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呦呵!老家伙还是个硬茬啊!”虎哥冷笑一声走到李宝国身前,不时惦着手里的木棒,“人多又怎样,我老虎可不是被吓大的!”

白紫菱是今天才得知这个消息,急忙往仙地村赶来,没想到在来的路上又遭到了金老板所设下的埋伏。

“哼!打了又怎样?我几十号兄弟还在那边躺着,还有不怕死的就上啊,我老虎绝对不会眨一下眼。”虎哥恶狠狠的盯着众人叫道,不愧是混社会的,说话做事狠劲十足。

“你就是打伤我手下的那个人!”金有财惊诧不已,噌的一下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不可置信的盯着王铁棍。

悠长的乡间小路上,一辆自行车速度极快的闪了过去,一眨眼的功夫,车子便消失在了拐弯处。

因为不同的目的两人成了劲敌,无奈金老板企业做的比白紫菱更大,政府有意将这块地皮给金老板,这件事被仙地村的村民知道了,大家心里都跟明镜似得,谁会愿意自己住的地方建化工厂?

王铁棍轻拍了几下身上的灰尘,双手继续掏兜,一脸鄙夷的看着躺在地上的小混混,问道:“阿龙在哪里?”

“白总好!”此时正好是下班时间,两人往大厦里面走的时候迎面而来的一波白领纷纷冲着白紫菱打招呼,看向两人的目光也变得十分怪异。

“高德胜,你说实话,你们村里有没有什么隐藏的高手?打架很厉害的年轻人。”虎哥沉吟片刻后对身边的村长说道。

“这……”高德胜一时语结,再圆滑的人这时候也没办法两全其美了,“虎哥,你看你打也打了,这件事也没调查清楚就是我们仙地村人做的,再闹下去恐怕对大家都没好处,你说呢?”

王铁棍接过手机,面色平静没有半点波澜,只是双眼中那抹浓浓的杀气却瞬间充斥整个房间。

“金有财,老子来了!”看着那一栋栋豪华的别墅,王铁棍嘴角不自觉勾起,露出一个邪魅的微笑。

“咦?胖哥,怎么追了这么久都没看到那小子啊?该不会他走别的路了吧?”小弟奇怪的问道。

王铁棍脸上的笑意倏然消失,眼神中闪过一丝强烈的杀气,一只手突然伸向金有财的后背,伴随着咔咔几声响动,金有财那略显肥胖的身躯软软的坐了下去,除了还能说话,身体其他部位都无法动弹。

至从那日后,小月没在出来梳过头,也没出来和那帮女人谝过话,成十天坐在她店,买小食品也没有从老孙店门口过,和老孙偶而照个面,双方都迈过脸儿,低头匆匆走开了。两人脸色都缺少血色,白黃白黄的瘦了许多,半个月后小月服装店墙边上贴张告示:

老孙讷讷说:“第一次见你我就喜欢你,我不喜欢我老婆,但我和老婆有个儿子,爱儿子胜过爱我的命,和你走了,我就失去儿子了。我年龄大你年龄小,相差十岁,到一块能生起养不起。你也看得出,要不是我儿子,早寻你来了,咱俩早走了。”

“你究竟是谁?我们之间有什么恩怨?”在王铁棍进来的时候金有财就已经认出他是昨晚进入别墅的人,脸色变得愈发阴沉。

闻言,站在一边的白紫菱脸色突然难看起来,一脸严肃的对李宝国说道:“李叔,你带着大家赶紧回村吧,就当没有来过这里。”

小月脸色霎时煞白,如雨打梨花,说“我心又叫狗吃了,活着真没意思。”偏过脸面,凄楚楚泪珠珠从脸腮上向下滚落,两腿哗哗乱颤,倩玉似的双手痉挛着,手指把门框抠挖的“吱吱”响,人也从靠的卫生间门框上滑坐到地板上,瘫坐在那儿,迷了过去。昏黄的灯光,深深沉沉,又迷迷离离,室内室外没有一丝动静,老孙抱起小月,小月软在老孙怀里,老孙把小月放到卧室床上,小月此时睁开双眼,泪眼婆娑,他俩一个万箭穿心,一个心如刀割。示意要坐起来,老孙扶着靠在床背上,又用枕头垫着,摊开被子盖着身子,小月长发乱蓬蓬波散着,老孙用手捋顺,拿起床头柜上的花皮筯束紧。

在执行一项特殊任务之前,上面给王铁棍放了一个长假,趁着这个机会,王铁棍决定回家看看,八年没有回家,当年那个青涩的少年已经成长为身手了得的男人,也不知道爸妈和妹妹还能不能认出自己。

“什么?”王灵儿惊叫一声,王铁棍就在旁边已经听见了李大壮所说的话,径直从王灵儿手里接过手机,沉声问道:“大壮,怎么回事?你们在哪个病房我过去。”

之前还一片张扬的基地此时变得狼狈不堪,满地都是哀嚎惨叫的人,王铁棍不屑的看了看这些仗势欺人的小混混,冷哼一声便离开了这里。

“站住!你丫谁啊?”坐在最外面的一个小混混发现了走近的王铁棍,噌的一下站起身,大声质问道。

小山坡上,一个女人略显狼狈的站在边缘处,往下是茂盛的树丛,酸枣树都是带刺的,这要是摔下去的话脸肯定要被刮花了,而在女人的对面则是站着一群神色不善的男人。

“好,千金难买你乐意,那你吃我看着,俗话说秀色可餐,我看着你就好了。”说着,王铁棍坐在白紫菱对面,双手举着下巴,眼睛眨都不眨的盯着白紫菱看。

别墅一共三层,王铁棍噌的一下跳起攀住外墙的边缘,轻松上了二楼,随后借力一踩直接抓住三楼窗口边缘,犹如蜘蛛侠一般快速爬了上去。

我急忙抬头,人还没走远。远远见一瘦小男人,在路边,跨在电动车上等着。不用说,那男的就是小年。

“是啊,就是我媳妇,百分百没错,我出去的这几年每天想的都是我这个漂亮媳妇啊。”王铁棍一脸凄惨的诉说着自己的经历,一边慢慢的往女人那边移动,脸上带着浓浓的深情和许久不见的牵挂,众人都愣住了,疑惑的看着这一幕。

“哥哥?”王灵儿下意识的呼喊一声,不敢置信的走到王铁棍近前,仔细的看着那熟悉而又陌生的面孔,“铁棍哥哥,是你吗?”王灵儿还是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王铁棍走的时候王灵儿才是一个九岁的孩子,八年过去了,兄妹都已经长大。

这一刻金有财也彻底酒醒了,推开身边的保镖和菲佣便往别墅里面冲去,肥胖的身躯看上去十分滑稽可笑,可金有财此时已经顾不得其它,风一般来到了后院鳄鱼池边。

“紫菱姐姐,这可怎么办啊?哥哥一个人过去肯定要吃亏的。”王灵儿一脸着急的望着王铁棍的身影。

那日晚上,老孙上床,老婆和往常一样脱光衣服,拉住老孙手,按到自己乳房上,老孙懂得,是老婆叫自己干活时候到了,老婆那干瘪粗糙、毫无弹性的肌肤,空袋子一样摊吊的乳房,没有一点兴致。老婆拉了几次手,老孙骑了上去,贴面儿老婆黄褐斑脸,可一想到那卖文具喜玲雪白玉润、鲜活丰硕胸体,还有那像小白兔一样要奔跑出来的双乳,一时激情殆尽,索然无意,可上山了,不干山上的活,很难下山。心里念叨院里女人的名字,老婆好象听到了,一腿子把老孙弹下床,摔在床与墙的小巷巷,半天翻爬不起来。从那日后老婆把老孙监管更严了,老孙和市场女人说话,老婆支起耳朵留意听着,生怕溜掉一句,老孙和女人在一块不能呆长五分钟,超时老婆借故喊回他店里。

夜市上卖涮牛肚的兰,眼最毒了,总能发现些在我看来再正常不过,而其实满不是那么回事的问题。新世纪那几个女的,就是她最早发现告诉我的。她说她们不只是陪人出来吃吃喝喝,其实是小姐。这话使我多了几分好奇之心。难道她们就是传说中的风尘女子。之前,我眼里风尘女的形象,都是从影视上得来的。

金有财虽然喝多了,可察人观色却丝毫没有受到影响,见菲佣这幅模样,心里略过一丝不好的预感。

“带个孩子,哪能找到那么合适的。况且找个二婚的,人家肯定也有自己孩子,将来两窝,再生一个就是三窝,对孩子肯定不如亲爹亲。”

听到声音,王灵儿猛的抬起头来,循声望去,眼前这个瘦削的男人让她有种十分熟悉的感觉,就好像……自己那多年未归的亲哥哥一般。

“蠢货!”金有财愤怒不已,抬手一个巴掌打在阿美的脸上,狠声骂道:“阿宝阿贝都是我训练出来的,有异常就应该立马告诉我,你们这么多人竟然还觉得没事,都是一帮蠢货!”

见到这个女人的一瞬间,王铁棍顿时眼前一亮,虽说这几年国内外他都去了个遍,见过美女无数,可这个女人还是让王铁棍的心不由得为之一颤。

“是,好汉做事好汉当,就是我揍的他们,当然了,那个跟你通话的也是我了,金老板这么精明该不会才想到吧?”王铁棍笑眯眯的说道。

还没等龙哥把话说完,房门便被人一脚踹开,落地后发出一记闷响,吓得龙哥差点把手机摔了。