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院里灯火通明,几位专家会诊。这是一次非常规救治。按照规定,中国维和医院负责马里东战区内36个国家6200余名维和人员的医疗保障、人道主义救援。这位伤员是联合国承包商雇员,应属加奥市医院救治,如果留下,既会突破规定的救治范围,还要承担着伤情进一步恶化,甚至救治失败的风险。

——营区外围,战士徐江峰端着枪一动不动地警戒,汗水顺着脸颊流到下巴,防弹背心已被汗浸湿。中国工兵正在这里挖掘阻绝壕,挖掘机扬起的黄沙就像小型沙尘暴,围住整个自卸车。

“中国工兵能力强、水平高、效率高,能完成任何任务,你们非常出色,感谢你们!”马里稳定团司令洛斯加德称赞道。

从昂松戈到加奥,只有一条公路。公路两侧风景迥异:向北是荒漠、黄沙、灌木;向南是尼日尔河、绿洲、民宅、羊群,宛如大漠里的田园牧歌。

“中国工兵不休息,速度和质量令人称赞,是我们最好的邻居!”与中国第三批赴马里维和工兵分队昂松戈分遣队同驻一个营区的尼日尔步兵营副指挥官尤素福竖起大拇指感慨道。

去年9月,我的身边就发生了这样温情的一幕:一名19岁的花季少女跪倒在市戒毒所门前,涕泪横流:“奶奶!我知道错了!谢谢李妈妈,谢谢李妈妈!”嚎啕大哭的这个女孩儿,是戒毒学员王某,她口中的李妈妈,是戒毒所的管教民警李铁瑛。王某出生在一个冷漠的家庭,父母离异没人管她,从小跟着奶奶长大。

在这支救援队伍里,有数十名主动请缨的即将退伍的满服役期战士,他们在第二天一大早就要登上退伍返乡的列车,但在灾难面前他们展现出“退伍不褪色”的老兵风采,坚决要求到一线去救灾。

时间越发紧迫,面对着全新的环境,面对着既友善又警惕的家人,萨玛特必须要争分夺秒,获得战争绝密情报。然而,残酷的战争本质仍然远远超过萨玛特的预期,

“远处发生交火,所有人员进入警戒位置。”对讲机里传来了命令,正在施工的姚宏宇即刻停车、取枪进入战备状态,“作为一名机械操作手,不仅要有过硬的专业技术,更要具备专业的战斗素养。”马里是战场,每一次施工都面临着一场随时可能的战斗。

这是一种使命,需要军人赴汤蹈火去完成的使命,甚至是不惜献出自己宝贵生命去完成的使命。

饮用水得不到有效保障,一直是困扰昂松戈尼日尔步兵营难题。有时,马里稳定团提供的饮用水受安全形势影响无法及时送达,官兵们只能喝没经处理的水,肠道疾病频发。分遣队得知这一情况,指派专人维修,只用6小时,净水设备便正常运行。

和领导关系疏远,这个任务,就是你的职责和岗位所在,你不敢谁干?或是轮到你干,你就得上。这个没有什么好说的,不存在任何的利害计算,如果真的轮到你,这也只是说明运气不好而已。

胖老板来到我面前,用手指着我的鼻子骂道:“他??你也不打听打听,我开了十几年修理厂,专做事故车,哪家保险公司敢到我这来收旧件?更别说复勘减损了!今天你不把事情给我摆平了,休想出我这个门!”我已经听到自己的心跳声!但又说不出话来。胖老板接着狠狠的说道:“我刚打电话问了,你运气好,有人帮你说好话求饶,我不打你。但是现在,你必须把相片删掉,然后给我出一份没有减损的复勘报告。而且,以后再也别来我的厂!听到没有?”

“呵呵,保险公司定的?我来复勘也是保险公司委托的。你有什么疑问可以找定损员咨询。但是今天,你没换的配件,我一定要剔除掉。”我也被他说的来了气。

一个人想在职场快速的成熟起来,成为组织的主力,这就必须在各种事情上获取经验。和领导关系好,才会去安排做所有的事情,领导在一边给你资源,给你指导,帮你解决难题,这是通过实战的操作,来手把手的教学。有错误给你包容,这是真正的通过困难项目培养。

伤员血压和心率已经达到了极限,手术继续下去伤员可能支撑不住,但如果停止手术,更会有生命危险。

我看着他,一字一字的问道:“敬酒怎么个吃法?罚酒,又是怎么个吃法?”胖老板走到我身边,从怀里掏出一个信封,递了过来:“敬酒就是你收下这个,然后大家就是朋友,这个案子你帮我摆平;罚酒嘛,就不要怪我不客气!”

鸣笛、闪灯、轰油门……孙辉试探着外面的反应,有些目光投过来,有人握紧了手里的枪。几分钟之后,装甲车还是无法前行,伤员的情况越来越糟,孙辉急了,打开车门走了出去。见有人出来,有个拿枪的围观者向他紧走了几步,情急之中,他暗暗抬高了枪口,那名围观者没有再继续靠近。

第二天一早,我就接到了10个复勘案件,核损金额都在五万左右,但要命的是,这些案子都不在南山。我也理解:交叉复勘、相互监督。从系统里看了这些案子的资料后,就开始一个一个跑了。前面几个服务站的复勘还好说,剔除了一些没换的配件,零零碎碎的不到1000块钱,感觉这活还比较好做嘛。快中午的时候,到了宝安一家比较大的修理厂,由于之前已经打过电话询问地址,所以厂里已经知道了。修理厂老板是个长的比较胖的中年人,留的小胡子很有个性。简单寒暄几句,他就陪我去到车间。好家伙,我一看,整个车几乎没什么换的,能修的全修回去了,不能修的也是硬装回去。如此一来,核损四万,我起码要减掉三万。我一边拍照一边自顾自的喊道:“发电机,没换;空调泵,没换;助力泵,恩,我看看,还是没换。。。”胖老板就在旁边看着我,一言不发。

联马团曾评价中国维和医院是“战地医院的典范”。由于当地疟疾、艾滋病的高发,医护人员还面临着被感染的风险。“危险再大也要救人。”这样急难险重的抢救,贾哲在马里已经经历了84次。

加大手术止血,加快输液速度,增加离子和血容量补充……伤员血压和心率又逐渐恢复过来。经过了6个小时的努力,伤者终于脱离了危险,而医护人员却连站立的力气都没有。

在洪灾来临时,他一次次请缨参加“党员突击队”,从巢湖转战马鞍山,因为四昼夜参加抗洪劳累过度,牺牲时才33岁。在危难时挺身而出、在挑战前迎难而上、在平凡中执着坚守,彰显的是一名真正共产党员的风采。

“如果真是恐怖分子,也只有背水一战。”突破重围,孙辉和战友将伤员送到了救助点,为抢救赢得了时间。

这是中国赴马里维和部队的营区。2012年1月,马里发生大规模反政府叛乱,应马里政府要求,2013年4月联合国安理会通过第2100号决议,决定成立联合国驻马里多层面综合稳定特派团(联马团),协助马里政府维护社会安全稳定。同年12月,应联合国请求,中国派出首批赴马里维和部队。如今,包含着警卫、医疗、工兵的近400名第四批维和官兵在马里的加奥市驻扎。由于中国维和部队在维护当地和平中的贡献,近日,他们获得了联马团司令嘉奖,这是维和任务区为维和部队设置的最高荣誉。

为复位并加固被沙尘暴掀翻的营地板房,让友军舒舒服服睡觉,分遣队官兵每天5点起床,一个月完成了三个月任务量。尼军官兵惊叹道:“中国人了不起!”

孙辉刚到马里第13天,中国维和部队营区就遭遇了一次大的恐袭。2016年5月31日晚,一辆皮卡车驶向中国维和部队营区,执勤哨兵司崇昶警告无效后鸣枪示警,而皮卡车却加速冲向营门。“二号哨位报告,不明地方车辆强行闯入营门,请求支援!”哨兵申亮亮急促地报告,同时,司崇昶向皮卡车开枪射击。接到报告的快速反应分队迅速赶往报告地点,继续冲向营门的皮卡车撞上了防护墙前翻落地并燃烧了起来,满车的炸药被点燃,“轰”,一个十几米的火球腾起,汽车被炸得粉碎,战士们被震飞。

8月30日20时至31日8时,汕尾市新田镇普降大暴雨到特大暴雨,主干道、部分村庄被暴雨袭击,镇内出现山体滑坡、道路中断、群众被洪水围困等灾情,周边群众生命财产安全受到威胁。

他们也许普通,是我们身边朝夕相处的同事或战友,拥有着和他人一样再寻常不过的喜怒哀乐。然而,在危难时挺身而出、在挑战前迎难而上、在平凡中执着坚守,却彰显着他们与众不同的共产党员风貌。

作为一名共产党员、一名共和国军人,要牢记习主席要求,珍惜党员这个身份,决不辜负党员这个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