,似乎有些大材小用。

在住处接客的时候,哈蕾放上音乐,拿上玩具,让莫妮在卫生间洗澡玩耍,是一个穷途末路的妈妈最后的柔情。

久而久之,这件事情在旅馆传开了,警察上门调查。哈莉面临被捕和失去穆妮的双重痛苦,她留给观众的最后一个镜头,是对这个世界的满腔愤怒。

回到电影本身,故事的讲述有些平淡得出人意料。若要用一句话概括,不过是讲述了单身妈妈Halley和她的女儿Moonee在迪士尼乐园隔壁的汽车旅馆中日复一日的生活。

“这个故事讲述那些生活在迪士尼乐园阴影里的被遗忘的穷人。我所有的电影似乎都是关于这些人的故事,经济上窘迫、被隔绝、被排斥、被边缘化的人群。有些是非法移民。有些是性工作者。有些人则是深陷穷困之中以至于只能依靠黑色产业谋生。我们的社会只关心金钱、金钱,还是金钱。你打开Instagram,每个人都在炫耀自己新买的东西。我们想不起来那些被物质主义剥削的人群,不管他们是在洛杉矶,在好莱坞的阴影下;还是在佛罗里达,在巨大的主题公园的阴影下。”

而在主题公园中,是环球漫步,这里有无数的美食和音乐。你既可以慢慢享受美食,也可以吃便捷快餐。你可以享受各种音乐,从摇滚到雷鬼,甚至是新奥尔良风格的斗琴。甚至与现场乐队和伴唱歌手一起唱卡拉OK。可以说,关于奥兰多,除了海洋世界和奥兰多之眼,等待你的还有更多~

而讽刺的是,每个美国家庭平均要在迪士尼乐园消费 8000 美金,这注定是属于有钱人的烟火。

所以失去妈妈的当下,穆妮崩溃了。从来都是小大人的她第一次哭得全然像个孩子,没有任何伪装和世故。

在会员制餐厅Soho Beach House外面的海滩上,常有狗仔队出没寻找来这里游泳和晒日光浴的名人面孔,包括哈里王子、珍妮弗·洛佩兹、Sam Smith、 Rosario Dawson等等都常常出没。

而传说中的Villa at Casa Casuarina——作为时装设计师Gianni Versace曾经居住过的海滨别墅——就是Justin Bieber火遍全城之前小憩的地方。

酒店奢华的房间已被Usher、Leonardo Dicaprio、Neil Patrick Harris这样的名人预订一空。

如果说,迈阿密会登上众多旅行者的目的地心愿单,一点也不意外。迈阿密及海滩,不只是一个地点,独特的文化与独一无二的社区形成了无可比拟的美景,等待人们的探索。

好像没有他的下一秒,这个紫薯色的Magic Castle(魔法城堡)就会变成一座废墟。

Moonee最终还是被儿童机构带走,Halley为Moonee撑起的保护伞还是破了,发现自己被带走的Moonee跑去向好朋友求助。片尾致敬《四百击》(1959)长跑的经典镜头,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导演席恩·贝克(Sean Baker)今年46岁,此前只在独立电影圈小有名气。用三部iPhone 5S拍摄了上一部电影之后,终于拉到200万美元投资,鸟枪换炮,用35毫米胶片摄影机拍了《佛罗里达乐园》。不过因为条件所限,其中有一段仍然使用了iPhone这个传统武器。

乐园是我们幼年人生中的第一个重大岔路口,第一次以成人式的姿态标识出我们在人间所处的位置——在乐园里面愉快玩耍,还是乐园外面苦苦渴望。

对于世界、人生,女孩也有自己的看法:“你知道我为什么喜欢这棵树吗?它摔倒在地,却从未停止生长。”

比如说可以下榻法那酒店(Faena)——作为迈阿密海滩街区的新秀——这家豪华大酒店自2015年末由阿根廷开发商艾伦·费埃纳开发以来一直引人瞩目。

她的失败是社会中的失败,不是个人的失败。巨大的资本力量的阴影下,个人像蝼蚁一样微不足道。适应资本的规则,取得奖赏;不适应资本的规则,便被打入地狱。这一点上,现代人和实验室中的猩猩没有任何不同。你是什么样的猩猩并不重要,重要的只是你是一只学习、服从和努力的猩猩。

Halley会带着Moonee和她最好的朋友看最美的夕阳;陪她一起淋雨,陪她一起戏水;用不多的零钱带Moonee吃自助早餐;让Moonee和她小伙伴自由自在的玩耍。Moonee到底是她妈妈的亲女儿,成天东跑西逛,回回闯祸总少不了她。不是朝别人家的汽车吐口水,就是溜进配电室拉电闸,不是呼朋引伴看泳池裸女,就是到旧宅子里点火砸玻璃。

看着眼前这群孩子们“熊”得无法无天却无忧无虑,又想到另一个世界里,一个个循规蹈矩不敢放飞自我的同龄人,我竟不知,该同情哪一个。

展映的影院在五棵松。一小时的路程,我想,若不是电影节,也不会有踏足于这片新疆土的机会了吧。

贫民区的人们生活困顿,却像莫妮最喜欢的那颗树一样,虽然倒下了,依然在野蛮生长,粗粝但枝叶繁茂。

你会发现,这四部片涵盖了童年、少年、青年和中年。痛苦、甜蜜、苦涩、难忘、酸楚一应俱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