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男朋友在野外采花游玩的女主角,被不知名的蛇袭击后,做了一个被人身蛇尾的怪物侵犯的梦,醒来后已经躺在医院,并被男朋友告知已经怀孕(肚子里有一个蛇蛋)。比起是遇到怪蛇侵犯,感觉更像是,女主角刚交往不愿意跟男朋友更进一步发展,被蛇袭击晕倒后,男主角偷偷跟女主角发生关系后,把她送医院,然后欺骗女主角是被蛇侵犯,导致女主角精神恐慌,产生了蛇还跟着她的恐慌错觉。

野岑,湖南邵阳藉,商人,怀惴一颗诗心。《京津冀雄安论坛》编辑。《中国诗歌报》诗评人。

通过亲子之间的合作,使孩子和父母之间的关系更加亲密,感情更加深厚,增进相互团结的意识,让爸爸妈妈的手牵着孩子的手,共同走向成功。

◎荒野之恋 天黑了荒野乱发披拂我们未能从喀什噶尔赶回家只得在沙漠公路旁支起帐篷一分一秒地等待天明半截蜡烛已烧到尽头你干涩的吻饱含沙粒迎面而来起风了,我说你滚烫的唇沾满夕阳落在我的额头上我们簇拥篝火相互说:“真好,多么好。”然后抱头痛哭。 ◎露天电影院 滚动石头和月光的露天电影院倒栽童年的树、夜莺和传奇中弹的鸽子纷纷扑落一枚锈红的子弹擦过喀什噶尔宝蓝色的夜空劈开一道闪电风暴从沙漠上隆隆滚过,海市蜃楼中绿色方舟漂移而来我们舔干嘴唇,迎接声音的潮水小北风呼呼地打开我们内部的暴风雪小北风呼呼地摘光我们遍身枯草 ◎狼族 月亮在沙漠上写下琴谱月亮在塔里木盆地写下我我坐在寂静的打麦场上举风为琴,敲石为火足蹬狼烟腾空而舞 太阳在大地上写下剑书太阳在荒漠上写下我我降生到一把剑中漫卷飓风直插戈壁与一只狼久久地凝视 ◎小桃树的耳朵 山谷缓缓展开黎明的双翼开启远方的天空送走骑马的人 这个春天,我两手空空唯有思念沿着月光流向地平线站成一棵树 无人知道了,这一生只有你,夜夜骑着火焰从我内部唱歌看我在沙漠上写字 可是为了什么,这究竟是为了什么当一只鸟掏空小桃树的耳朵,叫了一声你桃花便开了我一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