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有就是我觉得那个角色对王来说也很“常规”,我说的常规是指对她来说太没难度。再说了,戏份少不等于没戏,性格平也不等于没性格,戏是靠人演的,从有限的戏份中抠人物,“化腐朽为神奇”是老太太的擅长,嘿嘿。所以我觉得吧,她的艺术功力外加个人魅力,才使我们看见一个不那么庸常的王玉真。

夸完了呢就开始捋提纲,她会说,“现在记忆力不太好,有的时候要想一想才记起来”,也会反复提醒“我的耳朵现在不太好”,还会自嘲“很久不出镜了,见镜头会紧张”,言语姿态颇有些柔弱,这个时候,她还是90高龄的“老艺术家”。可是一旦开录,一样的言笑晏晏,眼神、动作却又不由自主是那个生动热忱的“性格演员”。

采访进行了一个半小时,依然是主持人穿针引线,她滔滔不绝。导演坐在一旁,一直听得很盎然的样子。我也挺盎然的,熟悉的话题也还是会被她逗笑。嗯,不能剧透,打住,坐等节目播出喽~

甫一落座,主持人就夸她“仪态万方”、“很精致”。她当然是一番自谦,说自己前一段身体抱恙,瘦了很多,本想等到七月,“养胖一点再采访”。啧啧,这年头上镜都唯恐不够瘦,要等胖的也是没sei了。

但对于模仿者而言,我觉得这个角色的难度还是远低于其他戏的。所以那天小王的表现虽然可以打80分,但我还是觉得她“闺誓”中的情感层次表达得不够清晰,另外几段该推进高潮的快板,有点拖泥带水,缺乏力度。俺觉得自己挑剔得不算过分,因为这角色本来就简单嘛。

这角色不难,太普通太平常了,以至于人人都能演,但也因此要出彩很难,所以也可以说不好演。

《西园记》传奇的作者吴炳(1595~1648,字可先,号石渠,又号桀花主人)是明末剧坛的佼佼者,被视为汤显祖之后临川派的主力,除《西园记》外,还著有《绿牡丹》、《情邮记》、《画中人》、《疗妒羹》四种传奇,合称“桀花五种曲”,又称“石渠五种曲”。

为便于大家欣赏王师精彩不凡的表演,专门剪辑出舞台版《西园记●王玉真专辑》,让我们好好过一把花痴瘾。

五剧中最为今人熟知者即《西园记》和《绿牡丹》,后者是久演不衰的名剧。《西园记》共二卷三十三出,约作于吴炳辞官隐居期间,今存最早版本为明崇祯年间金陵两衡堂刻本。上世纪六十年代贝庚将其改编为昆剧本,由汪世瑜(饰张继华)、沈世华(饰王玉真)主演,风靡一时,1979年仍由汪、沈担纲,陶金执导,推出了电影版。1980年庄志将贝庚的昆剧本改编为越剧本,由大名鼎鼎的徐玉兰、王文娟分饰张继华、王玉真,首演于北京影剧院,1982年徐、王又推出电视剧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