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8年9月6日,激动人心的一刻终于来到了——成年异形首次上镜,它将从高空跃下把布莱特拖走,但这次处女秀一点都不顺利。在闷热的初秋,套在这身戏服里的滋味绝不好受,巴德乔心有余悸地回忆道:“戴着那个‘大香蕉’的时候,我必须一直挺着脖子才能保持脑袋的平衡。诺斯托罗莫号的布景内部高度是一米九八,但我穿上戏服以后身高却有二米一三。所以我在转身和走动的时候必须非常小心。戏服里面热得要死,特别是脑袋最难熬。我每次至多只能在戏服里套上十五至二十分钟,当我脱掉戏服之后,总是湿得像只落汤鸡。”

拍摄使用的一百三十枚异形蛋道具全是乳胶瓣膜和透明聚酯蛋体组成的,但只有最初的一枚异形蛋拥有液压开瓣装置,是布景里唯一一枚“能动”的蛋。

吉格尔(左)和斯科特(右)在《异形》摄制期间的合影,实际上这是从一张三人合影中剪出来的,斯科特身边露出的手臂属于制片人戈登·卡罗尔。摄于谢珀顿制片厂B摄影棚,1978年

这部电影相信是非常多人的年度期待,也是明年奥斯卡颁奖季最佳影片的最有力竞争者之一。

时至今日,虽然不时仍然有像《机械公敌》(2004)和《超验骇客》(2014)这样对人工智能怀有高度戒备和忧虑的传统思维影片问世,但塔斯和大白这般 的亲善卖萌路线已然是新千年来的主流。毕竟,与其以杞人忧天的心态提防莫须有的危险,不如乘我们对机器尚有全面掌控能力之时更加理智和冷静地思考如何让科 技造福世界。

《异形》迅速成长为一个文化符号,催生出包括游戏、漫画、音乐和玩具在内的大量衍生产品,其三部性格各异的电影续作更是极大丰富了整个系列的风格:詹姆斯·卡梅隆执导的《异形2》带给观众酣畅淋漓的动作场面;大卫·芬奇执导的《异形3》更多地探讨末世启示和宗教情怀;而在让-皮埃尔·热内执导的《异形:重生》中则处处可见黑色幽默与道德批判。随着特效技术的日新月异,影片中的异形怪物也以更加多彩的形式被呈现给观众:在1986年上映的《异形2》中,异形抱脸寄生体和破胸幼体都已是内置精密电子机械设备的活动傀儡,而负责该片特效的斯坦·温斯顿还与卡梅隆合作设计了高达四米的“异形女皇”,这个结合了内置演员、外部人力操控和液压装置的巨型傀儡道具帮助影片斩获第五十九届奥斯卡最佳视觉效果奖。1993年上映的《异形³》怪物特效由Boss电影工作室和“混合动力”工作室合作完成,手法包括定格动画、电子机械傀儡和真人套戏服表演。而1997年上映的《异形:重生》怪物特效仍由“混合动力”负责,除电子机械傀儡外,还由蓝天工作室用电脑技术为影片提供了全CG的成年异形。

本片表象是两伊战争下的相依为命的母女于战火纷飞的德黑兰在巨灵阴影下求生存的故事。实则隐喻着伊朗女性遭遇着极度不公正待遇的挤压与束缚,高压强权笼罩下人民的孤苦与绝望。

对我来说,《海边的曼彻斯特》是一部非常慢热的电影,这不仅体现在电影本身的节奏上,更体现在给我个人带来的感受。

1979年5月25日,也就是《星球大战》上映整整两年之后,《异形》在好莱坞著名的埃及剧院开始了首轮四十八小时滚动放映(未举办首映式)。福斯的宣传效果不错,前来购票的人排起了长队,其中不乏听过试映会传说之后慕名而来的好事之徒。

她只是在普埃布拉小城开了家墨西哥卷饼的餐馆。放上一段用海螺号伴奏的墨西哥音乐,铺上她自认为传统的特拉维拉地砖,用同样的特拉维拉瓷器做成的精致餐具被挂在墙上。

为尽快摆脱债务泥潭,欧班农重新振作起来并和舒塞特一道开始续写一份题为《回忆》的剧本草稿。后来《异形》故事的前半段在这份剧本中已经成形:一艘宇宙飞船前往某颗边远行星调查船难信号,一位船员在那里被未知生物袭击,后者紧紧地吸附在他的脸上;没过多久,一头外星生物从这位船员体内破胸而出,宿主死于非命,怪物消失在太空船内……

让我们把时钟拨回到1977年5月底《星球大战》公映的那个星期,英国导演雷德利·斯科特极不情愿地被自己的制片人大卫·普特曼拉到剧院去排长队买票观看这部新上映的科幻片。斯科特说自己曾是个对科幻片毫无兴趣的人(除了库布里克的《2001:漫游太空》是例外),在那次观影之后他的观念却被完全改变了。不过《星球大战》给斯科特带来的兴奋和刺激更多地表现在技术层面,从本质上来说他是个非常现实的人——用他自己的话说,“一个不可救药的逻辑狂”。《星球大战》虽然具有极其真实的表现力,但整个故事在他看来却是一个童话。斯科特期待的是一种综合了《2001:漫游太空》方法论和《星球大战》视觉冲击力的科幻电影。1977年底,他的电影导演处女作《决斗的人》上映,而他本人也回到伦敦着手准备亚瑟王传说题材的新片《特里斯坦与伊索尔德》。就在此时,他收到了《异形》的剧本。

新兴工业大国日本在这方面也不遑多让,20世纪50、60年代陆续被创作出来的著名动画形象铁臂阿童 木和机器猫哆啦A梦都是人工智能的典型代表。它们都被赋予了令人眼花缭乱的各种先进装备或是特殊技能,同时拥有一颗与人类一样的友善之心。大白就像是阿童 木和哆啦A梦的某种结合体,它的机械运行性能与阿童木极其相似,呆萌的属性则与哆啦A梦别无二致。《超能陆战队》无疑深受日本动漫的影响,正因此,其主角 小宏就被设定为一个日本男孩,故事的发生地也被命名为旧京山(San Fransokyo=San Francisco+Tokyo)。而如今人们拥有一个大白的热切渴望,就像是当年孩子们对那个带着百宝袋的蓝胖子的无限憧憬。

它应该会即将成为我看过次数最多的电影,我在威尼斯电影节的时候看了该片的世界首映,走出影厅,眼泪还没抹干净的我,直接转身又排进了这部电影下一场放映的队伍中。

这样疲软的公关和发行计划也让它在最佳外语片的竞争中处于下风,很有可能无法染指。但这部电影的质量,是绝对值得一座小金人的。

2. 宗教与人性的冲突。影片前言的字幕说明故事发生在 16 世纪 30 年代。此时由于信众少,清教式微,主人公一家被殖民地天主教会排挤刁难直至搬迁到与聚居点隔离的荒地。

于是我问自己,“你真的能百分之百确定这个世界上没有超自然力量的存在吗?”我不能确定,所以,我其实是一个不可知论者(agnostic)。

如有需要请记得拨打你身边的急救电话:2131120   6888120我们将以最快的速度来帮助您。

在《异形》拍摄剧本那绿色的封皮上,题写着波兰裔英国小说家约瑟夫·康拉德著作《黑暗之心》中马洛的一句话:“我们在生活中也和在梦中一样孤独。”一语道出了《异形》中恐惧的本质:在空虚、冰冷的宇宙中,人类本身的意义不复存在,他们衣冠整齐,却不知该去往何处。《异形》结尾芮普莉乘坐的救生艇“水仙号”之名则源自康拉德于1897年发表的小说《“水仙号”的黑水手》,船副凯恩的太空海葬与该书中黑人水手惠特奇妙的海葬也有暗合之处——当然,观众看到的只是由模型师彼得·沃西雕制的八英寸高尸体模型被高速摄影拍下的弹射镜头,但凯恩这个时运不济的人物又何尝不是惠特这个浓缩了人类痛苦的角色在太空中的翻版呢?

因为整个美国人口接近八成都是天主教或者基督教(新教)的信徒。很多编剧会在剧情中渗透一些《圣经》里的小故事,和广大教徒形成共鸣。

我把这部电影摆在第二位是有私心的,但它确实值得。Tom Ford 影片中独特的镜头语言以平行的虚实交织的叙事手法讲述着一段痛彻心扉的回忆,其使人惊艳的色彩搭配以及妆容无不使人称奇。

看见他们要走,维拉的朋友就想爬起來,没想到,一个歹徒转身就是一枪,小伙子随着枪声倒在地上再也沒起來。当时埃尔和维拉还不到20岁。

1980年4月14日,第五十二届奥斯卡颁奖仪式在洛杉矶的多萝茜·钱德勒大厅开幕。吉格尔局促不安地坐在拉姆巴蒂等人身边,不停地抱怨工作人员总念不对他的姓氏:“老是念成‘盖格尔’,我又不是盖革计数器!”而当颁奖嘉宾“霹雳娇娃”法拉·弗西拆开信封,宣布《异形》荣获最佳视觉效果奖时,吉格尔“像抱脸寄生体一样”蹦起来向着舞台直冲了过去。布莱恩·约翰逊代表大家致辞,并在讲话中首先向雷德利·斯科特致谢。轮到吉格尔发表感言时,他只说了句“谢谢”。

2013 版《鬼玩人》导演 Fede Alvarez 的氛围型 house-invasion 类惊悚电影。这位导演的一大特点就是「Twist」。

影片表面讲述的是一个幻想自己成为超级英雄的死宅,其实焦点全在这个皮衣紫发带着黑色眼罩有着挑逗又危险的笑容的超杀女身上。

这是一部 Docufiction,是 Documentary(纪录片)和 Fiction(剧情片)的结合体,一般来讲是通过纪录片的手法,加上一些剧情片的剧本设置来完成导演的一些艺术表达。

这个深受西班牙影响的拉美国家,可能有着全世界都羡慕的色彩文化。在早期,色彩的浓烈与否是衡量此户人家贫富的标准。由于彩色瓷砖的价格都不便宜,穷人家承受不起。所以我们看到越鲜艳的住宅,其主人的经济实力越雄厚。

片中扮演男主的 Jake Gyllenhaal 收发自如极具张力的表演佐以《海扁王》Aaron Taylor-Johnson 颠覆自我形象的邪恶形象在凌虐观众的同时也埋下了哀恸的基调。

7月27日晚8点50分左右急救电话响起,我市某小区内发生锐器伤人事件,有四人多处外伤,急救中心值班医生、护士、司机最快速度达到现场,去过现场的外科医生李新宇回忆说,当时四人都是锐器外伤,满地的鲜血,场面非常的血腥,让我们见惯血的医护人员都一惊啊。

综合来说,这是部带着文艺与人文气息的小成本恐怖片。成本虽小,五脏俱全。不但全,且精。适合有一定恐影观影量且乐于挖掘的观众观看。

于是造物者和金字塔的情节全部被删,异形蛋的孵化场被搬到废弃的外星飞船内部。罗恩·科博和克里斯·弗思都画了外星飞船的设计稿,前者的作品像是带刺的大洋葱头,而后者的设计稿像是一只熟透的金属龙虾,制片人和导演看到这些滑稽的形象后都很沮丧。而吉格尔也绘制了一幅外星飞船的概念画(虽然这起初不在他的合同范围内),他仍采用生体机械绘法——半生体半机械的筒状船身顶视呈马蹄形,布满了用途不明的管线与舱口,最妙的是船体外面的小行星地表也状如扭曲蠕动的生物皮肤与内脏,这使得飞船和地表浑然一体,而飞船内部的回廊像是巨大的肋骨笼。5月26日,吉格尔和彼得·沃西指示特效团队从附近的屠宰场采购了大量的新鲜动物骨骼,抹上塑型黏土搭建了一些1/2比例的概念模型。

与很多电影同为通过「家庭」媒介来讲述故事的电影不同,本片并未刻意缩小格局,即剔除某些家庭成员造成原生家庭破裂(如《鬼书》、《死亡占卜 2》、《招魂》系列),导演编剧在一般电影时长的篇幅中充分将每个家庭成员的矛盾与映射完美地表达了出来,其功力可见一斑。

作为年度爆款丧尸类型电影,《釜山行》的爆红和网络营销以及韩流的推波助澜不无关系。这些外在因素并不能影响本片作为一个合格的商业灾难片的内核,其过誉的成分固然不少,充斥 cliché的情节设定在资深观众眼里真的有些乏善可陈,但不可否认它仍不失为一部综合表现不错的丧尸电影,以突出鲜明的人设及充满情感冲突的故事描述了人性在灾难面前种种或使人愤怒或感人的情境。

这是一部属于年轻人的影片,它的某些刺激性画面可能会让会让老人尖叫、离场,但却可以让年轻人如同嗑药一般兴奋。《生吃》的出现,无疑是为如今已经陷入流水线生产怪圈的恐怖片注入了一阵强心剂。

综合整理自:观察者网-红星新闻、央视新闻、环球网、腾讯新闻、中国环境网(cenews)、新华网、南宁环保(nnhjbh)、新浪微博

由于后台留言只能精选100条,十点君会选择更用心评论的那些朋友上墙哦~祝你们好运啦~

就个人而言,我极其钟情于片中对凶杀现场的刻画,男主女儿手握尖刀瘫坐血泊中的场景真真是令人血管发凉的。人终究是脆弱的,命运大概是既定的,即使你做对了所有的选择题,也只能是牺牲品。

我们曾经答应过这些动物要和睦相处,当我们渐渐变得以自我为中心,这些动物的明天在哪?

俄罗斯纳霍德卡一名酷爱打猎的商人罗曼诺夫,早前拍下多张照片炫耀自己的猎物,当中包括6块来自濒危西伯利亚虎的虎皮,46只熊以及其他野生保护动物。经过长时间的诉讼,商人最终被罚款折合超100万元人民币。

《战争天堂》已经作为俄罗斯竞选明年奥斯卡自家外语片的送选影片。但无奈发行方简直太过猪队友,这部电影在威尼斯进行放映之后,竟然只在两个电影节展映过,到现在北美的发行日期都没有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