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的门店品制,门店包装,地表醉强。不入就亏大了!!!明煋的机场sh0w和街拍达人的出街装扮,从来就不缺它的身影。

高考结束那次全班聚会,刚巧撞到傅欢欢生日。时间老早就定好的,只是徐董临时被徐伯伯派去杭州谈生意,只能缺席了。傅欢欢本来一脸不高兴,但徐董每晚跟她煲电话粥七扯八扯哄她开心,聚会前一晚,两人讲到一半,傅欢欢听到电话那头“砰”一声,是徐董边开车边聊天跟人撞了车。其实他那时早困得不行,一路喝红牛顶着乌云压境般的浓浓睡意。

傅欢欢是高一下学期转进来的,她还记得初见那一次,她被班主任带进来,一双眼睛看得出很伶俐,虽说低着头,可是眼皮翻翻,往教室溜一圈,眼角眉梢带着七分笑意三分怯,然后嘴角弯弯,鸡蛋白一般的两颊凹进去两朵梨涡,浅浅的,却足以把十几岁的少年人绕得五迷三道。

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跟在他后面走到停车位,徐董钻进钻出检查一番,说是电瓶没电了,打开车厢盖给她换了个电瓶。回到店里,她正要刷卡付钱,被他拦下了,“别”,然后朝着办公室喊一声,“老张,这电瓶算我账上了”,然后又回过头对她解释,“自己人便宜的。”那叫老张的从门框里探出半个头,“哟,认识啊”,说着意味深长看她一眼,“人长得帅就是这点好,结交的都是美女啊。”

没想到傅欢欢比她早到了。在一众工作人员的簇拥下已经化好了妆,还是那张顾盼生动的脸,只是当年眼神里的灵气被进入社会的摸爬滚打一浸染,就有点世故疲倦,亮还是亮的,但曾经夜空里那颗最亮的星,此刻不过是晕黄街灯一盏。

1967年出生的朱洁仪今年已经51岁了,不得不说又是一位逆龄女神了,从外表真的是完全看不出她的实际年龄。朱洁仪于1989年参加香港小姐的竞选并获得亚军,之后就顺利成为艺人出道了,后来她主力在电影方面发展。

其实她人在国外,一开始每天也是会浏览一下他和傅欢欢的动态。傅欢欢是他高中以来的女朋友。以前是QQ空间,这几年大家都搬微信,所以每天就刷一下朋友圈。但他更新很少,有时两三个月一次,有时甚至半年。要么是打游戏打得真的嗨了,上传一条升级图,要么就是发一个地点约打球,要么就是半夜凌晨2点某条无人的街,那是他在飙车了。

其实她练红烧肉,不过因为徐董爱吃。他来谢家做客,每次都能就着谢爸爸的红烧肉连吃两大碗。

不知谁说了一声,“别光顾着秀恩爱啊,这里是ktv,得用唱的才行”,大家就撺掇着徐氏夫妇来一首来一首,一边给两人都递了话筒。徐董见推不过,也就大方应战,“那就唱一首《你最珍贵》呗”,说着,朝傅欢欢投去意味深长的一瞥,傅欢欢做个鬼脸说:“啊,你自己说的哦,你不许赖哦!”徐董就,摸摸她的头,说知道啦。

“我记得我第一次去你家,你们家那个玄关啊,铺着羊绒毯,真是舒服。我想象着你每天晚上回家坐在那里换鞋,该是怎么样放松的心情。……”她又舔了一下那糖,弯起一双眼,“那时我就跟自己说,我以后赚钱了,也要一个这样的家,再苦再累,回到家一进门就可以扑倒在玄关上。”

那天回家她站在镜子前看了自己很久,相比之下,自己真是太过木夫夫的一张脸啊,而傅欢欢却是可以使满室生辉的。她想过,如果自己是男生,大概也会喜欢她那种顾盼生姿、明艳热闹的美吧。

但就是这样无聊爆表的信息,她都可以翻来覆去看上好几遍,想象他此时此刻脸上的表情与小动作。而傅欢欢更得很勤,看她在各个剧组里辗转,从跑龙套到女二,从西北高原到溽暑的横店。。。她只好通过傅欢欢的微信来捕捉他们恋情进展的一鳞半爪,比如有一次她发了一张粉丝探班照,人头挤挤里当然看不到徐董,但她把照片放大,像个老学究审视微生物结构图似,还是认出了似搭非搭搁在傅欢欢肩膀上那只手的手表。那是她在甘肃拍《玉门情史》,演一个打入敌人内部的小宫女,片子她看了,居然还蛮,她很不想夸,但不得不承认,还蛮惊艳的。。。

他开门进屋,刚放学,虽然路上吃了点炸年糕,依旧饿得震耳发聩。他把家里可用的食材都用上了,搞了一份大锅饭,敞开门请这些“债主”吃饭。见大家一时没反应,他就先从几个在那天之前还亲切称之为x叔叔的长辈们入手。其实大家早就饿了,一饿加上抽烟,更是晕乎,听到徐董旁若无人大口扒饭的声音,更是软瘫下来,有人回家打算明日再战,也有人,真的拿起徐董备的碗筷,刷刷刷吃起来。

不过很值得一提的是,朱洁仪多年来一直醉心于画画创作,她认为画画是一门艺术。除此之外,朱洁仪的书法造诣也相当惊人,据悉曾在首次参与书法作品展览会的时候,朱洁仪的书法作品更被金庸点名称赞。虽然在展会上朱洁仪只是展出三幅作品,但却抢尽风头。

那一刻,她竟然有种想哭的冲动,但是硬咽了几口唾沫忍下去了。徐董眼里流淌出来的柔情蜜意,傅欢欢彼时也许也曾千金不换,但后来,她的生日派对越过越盛大华丽,当年这段美好插曲,也就,早已抛掷脑后了吧。她想她不行的,要是徐董能这样伤胳膊崴脚地给她送个蛋糕,她能回味一辈子了。

她想他是故意的,因为他的气息就近在咫尺,夜里这样寒,他却非要在自己最薄弱的部位呵得这样暖熏醉人,她半晌没动静,于是又听到他问,“你可不可以做我女朋友?”

她本来想读完书就回去的,如此一来,就跟家里说想在外面先找份杂志的实习再历练历练,她爸妈对女儿的事本来就开明,就同意了。

她分不清这到底是夸赞还是讥讽,愣愣的接不上话。幸好那一刻头顶有烟花炸开,等她犹疑着要怎么接话的时候,他朝她眨眨眼,眼里有小男孩的骄傲与淘气,“你等着哦。”原来他去点炮仗,点完了又速速溜回她身边,两个人一起静静看了一场滋滋作响的金花雨,他又递给她一簇手摇式烟花,像大人询问小孩功课般有点例行公事又有点不求正解地问:“你平时都玩什么的?”

这个言情短篇始于17年冬天,断断续续写,不知怎么写了这么久。有四个我想探讨着来写的人物,大概会分几个短篇来凑成一个完整的故事。

其实很多次都想着,算了算了,返回此岸吧。终究还是扔不掉心里那点牵念。也知道哪怕泅渡到彼岸,也不一定会有花,但一定有别样风景的吧。

谢冰一愣,傅欢欢揣摩她的神色,了解到十之八九,顿了顿,又把那块放回去的糖拿出来,小心而甜蜜地舔了舔。她以为她会跟她讲讲跟徐董分手的始末,结果出乎意料,傅欢欢跟她扯起了老大的家常。。。

他们找了一家口碑不错的中餐馆,点了一碟花生米、一份三黄鸡加几样小炒,这次,陈远乔要了一瓶米酒。谢冰问:“不是说要保持清醒吗?”

后来谢冰去他家吃饭,看他在厨房里忙活,还是清癯少年,可是系一条布满油渍的白围裙弓着腰切菜掌勺时,嘴角抿紧眉头微蹙的样子,倒像个在厨房里操持了大半生的小老头。他是,看似吊儿郎当,骨子里却把弦绷得很紧的人。

>>>BE@TS X 管方视频此歀由深圳福田为上海冒&易共司带工走嗨外

等他再跟傅欢欢联系上,已是24小时之后了,傅欢欢一听到他的声音就哇哇哭,说你怎么一夜都不吱一声啊,打你电话又不通,害人家担心一晚上云云。他解释说手机被撞出车窗,摔坏了,这才刚修好呢。说话声音很轻,但吐字坚定,徐董说话自有一种稳定人心的力量,傅欢欢也就放心了。只是罚他早点回来,给她补过生日。

这里稍稍说说青门。青门自古就是各朝君王偏爱的都城,多湖山春色,多软风轻烟。一条澄江贯城而入,把青门分为新旧两城,老城多明清园林,当地旅游业因此蓬勃发展,各式民宿沿园林地带层层叠叠而建,他们住的就是其中一家颇为古香古色的民宿之一,早起推开窗,可以遥遥望见澄江水波浩荡,和新城区那鼎鼎有名的、二十四小时转不停的巨幕摩天轮。

陈远乔看着她冻得红通通的鼻子,忍着要去捏她一下的冲动,回了一句“谁说的,我喜欢初级道”,一阵烟般滑走了。

这几年她冷眼看他们路经之地,吴哥窟的翠郁雨林,曼谷怒放着芭蕉的咖啡馆一角,小樽烟雾缭绕的小酒馆。。。她不会让他们知道,她其实也曾一步步走过的。

近日,有「港姐画家」之称的朱洁仪为TVB节目《流行经典50年》出席担任嘉宾,相信很多年轻一代的观众都对朱洁仪较为陌生,但老一辈的观众应该认出来,她正是1989年度的香港小姐亚军。不过近年来朱洁仪一直专注于画画,所以鲜有出席公开场合。

她记得傅欢欢在某座深宅大院前,曾掷地有声地发过誓:“怪不得那些大导演喜欢来这里取景,你们知不知道,赵凡和顾佳佳,他们就是在这里拍戏定情的。”她记得傅欢欢一边对着各种建筑摆pose自拍,一边冲着徐董喊:“以后我也要在这里拍戏,演一个会武功的公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